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三章:我要一個你生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三章:我要一個你生的孩子字體大小: A+
     

    楚漠宸最後一句話讓宋雲萱冷笑著勾起了唇角:「你這是要跟我提要求。」

    她身為顧長歌的時候在商場上混跡多年,什麼人什麼性格,什麼人又有什麼秉性,只要接觸三次,她就能輕易知道他的本性。

    而楚漠宸,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雲萱,你要打垮顧氏需要一個靠山。」

    宋雲萱默然,她的確需要一個靠山,如果沒有一個靠山的話,又怎麼能夠跟邵天澤相抗衡?

    單單靠將維納斯做大,將繁星做大,做到足以與顧氏相抗衡,又要需要幾個十年?

    不,根本不是幾十年的問題。

    而是,痴心妄想。

    顧氏連續三代經商,幾乎可以算是雲城的百年望族,這樣的世家家族不是會被輕易打倒的。

    她要報仇,她不能等,最起碼不能無限期的等。

    她垂下眼睫,眼瞳之中的陰霾如同驟然起了漩渦的黑色湖水,洶湧澎湃的情緒一層一層的捲入心底。

    楚漠宸看著她的模樣,突然,輕輕出聲:「雲萱,我給你一個說服我幫你的理由。」

    宋雲萱微微一怔,緩緩抬頭望著他。

    楚漠宸聲音清晰認真,薄唇緩緩吐出一句話:「你生下一個孩子,必須姓楚。」

    必須,是他楚漠宸的親骨肉!

    宋雲萱指尖驀地發緊。

    楚漠宸不帶任何青色氣息的伸手將她臉頰邊的長發攏到耳後,望著她的眸子:「如果你能順利生下楚家的孩子,這個孩子,就會成為你最有利的靠山。」

    宋雲萱的眸子,陡然顫動了一下。

    接著,她飛快的垂下眼睛,一把打開了楚漠宸的手:「別碰我。」

    她不想再給任何一個男人生孩子。

    所以,別碰她。

    她並不想拿著孩子來做自己報仇的利益籌碼。

    「我給你時間考慮。」

    楚漠宸不著急,看她垂下眼睫,手指攥緊,安撫她:「先回家吧,風有些涼。」

    宋雲萱點頭:「的確有些涼。」

    楚漠宸送宋雲萱回家,宋雲萱一路上一言不發,就像是一個沒有神思的瓷娃娃。

    但她眼底分明有著旁人不易發覺的算計。

    在她下車之後,宋雲強聞訊迎出來,先是看了看宋雲萱的臉,之後才跑過去跟楚漠宸說話:「楚少,這麼巧,你跟雲萱遇上了。」

    「剛才去醫院探望一個朋友,出大廳的時候碰到雲萱了。」

    宋雲強在王媽回來的時候就把進醫院的事情都逼著王媽說了一遍。

    在王媽說到雲萱碰見楚少臉色很差時,宋雲強就覺得事情不太妙,慌忙給楚家打電話。

    結果接電話的僕人告訴他楚少出去還沒回來,他每隔半小時就急不可耐的打一次,最後一次接電話的是容家的容六。

    聽電話里宋雲強急不可耐,容六卻是和藹可親的安撫他:「你別擔心,就是你妹妹跟楚少鬧了點小彆扭,楚少也不是很生氣。」

    他不說還好,一說這話就帶著一種深深的幸災樂禍的味道。

    宋雲強眼看著宋家攀上了楚家可以青雲直上,當然不會讓妹妹再任性妄為跟楚漠宸鬧掰了。

    一臉微笑的跟楚漠宸客套兩句送楚漠宸走後,宋雲強立刻就去敲宋雲萱的房門。

    宋雲萱打開房門,臉色淡淡的,有些發白。

    宋雲強表示關心的問她:「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宋雲萱剛要說沒事,結果宋雲強接著開口,嚴肅的問她:「是不是跟楚少吵架了?惹楚少生氣了?」

    宋雲萱鬆開抓著房門的手,很疲憊:「大哥,你想多了。」

    「我沒想多,」宋雲強義正言辭,一副關心妹妹的兄長架子,「雲萱你要知道,楚少從小生活在楚家,是楚家的獨生子,見識得多,眼光也比你長遠,你不要事事都逆著楚少的意思,聽楚少的話,他也是為了你好。」

    宋雲萱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心裡卻是冷笑——在商場上混跡久了的人都是以利益為本,哪裡會說為了誰好?

    楚漠宸好像是挺喜歡她的,但是前提是因為他沒能得到顧長歌,基於男人的征服欲,所以看見一個跟顧長歌相似的女人,就想要再爭一次。

    楚漠宸,只是無聊的太久了,想要玩一個遊戲而已。

    他有權有勢,扔的起大籌碼。

    而她宋雲萱,唯一的籌碼就是自己。

    或許,能懷上楚漠宸的孩子,也是一條好路。

    她貌似乖順的垂下眼睫,沉默的像是認錯的孩子。

    宋雲強看到她這樣聽話,也沒有繼續喋喋不休的給她講些大道理。

    只是最後才說:「楚少能看上你也算是你運氣好有福氣,你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嫁進了楚家,可是雲城多少大家閨秀夢寐以求的事情。」

