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十一章:還有仇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十一章:還有仇恨字體大小: A+
     

    顧長樂眼神惶惶。

    邵天澤看見她眼睛帶淚的模樣瞬間覺得心軟了幾分,語氣也柔和了一些:「小奕跟淼淼來看你了,你開心點。」

    顧長樂點點頭,心裡卻還是有些放不開。

    顧奕長得漂亮,性格沉穩,不像其他這個年紀的小男孩那樣調皮,來到顧長樂跟前噓寒問暖的問顧長樂的病情有沒有好一些。

    顧長樂看了他的模樣,又看看邵天澤,覺得這孩子的長相只有五分隨了邵天澤,倒是看著也不礙眼,便和顏悅色的跟他說話。

    可是顧奕牽著的妹妹顧淼淼卻不肯出聲,只是悶葫蘆一樣站在旁邊。

    顧長樂看見她,笑眯眯的問她:「淼淼,幾天不見小阿姨,有沒有想小阿姨?」

    顧淼淼抬起頭,粉潤的唇瓣不安的抿了抿,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小貓一樣可愛。

    顧長樂笑眯眯看著她,她卻是悶上半天都悶不出一句話來。

    顧長樂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淡了,顧奕一看小阿姨的臉色,忙緊握了妹妹的手一把。

    顧淼淼這才悶出一個字:「想。」

    「淼淼想……」

    顧淼淼還想說話,顧奕卻不等顧淼淼說完,就開口打斷妹妹的話,沖著顧長樂開口:「小阿姨,淼淼說想看看王醫生的小鸚鵡,王醫生今天把鸚鵡帶來了嗎?」

    顧長樂好似也並不想跟這兩個孩子多說話,聽到顧奕這樣問,巴不得兩個孩子趕緊出去,便開口:「你跟妹妹去問問王醫生吧,王醫生的辦公室就在前面。」

    顧奕這才拉著妹妹的手出門。

    臨走之前,回頭跟邵天澤說了句話,邵天澤慈愛的送他出去,還囑咐他好好照顧妹妹。

    等這兩個孩子一走,顧長樂那秀美的蛾眉才皺起來,望著邵天澤淡淡開口:「你對這個女兒倒是蠻上心的嘛!」

    這話酸溜溜的,有幾分帶刺的感覺。

    邵天澤走到她床邊,坐在椅子上,望著她不悅的臉:「怎麼,小孩子的醋你也吃?他可是我女兒。」

    顧長樂冷嗤了一聲,很是不滿:「看看淼淼那張臉,簡直跟顧長歌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你說是你的女兒,我怎麼沒看出她臉上有幾分的長相是遺傳了你?」

    邵天澤望著顧長樂生氣的模樣,語氣淡淡的:「你討厭淼淼?」

    「難道你不討厭?她跟顧長歌長得那麼像,讓人看見了就覺得害怕。」

    邵天澤聲音沉了幾分,有些疲憊:「淼淼才六歲,什麼也不知道。」

    顧長樂想起面前這個男人曾經是顧長歌的丈夫,還跟顧長歌有一兒一女,心理就覺得針扎一樣難受:「看她跟我大姐長得那麼像,難保將來長大了不會像他母親一樣毒辣。」

    說完,看邵天澤臉上微有不悅,她蹙眉,難過的望著他,低低呢喃:「我以為你不會讓她懷孕的。」

    邵天澤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淡笑:「長樂,你跟長歌在一個家裡待了這麼多年,難道你不懂她是個什麼人嗎?」

    顧長樂不再說話,她當然知道顧長歌是個什麼人。

    未雨綢繆,居安思憂,彷彿什麼事情都會被她算計到前面,而且戒備心還不是一般的重。

    多疑,狠毒,手段凌厲不留痕迹。就算是邵天澤想要算計他,也籌謀了不是一年兩年這麼簡單。

    邵天澤往前,俯身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輕輕親吻她的額頭:「我知道你恨我娶了長歌,可是,我不娶長歌,沒有她生的這一雙兒女,又有什麼資格在顧家立足?」

    說到底,這兩個孩子最大的作用還是讓他有資格站在顧家這個商業殿堂之內。

    倘若沒有顧長歌為他生下的孩子,誰又會在乎她是顧長歌的丈夫?

    顧長歌的旁親完全有理由將他從顧家趕出去。

    可是,有了顧長歌生下的這兩個孩子,事態就大不一樣了。

    沒有人敢動他,因為顧家的第一繼承權是在顧長歌的兒女手上的。

    就算將邵天澤趕出顧家,那幾個旁親也沒有能力撼動他這一雙兒女所佔據的重要地位。

    作為兒女的第一監護人,他理所當然的在兒女成年之前掌握著顧氏。

    然而……

    顧長樂卻咬了咬后牙,低聲:「天澤,我要你將顧家交給我們的兒子。」

    邵天澤抱著她,溫柔的開口:「當然,長樂,只有我們的孩子才有資格成為這龐大產業的掌權者。」

    顧長樂聽了這話,才在顧天澤的懷裡淺淺揚起一個笑意。

    只是,這笑意盪在眼眸深處,卻是叫人不寒而慄的冷毒。

    顧長歌的孩子,有什麼資格繼續在站在顧氏的商業巔峰上。

    如今,顧長歌死了,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是他們的。

    不然,怎麼對得起她隱忍的這麼多年!

