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八章:美容事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八章:美容事故字體大小: A+
     

    邵雪想要看清楚宋雲萱眼裡的狠戾。

    可是一眨眼,再仔細去看的時候,卻發現宋雲萱的眼睛里只是她的倒影。

    除此之外,空無一物。

    邵雪不確定的開口請求:「宋小姐,能幫助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宋雲萱溫柔的點頭:「請放心,除了你我知道這個秘密,再也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這個秘密。」

    邵雪很感激,但是再三回想了宋雲萱的話之後,還是試探的開口:「宋小姐……」

    她話頭止住。

    宋雲萱奇怪的望她:「什麼?」

    「我有個請求,宋小姐能幫我嗎?」

    宋雲萱眼中神色迷惘,心裡卻對邵雪的請求已經猜出了八.九分。

    她盈盈一笑,笑容乾淨澄澈:「你說吧,如果我能做到的,就幫你。」

    邵雪吸了一口氣,彷彿在積攢勇氣。

    過了兩三秒,才眼神灼灼的望向宋雲萱,十分鄭重的開口:「宋小姐,請你幫我一起報仇?」

    宋雲萱臉上露出很驚訝的神情,皺眉望著她:「我?」

    「我知道宋小姐跟邵天澤無冤無仇,但是,」她咬牙,「如果宋小姐能協助我報仇的話,我願意用自己的一輩子來報答宋小姐,給宋小姐當牛做馬,服侍宋小姐一輩子,而且絕不會生出異心。」

    宋雲萱細細品她這句話。

    如果自己往後的道路上有一個跟自己一條心的人,有些事情自然好辦的多。

    更何況,這個人還是邵天澤的妹妹呢?

    邵雪錚然而出的話語帶著一個她恨到極致感情。

    宋雲萱知道邵雪不會在這個時候撒謊。

    也相信邵雪在這一刻許下的誓言是發自肺腑的,但是,她向來不是一個容易相信別人的人。

    想到這裡,宋雲萱微微抿唇,不理解一般的反問邵雪:「絕無異心是什麼意思?」

    邵雪后牙緊咬,鬆開宋雲萱的手,在她病床前跪下,誠懇的望著她,一字一句舉手向天發誓:「我向天起誓,如果宋小姐幫我報仇,我邵雪一輩子跟著宋小姐,對宋小姐忠心耿耿,如果生出異心,以後出賣宋小姐,必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如此烈性的誓言從邵雪的口中說出,讓宋雲萱眼中冷芒掠過時稍微頓了一下。

    她手指輕輕動了動。

    很快,反應過來,伸手去扶邵雪:「你快起來,這種事不值得你發這種毒誓。」

    邵雪不肯起來:「不,宋小姐,我對害死我父母的人恨之入骨,如果宋小姐願意幫我報仇,比這個再慘烈百倍的誓言我也可以說!」

    宋雲萱凝眸望定了邵雪,聲音輕緩:「邵天澤畢竟是你哥哥,即便只是你父母領養的,你父母也對他懷有感情,你父母在天之靈肯定不希望你以後這樣跟邵天澤斗一輩子。」

    邵雪抓住宋雲萱的手,眼裡的淚意積蓄在眼底,剛毅的不肯落下:「宋小姐,我父母對邵天澤懷有感情,可是,邵天澤卻能眼都不眨的撒謊害死我的父母,我只要一想到他的絕情,就會替我的父母感到傷心,邵天澤他根本就不是人!」

    邵雪對邵天澤的恨深入骨髓。

    宋雲萱扶著她的手臂,眼中神色變換,一種徹骨的冷意縈繞在眼底久久不肯散去。

    好半晌,才在邵雪悲苦難捱的淚眼注視下,緩緩點頭:「我幫你。」

    不。

    不止是幫你!

    我也要為自己報仇!

    邵雪,希望你以後知道了真相,不會怪我利用了你的恨。

    因為,那種恨意真的是折磨的人寢食難安,在每個夜裡都會化作一團噩夢,劈頭蓋臉的充斥整個腦海,攪得人幾乎要承受不住的嚎啕大哭。

    ……

    宋雲萱入院的消息被封鎖起來。

    雜誌社的主編肖虹再三警告了雜誌社的人不許將宋雲萱被燙傷的消息傳播出去。

    眾人雖然覺得心疼宋雲萱,卻還是覺得宋雲萱有難言之隱,沒有往外傳播的想法。

    宋雲萱下午就辦了出院手續,邵雪跑前跑后,親力親為,甚至連治療的費用都是自己拿出來的。

    宋雲萱沒有去雜誌社,簡單交代肖虹幾句便打計程車回家了。

    下午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四點多鐘。

    宋雲強已經比她更早的回來,大概是因為中午喝了酒,所以眼睛有點不太清醒的模樣。

    看見宋雲萱從房門裡進來,滿臉的不悅。

    宋雲萱看見在宋雲強旁邊站著的王媽手足無措,表情惶恐,好像剛剛受到了嚴重的訓斥。

    宋雲萱見此情景,眉梢微微挑了一下,唇角下垂,整張臉上的表情都帶著濃濃的刻骨冷意。

    宋雲強望著自己的妹妹露出這樣駭人的冷意,懷疑自己是看花了眼,忙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再望過去的時候宋雲萱已經露出一個無奈的笑,輕輕搖搖頭走過來:「王媽,你是做什麼事情又惹我大哥生氣了?」

