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一章:生孩子的自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一章:生孩子的自由字體大小: A+
     

    她笑著抬頭去看楚漠宸。

    楚漠宸看她臉上的笑容,有一瞬覺得那張笑臉比他以前見過的更漂亮幾分。

    她笑的溫暖而寧靜,沒有以往那樣的狡黠跟複雜。

    就這樣看著她幾秒,楚漠宸才開口:「今天也是你的生日。」

    宋雲萱點點頭:「我知道,生日禮物我已經收到了,我們就不要繼續去吃晚餐約會了。」

    宋雲萱直接將別人生日希望有的浪漫行程全都一筆勾畫過去否定了。

    楚漠宸臉上表情依舊保持平靜:「你願意去給別人的孩子過生日也不願意度過自己的生日?」

    宋雲萱甜甜一笑,對他表現的十分感激:「我還是第一次吃除了我父親之外的男人給我送來的長壽麵,我非常感謝你的禮物,我很喜歡。」

    「那不是禮物。」楚漠宸有些無奈的抬手扶了扶太陽穴,好像跟宋雲萱溝通的有些疲憊跟不愉快。

    宋雲萱抱著懷裡的孩子,覺得孩子睡得稍微有些不安穩,便將手放在孩子的背上輕輕拍了拍,並且在她耳邊輕輕的哼催眠曲。

    催眠曲的旋律很好聽,她的嗓音也不錯,哼著哼著,她嘴角的笑容就舒展的更軟了一些。

    楚漠宸聽她自顧自的哼歌,轉頭有些微詫異的看她的笑容。

    她望著那個孩子的眼神溫柔而明媚,就彷彿真的是這孩子的母親一樣,她在用心的愛著這個孩子。

    楚漠宸望著她的笑容,忽然出聲問她:「你很喜歡小孩子?」

    宋雲萱順口回應:「一般般。」

    其實,她一直不是很喜歡小孩子。

    因為她在懷孕的時候就被迫為了胎兒的健康聰明而去按時學習胎教課程。

    孩子懷孕的第八.九個月她幾乎大著肚子什麼事情都沒法處理,公司里的事情堆積起來,耽誤了她一筆跟美國的大單交易。

    她心情不好,所以導致了大兒子的早產。

    產後她身體虛弱,一個月不能離開床上,更無法去公司看情況。

    因為這個,讓她覺得小孩子很麻煩,生他的時候要死要活的疼不說,還在孕育這孩子的過程里損失了那麼多博取利益的好機會。

    可是……

    那都是她還是顧長歌時候的想法。

    如今,她再活一次,看著這兩個孩子,突然覺得自己這個母親,當初的確是當得很不稱職,很失敗。

    她沒來得及多給孩子一點愛,就早早離開了她們。

    她現在想好好對這兩個孩子,好好愛他們。

    楚漠宸俯身過來,望著顧淼淼的小臉,眼瞳幽深:「這孩子跟長歌小時候真像。」

    宋雲萱不以為意:「她生的當然跟她長得像。」

    楚漠宸笑了一下,望著宋雲萱:「如果是你生的女兒,是不是也跟你一樣。」

    宋雲萱沒有多加思考便脫口而出:「那是當然的吧。」

    「既然這麼喜歡別人的孩子,不如自己生一個好了。」

    宋雲萱被楚漠宸一步步的往陷阱裡面引。

    最後,還是在快要一步踏進陷阱的時候及時的打住了這個話題。

    她將視線從孩子的臉上收回來,微笑望著楚漠宸:「如果我生個兒子,才能繼承你們楚家的一切,女兒,就免了。」

    她並不打算嫁到楚家。

    因為面前這個男人不是一個會讓她在婚後繼續肆意生活的男人。

    楚漠宸將她娶到楚家會把她牢牢的看管起來,如果膩了她,說不定就會拋棄她。

    更毒辣一點的話,說不定會像邵天澤對她那樣害她。

    她可再也不會相信男人了。

    所以,她為什麼一定要孤注一擲的把自己的一生交給一個男人呢?

