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六章:我要你離開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六章:我要你離開他字體大小: A+
     

    宋雲強被問到,眉毛皺起來:「你要是沒事,可以去你二姐那裡走動走動。」

    不過,說完之後宋雲強又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多餘。

    因為宋雲瑩一向看宋雲萱很不順眼。

    而宋雲萱知道宋雲瑩看她不順眼,應該多半也不會主動去湊到這個姐姐的身邊。

    他是這樣認為的,卻萬萬沒有料到,宋雲萱一口就答應下來:「大哥,我下午去找二姐,你看怎樣?」

    宋雲強話都說出來了,又不好阻止她不讓她去,但是又擔心宋雲萱一去了宋雲瑩更是因為別人看了她的笑話而憤怒生氣,只好傷神費心的加上一句:「我送你去。」

    早餐因為決定了這件事而吃的十分愉快。

    宋雲強上午去宋氏上班,中午沒有回來吃飯,下午告訴宋雲萱兩點鐘把她送去薛家探望姐姐。

    吃完午飯之後,宋雲萱接到了楚漠宸的電話。

    楚漠宸的嗓音有種磁性的誘惑,宋雲萱接電話的時候開始想楚漠宸找她是有什麼事。

    結果那邊還是開門見山的說起了顧氏的事情。

    「今天心情如何?」

    「還好。」

    「維納斯那件事,你做的很好。」

    宋雲萱接著電話回了自己的房間:「那是事實。」

    「但是你這次借刀殺人還不是完美無缺。」

    宋雲萱稍微一愣,那邊楚漠宸立刻開口:「如果邵天澤的矛頭稍微轉移一下,詆毀維納斯的事情會讓顧長歌一個人背了全部的黑鍋。」

    宋雲萱微笑起來:「你多慮了,我很欣賞顧小姐的作風,她死了,我也不會毀了她的聲譽,你儘管放心。」

    楚漠宸點點頭:「那就好。」

    宋雲萱先掐斷了電話,楚漠宸聽著那邊都沒有說再見就掐斷了的電話的忙音,微微搖了搖頭:「她該不會吃醋了吧?」

    容六在旁邊像一縷無處不在的幽魂一樣幽幽開口:「可不是嘛,是個女人就都不喜歡自己的男人心裡還有別的女人。」

    容六說的這句話其實是很對的。

    因為不止是宋雲萱這樣,顧長樂,更是變本加厲。

    邵雪下午回家的時候跟邵天澤一塊進門。

    顧長樂那時候正好將晚餐端上桌,看見兩人進門,便微笑:「回來了?」

    兩人點點頭。

    邵雪聞見飯菜的香味兒,眉開眼笑:「今天的飯菜好像很好吃。」

    顧長樂溫柔的望著邵天澤:「我今天親自下廚,你們快去洗洗手過來吃飯。」

    邵雪回房放下東西之後便去洗手間里洗手,中途經過窗戶的時候看見外面那個大大的游泳池裡果然已經被放幹了水,腳下的步伐輕輕頓了一頓。

    真是人走茶涼的典型。

    顧長歌死了,自己家都被改的面目全非,估計不出一個星期,這個游泳池果然就會被填平了。

    邵天澤也洗了手去吃飯,在飯桌上顧長樂將耳邊垂落的黑髮往耳後攏了攏,給她們介紹桌上的幾樣菜:「宮保雞丁這個菜你們一定很熟悉吧?我稍微多加了一點點糖,你們看看合不合胃口。」

    邵雪伸手去夾了一塊先給邵天澤:「大哥你嘗嘗。」

    邵天澤就著邵雪遞過去的筷子,張口吃了。

    顧長樂的手指馬上緊攥了一下,眼瞳里的陰戾氣息幾乎要擴散出來。

    但是馬上,邵天澤就點頭:「味道很好,長樂你自己嘗嘗。」

    說完,給顧長樂喂到嘴邊一塊。

    顧長樂怔了怔,張開嘴吃下去。

    味道果然是不錯。

    之後她又說了其他幾道菜,邵雪沒有再給邵天澤夾菜,只是一個人吃完之後覺得心滿意足的讚歎顧長樂的廚藝。

    顧長樂笑的溫柔和善:「邵雪會做飯嗎?」

    邵雪搖搖頭:「還沒有喜歡的男人,所以沒有學。」

    顧長樂若有所思的看向邵天澤:「我也是無聊學著玩的,以前姐姐從來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有時候天澤跟兩個孩子餓的急了,便會出門去吃飯,我覺得那樣不好,便學了廚藝。」

