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四章:我不嫁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四章:我不嫁人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回去的時候宋雲強正在跟宋岩從客廳里說話。

    宋岩一看見她回來,就蹙眉:「楚少沒找到嗎?」

    宋雲萱沒說話,反而是緊跟著進來的楚漠宸綻開一個暖笑,走到宋雲萱的身側:「宋伯父。」

    宋岩馬上就露出和藹的笑容,伸手招呼他:「我還以為這個雲萱沒找到你,剛要訓她的。」

    楚漠宸看一眼身側的宋雲萱,臉上笑容不變,眼裡甚至是還帶著幾分寵溺之意。

    走到宋岩的面前,幫著宋雲萱開脫:「我跟雲萱一出門就碰見了,在外面說了幾句,耽誤了時間,伯父,您餓了吧?」

    宋岩順水推舟,點點頭:「楚少一說,我還真是餓了。」

    楚漠宸對宋岩的態度很好,臉上那副笑容保持著一個彬彬有禮的世家子弟的模樣。

    宋雲萱卻並沒有什麼心情看他跟自己的父親談笑。

    四個人都入座之後,接踵而來的就是義大利大廚做的美食一道道的送上來。

    有個鵝肝做的很好,宋雲萱拿著刀叉多吃了兩口。

    抬頭就看見對面的楚漠宸正眼眸清澈的盯著她。

    她猝不及防,鵝肝就這麼嗆到了嗓子眼。

    「咳咳……」

    「雲萱!」宋雲強忙要給她遞開水。

    就在這個時候宋岩卻是咳了一聲。

    宋雲強一頓,去抓開水杯子的手硬生生的扭轉了方向,就旁邊的紅酒給一把端了起來,抬手就遞到了宋雲萱的面前。

    宋雲萱嗆得難受,以為遞過來的是水,一口喝下去,才發現是紅酒。

    要一口吐出來,可是在顧家當大小姐當了那麼多年,社交禮儀都已經學到了骨子裡。

    為了避免在餐桌上出醜,硬生生的把那口酒給咽了下去。

    之後雖然緩解了嗆到的癥狀,卻是因為那杯酒,而臉色緋紅。

    楚漠宸看她難受,伸手遞過來一杯開水。

    宋雲強卻是伸手擋住。

    這時候宋岩笑盈盈的開口:「楚少啊,雲萱能喝兩口酒,不然讓雲萱敬你一杯。」

    說完就沖著雲萱開口:「來,雲萱,給楚少倒杯酒。」

    宋雲萱感覺自己就快要變成了宋家的陪酒妹。

    要是以前在顧家,誰敢讓她起來倒酒,除非是家裡的產業不想要了。

    可是,轉念一想,她也明白,如今自己已經不是顧長歌。

    自己是宋雲萱,該低頭的時候就要低頭,不然憑藉著那一股子沒有用的傲氣,早晚會讓自己碰的鼻青臉腫一無所有。

    她平復了呼吸,將那酒意從胸腔里壓下去,聽話的去捧酒瓶。

    離開椅子,繞過去走到楚漠宸的身邊給楚漠宸的酒杯倒酒。

    紅酒倒了三分滿,紅寶石一樣的液體在水晶高腳杯里色彩絢麗柔和。

    楚漠宸卻是看著她的手,清楚的看見她的手指因為隱忍而握緊,指節都微微的泛白。

    楚漠宸不等宋雲萱拿起自己的杯子,就將她倒給他的那杯酒端起來一飲而盡。

    宋岩跟宋雲強都是一副吃驚的表情。

    只不過宋岩稍後就緩和了表情,吩咐宋雲萱:「再給楚少倒一杯。」

    宋雲萱垂下眼帘,眼珠瞳眸深處的冰涼,走過去。

    楚漠宸從椅子上站起來:「吃的也差不多了,我想我該回去了。」

    宋雲萱停下步子,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她倒是巴不得趕緊把這尊大菩薩給送走,只不過,他這是哪根筋不對了,居然按照她的想法來做。