    中華上下五千年,所有女人都必須以丈夫為生活重心。

    她卻不想那樣了。

    楚漠宸要她生一個流著他的血的孩子,她可以生。

    但是,這個孩子必須是繼承楚漠宸所有的孩子。

    否則,她生下這個孩子就沒有任何意義。

    一個不能繼承整個楚家的長子會在後來楚漠宸的其他孩子的攻擊排擠之下變得下場落寞。

    她可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冒這樣的風險。

    既然她打算生,必然要讓這個孩子成為人上人。

    一個女兒無法繼承楚家,所以她不生。

    楚漠宸聽她話說的這樣冷,這樣固執,不由伸手碰了碰淼淼胖嘟嘟的小臉頰,聲音依舊輕鬆而悠閑:「生男生女也不是你說了算的,何必一口咬定了就要給我生兒子。」

    宋雲萱唇畔的笑意帶上幾分嫵媚跟狡黠:「生男生女不是我說了算,但是生不生卻是我說了算。」

    楚漠宸聞言,心頭一緊,倏地抬頭對上了她的眼:「你想打胎?」

    「是女兒就打了。」她說的輕鬆而無情。

    楚漠宸的聲音帶上陰涼的冷意:「我倒是要看看整個雲城有哪家醫院跟給你打。」

    宋雲萱有些苦惱的皺了皺眉:「的確,你要是對雲城的醫院都打了招呼,的確沒人敢給我打胎,但是,在別的地方呢?美國?加拿大?荷蘭?義大利?」

    楚漠宸沒有跟她爭執下去,只是淡淡開口:「我能讓你懷上就能阻止你打掉,不信你就試試看。」

    宋雲萱挑挑眉:「我不會生女兒的。」

    「懷上什麼生什麼,你沒有替我的孩子選擇生死的權力。」

    「那可是我要生的孩子。」

    「孩子身上流的是我楚家的血,你沒權利自己做主。」

    宋雲萱被他這樣強硬的表態而感到驚訝,微微轉頭看他:「怎麼這樣固執?」

    楚漠宸收回放在放在淼淼臉頰上的手指,將身子坐正:「你生的,我都喜歡。」

    「噗——」

    宋雲萱忍不住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車廂里凝重而肅殺的氣氛瞬間緩和起來。

    楚漠宸有些微惱怒的皺眉看她,漂亮而英氣的眼眸很是惱恨:「有這麼好笑?」

    宋雲萱點點頭:「難道不好笑嗎?」

    說完,她饒有興緻的從上往下的打量他:「看不出來,你除了貌似深情還是一個挺會花言巧語的人嘛!」

    大概是這句話徹底惹惱了不喜歡開玩笑的楚漠宸。

    他一下傾身過來,按住她的後腦吻下去,強悍的唇舌霸道的捻轉。

    饒是宋雲萱這樣冷漠的人,都從那灼熱而強悍的吻里感受到了這麼男人的怒氣跟熱情。

    她很安靜,沒有反應,也沒有動作。

    直到楚漠宸離開她的唇瓣。

    她才抬手摸了摸唇瓣,然後垂下眼睛,置身事外一樣冷靜的看著觸摸過唇瓣的手指評價:「跟真的一樣。」

    她聲音低低的,但這三分笑意七分悵然。

    楚漠宸胸口微微起伏,發動車子,在夜色里載她離開。

    這個夜晚,楚漠宸安靜的載她將顧淼淼送回到顧家的大宅。

    在望著顧家宅子的時候,楚漠宸眼底的冷光游曳閃爍了幾下,很是不著痕迹。

    宋雲萱將孩子交給邵雪,顧奕穿著睡衣在門口同邵雪一起目送他離開。

    楚漠宸的視線在顧長歌的大兒子身上停留了許久。

    在宋雲萱上車的時候才裝作漫不經心的收回視線。

    宋雲萱卻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眼中的神情。

    上車之後系安全帶:「顧長歌的大兒子跟顧長歌長得像嗎?」

    「不像。」

    「更像邵天澤?」

    楚漠宸啟動車子:「心性比較像長歌,沉得住氣,性情薄涼,是個高傲而矜貴的孩子。」

    宋雲萱聽不出楚漠宸這一半褒獎一半貶低的評價是對這孩子的喜歡還是不喜歡。

    她略微思索一下,轉頭看他:「你說,這孩子能擔得起顧家這個家大業大的擔子嗎?」

    楚漠宸驅車轉彎離開,背對著顧家的大宅子越走越遠,在經過一處幽暗的樹影的時候,吐出兩個字:「難說。」

    宋雲萱帶著淺笑問他:「什麼叫做難說?顧長歌可就只有一個兒子。」

    楚漠宸望著前方,似乎是漠不關心一般提醒她:「但是邵天澤不可能只有一個兒子。」

    宋雲萱的目光驀然變得陰戾,有濃濃的煞氣從眸子的底部一僵,然後猛然擴散開。

    楚漠宸說的對,邵天澤不可能只有一個兒子。

    她差一點就忘了,邵天澤既然心狠手辣的害死了這個孩子的母親,又怎麼會對這個孩子好?

    邵天澤是那樣多疑而猜忌的人,他一定會預料到萬一有一天這個孩子知道了自己母親的真正死因會逆他的意。

    邵天澤,不會把希望都投注到顧奕一個兒子的身上。

    如果……

    如果有一天顧長樂生下邵天澤的兒子。

    顧奕跟淼淼都會變成尷尬的存在。

    如果顧奕影響到了邵天澤跟顧長樂的兒子繼承整個顧家,顧奕就會身陷險境,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被當成一個絆腳石而毫不留情的除掉。

    她的手指指尖無意識的收緊,彎曲。

    楚漠宸看到她的動作,擔心的問她:「你怎麼了,手指掐到手心裡不疼嗎?」

    宋雲萱被一下子叫醒,怔了一下才敷衍的解釋:「不好意思,剛才走神了。」

    「走神想什麼?」

    宋雲萱手指舒展開,揉了揉自己掐出印子的掌心:「我在想,萬一不是顧奕繼承顧家,那麼,這孩子能活多久呢?」

    楚漠宸眼瞳里的神色倏然變冷。

    他的睫毛濃密卻並不彎曲,長長的,直直的,帶著一種透到骨子裡的理智跟嚴謹。

    甚至,有些微的煞氣跟冷意。

    隔了好久,楚漠宸都沒有說話。

    就在宋雲萱認為楚漠宸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

    楚漠宸忽然開口:「應該……活不長吧。」

    是啊,有腦子的人都知道。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更何況,還是一個失去了母親,孤立無援的孩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