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四章:毀了顧長歌的聲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四章:毀了顧長歌的聲譽字體大小: A+
     

    邵雪吃完飯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鐘。

    邵天澤已經打了三個電話。

    最後一通是十分鐘之前打的,邵雪喝了點酒,腦子暈乎乎的。

    出了門被人攙扶著,肖虹沒有喝太多,看她已經左搖右晃的模樣,拍了拍她的臉:「邵雪,你清醒點。」

    邵雪揮手:「我還能再喝!」

    旁邊有人插話:「肖主編,我看邵雪是醉了,還是找人將她送回家比較好,你看這麼晚了,她自己回去不安全。」

    這話正說著,前面就傳來滴滴的喇叭聲。

    邵雪被吸引了注意力,轉頭去看,才發現那輛車有點熟悉。

    再定睛去看的時候就發現一個穿著黑色中長款外套,帶著金邊眼鏡的儒雅男人從車子駕駛席那邊打開車門下來。

    接著皺著眉心快步沖她走過來。

    肖虹一時有些驚詫,忙出聲:「邵先生你怎麼來了。」

    「我給邵雪打電話,她一直沒接。」

    說著,伸手過去扶住就要歪倒的邵雪。

    肖虹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邵雪今晚一沾酒就攔不住了,我們本來是為她慶賀喬遷新居的,結果你看,居然醉了。」

    邵天澤禮貌的點點頭:「謝謝你照顧他,我就先接她回去了,你們路上小心。」

    肖虹點點頭,目送邵天澤扶著走路都開始搖搖晃晃的邵雪上了賓士名車,然後走遠。

    後面一眾女員工都眼睛發紅:「怎麼今晚盡看見些鑽石王老五?」

    「而且還都是名草有主的。」

    肖虹聽著耳邊這些年輕人嘰嘰喳喳的討論,無奈的嘆了口氣。

    ……

    邵雪的確是喝的多了,明明以前喝酒都是稍微沾點就算了的,但是這一次卻是忍不住就開始多喝了幾杯。

    邵天澤將她從車子里扶出來的時候,邵雪哇的一聲就彎腰吐了,大概是在車上晃了晃,暈車的緣故。

    邵天澤皺著眉,俊美的臉上有些冰冷的無奈。

    用紙巾給她擦了擦嘴角,扶著她往宅子里走。

    結果邵雪還不太老實,邊走,邊伸手,嘴裡吆喝:「來來來!舉杯邀明月!」

    說著伸手向天。

    邵天澤不耐煩的要把她的手給扯回來,下一秒,邵雪就帶上了哭腔:「爸,媽!女兒敬你一杯!你們二老,在天上要保佑我……保佑我天澤大哥。」

    邵天澤伸出去的手,稍微頓了一下,眼神一暗:「邵雪,你醉了,乖一點,我扶你上樓。」

    邵雪聽見他說話,猛地回過頭來,像是突然間才找到他一樣,一把就撲到他的懷裡,哭的像個沒有依靠的孩子:「大哥!大哥!你這些年去哪裡了?!你知道嗎?你知道嗎!我找了你好多年……爸媽都死了!我好怕……我好怕!」

    她哭的撕心裂肺,聲音幾乎要穿透顧家的五層樓。

    家裡的傭人聽見聲音都過來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情況。

    邵天澤抱著邵雪,輕輕拍她的背:「好了,大哥回來了。」

    「你知道嗎?你知道嗎?」邵雪被他拍著背,手指卻抬起來抓住他胸前的衣裳,一雙眼睛含著淚問他:「大哥你知道嗎?我爸媽都死了!她們死了,你知道嗎?」

    邵天澤覺得邵雪是醉的厲害了。

    伸手揮了揮,讓那些趕來的傭人都先退下去。

    有一個不肯走,擔心的問他:「邵先生,邵雪小姐已經開始說醉話了,我送她回房間里休息,你去看看長樂小姐吧。」

    邵天澤隨口回應:「邵雪醉了,你不熟悉怎麼照顧她,我親自來。」

    傭人抿了抿唇,見邵天澤堅持,這才退下去。

    只是那傭人退下去之後卻不是回到的自己房間,而是去的顧長樂的房間。

    傭人輕聲跟她說:「邵先生堅持要親自照顧邵雪小姐,我……」

    顧長樂看她為難的模樣,雙眉陰戾的一皺,啪的一下將將旁邊的熱牛奶給一把掃到了地上。

    那個傭人嚇了一跳。

    顧長樂胸口起伏了一下,眼睛陰毒的眯了幾下,才對那個傭人吩咐:「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點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乾淨?」

    那個傭人聞言才彎腰去收拾碎片,只是在收拾的時候一不小心扎破了手指,發出了一聲低呼。

    顧長樂冷嗤:「真是沒用。」

    說完,就披毛衣向著房間外面走去。

    邵雪醉的厲害,被邵天澤扶到房間里的時候,還不肯上床上去躺下,而是雙手緊緊的抓著邵天澤的袖子,一雙眼睛努力的睜大瞭望著邵天澤,一字一句的問他:「大哥?大哥你知道爸媽怎麼死的嗎?」

