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76章 達摩石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76章 達摩石窟字體大小: A+
     

    石窟因為年代久遠,用的照明裝置並不是現代的東西,而是古老的火把,這個時候,沿路走來,宏傑等人已經將道路兩邊的火把全部都點燃了,整個石窟在眼底變的明亮了起來。

    石窟的周圍的牆壁上畫著各種各樣的壁畫,唐超一一看過去,有的是在跳舞,像是在慶祝著什麼,有的又是在祭祀,用的還是活人祭祀。

    在繼續往下看,圖畫越來越多,而且畫風越來越露骨,剛開始的時候這人穿著衣服的,可是到了這後面,這人都是光溜溜的,渾身上下一si不掛的。

    這要不是這畫畫的純屬度不一樣,這上面標著的年代在這裡,唐超還真的會以為自己看反了,真的會以為這不穿衣服的才是早期的。

    唐超一邊觀察著一邊走了,這圖畫裡面的信息還真的不少,雖然不太明白那個時期的歷史,可是這衣一幅一幅的圖畫,就代表了一個一個的時代。

    唐超記憶最為深刻的是那一副,上面畫著一個女子,赤身luoti的女子,女子的背上刻著聖女兩個字,可是這個女子確實被人綁著,聖女的前面就是祭壇,祭壇上面燃燒著熊熊的烈火。

    下面的一副,是緊接著這一幅畫來的,上面的女子已經被人綁到了火堆上面,而且還被一澆上了水。

    之所以認定是水而不是油,只是因為每一次潑上之後,這女子的身上的火都會短暫的熄滅。

    這樣的情景是唐超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在以往的觀念裡面,這澆在人的身上的不都應該是油的嗎,這可是第一次見到潑水的,這簡直就是折磨人啊。

    在後面一幅畫,是這個女子的身子被燃燒的樣子,烈焰衝天而起,彷彿帶著漫天的冤屈一樣,無處申訴,只能上告蒼天,求得一si解脫。

    再往後看,這祭祀才是牲口的祭祀,而且場面也不再是那樣的血腥,只是普通的祭祀而已了。

    在後面,多為讚美勞動的圖畫,這裡面有水稻,有高粱,有小麥,甚至還有幾種糧食作物,唐超仔細的看了半天也沒有認出來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因為唐超孤陋寡聞啊,還是這人的華工實在是不咋地,連最起碼的形似都畫不出來。

    小洛在唐超的前面走著,看著唐超對這些壁畫感興趣,就也去看,但是看了沒幾眼就沒有了興趣,這很顯然不是小洛在乎的東西。

    再往裡面就是一扇石門,這扇石門小洛沒有鑰匙,就等著唐超了,唐超看著石門的門栓的部位有著一個凹槽,而且右手邊上還有這一個手掌印。

    唐超看了看,這原來不是小洛沒有這扇門的鑰匙,而是這扇門根本就沒有鑰匙。

    石門上面刻著兩行字,一行上面寫著,至陰至寒方為開啟之道,一行寫著至陽至剛才是保命之福。細看之下,這一邊還有一個小小的註釋,至陽至剛至陰至寒同一體者生。

    唐超諷刺的一笑,原來這就是需要自己的地方。

    接過小洛遞過來的匕首,唐超在自己的手心劃了一道,鮮血頓時湧出,等到將血槽灌滿的時候,唐超覺的差不多有四百毫升的樣子。

    這人失血最多不要超過四百,這一旦超過四百毫升,這後果就只能是自負了。

    等到血槽的血滿了,唐超抬手將右手放到掌印裡面,將內力灌注到裡面,只聽到咔咔的幾聲,石門哄得一聲向著兩邊就打開了。

    再往裡面走,情況就沒有外滿這樣的規則了,不但道路不平整,就是牆壁也不再是平整的,而是彎彎曲曲的,扭七扭ba的。

    唐超感覺自己的血脈有些不暢,周圍空氣當中散發著一股霉變的氣息。

    刷刷的幾聲,這是利箭破空的聲音,很快的又有一個人倒下了,剩下的都是伸手敏捷的,要不然也不會在箭支過來的瞬間就反應過來,將箭支打落了。

    唐超有一種預感,這裡面的情況會越來越糟糕,而且自己的身體也會越來越虛弱。

    唐超不知道自己還能夠不能夠出去,只能是憑藉著心中的一口氣支撐下去。

    果然,再往前走,出現了幾條岔路,眾人停下來等著小洛的指示。

    小洛仔細的觀察了半天,卻是找不到準確的道路,「乾脆,分頭行事,分開走。」

    「不可。」唐超閉上眼睛再睜開,在這樣的地方尤其是不要分開,相互之間在一起還有個照應,可是一旦分開,那就是分開的筷子,一點優勢也不再有了。

    「不分開,那你說我們怎麼辦?」小洛聽著唐超的聲音,看著唐超有些泛白的臉色,在看著唐超依舊在滴血的傷口,「你怎麼不止血啊?」聲音裡面透著小洛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擔心和恐慌。