    說起兩個孩子,這引起邵雪的注意:「孩子?」

    邵天澤吃完飯,用紙巾擦了擦唇角,動作優雅:「顧奕跟淼淼,長歌去世之後,我便把她們送到全託了,因為太忙怕照顧不到她們,所以一個月讓她們回家一次。」

    邵雪望著顧長樂嘴角的笑意,覺得心裡有點發緊。

    邵天澤雖然是那兩個孩子的父親,可是為了一個女人,卻到底還是放棄了去陪伴孩子。

    她見顧長樂跟邵天澤吃完飯之後要多坐一會兒,便先起身上樓去了。

    回去看了雜誌社帶回來的工作,一直到九點鐘還沒有睡著。

    因為口渴的厲害,便出門去餐廳倒水喝。

    只是沒想到,九點鐘,整個顧家都一片寂靜的時候,顧長樂還坐在餐廳的椅子上。

    邵雪進來的時候嚇了一跳,看見顧長樂沒有揚起臉上一貫帶有的微笑,有些奇怪:「長樂姐姐,你怎麼在這兒?」

    「睡不著。」

    「我大哥呢?」

    如果有邵天澤陪在她的身邊,她多半就不會說睡不著了吧。

    果然,顧長樂露出一個短暫的笑容,將視線定在她的身上:「天澤有事情要忙,剛才接到電話,出去了。」

    邵雪倒了水之後便要安撫顧長樂回去睡覺。

    顧長樂卻敲了敲桌面,命令一般強硬的對她開口:「反正也是無聊的厲害,你陪我在這兒說會兒話。」

    邵雪望著顧長樂,覺得顧長樂今晚有些反常。

    她之前一貫是不笑不說話的人,今晚在月光一般的清冷燈光下,卻覺得臉上有些陰冷的感覺。

    邵雪拉開餐桌前的椅子坐下。

    顧長樂面前放著一杯牛奶,看模樣已經涼了。

    邵雪伸手:「你剛出院,喝涼牛奶對身體不好,我幫你熱一熱。」

    顧長樂拒絕:「不用了,我不是來喝牛奶的,我是來跟你說話的。」

    邵雪奇怪:「你要跟我說什麼?」

    「我要你做一件事。」

    顧長樂抬眼望著她,眼光冷冷的。

    邵雪忽然就覺得不對勁,神經不由緊繃起來:「做什麼?」

    顧長樂眉眼稍微柔了柔,說出口的話卻異常冰冷:「我要你離開他。」

    「誰?」邵雪覺得奇怪。

    「邵天澤。」

    邵雪不明所以:「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顧長樂看她的模樣帶上一絲鄙夷,她伸手從餐桌旁邊的矮柜上取過支票簿,接著將鋼筆的筆帽打開,落筆在空白的支票簿上,「你要多少錢才肯離開顧家?」

    邵雪簡直想要冷笑:「顧小姐,你沒資格這樣問我,如果要趕我出去,讓邵天澤親自跟我說,我大哥的話,我一定聽。」

    說完,起身就要走。

    卻猛地,迎面潑過來一片雪白的液體。

    等邵雪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那杯涼牛奶劈頭蓋臉的澆了滿身。

    顧長樂站起身,冰冷而輕蔑的望著她,眼神冷毒:「我說讓你離開,你就一定要離開,不需要理由。」

    邵雪有一瞬間覺得羞憤異常。

    也有一瞬間想要衝上去將顧長樂扯住給她一記憤怒的耳光。

    但是,只是冷靜了五秒,她就完全改變了想法。

    她那杯牛奶澆濕了的頭髮遮擋在額前,一雙眼睛卻晶亮的露出來,她望向顧長樂,眯了眯眼:「顧小姐,你是因為我大哥對我好,你才惱羞成怒的吧?」

    顧長樂背對她的身影頓了頓:「我會讓你滾出去的。」

    邵雪微笑:「好,我等著。」

    宋雲萱說的沒有錯,顧長樂,的確是菩薩面孔蛇蠍心腸。

    只不過這一次,她好像是本性暴露的太快了一些。

    為什麼?

    因為邵天澤對她好?

    她也真是一個善妒的女人呢。

    顧長樂離開餐廳之後回房睡覺,但是才剛上床,就覺得心口一疼。

    她皺著眉毛,緩緩將手放在自己的心臟上,自言自語的說話:「大姐,難不成你也在疼?」

    她的胸腔里跳動著顧長歌的心臟,但是顧長歌卻已經死了。

    只要一想到這個事實,她就忍不住的微笑:「大姐,這麼多年過來,終究還是我贏了。」

    是啊,顧長歌死了。

    邵天澤終於屬於她了。

    但是,既然邵天澤已經是屬於她的了,她又有什麼理由讓別的女人來搶走他的天澤呢?

    姨表親?

    出了旁系三代?

    他們根本就長得一點都不像,她才不相信這個叫做邵雪的女孩的確是邵天澤的親戚。

    這個女孩一定是有目的有圖謀的,她想要搶走邵天澤,她想要搶走她等了這麼多年才能廝守在一起的那個男人。

    「我不會讓任何人搶走他。」

    她眼眸幽暗的望著前方,「誰都不可以。」

    也許別人會覺得她惡毒善妒,但是沒有關係,她也不否認。

    因為她的確就是這樣的人。

    沒有人知道,她看著深愛的男人跟別的女人做了十二年夫妻是什麼感覺。

    也沒有人知道,她深愛的男人在她面前親吻別的女人的時候她有多麼的難過嫉妒。

    她在最好的年華里等了邵天澤十二年,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看著他跟別的女人恩愛微笑,她心如刀割。

    終於,她等著顧長歌死了,她得到了顧長歌擁有的這個男人。

    她怎麼可以讓一個黃毛丫頭輕而易舉的就破壞了她苦心籌謀的這一切?

    不,絕對不可以。

    這個邵雪,她要除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