    ……

    宋雲萱從醫院裡離開。

    旁邊路上有喇叭聲滴滴響起,她回頭看了看,發現沒人,才繼續往前走。

    可是才剛走了幾步,就從旁邊追上來一輛寶藍色法拉利跑車。

    宋雲萱側頭去看,車窗玻璃緩緩降下來,楚漠宸英俊的臉龐一分分露出來。

    宋雲萱冷冷望著他:「我正要找你。」

    「上車吧。」楚漠宸沖她輕輕莞爾。

    宋雲萱皺眉,對他露出的笑容感到扎眼。

    楚漠宸彷彿能感受到她的不悅,在她上車之後沒有馬上開車,而是俯身過來幫她系安全帶。

    宋雲萱看他貼過來系安全帶,有些反感:「我可以自己來。」

    「發布婚訊的事情你現在才知道?」

    宋雲萱一聽,就知道楚漠宸已經知道她找他是因為什麼事。

    而楚漠宸之所以什麼都知道了,八成也是因為自己家的大哥已經提前打電話過去支會了楚漠宸,生怕妹妹去的時候態度不好把人家給得罪了。

    宋雲萱不否認:「婚訊發布為什麼不跟我說?」

    「我要娶你,只要我家發布婚訊就可以了,你父親同意,便不需要通過你。」

    楚漠宸說的很有條理,也很在理,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在這種充斥著各種利益衝突的商業家族裡,每一場婚姻從籌劃到準備完成都是需要思慮很多利弊的,而舉行婚禮的兩個人不過是推倒媒體面前的兩個人偶罷了。

    是不是結婚,合不合適,都不是由舉行婚禮的本人說了算,而是有兩個深謀遠慮的家族說了算。

    當然,楚漠宸在楚家絕對算不上是人偶。楚漠宸可以完全毫無壓力的來主導自己的人生,他也不需要為了商業利益而折腰去娶什麼不喜歡的女人。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逍遙自在到而立之年還不結婚。

    跟他同齡的顧長歌都已經是一雙兒女的母親,可是他卻連個緋聞女友都沒有。

    之前雲城的小道消息還在討論楚家獨子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現在倒是好了,楚家獨子一夕之間就已經決定了結婚的對象。

    而且,結婚的對象還算不上司門當戶對。

    宋雲萱聽他這樣講,也無從反駁。

    「楚漠宸,這樣問都不問我的意見就擅自發布婚訊,是對我的一種不尊重。」

    楚漠宸幫她系好安全帶,驅車往前,踩油門加速:「我不會為了尊重你而放棄你。」

    宋雲萱秀眉擰的緊了一些,轉頭看著楚漠宸:「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想從我得到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可我不能嫁給你,你懂嗎?」

    楚漠宸專心開車,看著前面的路況。

    聽見旁邊宋雲萱的聲音激動起來,微微側目望著她的面容,忽然答非所問的回了一句:「你很漂亮。」

    宋雲萱愣了一下。

    楚漠宸接著說:「你肯定沒有仔細照過鏡子。」

    宋雲萱有些不悅:「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楚漠宸將車子駛向雲城的海濱公路,窗外的景色變換倒退,楚漠宸望著前方好像想起了什麼:「我以前也認識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不過她的行事作風都跟男人沒有兩樣,叫所有男人都對她望而卻步,想要征服她也好像變成了痴心妄想。」

    宋雲萱知道他說的是顧長歌。

    楚漠宸將玻璃降下來一點,海濱公路上清新的海風撲面而來。

    他微微眯眼望著遠方,長山碧海,細沙暗礁。

    雲城的景色美得叫人流連忘返。

    然而楚漠宸眼中出現的卻不是對這片景色的陶醉迷戀,而是一種淡淡的憐憫:「但是,這個漂亮的女人到死都沒有停下來看看身邊除了錢,權,利益之外還有什麼。」

    宋雲萱鬼使神差的笑了一下,望著遠方,冷冷開口:「還有仇恨。」

    這四個字雖然很輕,卻盡數被楚漠宸聽了進去。

    楚漠宸猛地剎車,將車子停在海濱公路的一邊。

    宋雲萱因為他忽然剎車,身子不穩的往前猛撲了一下。

    也還好有安全帶在身上,否則這樣突然的剎車一定會讓她的腦門磕到前面的玻璃上。

    這樣猛地力量促使著腦門磕過去,就算是不死,也肯定會殘了的。

    性能優越的車子在急速的狂飆之後突然緊急剎車停下來。

    宋雲萱的髮絲從耳邊落下,遮住了半張臉,抬手將髮絲撥到耳後。

    她轉頭看楚漠宸:「怎麼,我說錯了么?」

    「沒說錯。」楚漠宸雙手緊握住方向盤,似乎有股怒氣,可是無法輕易發泄出來。

    宋雲萱看她心情不好,自己動手解安全帶:「我看你現在不適合開車,我先下車,你冷靜一下。」

    楚漠宸一把按住她要解安全帶的手,忽然抬頭,一雙眼睛幽深銳利的直直望進她的眼瞳中:「你跟邵天澤,到底是什麼關係?」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