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十四章:一把鈍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十四章:一把鈍刀字體大小: A+
     

    邵天澤長眉蹙起,半晌沒有說話,他自然知道這對他來說又是一個難題。

    顧長樂將陳旭日手中的圖紙拿過去,仔細看了看,才出聲:「你把圖紙傳真一份給我,這件事我們明天給你答覆。」

    陳旭日將圖紙接過去,一臉慎重:「那就有勞邵董跟顧小姐費心了。」

    邵天澤點點頭,跟顧長樂先行離開。

    路上顧長樂一直愁眉緊鎖,反而是邵天澤開始考慮薛氏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旭日集團。

    顧長樂有些煩躁,漂亮的眼睛迷了幾下才冷冷開口:「薛氏的薛濤根本就沒有腦子,這主意八成是她父母想出來的。」

    邵天澤點頭:「薛氏已經在雲城做了二十幾年的建築,跟旭日集團是同行,往常都沒有專門針對過旭日集團,怎麼可能這次就突然將矛頭調過來對準了旭日集團?」

    顧長樂手指彎起,想都沒想就回答:「八成是顧長歌在世的時候顧忌著顧長歌,現在顧長歌死了,便無所顧忌了,她們以為你是好捏的軟柿子呢?」

    邵天澤冷笑了一下:「是嗎?」

    顧長樂側頭看他那張俊美的面容,心動的放軟了聲音,湊過去在他耳邊吹了口氣:「他們因為顧長歌這麼多年總是鋒芒畢露,所以認為你是個軟柿子,但我比他們都清楚,你可不是好惹的。」

    說完,顧長樂湊過去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

    邵天澤皺眉:「現在還在路上,我正開車。」

    「你跟姐姐在一起那麼多年,她肯定都不會讓你在車上亂動吧?難道你不想試試車震是什麼滋味嗎?」說到這裡,她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雲城早報頭版頭條,「人家宋家那個十八歲的小女兒,都像美人蛇一樣纏著楚漠宸跟她車震呢!」

    顧長樂說的有點被冷落了的委屈。

    邵天澤也寵她,沒有立馬拒絕,只是安撫她:「等會兒我把車停下。」

    顧長樂一聽,這才翹起唇角來,眼眸如花的要將軟軟的身子挪回自己的座位。

    可就在她抽身的時候,前面岔路口突然衝出來一輛銀白色轎車。

    邵天澤慌忙想打方向盤避開,卻發現那輛車子速度根本就剎不下來,幾乎是箭一樣直直衝著他們沖了過來!

    「啊——」

    女子的尖叫聲跟刺耳的剎車聲混作一道驚人心弦的巨響。

    兩輛車子碰撞在一起,因為是從側後方碰撞過來,邵天澤的車子受損比較嚴重。

    夜幕之下,只能看見那輛險些被撞翻的車子里有個男人一腳踹開車門,接著焦急而緊張的去副駕駛座位上去拉那個已經昏倒的女人。

    「長樂?長樂你怎麼樣?長樂?!」

    他將座位上昏倒的女人從車裡抱出來,將她放在路邊去拍她的臉。

    然而拍了幾下顧長樂都一動不動,半點反應也沒有。

    邵天澤焦急的轉頭去看公路上有沒有來往的車輛,然而這段路雖然已經快要到雲城的繁華地段,但在這個時候經過的大都是一些私家車。

    人情冷漠,很少有人駐足停下施展援手。

    邵天澤擔心的一直拍顧長樂的臉。

    顧長樂伏在他的懷裡,就像是死了一樣安靜。邵天澤看她唇瓣的血色一點點退下去,害怕的伸手去摸她的胸口,唯恐那顆好不容易得來的心臟在經過這樣的危險之後變得突然停止跳動。

    好在他伸手去感受那顆心臟的時候,還清清楚楚的感覺到那顆心臟的跳動。

    跟他車子相撞的那輛車子也受損嚴重,他去找身上攜帶的手機,想要去撥急救電話,但是伸手摸遍了幾個口袋,也沒有找到手機。

    就在這個時候,路邊突然傳來一聲急剎車的聲音。

    邵天澤抬頭望過去,才發現是一輛已經從這起車禍邊飛馳過去的車子突然急剎車停在遠處的路邊。

    車子里下來兩個年輕女孩。

    其中一個焦急的向著這邊跑過來,因為跑得厲害,一頭黑色的短髮都被風吹起來。

    等那女孩跑得近了,邵天澤才驚訝的出聲:「邵雪?」

    邵雪趕忙過來,看見他懷裡抱著顧長樂,嚇了一大跳:「哥,長樂姐怎麼了?」

    邵天澤臉上表情有些青白:「剛才有輛車子突然瘋了一樣從岔路口衝出來,我來不及躲,被他撞倒了,好在沒有受傷,但是長樂暈倒了。」

    邵雪蹲下身子去摸顧長樂的臉:「要把長樂姐趕緊送到醫院裡去才行。」

    邵天澤正想說沒有車。

    邊上有個女孩喘著氣開口:「坐我的車吧。」

    邵天澤聽見那道清亮而乾淨的聲音,轉頭看說話的人。

    一眼就看見宋雲萱穿著一件駝黃色的羊絨外套,彎著腰喘氣。

    她似乎並不常常運動,跑了這這幾步就開始喘息的厲害。

    邵天澤將顧長樂抱起來,沖宋雲萱開口:「那就麻煩宋小姐了。」

    宋雲萱莞爾微笑:「不麻煩。」

    的確不麻煩,她今晚等的就是這個將她們送去醫院的機會,又怎麼會覺得麻煩呢?

