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一章:吻了顧長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十一章:吻了顧長樂字體大小: A+
     

    記者們手中的長槍短炮紛紛對準了邵天澤。

    話筒上有著不同網站,電視台,新聞節目的標誌。

    邵雪被擠得從邵天澤的身邊微微離開了一些,眼看邵雪就要被記者們從邵天澤的身邊擠開了。

    邵天澤突然長臂一伸,一把將邵雪給拽了過來,往胸前微微一護:「各位,維納斯跟顧氏之間的事情我會請顧氏的法人代表回答大家的問題,請諸位先讓一讓,我暫時有急事。」

    他的話並沒有任何的焦躁跟憤怒,平和從容的宛如一灣淺水。

    在電視機前看直播的宋雲萱雙眼望著對方,眼底有幽幽的寒光。

    邵天澤是一個優秀的男人,儘管是從大學畢業之後才開始接觸商業圈子,但是他的確聰明,沒有白白辜負當年在醫學院的學神稱號。

    他任何時候都沉穩冷靜,即便是身後有人拿著刀指著他的背,他也會波瀾不驚的思考如何脫身。

    正是因為這份冷靜,他才最後成功的謀得了整個顧家,並且迅速上手將顧家的產業經營起來。

    可是,他野心太大,講究手段毒辣,不想留有後患。

    所以,他殺了顧長歌。

    因為這樣,他邵天澤不會有一個善終。

    因為,她顧長歌不允許。

    看著邵天澤被記者們圍在中間想要脫身,宋雲萱勾起一邊的唇角,將新買的電話打開,給肖虹打電話:「告訴報社的記者,話題在那個女孩身上。」

    那邊應了一聲,宋雲萱掛斷電話。

    抬起來望著電視的眸子里多了幾分狠毒。

    果然,直播上不出三十秒,即刻有一個舉著話筒的年輕女記者乘風破浪的衝進去堵住邵天澤要離開的路線,而且出口就異常犀利的將話題轉移到邵雪的身上:「邵先生,請問您身邊的這個漂亮女孩是誰?」

    邵天澤剛要回答:「這是我……」

    「是您的新歡嗎?」邵天澤的話都沒有說完,即刻就有人截斷了他的話,「邵先生,能請您解釋一下嗎?外界傳說您對亡妻一片深情,請問您身邊這麼快出現的女孩是怎麼回事?」

    「邵先生,您能解釋一下嗎?」

    邵天澤眉宇之間有了淡淡的陰戾:「這是我的妹妹!」

    「但是邵先生,顧氏的董事長顧長歌,也就是您的太太,之前對外公布說您並沒有妹妹,請問您這個妹妹是什麼妹妹?表妹?還是乾妹妹?」

    前一句話的表妹還算是正常的猜測,但是後面說的乾妹妹就不由有點四散而出的曖昧感覺了。

    周圍的人被這兩個追問的記者一引導,紛紛將話題扭轉到這個女孩的身上。

    既然顧氏的添香美容跟維納斯之間的商業恩怨得不到邵天澤的正面回答,記者們當然要另闢蹊徑來得到一些另外的有價值的新聞信息。

    哪怕是八卦信息也沒有關係,總之他們不能白來一趟。

    記者們的閃光燈紛紛閃耀,邵雪抬手遮擋住眼睛,忍不住往邵天澤的身後縮。

    她自然是沒有見過這種架勢的,被人這樣拍來拍去,她覺得雙眼都快要被照的盲了。

    邵天澤有些微薄怒,將邵雪拉到身後護住。

    旁邊跟著邵天澤的秘書有些著急,看見邵天澤眉心之間的薄怒,立刻機靈的伸開雙手擋在邵天澤的面前攔住各位要追著邵天澤上樓的記者:「各位,各位,有什麼問題我來回答你們。」

    記者們對這個秘書並沒有興趣,紛紛想要跟著邵天澤上樓。

    幾位護著邵天澤的保鏢也有些力不從心,秘書拚命的解釋:「請各位聽我說,邵董身邊的那個女孩的確是邵董的妹妹,是邵董的旁系表親,之前一直在國外,現在剛剛回國。」

    秘書臨時編造出來的信息稍微讓記者們八卦的熱情受到了一點點的負面衝擊。

    但是本著娛樂八卦的精神,就算是得到秘書這樣的解釋,也不能抵擋住明天,或者馬上就有人寫報道說邵天澤亡妻不足半年就另有新歡的消息。

    邵天澤跟邵雪有點困難的進入電梯,隨行的秘書跟保鏢被人潮擋在外面。

    電梯徐徐上升,邵雪心有餘悸:「大哥,為什麼這些記者會……這麼的……兇猛?」

    邵天澤整了整衣服,聲音淡淡的:「他們是靠這個吃飯的,所以比較煩人。」

    顧氏跟楚氏是雲城的兩大超級豪門,前者是一個女人做了十幾年的掌門人,而後者,則是一個楚氏的獨子,毫無疑問的會繼承出楚家的全部資產。

    記者們會一門心思的猜測顧氏的掌門人死了之後,剩下的丈夫會不會另尋新歡。

    也會多加留意楚氏這麼一個超級豪門到底會娶進一個多麼優秀的女人。

    後者,貌似已經塵埃落定打算娶宋家的小女兒,而前者,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備受關注。

