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六章:不過是個開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六章:不過是個開頭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唇角的笑意很悠然愉悅。

    但沒有人看見她這個笑容。

    楚漠宸微微側眼望著她側卧的背影,眼眸深處有什麼情緒稍微凝滯了一下。

    宋雲萱做的果然比他想象中更好,而且,做的很迅速。

    宋雲萱在餐廳用了早餐,之後打理妥當被楚漠宸送回去。

    這一次坐在車上她沒有保持一言不發的冰冷表情,而是始終向著前方看著。

    楚漠宸細細去看,發現在她眼角眉梢都帶著清朗淺淡的笑意。

    這種笑容就像是朝陽映襯下的白薔薇,雖然很美麗很蒼白,但是乾淨,淺淡,凌厲。

    楚漠宸在她要下車的時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宋雲萱一怔,低頭看著他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指,又抬眸去看他的眼睛:「怎麼了?」

    「你好像很開心。」楚漠宸望著她。

    宋雲萱想了一下,沒有否認。

    「不對我表示一下謝意嗎?」

    她昨晚有機會從跟蹤她的人眼底下溜走可全都是他的功勞。

    宋雲萱明白他的意思,卻沒有順從的去吻他一下,或者說跟他道謝。

    只是用另一隻手將他的手指拉開:「我不習慣別人挾恩求報,我可以主動給你,但你不能向要索求。」

    楚漠宸的手指被她拿開,她抽手離去,瀟洒的宛如一陣清風。

    楚漠宸無奈失笑,搖了搖頭,便驅車離開。

    宋雲萱性格高傲,倔強,甚至讓一般的男人覺得難以接受。

    但是一般男人覺得難以接受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這個女人他們無法完美的掌握。

    男人有著天生的征服慾望,特別是讓一個女人對她百依百順。

    而宋雲萱剛好就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她就像是一個雍容華貴的貴族貓,繾綣嫵媚,但是,永遠不會磨去骨子裡的鋒利跟尖刺。

    也因為這樣,很多人望塵莫及的不得不去鬆手。

    而他楚漠宸,卻不想就這麼鬆開。

    他覺得,這隻野蠻驕傲的小貓終究是一隻小貓。

    就算爪子再怎麼鋒利,也抵擋不過猛獅獵豹。

    他會捕捉到她,從身到心,徹底擁有。

    ……

    宋雲萱回去宋家的時候,宋家已經快要被宋雲瑩給吵翻了天。

    宋雲萱不過是才進門,就聽見一聲玉飾被砸碎的聲音。

    她臉色發寒的去淡淡看客廳里披頭散髮的女人。

    女人卻還沒看見他,只是歇斯底里的怒喝:「薛濤這個混蛋!居然敢背著我勾搭那種騷狐狸!」

    宋雲萱不以為意,看看地上被砸碎的玉擺飾沒有表現出心疼的模樣。

    反而是在宋雲瑩發狂的將旁邊的元代青花瓷花瓶拿起來要摔的時候,出聲阻止:「二姐,摔東西也看一下價碼,這可是大哥剛從佳士得拍賣所拍來的寶貝,一千多萬呢,薛濤能值這個價錢么?」

    宋雲瑩的手頓住,回頭兇狠的望著宋雲萱。

    宋雲萱停下腳步,站在原地。

    這時候剛好二樓的房門打開。

    宋雲瑩沒有留意,出口就罵:「你這個三流小明星生的賤人懂什麼?!薛濤他……」

    「他的確不比這個花瓶值錢。」低沉的聲音從二樓上傳出來。

    宋雲瑩一愣,宋雲萱唇角微微浮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抬頭去看二樓坐著輪椅被宋雲強推出來的宋岩。

    宋岩臉色低沉寒冽,看見宋雲瑩手裡拿著的花瓶之後,眼神更是不悅,沉沉命令她:「放下。」

    宋雲瑩本來是要說薛濤的身價能買一卡車這樣的花瓶,但是被自己的父親這樣一看,頓時覺得手上無力,將花瓶給放到了原本擺著的地方,只是眼裡已經含上淚水。

    宋岩掃了宋雲萱一眼,聲音依舊嚴肅:「雲瑩,看看你現在這是什麼樣子?在婆家受了委屈就受了委屈,回娘家你要好好說,是誰教你在娘家大吵大鬧砸東西的?」

    宋雲瑩一言不發,宋岩不耐煩的訓她:「看看地上你砸的這些東西,成什麼體統?!」

    地上砸爛的茶杯茶壺跟玉飾擺件雖然對普通家庭來說是價值不菲的東西,但是對於宋家這種商家門第來說並不算什麼。

    宋岩這樣說,並不是心疼地上砸碎的這些東西,而是嫌女兒在娘家失態了。

    宋雲瑩卻不明白這個道理,在父親斥責她之後,她馬上賭氣的坐在沙發上,扯了紙巾開始哭:「爸,東西砸了就砸了,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薛濤實在是欺人太甚,大哥他為什麼不把照片給我,我要去好好問問薛濤,問問他那個騷狐狸到底是誰!」

