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九章:?室里的夜來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九章:?室里的夜來客字體大小: A+
     

    宋雲強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滑稽。

    想要一怒之下從座位上站起來,可是心裡的底氣又不足。

    宋雲萱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己的大哥,囁嚅:「大哥,這會不會成了疤痕啊?」

    宋雲強皺眉,又舒展眉毛,臉上表情很複雜。

    這還好是傷在身上,要是傷在了臉上,那可真的是毀了容了。

    宋雲強掛上和善的表情安撫宋雲萱:「雲萱,這個只是過敏而已,明天大哥就跟你去醫院看看,好不好?」

    「可是,這不屬於美容事故嗎?要是做在臉上都要毀容了!」宋雲萱摸摸自己的脖頸,很是委屈。

    宋雲強想要安撫自己的妹妹:「雲萱,你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哥哥去幫你諮詢醫生,好不好?」

    宋雲萱被大哥安撫,才暫時平靜下來。

    宋雲強看宋雲萱乖乖回房間休息之後,忙上樓去自己父親房間里。

    宋岩正在房間里下國際象棋,自己跟自己下棋,雖然沒有意思,卻是難得的安靜。

    宋雲強打開門,宋岩回頭看了他一眼,便又回頭去看自己的棋盤。

    宋雲強也不敢打擾父親。

    畢竟,現在雖然父親久病,但是宋家的大權還是緊緊的握在老爺子的手裡。

    老爺子在商場上滾了一輩子,著力培養自己的兒子,卻並沒有一病倒就將權利拱手讓出。

    就因為這樣,宋雲強不敢擅自駁逆自己的父親。

    且有必要的大事跟小事都是要請示一下宋岩。

    宋岩在輪椅上,手指捏住棋子,猶豫之後落定棋子,提前結束了這場對弈。

    旁邊的宋雲強伸手握住輪椅的推手,很有孝心的伺候宋岩:「爸,去喝杯茶歇歇吧?」

    宋岩嗯了一聲。

    宋雲強立刻將輪椅推到了黃花梨木長桌邊。

    宋岩的手上被遞上一杯熱茶。

    宋岩喝了一口,才抬起眼皮來,懶懶看自己的大兒子:「你是又有什麼事?」

    宋雲強聽父親的口氣就知道父親厭煩他總是自己無法做主。

    可是,自己要是擅自做主了,辦出來的事情不合老爺子的心意,那結果也是一樣的不好。

    與其讓老爺子覺得他是個辦事不力的窩囊廢,倒是不如事事請示一下老爺子,還讓老爺子覺得他沉穩幾分。

    宋雲強被問道,斟酌了一下,小心開口:「其實,爸,這次不是我的事,是關於雲萱的。」

    老爺明顯不把宋雲萱當回事,覺得這個女兒年齡小,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雲萱,能有什麼事啊?」

    宋雲強神色煩惱:「雲萱去美容院做護理,一下子做的過敏了,好大一片皮膚都恢復不過來,你說這……」

    宋岩畢竟是宋雲萱的父親,再說宋雲萱是宋家的女兒,要是做個美容做出事情來都不敢吱聲討說法,傳出去豈不是讓人覺得宋家成了軟柿子。

    宋岩是個要面子的男人,聽大兒子這樣說,很是生氣,將茶杯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放,黑著臉問宋雲強:「她是在哪家做的,出了這種事還用得著回來問我?」

    宋雲強不敢說話。

    宋岩沉聲:「給我把哪家美容院收了,讓她立馬關門!」宋雲強等宋岩的氣壓下去一點,才小心翼翼的開口,用很微妙的口氣提醒:「爸,這事我也不是沒有想過,可是……添香美容是顧長歌的產業。」

    宋岩的憤怒的眼神立馬冷靜了幾分,轉頭,望著自己的大兒子,眸光黑壓壓的。

    室內寂靜了幾秒。

    宋雲強也不敢說話。

    好一會兒,宋岩才開口,聲音有些疲憊低沉:「顧長歌就算是雲城一霸,如今也已經灰飛煙滅了,她的產業現在全都落到了她丈夫邵天澤的手裡,邵天澤……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那……」宋雲強一個激靈,試探著問,「爸,您的意思是說……」

    「邵天澤也是個有野心的男人,雲萱去他旗下的美容院做美容,可能是美容師故意讓雲萱過敏的。」

    宋雲強聽了父親的話,才將心裡一直猜測的說出來:「爸,您是說邵天澤害怕楚家跟我們家聯姻,故意害雲萱,阻止雲萱嫁到楚家?」

    宋岩點點頭:「這個商業圈子裡,可是一點蛛絲馬跡都能掀起驚濤駭浪,雲強啊,你要多想想再做事。」

    宋岩的話意味深長。

    宋雲強忙點頭。

    「雲強,你明天帶雲萱去雲佳就職的醫院去看看,順便看看顧長歌的養妹顧長樂病情如何,雖然我們家跟顧家的交情不是太好,但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宋雲強忙點頭:「爸,你放心,我明天就去看顧長樂。」

