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二章:被威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二章:被威脅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心忽然變得透徹起來。

    她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也明白自己需要做什麼。

    她唇瓣抿直,那漂亮的雙唇在抿成一條直線的時候,無形之中就多了幾分倔強的冷意跟孤傲。

    她是顧家的當家人。

    曾經整個顧家都是她的。

    如今,她不過是變了一個軀殼顧家的大權就要移交到外姓人的手裡?

    顧家傳承百年,她的父親不顧幾千年來的男尊女卑的傳統將顧家大業交給了她顧長歌。

    如今,她卻要將父親的顧家給邵天澤?

    不,別痴心妄想了!

    顧家企業是她顧家的!

    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邵天澤對偌大的顧家來說不過是一陣暫時眯了顧家眼睛的雲煙罷了,等顧奕多長几年,顧家一定是姓顧的繼承者牢牢捏在手心裡的企業。

    宋雲萱在一掠而過婆娑樹影里沒有半分神情變化,只有眼神,在一分分的冷定而暗沉下去。

    刀光一般的冷意緩緩游曳而出,彷彿一柄劍,在抽出一寸之後,再也無法阻止它破鞘而出。

    宋雲萱在被送到距離宋家幾百米遠的地方的時候,楚漠宸從車子里拿出一個酒紅色小禮盒,包裝精緻,造型漂亮。

    「送你的生日禮物。」

    宋雲萱看他遞過來,有些狐疑的伸手接過去。

    「其實我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要是待會兒表現不出太驚喜的表情,你千萬不能怪我。」

    楚漠宸收回手,挺拔的後背靠在真皮座椅的椅背上,聲音淡淡的:「哪裡的話,我送人家禮物還要強迫人家笑給我看?那未免太霸道了。」

    「一般人都會希望收禮物的人表現的很驚喜吧。」

    「我只想看你最真實的那一面,你不用對我演戲。」

    宋雲萱有些意外於楚漠宸的豁達,眉眼之間浮起一點笑意來,放鬆了許多:「那就好。」

    她伸手將盒子打開。

    在盒子打開的那一剎,宋雲萱愣了一下。

    之後,就望著盒子里那塊純凈的好像沒有任何雜質的翡翠閉上了嘴。

    楚漠宸看她半晌不說話,轉頭看她:「怎麼,不喜歡?」

    「一般般。」

    楚漠宸笑起來:「你說一般般的意思,就是你非常喜歡了,對不對?」

    「不是。」

    她說不是。

    楚漠宸卻伸手過來將盒子里那個碧綠色的翡翠鐲子取出來,拉住她的手要給她戴上。

    「左手,右手寫字不方便。」

    「男左女右,戴右手吧。」

    「寫字不方便。」

    「戴在慣用的那隻手上才能想起是我送給你的,睹物思人嘛。」

    楚漠宸的遊說之詞行雲流水一樣的自然。

    她看著那隻翡翠鐲子被戴在自己的右手上,突然有些不悅:「你是不是送誰禮物都這樣花言巧語?」

    「差不多。」

    宋雲萱伸手就要把鐲子從手腕上給褪下來。

    楚漠宸抽回手去,看她用力的往下褪那個鐲子。

    但是怎麼往下褪也褪不下來。

    她有些惱羞成怒。

    他薄薄的唇角卻勾起若有若無的壞笑。

    「真是麻煩。」

    宋雲萱說完就要舉手對著車窗框給敲下去。楚漠宸簡直對她這烈性子給弄得沒轍,伸手過去一把捂住她的手腕:「這鐲子是我特意從緬甸買了玉石找工匠加工訂做的,做的時候我就告訴工匠,要做讓我的女人戴上就摘不下來的尺寸。」

    「你……」宋雲萱瞪他。

    楚漠宸卻順勢把她抱在懷裡,跟她十指相扣的讓她看手腕上那隻綠瑩瑩的翡翠鐲子:「人家說好玉贈美人,我這輩子就贈過一次好玉,也只有一個美人。」

    宋雲萱咬了咬唇瓣,眉頭還是蹙著,心裡卻不再像剛才那樣煩躁:「我只是不習慣要別人已經收過的禮物。」

    楚漠宸點點頭:「我理解,我也不習慣送別人相同的禮物。」

    宋雲萱要把手從楚漠宸的手裡抽出來。

    楚漠宸卻打趣她:「我送你禮物,你也不說一聲謝謝嗎?」

    「從來沒有人在送我東西之後還要求我謝謝他的。」

    「但我想讓你謝我。」

    宋雲萱皺眉好一會兒,才轉過頭,在他唇角上輕輕親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的要求:「放開我把,已經道過謝了。」

