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二章: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二章: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反應了一瞬,也僅僅只是一瞬,之後她就覺得好笑一樣勾起唇角來:「楚漠宸,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楚漠宸望著她,目光灼灼:「你不是宋雲萱。」

    宋雲萱吸一口氣,覺得這是無稽之談:「楚漠宸,你看我渾身上下哪一寸不是宋雲萱?」

    只要她是宋雲萱的身體,就沒有人能揭穿她。

    這個世界上,也再沒有人能夠揭穿她。

    就算這是一個謊言又怎麼樣?只要所有人都相信了這個謊言,那麼,謊言就會變成真實的。

    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事情,真的能變成假的,假的,也能變成真的。

    只要你有足夠顛倒黑白的權勢跟本事。

    她不會知道,在她的眼底,執拗已經化成了一點光,這一點光像是釘子一樣牢牢的釘在她的心上,牢牢的釘住她的靈魂。

    讓所有人都不能將她從這具軀殼中拉扯出來。

    楚漠宸只是望著她,凝神專註的望著她,似乎想要從她的身上找出一點可以證明她不是宋雲萱本人的瑕疵。

    但是很可惜,她完美的叫人無法懷疑。

    宋雲萱微笑對著他:「楚漠宸,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不能亂說話,如果你懷疑我不是宋家的女兒,完全可以拿我的頭髮去跟我父親做親子鑒定。」

    宋雲萱是貨真價實的宋家么女,在宋雲強將她接回雲城之前,宋家的老爺子就已經做過親子鑒定了。

    不然宋雲瑩不會買通了人死活都要叫人把她弄死在回雲城的路上。

    楚漠宸望著她這幅自信的模樣,修長的手指從置物箱里又拿出一份協議:「這是剛才你在醫院簽的名字,醫生告訴我,你寫名字下筆的第一畫,不是要寫宋。」

    「那我要寫什麼?」

    「你要寫顧,還是行書的顧。」

    宋雲萱心裡猛地一跳——真是該死,那個醫生居然會觀察的這樣清楚!

    雖然身體是宋雲萱的身體,可是靈魂卻是顧長歌的靈魂,而且貨真價實,不管是行為習慣,思維方式還是個人愛好,都是顧長歌的。

    哪怕是寫一個字,筆畫跟字跡都是顧長歌的。

    她在這個軀體里存在,並不是無懈可擊,還有能揭穿她的細節瑕疵。

    她已經習慣了自己的名字,那行雲流水蒼勁瀟洒的行書字跡寫成的顧長歌。

    如今,卻驀地要去變成另外一個名字,她必須要用眨眼的一個瞬間來告誡自己不要犯錯。

    楚漠宸看她不說話,將那封協議書放在旁邊,手指輕輕降下車窗,吹著海風開口問她:「你長了宋雲萱的臉,可是,你到底是誰?」

    她不說話,只是指尖開始一分分的發涼:「你如果不想娶我就不要娶我,何必找這樣的借口來誣陷我。」

    她眼底深處有了驟然而起的風暴,只是她垂下眼睛努力裝作平靜。

    「你去過我家?」

    「沒有。」

    「楚家的格局跟別人家不一樣,我家是泰國的大師特地看過後建的,餐廳的方位,第一次去的客人都找不到。」

    宋雲萱皺眉,無言。這一點她倒是忘了,楚漠宸小的時候胃不好,他金嬌玉貴的,楚家老爺子特地找了泰國的大師重新改了楚家建築圖紙,老宅重建,餐廳方位也特別。

    她在楚家房子建成之後還跟著父親顧城特意去楚家賀喜做客。

    「你認識容六?」

    「聽說過。」

    楚漠宸低頭笑了一下。

    宋雲萱很反感:「你笑什麼?」

    「笑你撒謊。」他抬眼望著前方,「你如果聽說過容六就一定會知道他是父母夭折了五個兄弟姐妹之後生下來的第六個孩子,尋常人見到他,都會多打量幾眼的,你看見他的時候,一點都不好奇,淡淡掃了一眼就算了。」

    宋雲萱眼神濃暗的像是霧氣聚集起來一般陰森。

    這個男人居然為了試她,設了這麼多不引人注意的局。

    「還有,我剛才把截住的信件給你的時候,你第一反應就是去看容六,你知道他的底細,知道容家是最好的保密追查機構。」

    宋雲萱秀眉越皺越緊,簡直有些遍體發寒。

    「還有……」

    宋雲萱無法接受自己被一點點看透的那種挫敗感,霍的將車門打開,傾身下車:「夠了,楚漠宸,你如果懷疑我不是宋家的小姐,大可以把婚約取消,親子鑒定我父親已經跟我做過了,我不想再看見你。」

