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七章:和盤托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七章:和盤托出字體大小: A+
     

    那碗熱湯被迎面潑在宋雲萱的身上。

    單薄的衣裳根本就抵擋不住那種滾燙的熱度。

    湯汁透過雪紡襯衣,一下子烙在肌膚上,她疼的皺起了眉毛,忍不住悶哼出聲來:「啊……」

    這一幕叫人太過意外。

    張曉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宋雲萱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食堂的,更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忽然衝出來幫邵雪擋了那一碗熱湯。

    周圍正在用餐的雜誌社員工全都一下慌了神。

    紛紛上來查看宋雲萱的被潑了熱湯的地方。

    有人將她被潑了熱湯的肩膀處揭開衣領看了看,臉色大變:「快叫救護車,宋小姐被燙傷了,這裡都燙破了。」

    邵雪從地上慌亂的爬起來,忙去查看宋雲萱的傷處,看見她脖頸跟肩膀都是一片灼人的紅色之後,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忙緊張的詢問她:「宋小姐,宋小姐你怎麼樣?是不是很疼?」

    去撥打救護車電話的員工很快回來,扶著宋雲萱:「宋小姐你忍一下,救護車馬上就過來了,宋小姐我馬上去找冷水來給您。」

    周圍的職員都紛紛去找能夠讓她緩解疼痛的冷水跟毛巾,一部分員工陪在她的身邊。

    宋雲萱身體上雖然很疼,卻一直咬著牙,聽見邵雪的聲音,轉頭問她:「你沒事吧?」

    「沒有,我沒事,我沒事……」

    邵雪的聲音太過緊張,都帶上了哭腔。

    宋雲萱點點頭:「那就好。」

    眾人扶著她往外走,她雖然很疼,卻一直緊咬后牙,不肯痛叫一聲。

    在上救護車的時候醫生看見她咬白了下唇,安撫她:「小姐你放鬆一點,如果疼的話就叫出來。」

    宋雲萱依舊固執的一言不發,儘管已經疼得冷汗如雨,可是倔強如斯。

    比這更疼的她都承受過了,如今不過是被潑了一碗熱湯而已,有什麼資格讓她疼的叫出聲音來呢?

    不,這個世界上所有在肉體上的疼痛都比不過心裡的疼。

    只有心裡的疼才能真的叫人撕心裂肺肝膽俱裂!

    她咬牙,忍住。

    醫生去解她的衣扣的時候,忽然碰觸到了燙傷的肌膚。

    驀地,她眼前一暗,整個人就伴著那種鑽心的疼痛一下子失去了意識。

    邵雪陪著她上救護車,看見宋雲萱突然軟倒,擔心的看向醫生:「醫生,她怎麼了?」

    「暈過去了,這位小姐對疼痛很敏感。」

    邵雪心裡難過,擔心的望著宋雲萱昏過去的臉龐,忍不住,眼睛濕潤起來。

    ……

    宋雲萱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邵雪就坐在她的床邊,察覺到她醒過來,忙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紅腫的雙眼,抓住她的手:「宋小姐,你怎麼樣?」

    宋雲萱沒有說話,腦子有點混亂。

    看著邵雪臉上擔憂的表情,一點點回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

    她昏過去了。

    沒錯,是昏過去了。

    為邵雪擋了一碗熱湯而已,居然就因為疼痛昏過去了。

    這具身體可真是脆弱。

    邵雪握著她的手:「宋小姐,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地方特別疼特別難受,我馬上幫你叫醫生?」

    宋雲萱搖搖頭:「不,我覺得很好。」

    邵雪看著她的臉,忍不住低下頭,眼裡的淚意又氤氳起來。

    宋雲萱看她垂下頭,眼中緩緩的掠過一絲悲涼。

    「你好像哭了?」

    「對不起宋小姐,」邵雪還是鼻頭髮酸,一隻手握著宋雲萱,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半張臉,聲音悶悶的,「從小到大,除了我爸媽就沒有人會這樣保護我了。」

    宋雲萱望著她,沒有說話。

    的確,在這個世界上,能相信的人就只有自己血脈相連的父母兒女了。

    就算是丈夫,都是一個隨時能要了你命的男人。

    她的父親顧雲曾經說過——在這個龐大的家族裡,在這個爭名逐利的商業場上,如果心慈手軟,那麼,你就要失去一切。

    企業垮台公司破產的人,往往會因為欠下巨額的債款無力償還而跳樓。

    失去父母庇護跟財權的豪門子女通常在經過這樣的變故后,地位上會一落千丈,受人譏諷不說,有的甚至會淪落底層生不如死。

    這個世界上,既然從你一出生就給了你一個身份。

    那麼,你就要經營好這個身份。

    顧長歌是一個大家族的商女,父親的鐵腕手段在她幼小的心靈里形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信念。

    那就是——要麼贏,要麼死!

    她要贏!

    她一定要贏!