    因為,一個死了太太的深情男人如果移情別戀另尋新歡,那麼,就是輿論浪潮對他進行重大抨擊評論的時候。

    邵天澤深深的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一直都是清心寡欲孤身一人的模樣。

    除了部分家族懷疑他其實跟顧長歌的妹妹顧長樂關係不簡單以外,他基本沒有任何緋聞傳出。

    電梯緩緩上升,在到達顧長樂病房那一層的時候,叮噹一聲輕響,然後電梯門就打開了。

    門外站著有些慌張的宋雲佳。

    宋雲佳一頭披肩長直發,雙眸焦慮而不安,在看見邵天澤的時候,薄軟的唇瓣露出一個放鬆了的笑意。

    但是笑意還沒能完全到達眼底就一下子卡在了臉上,原因是——邵天澤的身邊還有一個比她年輕許多的女孩子,而且白皙又漂亮。

    宋雲佳神情一僵。

    邵天澤從電梯里走出來,有些抱歉:「剛才在大廳里被記者圍住了,長樂怎麼樣?已經收拾好了嗎?」

    宋雲佳盯著邵雪:「她是誰?」

    這幅模樣就是正房太太看見了小三的神情一樣。

    邵天澤失笑:「雲佳,我來給你介紹。」

    宋雲佳心情很壞,一雙漂亮的眼睛像是有尖利的釘子一樣牢牢地,死死的釘在邵雪的身上。

    邵雪身上還披著邵天澤的羊絨外套,這件外套是宋雲佳送給他的,還是專門從國外訂製的。

    宋雲佳不等邵天澤接下來繼續說,就追問:「為什麼她會穿著你的外套?」

    邵天澤有點啞然,笑著解釋:「雲佳,她是我的表妹,叫邵雪。」

    大概是因為剛才秘書替他編造了跟邵雪之間的關係,邵天澤便下意識的打算順著這個謊言繼續下去。

    反正他是不能將邵雪真實的身份說出來,更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其實他邵天澤根本不是出身海城名門,而是一個小城鎮的孤兒的事實。

    邵雪為難的看了邵天澤一眼。

    邵天澤替她引薦:「這位是我的朋友,也是長樂的主治醫生,宋雲佳。」

    邵雪聽到這個名字跟宋雲萱有些相似,微微一愣,隨後便揚起笑容,乖巧的叫她:「雲佳姐姐。」

    宋雲佳聽說邵雪是邵天澤的妹妹,臉上的表情才好了一些。

    她恢復常態,領著邵天澤往前走,邊走邊介紹顧長樂的病情:「長樂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昨天我已經給她做過各項堅持,抗排斥藥物也起到了良好的作用,長歌的心臟在長樂的身體上非常的契合。」

    邵天澤點點頭。

    宋雲佳有種引以為傲的表情:「當初我說長歌的心臟適合移植給長樂你還不信,現在長樂恢復得好了,總該給我記上一功了吧?」

    邵天澤眼眸幽深:「我的確不以為長歌的心臟適合長樂,因為她們並不是親姐妹。」

    宋雲佳搖搖頭,笑著解釋:「醫學是很奇妙的事情,你也臨床醫學學了這麼多年,也見過很多醫學史上的奇迹不是嗎?說不定,長歌的心臟就是為了救長樂才生的呢,不然車禍的時候長歌不就死了嗎?」

    邵天澤眉眼淡淡的,有種濃烈的陰戾不著痕迹的從眼底劃過:「長歌是個命很硬的女人。」

    宋雲佳不以為然:「她現在已經死了。」

    邵天澤腳步微微頓了頓,似乎是心臟有瞬間的早搏,但是隨即就恢復了過來。

    三個人向著顧長樂的病房裡走去,宋雲佳難得的,非常享受跟邵天澤一起並肩往前走的感覺。

    而他們身後的邵雪卻有些疑慮的垂下了眼睫,顧長歌的心臟跟顧長樂很契合?

    顧長樂跟顧長歌不是親姐妹?

    思慮間,前面的房門就咔噠一聲打開了。

    邵天澤首先進門,裡面傳出來柔柔的女聲:「天澤?」

    那樣溫柔的女聲就好像是綿軟的跳過鋼琴鍵的音符,溫柔的如同春日流水一般沁人心扉。

    邵雪微微一怔,跟著進了門。

    裡面的顧長樂已經換下病號服穿好衣服。

    她二十九歲,卻絲毫沒有一點老態,反而像是十八.九歲的少女一樣水嫩芬芳。

    邵雪站定,有些詫異的看著顧長樂臉頰微紅的被邵天澤抱到懷裡親了親額頭。

    他關切的問她:「怎麼樣?今天出院開心嗎?」

    顧長樂長長的眼睫毛仿若黑色的細密羽毛,望著邵天澤的臉,她美麗的臉上暈開一個讓人恍惚的笑容:「好開心,我能親你一下嗎?」

    邵天澤托住她的下巴,主動將唇瓣印了上去。

    邵雪,有一瞬間,有種被雷劈了的感覺。

    邵天澤……吻了妻子的妹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