    她靜靜看著他。

    楚漠宸倒是沒有看她,離開椅子就要走。

    宋雲強跟宋岩也趕緊站起來,宋岩明顯還是想要挽留的。

    宋雲強蹙著眉在想挽留的法子。

    就在這個時候,楚漠宸的腳步突然踉蹌了一下,身子微微一歪。

    宋雲萱在楚漠宸的身邊,看他往自己的方向外歪,生怕他一下子砸到了自己,下意識的就伸出手來扶住了他的胳膊。

    然後,他清清楚楚的看見楚漠宸薄薄的唇角微微勾了起來。

    她恨不得立刻就放手。

    這時候,楚漠宸卻一下子出聲:「最近的小感冒還沒好,能不能勞煩宋小姐扶我一下?」

    宋雲萱回頭看宋岩,臉上很為難。

    宋岩卻是眼神嚴肅的沖她點了點頭。

    她只能扶著他:「我送你下樓取車。」

    宋雲強飛快的介面:「楚少這樣怎麼能開車啊,我請司機送楚少回去。」

    宋雲萱很慶幸自己會開車的事情沒有被父親跟兄長知道,要不然送楚漠宸回去的差事可就非得落到她的頭上不行了。

    她這邊還在慶幸,那邊宋岩卻魔高一丈。

    笑的慈善和藹:「楚少,既然你現在不舒服,不如就在我家的客房裡休息一下,我幫你叫醫生。」

    宋雲萱一愣,看著自己的父親。

    這個宋岩倒真是善於把握機會製造事端。

    楚漠宸收斂了臉上那一點只有宋雲萱才能剛好看見的笑意,回頭沖宋岩道謝:「那就打攪伯父了。」

    「哪裡哪裡,楚少千萬不要這樣說。」

    楚漠宸望著暗自咬牙的宋雲萱,微笑:「伯父,叫我小楚就行了,不然顯得生疏了。」

    一聽這句話,宋雲強跟宋岩同時有種目的達成的興奮感。

    宋雲萱卻是眼神幽暗的狠狠瞪了楚漠宸一眼。

    楚漠宸語氣帶著令人難以輕易聽出的笑意:「那就勞煩雲宣小姐送我去客房了。」

    宋岩很是滿意這樣的發展:「你叫他萱萱就好了。」

    宋雲萱沒說話,楚漠宸任她扶著,沖宋岩點點頭便往外面走。

    等到兩個人都走了,宋岩才滿意的坐回到座位上。

    宋雲強湊過去:「爸,楚少好像真的是對雲萱有意思。」

    宋岩睨了大兒子一眼:「不然她要雲萱的手機號做什麼?」

    宋雲強心裡的算盤打得啪啪響,看著父親臉上並無笑意,不禁奇怪:「爸,您怎麼不高興?」

    宋岩臉色暗沉:「一無是處的丫頭怎麼能得到楚漠宸的青睞?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雲強。」

    宋雲強寬慰父親:「爸,可能是小妹妹年齡小,長得漂亮吧,不是說了么,男人永遠都愛十八歲的女孩。」

    宋岩不說話,眼裡的神色晦暗的像是蒙著一層看不到心的霧氣。

    宋雲強卻注意不到父親眼裡的晦暗。

    宋雲萱出門就撒了手。

    楚漠宸也自己站穩了:「你不扶著我嗎?」

    「這種女人常用的把戲你也用,不覺得自貶身價嗎?」

    宋雲萱往前走。

    楚漠宸在她身後跟著。

    等到宋雲萱將客房的門打開,想要讓他進去。

    他卻拉著她的手一起閃到了門後面。

    指骨修長的大手一把將房門推上。

    宋雲萱的身體被她推到門板上,背脊貼著門板,不得不面對面的看著困住她的楚漠宸。

    楚漠宸已經三十二歲,跟她同樣的年紀,成熟穩重的形象在外界一直被媒體視為豪門之中形象氣質最佳的繼承人代表人物。

    可是,誰也不會知道,楚漠宸還有這樣卑鄙狡詐的一面。

    動不動就想要將宋家十八歲的小女兒給困住。

    宋雲萱平靜的面對楚漠宸,心臟飛速跳動的頻率被她漸漸調整,眼裡維持著波瀾不驚的淡定冷漠。

    「不管發生什麼,你好像都是這種置身事外的模樣。」

    宋雲萱望著他:「不然我要怎麼做呢?」

    「你知道我接受你父親的邀請是因為什麼。」

    「我不會嫁給你的。」她回應的乾脆利落。

    楚漠宸瞳眸深邃認真,手掌撐在門板上,將她困在自己的手臂間:「我要的不是這個答案。」

    「那好,告訴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宋雲萱的瞳仁里映出楚漠宸的臉,一字一句:「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嫁人。」

    楚漠宸眼神微變,英氣的雙眉也瞬間蹙起:「你瘋了嗎?」

    「我不會嫁人的。」

    她抬手去推他的胸口。

    楚漠宸紋絲不動,反而往前又靠近了幾分,眼神灼熱:「你這輩子,總要嫁一個男人的。」

    「沒有男人能娶到我。」

    「那你的野心可真是夠大的!」楚漠宸的聲音涼涼的,帶了幾分譏諷。

    宋雲萱的態度微微轉變。

    她以為楚漠宸會繼續跟她在這個是不是嫁人的問題上兜兜轉轉,卻沒有想到,楚漠宸馬上就改變了話題。

    他這一句話,倒是直接戳中了宋雲萱的下懷。

    宋雲萱微微頓了一下,眼神用力的盯著他:「你什麼意思?」

    楚漠宸嗤笑了一聲,撐住門板的手指收回來,移到她的下巴上,手指捏住她的下巴。

    她要抬手,那男人卻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接著將她的下巴勾起來,眼神里有著身為一個男人的危險跟暴烈,像是一隻敏銳的讓人害怕的獸一樣望進她的眼瞳。

    「宋雲萱,你只不過是宋家一個十八歲的么女而已,你覺得你能得到整個宋家嗎?」

    宋雲萱的下巴被抬起,眼睛望著楚漠宸,眼裡有著涼薄的怒意。

    「在整個雲城,再也不會有第二個顧長歌,你最好不要效仿她。」

    他說到這裡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唇角的笑意慢慢變大,眼裡的諷意也越來越深刻:「像是顧長歌那種女人,是沒有好下場的,你看,她喜歡的男人在她死後,將她的揚屍海上,她這輩子都沒法入顧家的墳,她生前那麼喜歡錢,那麼看重利益,結果死後還不是變成這副慘樣,她那樣的女人,不過是一個為了利益而賣了自己的賤人罷了。」

    「混蛋!」

    啪的一巴掌,狠狠打在了楚漠宸的臉上。

    令他的臉都被打偏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