    宋雲強大概能明白父親讓他去看顧長樂的原因跟理由,去看顧長樂是假,要探探邵天澤對宋家的態度才是真。

    ……

    宋雲萱洗完澡擦乾淨了身子,將白色的大浴巾扔到旁邊的架子上。

    站在浴室的全身鏡前面端詳自己的身體。

    很纖瘦細嫩的身體,一看就是未經人事的少女的骨骼,就連臉頰上都還有稍微的嬰兒肥。

    很漂亮的一張臉,但是比起顧長樂來,還是雲泥之別。

    她吸一口氣,眉眼之間的神色淡淡的。

    舉手抬眸,轉身穿衣服。

    每一個動作都行雲流水般清淡順暢。

    就連衣服從曲線優美的腰間被拉到肩膀上的時候,她都沒有自顧那一抹叫人一見難忘的媚色。

    穿好衣服敞著衣領塗抹藥膏,腰間的腰帶系的鬆鬆垮垮。

    剛到自己的床前,還沒來及的將手裡的藥膏蓋子擰緊,就看見被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在震動響鈴。

    她淡淡瞟一眼上面的來電顯示,有點不耐煩。

    不緊不慢的將藥膏的蓋子擰緊了,然後放回到抽屜里。

    不被理睬的手機卻是響個不停。

    她第一次沒有理喻接聽,那手機鈴聲就開始不依不饒的響。

    待到第三次的時候,她不得不抬手按下了接聽鍵:「請問找誰?」

    那邊傳來一個男子磁性優雅的輕笑聲:「何必這麼客氣呢?雲萱。」

    宋雲萱眉毛一挑,聽出那邊說話的人是楚漠宸,立刻將通話掐斷了。

    楚漠宸也真是陰魂不散,上次打他的那一巴掌還不夠他長記性的,居然還敢打電話過來。

    她掀開被子上床睡覺。

    鼻子尖有淡淡的藥膏味兒。睡到半夜的時候,翻了個身,迷迷糊糊的覺得房門輕輕的響動了一聲。

    她腦子裡忽然一個激靈,伸出手就啪的一下將窗邊的檯燈給按開了。

    燈光一下子傾瀉,出來,橘黃色暖光將整個空間都照的異常溫暖。

    然而這個房間里卻還是感覺冷冷的。

    她眼神警惕的望著環顧房間,整個房間里卻是沒有什麼。

    她從床上下去,連拖鞋也顧不得穿,慌忙去查看自己房間的門鎖。

    她每次睡覺都有鎖房門的習慣,這是她在還是顧長歌的時候就有的習慣。

    現在依舊保持著。

    查看門鎖,伸手扭動了幾下,才發現的確是鎖著的。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接著渾身無力的回到床上,拿起床頭柜子上的水杯,從藥瓶里倒出幾片安眠藥,喝口水咽了下去。

    這一夜睡得也不是很踏實。

    半夜來回翻身,總是覺得有人在輕輕摸她被燙傷的脖頸跟鎖骨往下的肌膚。

    她因為被碰觸到傷處,疼的呻吟幾聲。

    卻好像有人恨恨咬住她的耳尖,聲音不悅而惱怒的責罵她:「真是個瘋子!為了收買人心居然敢這樣作踐自己!」

    她昏昏沉沉的,只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但是這個說話的聲音卻是像極了楚漠宸的聲音。

    這一夜過去后的第二天早上,她渾身難受的醒過來,抬起眼皮看床頭的腦中,發現才五點多,可是窗帘上的亮光卻那麼亮。

    她難受的躺回去繼續睡,覺得還早。

    等到被敲著房門叫醒的時候,她轉頭看窗邊的鬧鐘,也不過就是七點多而已。

    她起身開門。

    門外面端著早餐托盤的王媽卻是奇怪的問她:「雲萱小姐,您今天怎麼才起床?生病了嗎?」

    宋雲萱揉揉脖子:「稍微有點難受,一不小心就睡到七點多了。」

    她以前都是早早起床,六點起床,之後洗漱,七點鐘準時下樓去吃早餐。

    現在七點多,王媽將早餐送上來也不奇怪。

    可是,王媽也很驚詫的開口:「雲宣小姐,現在已經十點多了啊。」

    宋雲萱揉脖子的手一頓,望著王媽的眼神有些詭異:「你說現在幾點了?」

    「十點多啊。」

    王媽又重複了一遍。

    宋雲萱馬上回到床頭去看自己的鬧鐘,鬧鐘上機械的指針有條不紊的走動。

    但是時針分明就是指在七上的。

    她又將手機拿出來,對照時間,發現手機上果然是十點三十五分的時間。

    宋雲萱握著手機的手指一分分收緊,清秀精緻的雙眉也不悅而森冷的皺起。

    接著,抬手摸著自己的領口內燙傷了的肌膚,頭也不回的問王媽:「王媽,我們家,昨晚是不是來客人了?」

    王媽一頭霧水:「沒有啊,小姐,你怎麼了?」

    宋雲萱微微抬頭,尖尖的下巴揚起,眼睛不自覺地眯起來:「可我覺得,我們家昨晚的確是來客人了。」

    她一向是個生活作息很嚴謹的人,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調整了她的時鐘,她是絕對不會睡到七點鐘往後的。

    昨晚,有人進來她的卧室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