    楚漠宸似乎在回味剛剛親了的那小小一下。

    修長的手指一分分放開了她的手。

    宋雲萱看她安靜下來的模樣,打開車門要下車。

    楚漠宸卻從她身後一把抱住她的腰,在她耳邊說話:「雲萱。」

    「嗯。」

    「雲萱……」

    「你要說什麼?」

    「我只是想要叫你的名字。」

    宋雲萱伸手掰開她扣在自己腰上的手:「太晚了,想叫我的名字改天再叫,我要回去休息了。」

    楚漠宸當然會覺得這個女人不解風情,但是……他喜歡。

    楚漠宸送她回家。

    宋雲強還是保持著對妹妹沒能及時把握住共度良宵的機會而一副為妹妹感到分外的可惜的模樣。

    反而是楚漠宸並不覺得有什麼。

    宋雲強送楚漠宸出門:「雲萱今天說發熱要去醫院,卻原來是去找楚少了啊。」

    楚漠宸笑笑:「在路上遇見的,有緣分真是巧,是吧,大哥?」

    宋雲強被這一聲大哥叫的受寵若驚,連連應是。

    宋雲萱回房之後,把自己扔在床上,抬手望著自己右手手腕上戴著的那隻翡翠鐲子看了許久。

    同樣,在右手的無名指上,還有一枚銀色的戒指。

    「這樣,就真的能套住一個人的心?」

    她自言自語。

    顧長歌跟邵天澤結婚的時候也戴上了結婚戒指,但是那個小小的指環雖然牢牢套在彼此的身上,最終卻還是沒能讓他們舉案齊眉永結同心。

    她搖搖頭,坐起身,去浴室里塗了手工皂,然後勒紅了手背,將那翡翠鐲子取下來放到了抽屜里。

    等什麼時候,真的永結同心了,再戴上吧。

    ……

    第二天的雲城早報針對楚家競標案最終花落蘇家,而宣布競標案的明爭暗鬥正式結束。

    旭日集團跟薛家雙雙落榜,兩家醜聞纏身的同時,此次競標建築圖紙彼此抄襲的種種搏殺言論也開始混淆大眾視線。

    薛家跟旭日集團彼此列出數條證據來證明對方是抄襲了自己的競標案建築圖紙。

    並且還搞得請了律師團要打官司。

    宋雲瑩打電話回來抱怨宋雲萱。

    宋雲萱一臉愁苦:「二姐,你要知道,深陷負,面,新,聞的明星都會被經紀公司解約,更別說是科技城這麼大的項目?」

    宋雲瑩在那邊還想要說什麼。

    宋雲萱馬上開口:「二姐,這件事,楚少說是你薛家不太對。」

    宋雲瑩那邊馬上一言不發,接著啪的一聲重重掛斷了電話。

    當然,後來發生了什麼宋雲萱也不得而知。

    但是旭日集團跟薛家搞得狗咬狗,卻是讓蘇家這個一直很低調的萬年老三成功奪得了名揚雲城的機會。

    宋雲萱被楚漠宸約出去打高爾夫。

    很不經易的,就看見了蘇家的那個當家人。

    宋雲萱辨認了他的長相,然後很快認出來其實是跟她當年同期的人。

    那人叫蘇悠予。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跟蘇悠予一起在雲城私立小學念書,但是這個面容白皙,長的貌若婦人的俊美男人卻是一個從小就特別腹黑的性格。

    顧長歌那時候被迫給他背過幾次黑鍋,後來親自把他從班級小霸王的位置上狠狠踩成了渣,而且一連三年他都不敢造次。

    蘇悠予在國小三年級之後就出國留學,至於當年出國的原因那就不是很好說了。

    如今他回國低調繼承蘇家,而且還順利得到了楚家科技城的建設項目,實在算的上是他接手蘇家的開門紅。

    在楚漠宸教宋雲萱揮杆打球的時候,蘇悠予一直在旁邊若有似無的掃視宋雲萱。

    在揮出一球之後,宋雲萱好巧不巧的撞上他的視線,輕輕一笑,笑的周邊都瞬時暖了好幾度。

    蘇悠予旁邊的容六大驚失色的後退了一大步,扯著蘇悠予就要走。

    蘇悠予卻很有主意的站在原地神色如常的打球。

    但是宋雲萱分明看見他眼神有瞬間的不對,連白皙的耳根都有微微的發紅。

    楚漠宸教她打球,高大的身體貼著她的身體,她的一舉一動都被他感覺的清清楚楚。

    順著宋雲萱的視線看到蘇悠予,他有些不悅的皺皺眉:「你也適可而止一點。」

    「只是笑了笑而已,」她嘟囔,「你也太霸道了,我對人家笑笑你也要管我。」

    楚漠宸握住她的手,要再揮一桿,嗓音里卻是淡淡的不悅:「你這笑里有幾種意思?」

    她狡黠一笑:「想要認識一下你的朋友。」

    「你還是老老實實打球比較好。」

    「那你叫我來做什麼?」

    「今天天氣好,讓你出來見見這好天氣。」

    宋雲萱認真揮杆:「你的朋友都沒人帶著女朋友過來。」

    「你嫌煩?」

    「我可以處理很多事情……」

    楚漠宸唇瓣蹭過她的耳垂,聲音低低的,有點威脅的意味:「你手裡那點產業,我動動手指就可以碾成灰。」

    宋雲萱心裡一沉,轉頭冷冷瞪他:「你威脅我?」

    他淡淡一笑:「好了,乖一點,我知道你不喜歡別人威脅你,我也不是要威脅你,我只是想幫你而已,你還可以有更好更快的捷徑來走。」

    宋雲萱已經懶得在隨著他的指導揮杆,掙扎著要從他懷裡離開。

    楚漠宸卻牢牢抓住她的手,在她耳邊戲謔的問她:「難不成你想讓我在這裡親你?」

    「如果你想在這裡丟臉的話。」

    楚漠宸被反過來威脅,想了想,還是少有妥協的鬆開她:「你累了,我們休息一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