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十七章:雲城私立小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十七章:雲城私立小學字體大小: A+
     

    宋雲瑩不敢在孩子的話題上多說話,因為這孩子根本不是薛濤的孩子。

    只是這個秘密不能告訴任何人,如今有一個宋雲萱知道了已經是大忌,要是再出現第二個人知道,那就真是麻煩了。

    她將這件事當做是自己的死穴,對宋雲佳也是守口如瓶。

    服務員很快端來兩杯熱可可,宋雲佳抬眸望著宋雲瑩:「聽說你在薛家過的很不錯。」

    「難道大姐你希望我在薛家混不開嗎?」

    宋雲佳搖頭:「那倒不是,我只是怕你在薛家過的太好,連敵友都分不清楚了。」

    宋雲萱覺得大姐說的話太有問題,雙手捧住那杯熱可可,眉眼卻是冷了幾分:「你我都是一家人,大姐有什麼話儘管跟我直說好了,不必繞彎子。」

    宋雲佳點點頭,雙眸平靜的望著她:「既然你讓我直說那我就直說了。」

    「嗯。」

    「薛家在楚氏科技城投標案上的圖紙是不是跟旭日集團雷同了?」

    宋雲瑩本來在看杯子里的熱可可,聽到這句話,抬起頭來不悅的回答:「大姐,你說的不對,是旭日集團跟我們薛家的圖紙雷同了。」

    「但我查了這件事,旭日集團十幾二十年都沒有跟別家圖紙雷同的事情,怎麼偏偏就在你嫁到薛家之後出現圖紙雷同了?」

    宋雲瑩激動的站起來:「大姐,你是懷疑我給薛家出點子誣陷旭日集團呢?」

    宋雲瑩又不傻,當然能聽出大姐話里的意思。

    宋雲佳看她表現的太激動,聲音冷沉的開口:「你先冷靜下,坐下聽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大姐,我嫁到薛家之後你一次都沒有到薛家來看過我,怎麼就覺得我在薛家能有這麼重的份量?」

    宋雲佳起身將她按在座位上:「情緒激動對孩子不好,你冷靜下,我們慢慢說。」

    宋雲瑩坐在座位上,手指尖都被大姐突然插手商業問題而氣的發白。

    「大姐,你沒到薛家來過,不知道我在薛家的位置根本沒有你想的那麼重,薛濤天天夜不歸宿,他在外面那些鶯鶯燕燕我都收拾不過來,怎麼會去插手薛家建築的決策?」

    宋雲佳抿唇沒有說話。

    宋雲瑩反而有些打不住話頭:「大姐你要知道,薛濤的父母是對老頑固,見利忘義,我能在他們家站住都是靠了肚子里這個孩子,還敢插手管不該管的事情?」

    宋雲佳抬頭:「但我聽說,你在薛家這段時間很受公婆的重視。」

    宋雲瑩皺眉,不解的追問:「聽誰說的?」

    「天澤跟我說的。」

    宋雲瑩沉默下去,她倒是沒有想到邵天澤手眼通天,對薛家的情況都知悉的一清二楚的。

    宋雲佳出聲:「雲瑩,你知不知道,其實,咱爸是支持顧家的。」

    「那跟旭日集團有什麼關係?」

    宋雲佳嘆氣:「旭日集團在五年前就被顧氏秘密控股合併了,只不過旭日集團那個董事長陳旭日要死要活的,顧氏才沒有發布合併消息。」

    宋雲瑩覺得眼皮一跳,再看向宋雲佳的時候,臉色明顯黑了一大半。

    她剛要說什麼,餐廳門口就走過來一個男人。

    是個染成藍色劉海的男人,耳朵上還打著耳釘。

    宋雲佳看見他就覺得煩。

    那男人卻溫柔的沖著宋雲瑩開口:「雲瑩,爸媽打電話催我們回去了,咦,大姐也在?」

    宋雲佳真是對薛濤厭煩透頂,禮節性的沖薛濤點了點頭,就站起身來:「回去之後跟薛濤說把頭髮染成黑色,你看這德行像是地痞似的,你也能忍得了。」

    宋雲瑩唇角上掛著微笑:「我跟大姐不一樣,戀不上那種謙謙君子溫如玉的男人,薛濤這樣剛剛好。」

    薛濤離得她們稍遠,走近過來的時候,宋雲佳跟宋雲瑩說話又刻意壓低了聲音,所以薛濤根本沒有聽見她倆說的是什麼。

    只是在走近了以後,宋雲瑩幾步過來抓住他的手,高興的開口:「我跟大姐剛才還在說你越來越像個好爸爸了。」

    薛濤沖她笑笑,有點不是很適應:「畢竟是我的種嘛。」

    那邊宋雲佳將熱可可喝了一口,叫服務員買單。

    薛濤忙掏出卡給宋雲佳買單,還對宋雲佳很禮貌的說話:「大姐,我來我來。」

    宋雲佳沒有讓他買單,直接掏出零錢給服務員,然後眼神嚴肅的望著薛濤笑了笑,聲音清冷:「買單不是你分內的事情,但是照顧好雲瑩就是你分內的事情了。」

    「知道知道,大姐放心,我一定照顧好雲瑩。」

    宋雲佳點點頭,抬腳離開:「我還有手術等著做,就先走了。」

    宋雲瑩跟薛濤目送宋雲佳離開。

    兩人出門上車,宋雲瑩才說話:「還好你來的巧。」

    「怎麼,你大姐教訓你?」

    宋雲瑩搖搖頭:「不是,我大姐已經開始關注商業集團的事情了。」

    薛濤冷笑,一改剛才禮貌的模樣,出聲嘲諷宋雲佳:「這個老女人雖然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樣,但是等你爸一死,第一個搶過來爭遺產,你最好防著她。」