    「呵呵!」唐超抬起手,自嘲的一笑,「止血?為什麼要止血,一會兒還要用的。」

    「你?」小洛的心在唐超自嘲的目光中破裂了,這要是能夠回去,小洛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利用唐超,來完成自己心中的夢想。

    其實,這措施唐超早就採取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環境的因素,這血就是止不住,不過這流速很顯然是慢了下來,這要是一直這個速度,唐超早就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了,不過這些問題,小洛不知道罷了。

    眼前的幾條路很明顯是通向不同的地點,這第一條,前面看上去就是紫色的,這是紫色的牆壁,紫色的地面,就是這空氣看上去都是紫色的。

    這第二條路就是紅色的,和第一條一樣,所有的東西都是紅色的,不同第一條的是,這紅色的當中竟然隱隱的透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這第三條路和前面的兩條不同,這第一條是紫色的,這第二條是紅色的,這第三條卻是彩色的。

    「那你說我們應該走那一條?」小洛也從來沒有進來過,也不知道應該走哪一條路。

    唐超笑笑,仔細的看著周圍的樣子,腦海當中的閃過壁畫上的圖案。

    唐超記得有一副畫,就是那個女子被刻字的那一幅畫,整個圖畫的色調就是紅色的,可能這也說明不了問題,可是唐超總是感覺這幅畫和這個出路之間應該是有著某種聯繫。

    唐超想了想,很是堅定的說,「走第一條,紅色的。」

    小洛翻來覆去的看著唐超和紅色的那條道路,半晌,就在眾人等待的目光之中,小洛依然決定,「走紅色的那一條。」

    「小主子?」吉傑蹙眉看著小洛,,這不明不白的就因為唐超的一句話就決定走這條紅色的道路,這是不是有些冒失啊。

    「你不相信可以不走,隨便你選擇那一條,隨意好了。」唐超挑眉,對於這些人,唐超可是沒有半分好感的,要不是向著需要小洛送糟老頭和葉蘭莎出去,唐超就是半分也不想要搭理這些人。

    「你?」早就看著唐超不順眼了,真是因為唐超,夜傑才會沒有了任何的機會,吉傑指著唐超,「告訴你,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只不過是工具而已,工具懂嗎?」

    吉傑想起夜傑悲傷的樣子,心裏面就止不住的難受,「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呵呵!唐超失笑,「這個不用你提醒,我已經知道了。」

    「好了。不要說了,想要走的就走,不想要走的,隨便。」小洛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因為吉傑的那一句話而憤怒了。

    唐超抬眼,看向小洛的目光裡面充滿了挑釁,同情,失望,卻唯獨沒有喜歡和欣賞。

    小洛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就是心裏面有些難受了,當即第一個向著紅色的道路走了過去。

    唐超無奈的搖搖頭,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唐超寧願小洛懷疑一下,也不要這樣的全身心的相信。

    唐超不是君子,但是也絕對不是小人,這要是知道小洛會義無反顧的相信的話,也是不會故意的找一個有危險的道路的,這樣的感覺突然就出現在了小洛的腦海當中,而且深信不疑。

    「小主子?」宏傑緊張的喝道,這條路並沒有經過勘探,這萬一是一條錯誤的怎麼辦?

    小洛揚揚手,沒有理會宏傑的驚呼,只顧著向著裡面走去,唐超說不清什麼感覺,嘆息一聲,緊跟著小洛就走了進去,身後的人也緊緊地跟上來了,只不過他們跟著的不是唐超,而是小洛。

    小洛的心思就是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明明應該是懷疑唐超的,可是小洛就是感覺唐超不會害自己,至於這原因,說不清楚,也道不明。

    雖然幾個人已經跟著唐超和小洛進入了紅色的地道,可是還是有這樣的一個人留在外面,沒有進去。

    就是這留再外面的這一個人,看著已經消失的幾個人,心裏面突然就打怵了,腳步不但沒有繼續向裡面走,反而繼續向著外面後退。

    可是就在這期間,一聲驚呼從這個人的口中傳了出來,在看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是滿身的窟窿,至於這些窟窿是怎麼來的,這和就沒有人看的清楚了。

    這一聲尖銳的驚呼,讓小洛等人的腳步頓了頓,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吉傑看了看周圍,「和林呢?」和林也就是剛剛的那個人,和林沒有進來,所以,和林死了,和林沒有相信一次,所以和林死了這就是這活下來的幾個人的腦海當中的想法,無論怎麼樣,至少這個和林的死亡讓眾人看著唐超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小洛的嘴角在聽到和林的聲音的時候,不但沒有憤怒,反而笑了,笑的很是不明不白的,笑的很是有深意。

    小洛自己也搞不明白,明明這樣的情況是不允許發生的,這樣一來,這些人就會對唐超的崇拜和遵守多一些,這不是小洛應該希望看到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