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二章:我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二章:我本來就是屬於你的字體大小: A+
     

    邵雪那震驚的神情旁邊,是一臉苦澀的宋雲佳。

    她放在身邊的手指徐徐握緊,白皙手背上有條條清晰的青筋可怖的暴露,那些青筋彷彿要突破白皙的皮膚憤怒的爆裂開。

    但是,不過須臾,手的主人便慢慢鬆開了手指。

    邵天澤跟顧長樂,這樣已經不是一兩天了。

    可是,她宋雲佳還是撐著,撐著,一直一直的撐過來了。

    雖然看起來跟邵天澤成為夫妻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但是宋雲佳卻一直相信著奇迹不會維持太久的信念。

    當初以救顧長樂為理由將顧長歌生生活剜了心臟,如今,顧長樂的確是活了,但是,她又能依靠著這顆原本屬於顧長歌的心臟逍遙的生活幾年呢?

    這都是無法預料的事情,說不定,顧長歌的心臟里殘存著主人的恨意,過不了幾年就會讓顧長樂也死掉也不一定。

    宋雲佳只要這樣想想,心情就會好上許多。

    「好了,還有外人在這裡,你們也適可而止一點,老是這樣秀恩愛,讓我們這些單身的怎麼過日子?」

    宋雲佳開著玩笑,略略轉頭若有所思的看向震驚的邵雪。

    邵雪臉上表情很僵硬。

    顧長樂被邵天澤吻了之後才被放開,她艷美的臉上有種甜蜜到骨子裡的小女人風情。

    顧長樂被宋雲佳這樣一提醒,轉頭看向邵雪,才驚訝的發現還有一個女人進來,而且,他的身上還披著邵天澤的外套。

    顧長樂眼中神色一愣,之後軟軟的將臉往邵天澤的懷裡埋了埋:「真是討厭,有外人在你怎麼不早說,害的人家這麼丟臉。」

    邵雪眉毛皺了一下,覺得這個女人果然是個天生的美人坯子,而且還是風雲情場上的高手,說起話來都快要叫人給酥掉了。

    「邵雪,過來。」

    邵雪應了一聲,快步上前出現在邵天澤面前。

    邵天澤將她介紹為顧長樂:「長樂,這是我表妹,叫邵雪。」

    「邵雪?」顧長樂美眸中波光流轉,似乎非常喜歡這個名字,忍不住讚歎,「真是好漂亮的名字。」

    其實邵雪自己也知道,這個名字不過是再普通平常的一個名字罷了,只不過顧長樂這樣說,多半是為了討邵天澤開心。

    邵天澤又把顧長樂介紹給邵雪:「邵雪,叫長樂姐姐。」

    邵雪聽話的叫人:「長樂姐姐。」

    顧長樂友善的點點頭:「真是個漂亮的女孩,怎麼,戀愛了沒有?」

    邵雪搖搖頭:「我剛分到雲城來工作,還沒來得及戀愛。」

    顧長樂捂住嘴笑了笑,彎起眼睛柔柔的望著邵天澤:「天澤,邵雪是個漂亮的女孩,不如將來就讓她在雲城落腳,我們給她找個好婆家,讓她離得我們近一點,我也好有個無話不談的好妹妹。」

    邵天澤點點頭:「邵雪剛分來雲城,人生地不熟,我看她租住的房子離得上班的公司有點遠,想要讓她住在我們顧家,你看怎麼樣?」

    顧長樂美眸一眨,很是驚喜:「真的嗎?」

    邵天澤微笑:「你不介意吧?」

    顧長樂搖搖頭:「你真是說笑了,顧家是你的顧家啊,我又不是顧家的女主人,你做主就可以了,而且,我也巴不得邵雪到家裡住呢,我出院以後一個人在家,肯定無聊透了。」

    她說的可愛,而且一下子就答應了邵雪去家裡住,這讓邵雪稍微有些意外。

    宋雲萱之前跟她說,顧長樂也許不會同意她住進顧家,如今,事情卻進展的比想象中順利的多多了。

    邵雪隨著邵天澤接顧長樂出醫院。

    宋雲佳臉上沒有一分不高興的神情,而且在邵天澤跟顧長樂上車的時候還開口囑咐:「如果長樂有什麼地方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會馬上趕過去的。」

    顧長樂點點頭,十分感激的望著她:「能完成這個手術,真是多虧了雲佳你費心了,這個恩德我會一輩子記著的。」

    宋雲佳搖搖頭,笑她:「都是朋友,幹嘛說得這樣見外,搞得好像我跟你們不熟一樣。」

    三個人都是一同度過了大學時光的人,關係看上去非常好。

    邵雪先上車在車子里等著她們,她們大概聊了有幾分鐘,邵天澤才扶著顧長樂上車。

    回顧家的路上,顧長樂一直伏在邵天澤的懷裡。

    因為車子是單向遮陽膜,所以外面是看不見車廂內的模樣的。

    邵雪坐在車子的副駕駛席上,顧長樂跟邵天澤坐在後面的座位上。

    離開醫院的時候不少記者都啪啪啪的沖著駛出醫院的車子狂拍,到了顧家的時候也有記者蹲守在顧家的大門口。

    顧家的鐵藝大門在車子駛近的時候徐徐打開,邵雪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看著華美富麗的顧氏豪宅。