    眸子里深冷到無法撼動的堅定深深埋到最深邃的心底。

    宋雲萱感覺到邵雪緊握著自己手掌的手在微微的發抖,輕聲安撫她:「你肯定很想你爸媽吧?」

    邵雪用力點頭。

    宋雲萱虛弱的微笑,柔聲提議:「你那麼想他們,可以接他們到雲城來住,你的薪水能夠養活二老的。」

    她那八千萬會用在該用的地方。

    給邵雪一個超高的薪水根本不成問題。

    然而邵雪卻淚眼模糊的搖了搖頭,幾乎泣不成聲的解釋:「不,不能接來了……」

    宋雲萱望著她,很疑惑。

    邵雪哭的哽咽,眼裡的淚珠不斷的順著白皙的臉頰滾落下來:「她們已經都去世了……都沒有了……我再也沒有家了……」

    宋雲萱眼中神色一震:「你父母死了?」

    「都死了,七年前都死了……」

    邵雪的手指握緊,緊到讓宋雲萱覺得她心裡的絞痛要傳達到她的身上。

    邵雪吸了吸鼻子,努力的想讓自己鎮定下來,可還是一時半刻無法平靜下來。

    「你的父母是因病去世嗎?」

    邵雪抬起頭來,雙眼望著宋雲萱,眼裡的神色讓人有些心底發涼。

    「不,她們雖然死在手術台上,但卻根本就不是絕症,是誤診!」

    邵雪咬牙,幾乎要把牙齒咬碎了,她眼裡恨意徹骨:「我哥是個混蛋!是個禽獸!明明爸媽患的根本就不是胃癌,可是他卻騙他們去做手術!她們都死在了手術台上!是他害死爸媽的!都是他!」

    邵雪想起往事就忍不住全身顫抖,手指也因為攥的太緊而冰涼起來。

    宋雲萱抓住她的手指,輕輕安撫她:「你冷靜一點,邵雪,你要太難過,這樣傷心對身體不好。」

    邵雪卻根本就不在乎,眼神里的恨意冰冷徹骨:「邵天澤是個衣冠禽獸!我爸媽把他從孤兒院里領回來,給他吃給他喝,供他考上大學出了青城,可是他卻根將仇報!只為了攀附一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害怕別人鄙視他的出身,就把我爸媽都害死來掩蓋他其實是個孤兒的事實!」

    宋雲萱一下怔住。

    過了好久,才出聲:「他是青城的孤兒?」

    這語氣很微妙。

    她顧長歌跟邵天澤做了七年的夫妻,四年的大學同學,卻不知道邵天澤是青城的孤兒。

    他明明說過自己是出身在海城醫學世家邵家的幼子,因為有哥哥帶著父母出國定居,所以可以入贅顧家的。

    邵雪恨得全身都在發抖。

    宋雲萱望著邵雪,發現邵雪渾身的恨意不像是摻有半分虛假,心裡緩緩的,生出一種想要冷笑的衝動。

    真是想不到,邵天澤竟然從一開始就是個撒謊的高手。

    這樣想來,自己當年請人去查他的出身的時候,他就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

    而且,還為了預防有人揭出他的老底,把自己的養父母都給心狠手辣的害死了。

    邵天澤……

    她顧長歌還真是小看了他的毒辣。

    邵雪沉浸在悲傷里,淚水一直順著臉頰往下落。

    宋雲萱握住她的手,使勁握了一下,引起邵雪的注意。

    邵雪回過頭來,她嘴角淡淡的浮起一個鼓勵而悲憫的笑意:「邵雪,舉頭三尺有神明,邵天澤會遭到報應的。」

    邵雪卻搖頭:「不,我不信,這個世界上好人無長壽,禍害遺千年,我沒法等到報應來的那一天。」

    宋雲萱凝眸望她:「那你打算怎麼做呢?」

    「我要報仇!」她定定看著宋雲萱,眼裡恨意猛烈的猶如洪水一般讓人無法抵擋,「我要親自讓邵天澤遭報應!她害死了我爸媽,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宋雲萱搖搖頭:「可你現在這樣是無法報復他的,你報不了仇。」

    雖然邵雪想要為自己父母的冤死而報復邵天澤,可是,僅僅憑藉邵雪的能力是絕對辦不到的。

    別說是辦不到,若是讓邵天澤意識到邵雪有著這樣濃烈的恨意。

    依照邵天澤的性格,馬上翻臉將邵雪找個理由算計謀害了也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有錢人是很可怕的。

    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錢到底有多少用處。

    也永遠都想不到,他用錢驅使了多少人去做那些挺而走險的事情。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有錢,會有無數人圍繞著他,收他錢財為他消災。

    宋雲萱勸她:「邵雪你冷靜一點,畢竟邵天澤是你的大哥,他既然覺得有愧於你,你就應該好好跟他相處。」

    邵雪皺眉,要將手從宋雲萱的手裡抽出來:「我絕對做不到!」

    宋雲萱牢牢捂住她的手,眼瞳深暗的看不到眼底的神色,嘴角上的笑意卻十分的蠱惑人心,她貝齒輕啟,一字一句的清晰說道:「只有這樣,你才能抓到他的把柄,然後,將他置於死地!」

    邵雪被宋雲萱眼裡猛然爆發的狠戾刺了一下。

    瞬間安靜了下去。

    她,好像明白了宋雲萱的意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