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一章:再見邵天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一章:再見邵天澤字體大小: A+
     

    宋雲瑩是宋家的二小姐,而且在整個雲城都艷名遠播。

    很多富家子弟都知道宋雲瑩的長得貌美。

    而她的婚禮上也自然有很多人親自來參加。

    雲城上層的商業世家繼承人基本上都在這一天到場。

    少數幾個不能來的,也派人送來了貴重的禮物。

    宋雲瑩穿著潔白的婚紗,憂心忡忡。

    宋雲萱在鏡子前誇讚過她漂亮之後,便穿了一件淺紫色的小禮服微笑著轉身出去了。

    那件小禮服上鑲嵌的不是鑽石,而是水晶,一條銀白色鑲水晶的腰帶束在腰間,襯托出她纖細的腰身跟美好的上圍,清純而不失性感。

    上流世家的千金小姐跟富家少爺們穿流在婚禮現場。

    大多數人都在利用這個場合打探點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宋雲萱端著一杯雞尾酒站在不引人注意的噴泉後面喝酒。

    雞尾酒的味道叫她的味蕾微微舒展,抬起眼皮,望著遠處這些很熟悉的陌生人,她斜勾嘴角,露出一個柔軟的笑意。

    邵天澤,會不會來呢?

    她倒是很想知道剛剛死了老婆的男人會不會來參加人家的婚禮。

    畢竟,顧家跟宋家也有合作關係。

    邵天澤對誰都是一副彬彬有禮的溫雅模樣,現在應該會在家裝作是守孝的模樣吧。

    正在思考間,外面的人群里傳來了小小的議論聲。

    舉辦婚禮的露天莊園里,有穿著禮服的年輕女孩彼此耳語:「是楚漠宸,楚家的繼承人。」

    「咦?不是說在國外嗎?怎麼回來了?」

    「聽說是故人死了之後回來弔唁的。」

    「誰啊?」

    「就是死了以後也被當做輿論話題的顧長歌啊?」

    「那個顧家的母老虎?」

    啪的一下,一聲酒杯碎裂的聲音。

    那兩個說話的少女被腳邊落下的酒杯嚇了一大跳,慌忙往後一躲,還是沒能避免酒液濺在長裙上的命運。

    「你這個女人是怎麼端酒杯的啊?」

    「有沒有長眼啊你?!」

    說是富家千金,被毀了妝容髒了衣裳還不是一樣態度惡劣,原形畢露。

    宋雲萱低頭看了看地上碎裂的酒杯,抬眼看向那兩個說話的少女。

    「抱歉,聽說顧長歌死了,有些驚訝。」

    那兩個說話的少女警惕起來:「你該不會是她的親戚吧?」

    宋雲萱微笑起來:「哪裡哪裡,我姓宋,她姓顧,我們怎麼可能是親戚呢?」

    那兩個少女覺得也有些道理。

    其中一個警告另一個:「私下裡討論顧長歌總是要忌憚一下的,畢竟顧長歌死了,顧長歌的丈夫還活的好好的。」

    那兩個女人也沒有了繼續談顧長歌生死的興趣,一邊嘟嘟囔囔的弄自己的裙子,一邊往衛生間的方向走。

    宋雲萱覺得好笑的搖搖頭:「顧長歌死了,想不到還有人忌憚她的丈夫呢。」

    邵天澤,可真是一個叫人佩服的好演員。

    在所有人的眼裡,他好像都是一個叫人讚賞的好丈夫。

    莞爾回身,不遠處一個男人忽然回過頭來。

    宋雲萱看著那個男人的臉,表情猛地一變,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心,似乎在凍結了一下之後,迅速而狂熱的跳動了起來。

    邵天澤。

    居然來了。

    邵天澤是個溫潤俊秀的男子。

    遠遠看去,就能看見他略帶憂鬱的笑顏,力不從心的敷衍在他臉上展露無疑。

    所有人都悄悄在心裡嘆息著他為妻子的死而悶悶不樂。

    實際上,這個男人因為妻子的死,已經將顧氏的大權緊握手中。

    而且,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

    邵天澤挖了她的心臟給顧長樂換上,手術非常成功。

    不然,他也不會賞臉給宋家來參加宋雲瑩的婚禮。

    宋雲瑩跟宋雲佳的關係還不錯。

    宋雲佳幫邵天澤做了那個換心臟的手術,現在形影不離的觀察著醫院裡手術后的顧長樂。

    邵天澤非常感謝宋雲佳,所以賞光前來。

    她遠遠望著邵天澤,奇異的發現這個男人居然消瘦了一些。

    唇角一隻保持著淡淡的笑意,微微垂眸看杯子里的紅酒,她忽然想要去跟邵天澤說句話。

    不曉得邵天澤能不能認得出她那個可怕的老婆在被害死了之後借屍還魂的這個模樣。

    她端著酒杯,嘴角掛著完美而艷麗的笑容,一步一步往邵天澤的面前走。

    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已經與她無關,她的眼裡,她的心裡,只有一個邵天澤。

    眼睛深處的銳意緊緊鎖在他的身上,恨不得將這個男人從頭到腳都狠狠的搜刮一遍,然後用快刀片成一條一條。

    就在這個她里邵天澤五六步的時候,邵天澤居然做出了要轉身過來的姿勢。

    她心口一跳,攥緊了手中的酒杯。

    「萱萱。」

    一個熟悉的男人聲音忽然響起。

    她腳步一頓,接著就看見一個男人從旁邊走過來,一把攬住她的腰,十分巧妙的帶她轉身背過了邵天澤。

    「楚漠宸你怎麼在這裡?」

    這個男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只差一點,只差一點就見到邵天澤了!