    邵天澤因為顧長樂暈倒而十分急切的上車。

    宋雲萱車子的司機開車,邵雪陪著邵天澤在後面照顧顧長樂,一行人在十五分鐘後到達人醫。

    人醫的宋雲佳已經接到電話跟急診通知,動用關係備好擔架跟儀器早早等在醫院門口。

    邵天澤抱著顧長樂一下車,那邊宋雲佳就讓人將顧長樂趕緊弄到了擔架上,接著推去手術室搶救檢查。

    邵天澤理所當然的跟去,邵雪也緊隨其後,唯獨宋雲萱在醫院的門口站了站便回到了自己坐的那輛車上。

    有電話打過來,電話里那個人的聲音戰戰兢兢的:「車牌號是三個六的黑色私家車我已經撞了,但是如果被追查起來……」

    「不用擔心,出車禍的那個地方,監控攝像頭已經壞了很久了。」

    那邊聽完這句話,才閉上嘴。

    宋雲萱望著醫院門口,壓低了聲音:「以後不要再雲城出現了,錢我會打到你的賬戶。」

    「但是那人沒死吧?」

    「那人活的好好地。」

    那邊聽了這句話,才要放心的撂電話。

    但是宋雲萱卻慢悠悠的補上一句:「雖然那人沒有受傷,可是,如果被發現你是故意撞他們的,還被找到了,那麼,你能不能活的好好地就很難說了。」

    那人聞言,立刻一呆,接著連連保證:「小姐放心,我馬上離開雲城,走的遠遠地,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找到我!」

    宋雲萱唇角勾起,冷漠的掛斷了電話。

    軟弱的人渾身都是破綻,但是一顆膽小而怕死的心卻可以好好的封住一個人的嘴。

    她向來喜歡利刀,哪怕是割破了手也無妨,但是如今,那些利刀已經被比她位置更高的人收買了。

    她能用的,只有這幾把鈍刀。

    不過無所謂,只要是刀,她就能用它剔出對方的骨頭,因為她可是顧長歌啊。

    ……

    顧長樂在手術室經過搶救跟檢查之後被轉移到特護病房。

    邵天澤見宋雲佳摘下口罩走過來,急忙迎上去:「怎麼樣?」

    「雖然沒有大礙,但是長樂的心臟畢竟很脆弱,以後要讓她避免受到這樣的驚嚇,不然很容易引起心臟早衰。」

    邵天澤聽說顧長樂沒事才鬆了一口氣。

    宋雲佳將一次性手套也摘下來扔到旁邊的垃圾箱里:「你那個妹妹一直很擔心顧長樂,看的出來跟你很親,連帶著都特別關心你喜歡的人。」

    宋雲佳這樣說的時候有些苦澀。

    邵天澤勾起唇角:「邵雪是個好女孩,對誰都這樣好。」

    宋雲佳不是很相信,卻也沒有繼續反駁邵天澤的話。

    「你現在要去病房看看她嗎?」

    「有邵雪陪著她,我待會兒再去看就好了。」

    「那到樓下去喝杯咖啡吧,我看你今晚是走不了了,喝杯咖啡提提神,好好看著長樂。」

    邵天澤露出個苦笑,答應了宋雲佳:「也好。」

    兩人去樓下的咖啡廳喝咖啡,裡面的環境很乾凈,夜裡十點多也已經沒有什麼人,有醫院的病人家屬在這邊簡單的解決晚餐。

    邵天澤坐在窗邊看外面黝黑的夜色。

    宋雲佳覺得奇怪:「長樂出院的時候我就囑咐你一定要讓她好好休養才行,你怎麼這麼晚還帶她出去?是去什麼地方約會了嗎?」

    她知道那條路的方向有一個雲城比較有名的西餐廳,因為原汁原味的像是從法國搬過來的,所以很受歡迎。

    宋雲佳懷疑這兩個人是去浪漫約會了。

    邵天澤手臂放在桌面上,垂下眼睫,端起咖啡杯淺淺的喝了一口:「說來有點麻煩。」

    「什麼麻煩?」宋雲佳好奇。

    邵天澤開口:「你知道旭日集團嗎?」

    宋雲佳皺皺眉,回想了一下,才不確定的問他:「就是那個總裁要跳樓,結果被顧長歌親自從樓頂上勸下來的旭日集團?」

    邵天澤點點頭,微笑著誇讚宋雲佳:「你的記性真好,跟大學時候一樣。」

    宋雲佳對大學時代很有好感,因為是在大學時代認識邵天澤,所以大學生活里的點點滴滴她都記憶深刻。

    如今被邵天澤這樣誇上一句,聽他這樣追憶一句,她也覺得十分受用。

    宋雲佳關心的放軟了聲音:「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旭日集團不是已經屬於顧氏了嗎?怎麼你還覺得麻煩?」

    邵天澤順水推舟的開口說正事:「旭日集團的確已經是我們顧氏的,但是你大妹妹的婆家薛家,最近卻風頭正盛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