    這個顧氏大宅比她想象中的要大的多,也要漂亮的多。

    三座高度差不多的五層別墅,前面是一個白玉石雕成的西方雕塑,雕塑是一個美麗的羅馬女孩在捧著鑲嵌著寶石的水壺汲水。

    噴泉水汩汩流出,襯得冬日裡的顧氏大宅像是春天一樣溫煦美麗。

    而進入主宅的時候,從窗戶里還能看見顧氏主宅的後面有一個大大的游泳池,大約有幾百個平方,裡面的水清澈透亮。

    邵雪看那游泳池看的有些發怔,顧長樂卻笑著開口:「那游泳池很大對吧?」

    的確是非常大,就算是有錢的上流社會,能建造出這種大面積游泳池的也屈指可數,而且,冬天不是在室內游泳池嗎?為什麼外面的游泳池還沒有把水放了,而且,裡面的水在這樣冷的溫度下也沒有結冰。

    顧長樂跟邵雪一起駐足去看那個游泳池:「你也很奇怪裡面的水為什麼沒有結冰吧?」

    邵雪點點頭:「今天已經零下六度了。」

    顧長樂微笑:「那裡面的水,是二十四小時不停循環的,不是死水,是活水。」

    這樣一說,邵雪簡直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

    顧長樂卻知道她要說什麼:「你一定覺得很浪費錢,但是,顧家這麼大的產業是不缺錢的。」

    「但是又沒有人游泳,為什麼要一天二十四小時的不斷循環著放水呢?」

    顧長樂若有所思的看向旁邊凝視著窗外那個游泳池的邵天澤:「因為,我姐姐命中缺了水,這個水池,是給我姐姐改命格的。」

    「顧長歌?」

    顧長樂點點頭:「這個水池從我姐姐八歲的時候就建了,到現在,二十四年了。」

    邵雪聞言有些咂舌:「好奢侈。」

    顧長樂卻搖搖頭:「我姐姐是顧氏的大小姐,我父親把我姐姐當做是掌中寶,她要什麼,我父親都給她,顧氏能撐得起這點水費,不奢侈。」

    說完,還轉頭看向邵天澤:「是嗎?天澤?」

    邵天澤眼神幽暗,轉身扶著她的手臂:「好了,去休息吧,天冷也不需要這個游泳池了,明天我就派人把水放了,然後填平。」

    顧長樂有些嗔怪:「這可不行,那是給姐姐改命格的,只要有顧家一天,這個水池就不能動。」

    邵天澤卻聲音帶上幾分涼薄:「人都死了,還改什麼命格。」

    兩人上樓,顧長樂聽見邵天澤的話,彎了彎唇角,很是欣慰。

    而邵雪卻沒有跟著上樓,她在窗邊望著那個水池,良久都沒有動。

    這個顧長歌……究竟是一個什麼人呢?

    邵雪對她開始感到好奇。

    顧長樂上樓之後進了房間,房間里的擺設裝潢已經跟原先大不一樣,但仍舊是她以前住的那間房間。

    她被邵天澤扶到床上,抬眼看著邵天澤,很是感激:「天澤,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

    邵天澤微笑:「說的真是見外,我以後也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他的大手包裹住顧長樂的小手,那種從她身體里傳來的溫度讓邵天澤覺得心底都是軟的。

    在外界看來,顧長樂比顧長歌長得漂亮許多,實際上,她們根本就是兩個不同風格的美女。

    顧長歌作風強硬,雷厲風行,有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颯颯英氣,叫人看見她就會覺得發冷緊張。

    而顧長樂不一樣,顧長樂從裡到外給人的感覺都是軟軟的,柔柔的,彷彿江南水鄉的三月春風,輕輕的拂過心臟,讓人整個人都放鬆下來,再也不會去緊張跟擔憂。

    顧長樂將手從他的手裡抽出來,手臂繞過他的脖子,將纖細的身體往前湊了湊,豐潤的唇瓣不偏不倚的湊在了他的唇上。

    彷彿有一簇火,忽然被春風化雨一般的催生。

    漸漸地,這個吻就變得灼熱而劇烈起來。

    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異常朦朧,只有那張柔軟的大床讓人感到舒適。

    邵天澤修長的身體壓住顧長樂,為了避免傷害到她,雙臂支撐了一下。

    顧長樂的雙手像是柔軟而纏人的甜蜜藤蔓,綿軟不失力道的抱住他的脖子,然後,一隻手開始不著痕迹的去解他的領口,將他的衣服從肩膀上褪下來。

    邵天澤望著她的臉,感受到衣服從身上被拉下去,有瞬間的停滯。

    顧長樂聲音低柔:「怎麼,想到顧長歌了?」

    「不,」邵天澤眼神迷離的望著她的臉,微笑,「只是覺得,終於可以得到你了。」

    顧長樂旖旎嫵媚的望著他,唇角勾起的弧度無限柔媚:「我本來就是屬於你的,天澤。」

    房門敞著,邵雪淡漠的望著交纏的兩人,眯了眯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