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2章 離開雪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2章 離開雪谷字體大小: A+
     

    雪郎拉著唐超的胳膊,一臉的不舍,「唐超哥哥,你還會不會來看我!」

    唐超拍拍雪郎手,「你不是要跟著尼古拉斯四處行醫嗎?」

    雪郎失望的笑笑,「本來就是這樣的,可是在雪谷的一切重合上正規以前,我是離不開的。」

    唐超點點頭,也是,這雪郎說的倒是實話,可是雪郎的心情因為唐超的離開很是難受。

    雪郎真的恨不得將這一切都拋下,就跟著唐超和尼古拉斯離開,可是不能,這個時候,這個雪谷還沒有安定下來,上一任的谷主遺留下來的問題確實需要好好的治理治理。

    唐超也知道,尼古拉斯也知道,雪郎知道,雪瑩也知道。

    尼古拉斯和雪郎約定,等到雪谷的事情告一段路之後,自己會在皇城等這他。

    尼古拉斯被唐超嘲笑貪財,既然都是藥王谷的傳人了,還出來賣弄掙錢。

    尼古拉斯笑笑,但是也解釋這是藥王谷的規矩,想要成為下一任的谷主,就必須在外行醫滿十年,才能夠繼任。

    唐超對此呵呵一笑,這什麼這雪谷,那藥王谷的,還真的就是事多。

    唐超和糟老頭,以及葉蘭莎還有尼古拉斯離開的時候,雪郎的眼睛紅紅的,雪瑩就感覺自己的心口就像是缺了一塊一樣,久久的不能夠痊癒。

    而唐超等人不知道的事,雪瑩自從這一次之後,身邊的人那是再也沒有看上一個,就算是很多年之後,那個時候,雪瑩已經知道了唐超已經離開了靈荒大陸了,心裏面是再也沒有任何的一個人。

    唯獨守著唐超臨別的時候贈送的一個小禮物,守了一輩子。

    但是後來,雪郎的孩子問雪瑩,「姑姑,你的心裏面是不是很恨這個人。」

    雪瑩淡淡的笑道,「不,是念了一輩子,想了一輩子,也……幸福了一輩子。」

    孩子不明白,雪瑩也就不強求,一切都是緣分而已,為緣分二字……而已。

    有的時候,喜歡一個人並不是一定要這這個人廝守在一起,也不是一定要每天都見到這個人,而是這人會一直在心底裡面,無時無刻,每時每刻。

    想他的時候,他就在腦海當中,微笑的時候想起他,失落的時候想著他,總之就是這個人就生活的自己的心中,一刻也從來不曾離開過一樣。

    幾個人離開之後,尼古拉斯就帶著王世林前往藥王谷,等到回到藥王谷處理了王世林這個叛徒之後,才會回到皇城。

    而唐超和糟老頭,以及葉蘭莎這是要繼續尋找南海龍眼珠和筍石的下落。

    原本唐超以為雪郎的那一顆是南海龍眼珠,結果糟老頭一看就知道不是,具體的南海龍眼珠,幾個人都沒有見過,可是按照流傳下來的版本,雪郎手裡面的那個確實不是南海龍眼珠。

    因為要繼續尋找南海龍眼珠,所以,唐超等人並沒有離開大漠,而是在大漠裡面繼續尋找達摩石窟。

    炎炎的烈日炙烤著大漠的黃沙,唐超等人就感覺身上的皮都要被烤焦了,不過值得高興的是,因為有了雪瑩的藥物,幾個人倒是也不用擔心在遇到飛蟻了。

    當唐超問起糟老頭有沒有遇到飛蟻的時候,糟老頭只是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沒有遇到。

    在炎熱的沙漠,唐超等三個人走了兩天的路程,終於算是找到了傳說中達摩石窟的影子。

    只見沙漠之中的一片綠洲,只是這個綠洲不叫的奇怪,如果唐超等人能夠到空中向下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個綠洲像極了一個巨大的鳥窩。

    只是這個鳥窩不是一般的鳥窩,而是鳳凰的盤旋之地。

    因為整個地方像極了鳳凰的尾巴一樣的多彩多姿,而且飄逸非常。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人傑地靈的地方,和沙漠當中其餘的地方相比,這裡就是天堂裡面的天堂。

    「這個地方好美啊!」葉蘭莎由衷的讚歎道。

    這裡不僅僅有著各種顏色的樹木,就是水流的顏色都是各種各樣的,梅里當眾透著一絲絲的古怪。

    「這裡很奇怪!」唐超感覺到周圍好像是有人的蹤跡,應該是人,因為不像是動物的氣息。

    「我怎麼沒有感覺啊啊!」葉蘭莎笑笑,除了美好的景色,葉蘭莎什麼也沒見到。

    「像是人!」糟老頭也覺察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唐超默默地點點頭,對著糟老頭用眼睛示意小心,然後拉著葉蘭莎的手,繼續向前。

    因為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危險,葉蘭莎看風景看的那叫一個得意,「小心!」唐超一下子拉著葉蘭莎就向著一邊一躲,剎那,一個利劍向著唐超的心口就刺了過來。