    宋雲強為難的看向宋岩:「爸,這件事還是要您拿主意才行啊,我覺得雲瑩直接去找薛濤太衝動了。」

    宋雲強有顧忌,她覺得世家子弟嘛!有幾個相好的很正常,只要不帶回家亂搞就行了,妹妹這樣實在是小題大做。

    可是又不能這樣說,唯恐刺激到了宋雲瑩,只好把拍到的照片跟視頻拿去給父親宋岩看看。

    宋岩看了以後臉色陰沉,只好親自出來看看。

    宋岩現在跟宋雲瑩說話算不上語重心長,但是也絕對不是疾言厲色,只是聲調和緩的出聲:「雲瑩,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之前要想想再做,尤其是你現在還懷著身孕。」

    宋雲瑩抬起頭含著淚看父親。

    宋岩饒有深意的看向她的腹部:「現在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你都不要管,只要你把薛濤的孩子生下來了,還怕薛濤跟那些女人糾纏不清?」

    宋雲瑩咬了咬下唇,雖然她知道父親說的話是對的,但是她對薛濤的感情卻是真的。

    她一點都不想就此作罷。

    「但是爸,薛濤跟那個女人來往,萬一那女人也有了身孕,我豈不是……」

    她臉色有些發白,神情也很后怕。

    宋雲萱很清楚宋雲瑩為什麼會覺得后怕,因為宋雲瑩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薛濤的骨肉。

    萬一這個秘密被別人發現,而薛濤勾搭的女人又剛好懷上了身孕,那麼宋雲瑩多半就在薛家待不下去了。

    宋雲瑩在宋家多年,也接手過宋家的一些產業,自然知道做事要萬無一失。

    宋岩看她咬唇,聲音低沉和氣:「有了身孕,也未必能安全的生下來嘛,你又何必想的這樣多。」

    宋雲萱在旁邊聽著,唇角上的笑意淡淡的,遠遠地看根本就看不出她是笑著的。

    宋雲瑩從父親的後半句話里明白了父親的意思,猛地一怔,好一會兒才想明白了,忙斂神垂眼,擦了眼淚點頭:「對不起,爸,哥,是我失態了。」

    宋雲瑩主動道歉,宋岩也寵這個女兒,點點頭,便讓宋雲強將她推回到房間里。

    臨走的時候,別有深意的用眼角餘光凝神看了做壁上觀的宋雲萱一眼。

    宋雲萱似乎是察覺到了,抬頭去看宋岩,一臉的茫然。

    宋岩看她澄凈的瞳仁,沒有多說什麼,便收回了視線。

    他最近總是覺得這個小女兒不是表面上這樣簡單,但是看她的眼瞳,那樣乾淨純粹又不像是有什麼其他心思的模樣。

    他實在是對這個小女兒不喜歡,若不是楚漠宸看上了她,他是絕對不會讓她繼續再待在宋家的。

    宋岩進了房間,宋雲瑩才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委頓肩膀,愁容不展的坐在沙發上。

    宋雲萱準備轉身離開。

    宋雲瑩卻忽然抬頭:「你是不是在嘲笑我?」

    宋雲萱臉上並無笑意,只是聲音淡淡的,很是涼薄:「二姐,只能怪你選錯了人。」

    宋雲瑩沒說話,眼神發狠的深了一些,咬著下唇不鬆開。

    宋雲萱沒有跟這個二姐多說話,她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宋雲瑩的事情,父親已經在那寥寥幾句話里就給她指點明白了要她該怎麼做。

    如果宋雲瑩不傻,就能阻止張曉生下薛家的孩子,甚至是阻止她懷孕。

    宋雲萱上樓,推開房門,進入卧室。

    卧室里非常整潔,宋岩跟宋雲強為了處理宋雲瑩的事情沒有搭理她。

    反正她也不需要搭理,宋岩跟宋雲強應該已經知道自己是跟楚漠宸在外面過夜了。

    至於打這麼多通電話,原因也不過就是為了表現一下宋家很關心這個小女兒,讓楚漠宸認為這個小女兒其實在宋家很矜貴。

    她當時若是接了電話,打電話的宋家人就會問候一下她當時的情況,若是沒接,宋家倒是求之不得。

    宋雲萱對這一套表面功夫已經是知悉的很,回房之後洗了把臉,便去開電腦。

    電腦上傳輸過來一封電子郵件,是肖虹發過來的。

    點開了之後上面只有兩個字——妥了。

    宋雲萱看見這兩個字,眼眸發出晦暗的亮芒,悠悠的宛若蒙著一層霧靄,但是卻陰冷無比。

    她唇角勾起,點擊滑鼠,將這封郵件立即刪除。

    瀏覽網頁的時候,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關於維納斯跟顧氏之間的話題新聞。

    一夜之間,易小寧跟韓汝佳發布指證顧氏買通她們誣陷維納斯的新聞報道已經被各大網站不約而同的掛在了首頁。

    所有人都想要看看,從來沒有負,面,新,聞的雲城一霸,現在該如何對付這兩個站出來指證他們誣陷競爭對手的消費者。

    這樣的消息引得眾人關注,以至於就連某個富豪兒子大婚的消息都被擠下了頭條。

    宋雲萱滾動滑鼠瀏覽網頁,對這樣巨大的輿論浪潮感到愉悅。

    她想,這時候的顧家,肯定也非常的精彩。

    不知道邵天澤得知韓汝佳跟易小寧時隔兩年之後站出來澄清這件事是什麼感覺?

    只要是光想想,宋雲萱就已經覺得非常開心。

    她勾起唇角,笑眼如月:「邵天澤,你可要撐住,這,不過是個開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