    「你姐姐結婚,我自然是來恭喜她的,怎麼你不歡迎嗎?」

    男人的唇角帶著優美的笑意,眼底的光芒溫柔而關切。

    宋雲萱簡直被他這樣橫插進來弄得無話可說。

    「突然出現你是想做什麼?」

    「你二姐順利嫁到薛家也有我的一份功勞,怎麼你這麼快就忘了?」

    「我是用同等的酬勞換取你的幫助的,不要跟我討價還價,我的字典里沒有別人對我得寸進尺這四個字。」

    楚默然被她這樣有趣的說辭弄得忍不住莞爾笑出來,大手攬著她的腰身,輕輕湊近她的耳畔,用很親密的姿勢跟她耳語:「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想去跟邵天澤打招呼吧?」

    她皺眉:「這關你什麼事?」

    「他才剛剛死了老婆,不會對你有興趣的。」

    宋雲萱忍不住哼笑一聲,很是不屑:「我對他也沒有興趣。」

    「這樣就好。」

    「如果我對他有興趣呢?」她露出微微挑釁的神情。

    楚漠宸在她髮絲上輕輕吻了一下:「那就要看他是不是對你有興趣了。」

    「我們也許會兩情相悅。」

    他語調微微變冷,優雅的湊在她耳邊,聲音蠱惑而冰涼刺骨:「我用很特別的方法警告他,你不是他能動的人。」

    「拆散別人的愛情會被驢踢的。」

    「你是我的人。」

    宋雲萱心口一沉,臉上的笑意也全都收斂了,伸手一把推開楚漠宸:「我不屬於任何人。」

    將楚漠宸推開之後,她向著端著托盤的侍者走過去。

    殊不知,這個時候邵天澤已經注意到她臉上淡漠孤傲的神情。

    「邵總,您在看什麼呢?」

    「不,沒什麼。」

    他回過頭。

    總覺得自己就像是看見了顧長歌的幻象。

    當年顧長歌綻開顧氏大權爭奪戰的時候,臉上一直掛著的就是這幅表情。

    不信任任何人,對任何人都是這麼淡漠而薄涼。

    其實她在念書的時候明明不是一個薄情的人。

    宋雲萱沒有繼續留在莊園場地里,而是進去莊園的客房裡休息。

    在經過二樓的時候,聽見宋雲瑩無奈的聲音:「媽,你就把那八千萬給我吧。」

    聲音冷肅的中年女子冷聲拒絕:「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母女在宋家這麼多年,我好不容易才用假賬挪出八千萬來做積蓄。」

    「可是,媽,如果我嫁給薛濤,薛濤會協助我奪取宋家一部分產業的,而且,爸爸她那麼偏愛我。」

    宋雲瑩的母親聽自己的女兒這樣說,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你可知道,你嫁了人,就已經被從繼承人的名單上被一腳踢出去了?」

    宋雲瑩顯然對母親的話很不理解。

    而她母親卻開口:「我原本還以為雲強他不成氣候只會做表面功夫,想要讓你長點心把家業給奪到手裡,可你倒是好,居然懷上薛濤的孩子,搞得非嫁人不行?你爸爸就算是對你有點看重,你這一嫁出去,他還會放手讓你管家業嗎?」

    「我畢竟是宋家的女兒,媽。」

    「你也是薛家的女人。」

    宋雲瑩一下子啞口無言。

    宋雲萱側身倚在牆壁上,想要等著看看宋雲瑩能否從母親的手裡將那八千萬給弄出來。

    宋雲瑩好似也明白過母親說的話來,低聲自語:「既然爸爸放棄了我,那我就走投無路了。」

    「不會,你不是已經要嫁給薛濤了么?」她母親倒是也不急,反而跟她分析,「只要你懷上薛濤的孩子,將來身下長孫,就算掌握不了宋家,卻也能在薛家站穩了腳跟。」

    「媽……」宋雲瑩苦笑了一聲。

    「怎麼了?」發覺女兒不太對勁,宋雲瑩的母親關切的問女兒。

    就在這個時候,宋雲瑩抬頭,看著母親:「我懷上的根本不是薛濤的孩子。」

    「你……」宋雲瑩母親一把握住女兒的肩膀,「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如果薛濤知道了,一定不會娶我的!到時候我就什麼也沒有了!」

    宋雲瑩母親當然明白母憑女貴的道理,聽見女兒這樣說,一張臉都白了。

    「媽,有人要把這個秘密告訴薛濤,她跟我要八千萬!你把錢給我吧!」

    聽到這裡,宋雲萱便沒有了繼續聽下去的興緻。

    宋雲瑩的母親多半會掙扎。

    但是不管掙扎多久,只要有腦子,他就一定會交出這八千萬。

    因為,宋雲瑩只有守住這個秘密才能進入薛家。

    而進入薛家若是站穩了腳跟,八千萬根本不算什麼。

    當然,這對她宋雲萱來說,意味著離整垮邵天澤就又進了一步。

    八千萬在一個從十五歲開始經商,並且有十七年經驗的商人手裡,可以發揮最大的用處,創造別人想不到的巨大利潤。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