    這個時候唐超才發現這個人一身的彩色的衣服,就像是和周圍的顏色一個樣,要不是唐超早就注意了這周圍的一切,是不可能會發現這個偷襲之人的。

    這人顯然是沒有想到唐超會逃得過自己的這一劍,眼見一擊不中,接著有來了第二次攻擊。

    唐超拉著葉蘭莎的手,左躲右閃的,根本就不給對方一點餘地,可是見見的唐超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人的身體的顏色似乎會隨著周圍的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就像是動物的保護色一樣。

    要不是這人的移動,唐超根本就發現不了。

    再就是另一點讓唐超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這人的身體是沒有熱量的,就像是一塊冷冰冰的鐵塊,沒有絲毫的溫度的波動,就算是唐超想要通過周圍的溫度的詫異來找到這個人也是不可能的。

    唐超只能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攻擊,可是每一次當唐超緊接著攻擊過去的時候,就感覺對方突然的就會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這是幻像?唐超的腦海當中不由得想起當初黑魔王的幻像,好像就是這個樣子的。

    唐超緊緊的拉著葉蘭莎的手,因為周圍的這樣的人越來越多,糟老頭的那邊也遇到了相同的情況。

    在空餘的時候,糟老頭和唐超對望了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因為這些人的功夫很明顯的要比黑魔王還要羅勝一籌,根據唐超自己來看,自己的功夫已經進步了,這個時候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顯然這些人的功夫要比黑魔王要強。

    唐超的每一劍就像是刺入了虛空地帶,一個阻力都沒有,根本就沒有禮物刺入東西的感覺。

    唐超一邊用力的攻擊者對方,一邊拉著葉蘭莎,同時還不忘記和糟老頭遙相呼應。

    就在唐超再一次的刺入一劍的時候,周圍的場景一下子就變了,原本的鬱鬱蔥蔥的樹木一下子就沒有了,周圍就像是一面大鏡子一樣的光滑。

    突然又變了,一面大鏡子變成了無數面小鏡子,鏡子裡面是無數個唐超,無數個葉蘭莎,無數個糟老頭。

    唐超和糟老頭對視一眼,均有一種後背發涼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是一條魚,而且是一條被人放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

    唐超也的的確確的體驗了一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突然一個人影進入了唐超的視線,唐超知道這不是錯覺,這裡面有別人,而且不止一個人。

    糟老頭顯然也是看到看到了這個情況,和唐超對視一眼,唐超低聲對著葉蘭莎說,「一會兒照著鏡子攻擊。」只要將鏡子打破了,一切就都會恢復到本來的樣子,這樣對方的屏障就會不攻自破了。

    唐超和糟老頭對視一眼,在對方再一次的現身的時候,唐超一個點頭,同時一按葉蘭莎的腰側,三個人同時對著周圍的無數面小鏡子竟然攻擊。

    說是小鏡子,其實也已經差不多有唐超這樣的高度了,至少每個人的身體都在裡面。

    因為看不清到底是幻影還是真實的人影,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影,但是幾個人都很相信對方,依舊是義無反顧的看著前面就打,每個人的心裏面都明白,只要自己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那就是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可是,時間過去了很久很久,地上的玻璃都碎了一地了,三個人也已經感覺到疲憊了,但是玻璃就是不減少,反而又增加的趨勢。

    唐超和糟老頭對視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的不可思議,葉蘭莎的鞭子已經明顯的不如剛開始的時候的力度強大了,由此可見葉蘭莎的力氣已經用的差不多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唐超停下來,看著面前的玻璃,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行了,累死了。」葉蘭莎收起鞭子,「簡直就是沒完沒了啊感覺。」

    唐超看著糟老頭,眼神凌厲,這種情況,不正常。

    糟老頭也是心裏面嘆息一聲,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遇到過,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就在唐超等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子的情況的時候,唐超的眼角一個閃光,好像是有一塊玻璃和其餘的不一樣。

    「糟老頭!」唐超十分的激動,「你看看這一塊玻璃,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糟老頭聞言,順著唐超的目光,果然就發現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如果不是看的仔細,是根本發現不了的。

    眼前的玻璃的周邊要比其餘的感覺厚實一些,而且上面的反射的光芒也不一樣,這一個竟然帶著淡淡的青色。

    糟老頭看了唐超一樣,兩個人有觀察了一下周圍的鏡子,發現每隔五六塊,就有這樣的一塊,而且這些鏡子好像是會移動一樣。

    唐超的嘴角上揚,一個似有似無的笑容出現在臉上,糟老頭也是如此,兩個人對視一眼,紛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這些特殊的鏡子就攻擊起來。

    因為兩個人的呃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剛開始的幾個根本來不及反應,都被唐超和糟老頭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鏡子後面果然藏著人。

    不過這些人,依舊和在樹林裡面的一樣,一個個的都是幻影一樣的人。

    每當唐超感覺自己的七彩流光劍攻擊過去的時候,對方就像是一陣雲煙一樣的消散了,不留下一點的痕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