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五章:偏心的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五章:偏心的父親字體大小: A+
     

    邵雪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腦袋暈暈的,下樓吃飯的時候見到飯桌前的顧長樂。

    顧長樂溫和的沖她微笑,笑容美麗:「醒了,快點下來吃飯,今天早上是皮蛋瘦肉粥,味道很不錯呢。」

    說完,招呼旁邊的傭人:「快去給邵雪盛一碗。」

    傭人趕忙端著碗去給邵雪盛粥。

    那邊邵天澤已經吃了一會兒,看見邵雪過來,招呼她坐下之後才問她:「怎麼樣?宿醉的感覺不好受吧?」

    邵雪扶了扶腦袋,有些窘迫:「真是丟臉,昨天喝著喝著就醉了,沒有給大家添什麼麻煩吧?」

    邵天澤還未說話,顧長樂就先開口:「好妹妹你說的哪裡話啊,天澤是你大哥,你也不過是喝醉了酒而已,能添什麼麻煩。」

    邵雪望著邵天澤,道歉:「對不起,哥,昨天一不小心喝多了,我以後都不喝酒了,你放心。」

    她舉手保證,顧長樂笑著搖了搖頭:「年輕姑娘真是好,醉了睡一晚也就很精神了,是吧?天澤。」

    邵天澤望著顧長樂,點了點頭。

    顧長樂將早餐的三明治放在邵雪的碟子里:「對了,你跟天澤是姑表親還是姨表親?」

    邵雪有些尷尬的轉頭看向邵天澤,邵天澤剛好吃完了最後一口三明治,喝了杯子里的熱牛奶一口便替邵雪回答:「姨表親。」

    顧長樂點了點頭,端詳邵雪的面容五官:「說起來,的確是跟天澤一點都不像呢。」

    邵天澤又開口:「已經超出了旁系三代,因為小時候住得比較近,所以很親。」

    顧長樂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我說怎麼長得不太像呢。」

    邵天澤吃完飯去穿上了外套,走的時候問邵雪:「吃飽了?吃飽了的話我順路送你去上班。」

    邵雪趕緊將剩下的三明治塞到嘴巴里,離開餐桌:「我去把包包拿出來,稍微等一下。」

    邵雪上樓的身影印在顧長樂的眼底,隱隱的有一抹冷意游曳不去的回蕩在顧長樂的眼底。

    邵天澤若有所思的看向顧長樂,顧長樂卻飛快的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她笑起來的時候,溫柔貼心,彷彿剛才那一抹冷意也不過是旁人的錯覺。

    邵雪跟著邵天澤一起出門,到了公司的時候還有同事過來問她昨晚有沒有吐今天舒不舒服。

    邵雪都說自己很好,只是去了宋雲萱的辦公室幾趟,都看見裡面空無一人。

    最後一次的時候,她在門口見到了肖虹。

    肖虹將手裡的一本雜誌策劃案給她看:「這是我們雜誌社最近按照雲萱小姐提的要求做的策劃案,雲萱小姐說主打都市精英男,你看我選的第一期的精英男如何?」

    邵雪翻開看了看,發現上面七八個男人都是雲城頂端的各行精英——有嶄露頭角后迅速上位的精英律師,有建築業的新秀建築師,還有娛樂圈的當紅小生,以及被傳的沸沸揚揚的從國外回來的企業繼承人,還有年輕的鋼琴家,以及留洋歸來的畫家跟名聲在外卻低調神秘的音樂人。

    邵雪看著這些人的照片,歪了歪頭:「都是很不錯的人。」

    肖虹點點頭:「我也這麼覺得,宋小姐說,這個雜誌可以命名為《男人裝》,可以定位的讀者首先是針對男士,之後才是我們女人。」

    邵雪失笑:「你看都是些英俊的行業精英,男人看了嫉妒,大多數女人才會眼饞的買來看吧?」

    「有老公的另當別論。」

    「還可以瞞著老公買啊。」

    肖虹跟邵雪討論新雜誌討論的很是開心,卻還是忍不住最後將話題轉到宋雲萱的身上。

    「雲萱她最近怎麼樣?」

    肖虹被拉回正題:「宋小姐最近不會出現在雜誌社,有什麼流程都是聯繫我跟我說,聽說宋家最近有點亂,宋小姐不好常常出來,還有維納斯的事情,對宋小姐來說非常的敏感。」

    楚氏將維納斯送給宋雲萱的事情已經被很多人知道。

    如今有人替維納斯翻案,要將維納斯給洗白了,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要給維納斯洗白的背後策劃人到底是誰。

