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3章 幻影之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3章 幻影之城!字體大小: A+
     

    唐超和糟老頭的身子在這許許多多的鏡子當中靈活的穿梭者,等到差不多將這樣的特殊的鏡子打破了的時候,周圍的鏡子竟然一起消失了,就是連帶著在地上的碎片,也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葉蘭莎驚訝的看著空曠曠的原野一樣的地方,周圍除了唐超和糟老頭,再也沒有了一個人。

    這又是什麼鬼地方?唐超的眉頭皺的緊緊地,按照前面發生的事情,這個地方一定沒有看上去這樣的簡單。

    就在三個人摸不清到底是什麼地方的時候,前面竟然憑空出現了三個人,三個讓唐超等人驚訝不一的人。

    而這個時候,唐超也發現自己周圍的糟老頭和葉蘭莎不見了。

    糟老頭和葉蘭莎的情況也是一樣的,只是葉蘭莎完全沒有發現,因為葉蘭莎眼前的人就是唐超。

    而糟老頭眼前的人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子,細細看來,眉眼之間竟然和糟老頭有著八分的相似,糟老頭在看到女子的瞬間,喃喃的道,「母親!」

    唐超的這一邊也好不到那裡去,因為唐超看著眼前的人,竟然是秦瑤。

    看著自己思念已久的秦瑤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對著自己笑意盈盈的,身體婀娜多姿的向著唐超走來,每一次就像是一個鼓點一樣,點點的都敲擊在唐超的心湖上。

    「秦瑤!」唐超的聲音帶著絲絲的顫抖,唐超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子,「真的是你?」

    秦瑤莞爾一笑,看著唐超,「你說呢,不是我,你以為會是誰?」

    唐超頓時就笑了,幾步上前,一把將秦瑤攬到懷抱裡面,力氣大的差一點就要將秦瑤的腰給弄斷了,「輕一些,輕一些。」

    唐超置若未聞,只是緊緊的抱著秦瑤,就唯恐自己一個不小心,秦瑤就會消失了一樣,「秦瑤,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唐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更加用力的抱住秦瑤,「不要走了,好不好,留下來,留下來。」

    秦瑤的雙手都被唐超給抱住了,只能在趴在唐超的心口,一邊又一遍的重複著一句話,「不走了,我們就留在這裡,你和我不分開。」

    唐超沒有說話,只是緊緊地抱著秦瑤,恨不得將秦瑤嵌到骨子裡面去,一直到秦瑤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斷了,出言好幾次要唐超放開,唐超也沒有鬆手。

    唐超的反應給秦瑤的感覺有一些不安,唐超在秦瑤耳朵邊上的呢喃,更像是一種催化劑,讓秦瑤都分不清自己是醒著還是睡著。

    一切就像是靜止了一樣,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就停住了,就像是唐超在耳邊的呢喃,「這一切要是真的就好了。」

    秦瑤沒有聽清楚,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覺到唐超的心思不如剛才濃烈了,秦瑤將手掙脫出來,用力的抱住唐超,「會的,我們以後再也不分開了,永遠在一起。」

    要說什麼是世界上最溫柔的,這莫過於情人間溫柔的呢喃,親秦瑤的溫柔就像是一個快要融化的蜜糖,已經深深的將唐超包裹住了。

    這邊唐超和秦瑤在溫存,糟老頭的那一邊卻是劍拔弩張,倒不是因為這個什麼真的動刀動槍的,而是言語上面的激烈程度,真的是劍拔弩張的狀態。

    「你為什麼離開?」糟老頭的眼神悲痛,就是連一向淺笑的嘴角也是弄到化不開的哀愁。

    「你相信我,我並沒有想著要拋棄你?」女子的聲音透著一股無奈和悲涼,這人世間的悲痛莫過於被迫和自己的孩子分別,不錯,這個女人就是雪靈兒,就是糟老頭的母親。

    眼前的雪靈兒還是當年糟老頭記憶中的雪靈兒,只不過糟老頭對於雪靈兒的情已經變了,已經有當年的懷念轉變為如此的指著,聲聲透著辛酸淚的指責。

    「是,你沒有想,你只是這樣的做了而已。」對於這份通,這是糟老頭心中久久不能夠忘懷的記憶。

    不同於別人的記憶,這一段記憶,對於糟老頭來說是灰色的,是暗淡的,是不願意提起,但是有無時無刻不再想起的記憶。

    糟老頭和雪靈兒你一樣我一語的相互訴說著自己的委屈,自己的心酸,自己的奢望,以及自己的眼淚。

    葉蘭莎的這一邊就要溫情許多,葉蘭莎和唐超正在溫情脈脈的看著彼此,葉蘭莎一臉的嬌羞,美不勝收,而唐超則是一臉的溫柔,寵溺無邊。

    「葉蘭莎,以後我們就在這裡好不好,」唐超輕輕地捧著葉蘭莎的臉,笑意盈盈,「我們以後在一起,外面的紛紛擾擾都和我們沒有關係。」

    唐超的語氣太溫柔,唐超的眼神太真誠,葉蘭莎融化在裡面,不能夠自拔。

    「恩!」葉蘭莎嬌羞的點點頭,低垂的臉頰泛起了紅潤。

    「那好,從此以後你要攜手相伴,看遍世間的美景。」唐超一邊描述著大好的山河,一邊將葉蘭莎輕輕的攬到懷抱裡面。

    我要帶著你看遍河流山川,看遍長河落日,看透滿山紅葉,唐超描述的景色太美了,葉蘭莎的嘴角的笑意就沒有消失過,能夠和唐超這樣的相攜到老,這可是葉蘭莎做夢都要笑醒的願望。