    邵天澤嘆氣,臉上的表情沒有不耐煩,但是也沒有幾分愧疚跟憐憫。

    邵雪瞪著他,他就儘力的安撫她:「你乖乖躺下休息,爸媽看你過得好,在天之靈就安息了。」

    邵雪哭著搖頭:「不,不……他們才不會安息,你不知道,你沒見過,爸媽死的時候,眼睛都是大大睜開的,我幫他們閉上,他們都不肯。」

    邵天澤一言不發的望著邵雪,定定的看著她,似乎是要從邵雪的眼神中看出一點什麼來。

    邵雪被他望著,眼裡含著淚,沒有再說話。

    但是氣氛,就這樣平白無故的開始危險跟凝重起來。

    就像是一隻豹子在盯著一隻羊羔,只要找到一點漏洞,就要將這隻羊羔撕成碎片。

    四目相視的時候,邵雪好像是被邵天澤定住了。

    寂靜中,突然響起邵雪的電話鈴聲。

    邵天澤蹙眉,視線落在邵雪手邊的手機上。

    手機屏幕上光芒閃動,邵雪反應了一下,才愣愣的去看手機。

    但是她只是看著,卻好像被酒精麻醉了一樣,任憑那個手機不依不饒的響動,她也沒有伸手去接的意思。

    邵天澤無奈的伸手去將手機拿過來,裡面很快傳來一個熟悉的女聲:「邵雪?」

    邵天澤輕易辨認出了這個聲音屬於誰:「邵雪醉了,已經休息了,我是邵雪的大哥邵天澤。」

    「原來是邵先生,」宋雲萱微微一笑,有些抱歉,「我離席有些早,沒能照顧到邵雪,怎麼?她醉的很厲害嗎?」

    邵天澤看茫然的邵雪一眼:「就是有些迷糊而已,在說醉話。」

    宋雲萱又問他:「需要我去看一下嗎?她最近好像不是很開心的模樣。」

    邵天澤婉拒:「不用了,邵雪已經睡下了,她醒了之後我讓她給你回電話。」

    宋雲萱在那邊點點頭:「那就麻煩邵先生好好照顧邵雪了。」

    邵天澤點頭,跟她說了晚安,才將電話放在床頭柜上。

    邵雪還在一言不發的流淚,邵天澤垂下眼睫,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安慰她:「別哭了,爸媽死了,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邵雪抬頭哽咽的望著他。

    門外,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邵雪眼裡的淚水接連不斷的往下流,邵天澤伸手想要將她臉上的眼淚給擦了去,邵雪卻突然一下子就撲到他的懷裡,抱住了他的腰。

    這個動作來的太突然,讓邵天澤都忍不住稍微愣了一下。

    門口站住的顧長樂更是眼皮狠狠的跳動了一下,十指忍不住的就攥緊了。

    邵天澤回去休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他身上沾著邵雪的酒氣。

    顧長樂湊近聞了聞,抬起頭來窩在他懷裡跟他綿軟的笑:「還好你身上帶著的是酒氣,要是帶著的是女人的香水味,我一定會嫉妒的發瘋。」

    邵天澤望著她,若有所思:「就是因為這樣,你毀了韓汝佳的臉?」

    顧長樂蹙眉,從他懷裡直起身來:「怎麼,你怪我?」

    邵天澤搖搖頭:「不會。」

    顧長樂一下子軟下來,依偎在他的懷裡:「你也知道,我為了你,十幾年都沒有跟任何男人交往過,我一心一意的只想要跟你在一起,你知道我的感受嗎?」

    「我對韓汝佳沒有感覺,你不用擔心。」

    顧長樂嘟了嘟嘴:「韓汝佳的臉毀的也不是不值,最起碼,讓顧長歌打垮了維納斯。」

    「但是現在,我們因為那時候的事情被反咬了一口。」

    顧長樂美眸流轉,眼神有些惡毒:「天澤你想想,所有人都認為顧長歌是一個好女人,商場上的傳奇,相夫教子的賢內助,她從進入大眾視線的時候就是一個完美的人,但是,今天易小寧跟韓汝佳聯合起來指證顧氏,不是恰好可以跟大眾說明,顧長歌其實是一個表裡不一的惡毒女人嗎?」

    邵天澤凝神看向懷裡微笑的顧長樂。

    顧長樂繼續說:「你可以藉助這個機會,把顧長歌陰狠毒辣的那一面揭發出來給大家看,這樣,顧氏那些老股東也不會天天拿著顧長歌來壓著你了,你說對不對?」

    邵天澤伸手捏住顧長歌的下巴,逼她對著自己:「你要毀了她的聲譽?」

    顧長歌軟軟嘟嘴:「他都死了啊,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還要聲譽做什麼。」

    邵天澤的手指一分分的鬆開,顧長樂抱住他的腰:「仔細想想吧,顧長歌一直都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她一直沒有想過你的感受,如今你接替了顧氏,只能把顧長歌徹底的推翻才能坐穩。你看現在易小寧跟韓汝佳出現了,就剛好是一個毀了顧長歌聲譽的好機會,讓人家看看顧長歌是多麼的噁心。」

    顧長樂這樣說著,忍不住的揚起唇角來,眼裡惡毒的光芒閃耀不散。

    顧長歌生前榮耀滿身,她死了,她顧長樂偏偏要她一文不值受人唾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