    「嗯。」

    宋雲萱簡單的嗯一聲。

    宋雲強這才離開。

    這天晚上,她依舊是難以入睡。

    恍恍惚惚睡著的時候,夢見懷上第一胎的那一年,那時候她還年輕,只有二十歲。

    邵天澤第一次碰她,她就巧合至極的懷孕了。

    她生平第一次出現惶恐的情緒,那時候顧家大亂,父親顧城生病,他唯一的私生子跟幾個私生女從全世界不同的地點回到雲城,試圖分割顧家的財產。

    她幼年喪母,父親一手將她撫養長大,為了能守住父親的家產,將整個顧家都完完整整的保住,她對懷上的第一胎並沒有傾注太多的精力。

    甚至,沒有想過利用這個孩子來抓住邵天澤,威脅邵天澤跟她結婚。

    她懷孕的事情一直隱瞞著,直到偶然一次碰見邵天澤的時候才被用餐的食物熏得孕吐起來。

    他記得,那時候邵天澤看她吐得昏天黑地停不下來,只是感到驚訝。

    之後才一點點按下情緒,目光灼灼的認真問她:「你,是懷孕了嗎?」

    她抿唇不語,倔強的臉上試圖隱沒掉一切脆弱的情緒。

    可是,邵天澤卻緊緊握住她的手,親吻她的眉心,聲音溫潤的安撫她:「別怕,我娶你。」

    她皺眉:「我不嫁。」

    身為顧家的女兒,身為父親唯一一個名正言順的女兒,身為顧氏的下一任掌權者,她怎麼會容許自己一朝踏出顧家大門,就變成了別人的所屬物品。

    但是邵天澤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他說:「沒關係,都是你的,只要你願意把孩子生下來,孩子就跟著你姓。」

    受到古老文化的熏陶,多年來,男子入贅都被認為是入贅男子受辱傷及自尊的象徵。她從未想過讓邵天澤入贅到顧家,但是邵天澤卻在她最難的時候,卻在她四面受敵的情況下,說願意入贅到顧家。

    她那時候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往前闖,身邊開始有人願意陪著她披荊斬棘。

    可是……

    可是終究,邵天澤還是負了她。

    如今細細再想想,邵天澤收斂鋒芒多年,倒是籌謀的細緻入微。

    他是學醫的,是醫學院聞名遐邇的大才子。

    讓她能夠懷孕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算計她,算計著她懷孕,算計著她懷上的時間,甚至算計著她看見聞見什麼東西會表現出孕吐的癥狀。

    邵天澤,真不愧是學醫的精英。

    她緩緩睜開眼睛,在暗夜裡,一分分的眯細了眼睛盯著漆黑的虛空。

    邵天澤因為她懷上的孩子而成功開始了竊取顧氏的計劃。

    她又何嘗不能因為一個孩子而開始摧毀邵天澤的步伐?

    自古有道——無毒不丈夫。

    她在顧家受父親熏陶多年,這個道理謹記在心卻並未對自己用過。

    如今,她的眉眼緩緩透出一絲殘忍,銀牙緊咬,她告訴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

    只不過是一個孩子,沒關係。

    她賭!

    只要能讓邵天澤狼狽落魄,她都賭!

    ……

    與顧氏大宅不同,楚家的大宅里,這個深夜的時間,楚漠宸還沒有睡著。

    他穿著藍色睡衣坐在酒櫃旁邊的吧台上自斟自吟。

    金黃色的酒液從名貴精緻的酒瓶里被傾倒出來時發出緩緩的聲音。

    漸近的腳步聲讓楚漠宸微微抬起眼來:「這麼晚,你也睡不著?」

    那個倒映在吧台對面玻璃柜上的少年笑了一下,走到他旁邊的吧椅上坐下:「楚大哥真是小氣,我難得來楚家一次,怎麼你喝酒還要三更半夜的偷著喝?難道是怕我搶你的酒喝?」

    楚漠宸笑笑,拿了一個乾淨的六角杯水晶杯幫他倒上酒:「搶酒喝倒是不怕,就怕你喝不慣。」

    容六感覺被輕視,清秀的長眉不服的挑了一下,伸手拿過來喝了一口。

    接著,臉上表情就變了一下,好不容易把酒給咽下去,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卻是酒的名字:「SMTRNOFF?」

    楚漠宸點點頭,問他:「口感如何?」

    容六擦了擦嘴,將酒杯往前稍微推了推:「我老爸說我還沒到十八歲,不能喝這麼烈的洋酒,你還是自己喝吧。」

    楚漠宸忍俊不禁,將原產於莫斯科,盛產於美國的烈酒飲入喉中。

    這種烈酒口感圓潤,味道純正,卻是烈的很,喝不慣的人反而會覺得嗆口。

    楚漠宸是從去了美國后的第二年開始喜歡上的。

    只不過當時喝下第一口之後卻是轉動酒杯想——如果顧長歌喝酒,肯定很喜歡這樣的口感。

    想到多年前的事情,他眼睛微微彎了彎。

    容六很少看見他這樣柔和的表情,不禁有點悚然:「你今天這麼開心,該不會是威脅人家宋家的小姑娘了吧?」

    楚漠宸搖搖頭:「不,算不得威脅。」

    「那你讓人家做什麼了?」容六好奇。

    楚漠宸抬眸看他:「我讓她,給我生個兒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