    因為對手是顧氏,所以能惹得起顧氏的應該也不是小打小鬧的企業。

    大家理所當然的就認為是楚氏在後面策劃,而有些顧氏的知情人也堅定不移的相信就是楚氏對顧氏看不順眼。

    但是,只有肖虹跟邵雪知道,在背後策劃了這一切,並且誤導大家認為是楚氏策劃的真正策劃人其實是宋雲萱。

    宋雲萱掌控了這龐大的陰謀,但是卻能夠在敏感的時候置身世外。

    原因無非就是借刀殺人用得好。

    而既然刀已經借到了,她能做的就是坐看風雲變。

    這時候,她當然不會回來展露鋒芒,讓人家知道她宋雲萱不簡單了,那就麻煩了。

    肖虹皺著眉頭嘆氣:「也難為我們宋小姐了,要是這時候不躲起來,讓人家懷疑到她的頭上,她四面受敵可是還沒有足夠能力應付的。」

    宋家把她當成是聯姻的工具,顧氏幾乎在雲城遮住半邊天。

    楚家還沒有將她娶進門,要是出了事也不好全都幫著她。

    她是應該減低存在感。

    肖虹跟邵雪了解這件事,便都守口如瓶。

    只是宋雲萱在宋家,還是重點監護對象。

    宋雲強跟宋岩長談的時候說起邵天澤是不是跟顧長歌反目成仇然後謀殺了顧長歌這件事,本以為宋岩會對此表示不滿搞不好會訓斥他的。

    結果宋岩聽了之後也不過是沉了沉眸子,陰測測的問他:「這話是誰說的?」

    宋雲強一愣,忙開口:「我瞎猜的。」

    宋岩有些不耐煩:「你這腦子還能想到這一層倒是也難為你了。」

    宋雲強一聽,覺得父親這是變相的誇她,不過也是明著貶他。

    宋岩好一會兒沒說話,之後才像是思考了一遍似的出聲:「人家顧家的事情也不管我們的事,我們只管把宋家看好了就行了。」

    「但是,爸,現在顧氏出了這樣的事情,而且遲遲都沒能拿出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是被誣陷的,這八成就是真的了,我們繼續跟著顧氏,是不是會遭受損失?」

    宋岩精明的很:「你是說,現在放棄顧氏去一力支持楚家?」

    宋雲強不否定:「雲萱可是鐵板釘釘的要嫁到楚家,楚家就只有一個獨生子,等雲萱嫁過去,我們宋家也不好胳膊肘往外拐吧。」

    宋岩冷笑一聲:「你看雲萱是鐵板釘釘的,別人還看她是險的很呢,你看著雲萱是到了楚家的門口上,但是能不能一腳踏進去還要看看她是不是這條富貴命。」

    宋雲強吸口氣:「那也比著雲佳嫁給邵天澤的可能性大多了。」

    宋雲強開始不看好邵天澤:「如果邵天澤真的是謀殺害死了顧長歌,那麼這個男人還能對誰好?顧長歌可是給他生了兩個孩子,給了他身份地位跟整個顧氏,他連這樣的人都能害死,還會對雲佳好?」

    宋岩皺眉呵斥:「給我閉嘴!」

    宋雲強被父親斥責,打住了嘴裡的話。

    宋岩教訓他:「你怎麼就知道一定是邵天澤謀殺顧長歌的?沒憑沒據的事情你可不要捕風捉影的亂說,邵天澤跟雲佳還是有可能的,宋家跟顧家的合同該簽的還是照樣簽,楚家那邊只要表面好好的就行了。」

    「但是爸,楚家跟顧家我們只能選擇跟一個。」

    宋岩冷眼:「這個商場上沒有始終堅定的立場,誰那邊更合適我們就站在誰那邊。」

    從宋岩的私心來講,他還是更加的偏頗於自己的大女兒宋雲佳。

    而宋雲萱,真的純粹的,不過是一個聯姻的工具罷了。

    如果當時不需要宋家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兒回來,那麼宋雲萱在青城是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回來的。

    宋雲強明白父親對大妹妹宋雲佳的看中,看父親意念堅決,便沒有再說別的。

    宋雲萱開始每天早上晨跑,六點起床,晨跑五公里,回來的時候大約就要到七點了。

    宋雲強對她很是關注,依舊派人盯著她。

    這天看早報的時候,她詫異起來:「怎麼都這麼多天了,這個顧氏還是任由那兩個人胡說八道?」

    宋雲強哼了一聲:「以假亂真也得有個準備的過程,邵天澤剛上手,恐怕是還沒處理好顧氏內部的關係,怎麼能一致對外?」

    宋雲萱咪咪笑:「這商業圈子裡的事情我也真是搞不懂,那天晚上楚少接我出去的時候,還說讓我結婚之後好好生個孩子給他養呢,我結了婚,手上的維納斯便做不了了,到時候還要拜託給大哥幫我打理。」

    宋雲強聽了這句話,手上動作一頓,抬頭看向咪咪笑的宋雲萱:「你嫁過去了,維納斯自然是回到楚氏的旗下。」

    宋雲萱搖搖頭,將戴著婚戒的那隻手放在桌面上:「楚少說,那是給我的訂婚禮物,我是宋家的女兒,當然嫁到楚家的時候要交給宋家了。」

    宋雲強聞言,心裡稍微有點異動。

    卻是沒有多說別的什麼,只是囑咐:「你要好好跟楚少交往,免得跟你二姐一樣,嫁到人家的家裡,還隔三差五的出亂子。」

    宋雲強提起宋雲瑩來,宋雲萱便皺眉關切的問他:「大哥,二姐已經好些天沒有回來了,是不是因為二姐夫外遇的事情受了打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