    宋雲瑩沒有出聲回護自己的大姐,而是認真的轉頭對薛濤說話:「我大姐為了薛家抄襲旭日集團建築圖紙的問題找我,還提醒我要支持顧家,她說旭日集團已經是顧家的產業了。」

    薛濤冷嗤著擰鑰匙開車:「宋雲佳管的閑事真不少,居然還插手管我們家的事情了,旭日集團既然已經是顧氏的了,我們投靠顧氏不過是吃個殘羹剩飯而已,與其老是被旭日集團壓著,倒是不如背靠楚氏跟旭日集團對著干,為什麼她讓我們支持誰我們薛家就要支持誰?」

    宋雲瑩聽薛濤這樣說話,彎唇笑了笑:「你對商業關係也很有見解嘛,不如從明天開始去薛氏上班吧,頭髮也染成黑色。」

    說著伸手要去摸摸他的劉海。

    薛濤不耐煩的一把打開她的手:「我沒空,你別管我的私事,頭髮染不染不是大問題,最重要的是你看好你親爹的遺囑,別搞得最後人死了你一毛錢也得不到!」

    宋雲瑩被薛濤這樣一罵,臉上的神色僵了僵。

    薛濤雖然明面上對她很好,但是他心裡始終念著自己把張曉從他身邊給攆走的事情。

    但是,不把張曉從他身邊攆走,她更是不安的厲害。

    好半晌,她才將手收回來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不知道為什麼的笑了笑。

    ……

    宋雲萱穿著羊絨外套下車,外面雪地有些滑。

    她身子一歪,身後的楚漠宸立刻一把扶住她:「走路小心點兒。」

    宋雲萱笑笑,不是很在意:「雪天地面濕滑,摔一跤就摔一跤,沒什麼大事。」

    楚漠宸抓住她的手,跟他一起往前走:「你以前摔倒也就算了,要是有我在你身邊你還是摔,別人見了還以為是我不管你。」

    「不會,誰的路誰走。」

    楚漠宸被她這句突然扯遠了話給講的愣了一下,轉過頭看宋雲萱的時候。

    發現她臉蛋紅撲撲的,眉眼也是彎彎的笑著,似乎很開心的模樣。

    「你說這句話,好像受了很多苦一樣,在青城的時候過的很不好嗎?」

    宋雲萱想了想,搖頭:「沒有。」

    宋雲萱已經死了,她以前過了什麼樣的生活都無所謂了。

    一個人死了便是什麼都沒有了。

    不過,她顧長歌借屍還魂,如今變成了宋雲萱,便會代替宋雲萱將一切宋雲萱該得到的都搶回來。

    「要不要我開車載你,你這樣大雪天的軋馬路叫人覺得你很無聊。」

    宋雲萱搖搖頭:「難得今天沒有別的事,我想走走,你要是忙的話就不用陪我了。」

    楚漠宸聽她這樣說,吸了口氣又吐出來,好像有股子悶氣在胸口打了個來回被壓下去。

    宋雲萱這種若即若離不需要他的感覺讓他壓抑的難受。

    兩個人往前走,前面忽然有悅耳的鈴聲響起。

    宋雲萱聽見鈴聲抬頭望過去,停下了腳步。

    楚漠宸感覺到她不動了,順著她看的地方望過去,才發現前面是一所學校,剛才的聲音正是學校的下課鈴聲。

    學校的門口設計的簡單優雅,旁邊的楷體字門匾上寫著雲城私立小學六個大字。

    這是全雲城最好的學校,也是最貴的。

    學校實行全托制度,入學需要進行學生家長企業的資產評估而酌情錄取學生,安排座位是按照學生家資產多少而排列,宿舍都是實行雙人間或者單人間,有專門的衛生員管理照顧。

    但是,儘管學校里實行如此嚴格的等級制度,可是,學習成績仍舊被抓的恰到好處。

    顧長歌曾經是這所小學里出現的第八個全省第一。

    宋雲萱望著那所學校。

    楚漠宸卻以為宋雲萱是對學校好奇,而給她講解:「這是雲城最出名的私立小學,裡面的學生都是上流社會的孩子,你大哥跟兩個姐姐都是從這所學校畢業的。」

    「你呢?」

    楚漠宸被問到,笑了笑:「我只在這裡念了半年,就回家去單獨上課了。」

    「為什麼?」

    「很少有獨生子在這裡面,因為要承擔整個家族的企業,要是磕碰受傷會給家裡造成影響。」

    這不是玩笑話,這所學校曾經錄取過厲家的獨生子,那孩子因為被推了一下死在學校里,而造成了厲家股票大跌,給厲家造成重大的虧損。

    顧長歌在這裡待了六年,是唯一一個被放在這所私立學校里上完全部課程的集團獨生子女。

    要知道,那時候有很多想要把這個繼承顧家大權的女孩弄死的人。

    她想起當年在這所學校里的經歷,彎唇笑了笑,望著校門口走出來的一個小孩,開口:「出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