    王媽一愣,忙開口:「雲萱小姐,大少爺回來找不到你,所以……」

    宋雲強回來一看自己的小妹妹竟然把大哥的話還是當成了耳旁風,不管不顧的從家裡出去了,自然會覺得異常生氣。

    而且還覺得自己的這個妹妹沒有把大哥放在眼裡。

    宋雲萱知道個中因由,忙勾出甜美的笑容,過去幫宋雲強捏肩膀:「大哥,都是我不好,是我惹你生氣了,你能不能原諒萱萱這一回?」

    她主動認錯,宋雲強也總不能冷著一張臉繼續端架子。

    宋雲強看自己的小妹妹主動獻殷勤,心情沒有原來那麼壞,只是瞪眼看王媽:「小姐去哪裡你也不知道,要是把小姐給弄丟了,我還要你有什麼用?」

    宋雲萱聽這話的意思跟走向,捉摸著下一句宋雲強就要借題發揮把王媽給解僱了。

    忙開口將過錯攬到自己的身上:「大哥你錯怪王媽了,我走的時候真的沒有告訴王媽我去哪裡,你就不要生氣了。」

    「雲萱,不如我給你換一個……」宋雲強要跟宋雲萱說換一個保姆的事情。

    宋雲萱微笑著側頭,在宋雲強話都沒有說完的情況下,吩咐王媽:「去給我大哥換杯茶,我看大哥的茶水都涼了。」

    王媽忙收走桌上熱氣騰騰的茶水退下去了。

    宋雲萱見王媽走了,才跟大哥解釋:「大哥,怎麼說王媽也是從小帶大了我的保姆,她知道我很多小秘密呢,要是這些小秘密里有一兩個不好的的,你把她解僱了,她又不小心傳播出去,壞了我的名聲,那我豈不是要吃虧?」

    宋雲強聽妹妹分析的這麼細,心裡想要解僱王媽的念頭也因為擔憂跟顧忌而一分分的瓦解了去。

    皺眉沉吟半天。

    宋雲強才轉移話題:「雲萱,你是偷偷跑出去見誰了?」

    宋雲強的私心裡還是希望自己的妹妹耐不住春心萌動而去找楚漠宸。

    可惜,宋雲萱哪裡會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看著大哥的表情,悠悠笑開,笑眼望著大哥:「大哥你猜猜看?」

    宋雲強跟這個妹妹相差十幾歲,看見十八歲的女孩沖他笑眼撒嬌,也無法無動於衷。

    他只是語重心長的開口:「大哥怎麼知道你到哪裡去玩了,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跟什麼人學壞了就好。」

    宋雲萱搖搖頭:「沒有,絕對沒有。」

    然後,鬆開給大哥捏肩膀的手,坐到大哥的旁邊,桃花一樣粉嫩白皙的臉上浮起一絲微紅:「大哥,我去偷偷做精油護理了,還有芳香開背,嗯嗯,還有……」

    她想要板著手指頭把自己做過的護理按摩全部都跟大哥說一遍。

    宋雲強卻沒有耐心聽她將這些女人喜歡的保養項目全都說完。

    只是問她:「感覺怎麼樣?」

    要是自己的妹妹喜歡上這種奢侈的生活也沒有什麼不好。

    畢竟女人嘛!都是愛慕虛榮喜歡寶馬豪車跟一個有身份的男人的。

    不然的話這輩子比比誰都比不過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宋雲強自認為女人都是愛財愛虛榮的,便把偷偷跑去做護理的宋雲萱也歸類到這一類型之中。

    宋雲萱被他問感覺怎麼樣,卻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開心。

    反而是一臉不安的坐在沙發上,垂著頭玩手指,說話也吞吞吐吐的很不高興:「我還以為會變得美美的,可是……卻很不舒服。」

    宋雲強一愣,難道妹妹去了不正規的地方被人給……

    想到這裡,他臉色一變,忙問他:「你去的哪家店,哪裡不舒服?」

    畢竟這是要嫁給楚家的小妹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可就壞了事。

    楚漠宸要女人可不會要個被人用過了的。

    況且有些美容院的確是不明勢力控制著亂來的。

    宋雲萱抬起頭,可憐的將手指放在自己的脖頸上,一顆一顆的解扣子:「我做護理的時候,她們在我身上弄出好多紅色的印子,好難看……」

    她說一個字宋雲強就覺得自己的心往下沉一分。

    眼睛看著她一顆顆解開的扣子,看見她的脖頸即將露出來,緊張的牙都咯吱咯吱響了。

    要是自己的妹妹被什麼人給侮辱了,楚家怎麼還會要自己的妹妹,給他壞了宋楚聯姻這樣的事,他肯定要把那家店給拆了!

    宋雲萱望著哥哥的表情,將領子拉開把燙傷的地方給他看:「你看,大哥。」

    宋雲強怒到極致,猛地看見宋雲萱脖頸上被燙紅的一片,忽然鬆了口氣:「只是過敏而已,是在哪家店做的?」

    宋雲萱眼中厲芒一閃,唇角勾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意,一字一句吐出那個即將被自己栽贓的美容院的名字——

    「添香美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