    她大步離開,背脊挺直,長發在海風裡迎風輕揚。

    旁邊一直在看海景的容六看見她壓著怒氣下車被嚇了一跳:「宋小姐,這就要走?」

    宋雲萱並不理會她,將手袋的肩帶挎在肩膀上,提步往前走。

    她並沒有惱羞成怒,只不過她需要馬上離開這個男人好好想想如何應對接下來的難題。

    如果楚漠宸已經開始懷疑她的真實身份,那就一定會查她,追根究底的查,親子鑒定她是不怕,只是以後對付顧氏,楚漠宸可能會橫插一腳不在幫她,那樣她就需要改變計劃。

    惹上楚漠宸這個麻煩真是她最大的失策。

    上輩子做顧長歌的時候沒能跟楚漠宸糾纏在一起真是老天偏愛。

    她迎著海風往前走,並沒有注意身後的動靜。

    海濱公路上接連有私家車過去,好不容易看見一輛計程車,她抬手要讓對方停下來。

    卻驀地一下就被人握住了手腕,身體毫無防備的被人拉到懷裡。

    「怎麼脾氣這樣壞,我話還沒說完你就耍性子要走。」

    楚漠宸的聲音近在耳側。

    宋雲萱卻一把甩開他的手,冰冷道:「放手!」

    這話才說完,後腦忽然被人按住,被迫仰頭,唇瓣猛地就被一張灼熱的薄唇覆蓋住。

    那樣用力的吻讓她無法喘息,只覺得整個人好像都要被揉碎了一樣被人按著。

    計程車看見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霸道的將攔車的少女給一把拽過去強吻,不禁有些驚呆的放緩了車速。

    車子堪堪停在海濱公路上,車窗外已經呆若木雞的容六愣了好一會兒,才忽然反應過來,上前一把拉開計程車的車門:「送我回市區。」

    估計待會兒,宋雲萱憤怒的反抗,還會被楚漠宸拖到車上繼續,那時候他總不好隔著車窗在外面見死不救。

    宋雲萱被楚漠宸緊緊抱著,身體貼著他的身體,卻憤怒的臉都發紅。

    被放開的時候,一雙眼睛刀子一樣殺氣重重的瞪著他:「你玩夠了吧?」

    「還沒……」

    他聲音沙啞。

    宋雲萱一把就要推開他,卻被楚漠宸抱到懷裡,被迫將臉頰貼著他的胸膛。

    楚漠宸的聲音貼著她的耳畔響起:「還有,長歌不喜歡吃甜的東西,最討厭牛油曲奇,聞見味道就會想吐。」

    宋雲萱抓住他的衣服,抓的緊緊地,眼神震驚又悲哀。

    她作為顧長歌而活著的時候,從來不知道還會有個人在千里之外記得她最討厭的東西,更不會想到,這個人是楚漠宸。

    可是,如今知道了又有什麼用?

    顧長歌早就已經死了。

    她作為宋雲萱,就要跟顧長歌有明顯的分別。

    而不是被人屢次拿來跟顧長歌對比,當成是一個替身。

    「楚漠宸,你不喜歡我。」

    她幾乎沒有半點猶豫就這樣肯定的開口告訴他。

    「我喜歡你。」

    「你只是需要我而已。」她吸口氣,繼續說,「你心裡那個人已經死了,所以你需要一個跟她很像的人來麻痹自己,剛好我很像。」

    「有什麼不好,除了臉不一樣,你跟她沒有什麼區別,就連字跡都一樣。」

    「那是顧長歌寫的,不是我寫的。」

    「那你怎麼拿到的?」

    她回答的出奇流暢:「邵雪是邵天澤的妹妹,邵天澤整理舊物的時候邵雪拿出來給我看的。」

    「這麼重要的東西,邵天澤會毀了,這可是韓汝佳毀容的真相。」

    宋雲萱不以為意:「因為邵雪是我的人。」

    這句話輕輕的,卻讓楚漠宸有些啞然,她為了弄垮顧天澤倒真是步步為營不擇手段。

    宋雲萱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淡淡抬頭望著他:「為了打到邵天澤,我什麼都會去做,你不需要驚訝。」

    楚漠宸也定定看著她,良久無言。

    對這個女人,他真的看不清楚,更別提了解。

    「既然你什麼都告訴我了,不怕我跟邵天澤全說了?」

    「我相信你不會這麼做,如果你需要我的話。」如果楚漠宸還想要她,就不會去跟邵天澤合作。

    畢竟,邵天澤是他的競爭對手,並不是什麼好朋友。

    他們只會爭搶利益,不會共享。

    楚漠宸笑了一下:「你說的很對,我的確沒道理去邵天澤,但是……」

    他微妙的頓了一下,眼睛帶笑的望著她:「我也沒道理來幫你。」

    宋雲萱微微愕然的抬眸望著他。

    但是僅僅不過是愕然一瞬,就忍不住嗤笑起來:「我不需要你幫我,我本來就不需要你來插手,是你上趕著非得插手的。」

    是的,她本來就沒有在計劃中添入楚家這個環節。

    可是,楚漠宸出現之後,事情就開始漸漸偏離她預定的軌道了。

    楚漠宸見她這樣冰冷的反應,不禁搖搖頭,有些不認同:「你可以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