    三個人都掉進了自己各自的夢想裡面,久久不能夠自拔,已經分不清是真的還是假的,總之,這些事情確實是讓三個人的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滿足。

    或許是因為寂寞的人終於知道了一個伴,又或者是寂寞的心終於有了一個依靠,三個人到放鬆了,終於可以和自己心裏面的那個人在一起了,無論是唐超,糟老頭或者葉蘭莎都沉浸在幻像裡面,沒有出來。

    就這樣的日子一直過了三天,這三天唐超不知道葉蘭莎和糟老頭是如何度過的,總之唐超自己和秦瑤過得那叫一個愜意,每天和自己心裏面的人暢遊在美好的天地之間,這該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情啊。

    又是一天的清晨,美好的一天就這樣的來到了,秦瑤從後面攬著唐超的腰,一臉的溫柔,「唐超,這樣的日子真好,我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唐超看著出聲的太陽,雙手撫上秦瑤放在自己腰間的小手,聲音透著一股無奈,透著絲絲的冰涼,「你要是秦瑤就好了。」

    唐超感覺到自己的這一句話說完,腰間秦瑤的手明顯的一頓,就是身子也是一僵,可是這種感覺稍縱即逝,快的讓唐超幾乎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

    「唐超,你說什麼呢,我不就是秦瑤嗎?」秦瑤嗔怪的說道。

    唐超掰開秦瑤的手,回頭看著秦瑤的眼睛,秦瑤不敢看唐超,眼神明顯的躲閃。

    「看著我!」唐超捧起秦瑤的臉,讓秦瑤避無可避的看到唐超的臉,唐超的臉上是秦瑤常來沒有見過的認真,至少是這個秦瑤沒有見過的表情。

    秦瑤的心裏面打了一個於菟,轉而,笑眯眯的看著唐超,「看什麼啊,就你長得帥啊!」

    「你走吧!」唐超閉上眼睛,終究還是不忍心,秦瑤,畢竟是自己想的多了才會這樣的。

    「為什麼?」不再是溫柔的笑意,也不再是溫存的話語,秦瑤的眼神已經有含情脈脈的樣子變得冷冰冰的,就彷彿是一個沒有生命的木偶,只是在陳述者一個一個的命令而已。

    「沒有為什麼,」唐超擺擺手,似乎是不願意多說,嘆息一聲,終究還是在秦瑤不解的目光之中,無奈的笑道,「你終究不是她!」

    是的,你終究不是他,你終究都不是秦瑤,就算是長得一樣又如何,就算是性格,說話的語氣模仿的一模一樣又能夠怎麼樣,這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一切都是勉強不得的。

    秦瑤的眼神裡面流露著不解,流露著疑惑,唯獨沒有傷心,這也讓唐超更加的確定眼前的秦瑤只是一個自己眼中的幻像而已,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秦瑤。

    雖然唐超真的很想要和秦瑤從此就這樣的生活下去,管他是不是真的秦瑤,只要這個秦瑤對自己好,自己也對秦瑤好,唐超真的曾經一度的想要忘記以前的一切,忘記地球,忘記靈荒大陸,和秦瑤就這樣的生活下去也不錯。

    可是,不能,唐超說服不了自己,心裏面似乎總是有一個聲音在一聲又一聲的呼喊著唐超,唐超。

    唐超知道這個聲音才是秦瑤的,他的秦瑤在地球上面,在哪裡等著自己的歸期,唐超不能夠這樣,這裡的一切就算是再美麗,終歸也就是一個夢而已。

    既然是夢,那麼總會有清醒的時候,唐超無比的慶幸,自己醒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的?」眼前的秦瑤很是不解,為什麼,自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秦瑤看著唐超的目光帶著堅定,一定要唐超說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否則就不會善罷甘休。

    唐超莞爾,「因為感覺不對。」

    是的,就是感覺不對,雖然臉還是那張臉,聲音還是那個聲音,就是懷抱也依舊還是那個懷抱,可是,唐超就是覺得感覺不對,在加上唐超十分的確定秦瑤一定不會來到這裡,那個這裡的秦瑤就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假的。

    「呵呵!」秦瑤訕訕的一笑,對於唐超的回答,秦瑤無奈當中卻又透著絲絲的解脫,悲涼當中有帶著些許的讚賞,慶幸當中又摻雜了些許的失落。

    「放我出去吧!」唐超的聲音很輕,很淡,卻帶著一種讓人不能拒絕的堅持和信念。

    秦瑤失笑,隨手一揚,唐超就發現眼前的場景換了,變成了最初的樣子,也就是剛剛來到綠洲的邊緣的樣子。

    唐超打量了一下周圍,再看秦瑤,不對應該是一個陌生的女子,「你就是剛才的秦瑤?」雖然是疑問句,但是確實肯定的不用回答的疑問句。

    女子甜美的一笑,「唐超你好,你叫我小洛就好了。」

    「小洛!」唐超從善如流的說道,「我的朋友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