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1章 洞察一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61章 洞察一切字體大小: A+
     

    糟老頭的這一次雖然受了傷,可是也正是因為得到了一些非常的消息,才會這樣的被人追殺。

    這些人可不就是葉蘭莎的師傅葉遠山的人嗎?

    這葉蘭莎身體的事情果然就是葉遠山做的手腳,只是並不是葉遠山一人所為,而是葉遠山和一個名字叫做童覺的人的。

    葉蘭莎其實就是葉蘭莎,並沒有什麼葉妮莎,所為的葉妮莎僅僅就是葉遠山自己為了控制葉蘭莎而臆造的一個人物。

    這躺在床上面的葉妮莎,更是一個虛殼兒而已。

    「怎麼會這樣?」唐超就算是想到了各種可能,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種結果,這雖然兩個人公用一個身體的事情有些玄幻,可是也並不是沒有聽說過的。

    就地球上面的那些個小說,無論是同人的,還是玄幻的,都是存在的,可是這裡竟然說是假的,這就不得不讓唐超謹慎了。

    這一個人竟然利用這樣的事情來控制一個人,這就說明事情的嚴重了。

    「原因查出來了?」既然動用了這樣大的陣仗,哪能不是為了一個巨大的陰謀啊。

    糟老頭搖搖頭,原因並沒有查出來,只是知道了這些事情已經被葉遠山給追殺了,這要是在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這還不就來不了了。

    唐超讓糟老頭好好的休息,就離開了,這一切的事情不知道應該怎麼樣讓葉蘭莎知道。

    葉蘭莎知道現在還以為這葉妮莎是自己的妹妹,這可是難辦了,唐超思索了半天,直接的決定開門見山的實話實說。

    有什麼事情就算是瞞著又能夠瞞得了多久,只要是事實,終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與其到時候找理由彌補,不如大一開始就說實話。

    謊話雖然有的時候是善意的謊言,可是唐超也知道,一個謊言就需要用無數的謊言來圓謊,這件事情不是唐超擅長的,也不是唐超願意的。

    拿定了注意,唐超直接的就找到了葉蘭莎,葉蘭莎在知道糟老頭回來這個消息之後,就要立即去看看糟老頭,畢竟這糟老頭也是為了自己的事情受的傷。

    再有就是葉妮莎的事情,葉蘭莎也是很著急的,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去看過葉妮莎了,希望師傅能夠好好的照顧葉妮莎。

    其實葉蘭莎不知道的是,每一次葉蘭莎要去看葉妮莎的時候,葉妮莎才會躺在床上,平時都是在幫助葉遠山做事情的,哪裡會是一個昏迷不醒的人。

    可是這些葉蘭莎都不知道,就是糟老頭也不知道,查出來的僅僅是沒有葉妮莎這個人而已,至於躺在床上的人,那就一定是假得了。

    唐超將想著要去見糟老頭的葉蘭莎給攔住了。

    在葉蘭莎的疑惑的目光之中,將糟老頭查到的一切統統告知了葉蘭莎。

    葉蘭莎的表情在剛剛的震驚之後,變得木訥。

    唐超想到了葉蘭莎會出現的表現的所有的可能,就是沒有想到葉蘭莎會是這樣的表情。

    「葉蘭莎,葉蘭莎?」唐超喊了幾聲,葉蘭莎都沒有反應,不由得就推了推葉蘭莎。

    「什麼事?」葉蘭莎終於反應過來,看著唐超,只是原本應該表情豐富的葉蘭莎,竟然面無表情了,這倒是讓唐超的心裏面很恨的彆扭了一把。

    「你有沒有聽到我說的是什麼?」唐超試探了半天,終於還是問道,只不過這眼睛可是一直緊緊的盯著葉蘭莎,就唯恐葉蘭莎會出現什麼紕漏。

    可是反觀葉蘭莎呢,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驚訝,就是連一點點多餘的表情都沒有。

    「聽到了!」葉蘭莎很是鎮定的說道。

    聽到了,這就是聽到了的表情,可是怎麼看,怎麼就覺得驚悚啊。

    「你要是覺得難過就哭出來。」唐超不知道怎麼安慰人,尤其是怎麼安慰女孩子。特別是這個時候,唐超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安慰葉蘭莎。

    葉蘭莎的心裏面十分的堵得上,就像是一個溢滿了水的江河,滿滿的找不到出口。

    唐超的一句話,就像是在這充滿了江水的河堤上很很的戳了一下子,葉蘭莎的淚水就像是這止不住的決堤之水,嘩啦啦的就下來。

    葉蘭莎爬到唐超的肩膀,肩膀瞬間就濕了,唐超拍著葉蘭莎的後背,低聲呢喃,「沒關係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有我在,沒事的,沒事的。」

    葉蘭莎聽著唐超的話,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是哭的越來越厲害了。

    唐超甚至擔心,這葉蘭莎在這樣的哭下去,這身體裡面水分會不會流干!

    唐超沒有辦法,只能在葉蘭莎的耳朵邊上呢喃,「一起有我在,沒事的,沒事的。」

    唐超也知道這個時候與其讓葉蘭莎憋著,就不如讓葉蘭莎哭出來,哭過了,一切的事情也就過去了,擔心的就是葉蘭莎一切別再心裏面不出來,這樣就麻煩了。

    一直等到葉蘭莎的哭聲漸漸地小了,唐超戲虐的道,「你的眼淚都將我的衣服給洗了。」

    葉蘭莎忍不住的笑了,只是這紅紅的眼睛泄露了葉蘭莎的心底,「就知道笑話我。」

    「好了。我不是笑話你。」唐超溫柔的擦了擦葉蘭莎的眼淚,「看看,都成了小花貓了。」

    葉蘭莎翻著白眼,一臉嬌羞的看著唐超,「幸虧你喜歡的不是葉妮莎。」

    「你說什麼?」唐超怔怔的看著葉蘭莎,就算是聽到了又能夠怎麼樣,「看著你沒有事情,我就放心了。」

    葉蘭莎伸手擦了擦眼睛,只是讓更加的紅腫的眼睛更加的紅腫而已,「我沒事了。」

    唐超舒了一口氣,終於沒事了,不過這人是沒有事了,只事情還是需要解決的。

    唐超問葉蘭莎知道不知道這葉遠山找東海龍眼珠的目的是什麼,葉蘭莎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只是隱隱約約的知道好像是和什麼墓葬有關係,具體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是不是還需要龍女血?」唐超記得當時的時候是這樣的。

    葉蘭莎點點頭,只是這個東海龍眼珠在哪裡就不知道了。更是這個龍女是誰,也不知道。

    葉蘭莎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和唐超說了說,可是說了半天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值得利用的線索。

    龍女是誰,這個不知道,葉蘭莎不知道,恐怕就是葉遠山也不知道。

    這個墓穴裡面的有什麼秘密,現在沒有人知道,唐超不知道葉蘭莎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葉遠山知道不知道,葉遠山可能知道要不然也就不會這樣大費周章的尋找南海龍眼珠和龍女了。

    「等我們出去雪谷再說。」唐超安慰道,這些事情急不得,只要找不到南海龍眼珠,只要找不到龍女,這一切就只能是一個字:等!!

    唐超嘴角上揚,有些嘲諷的想著,要是葉遠山知道了這一切都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葉蘭莎看著唐超的笑容,原本應該十分詭異的笑容,可是看在葉蘭莎的眼睛裡面,確實包含著無限的柔情和心意。

    葉蘭莎再一次的爬到唐超的肩頭,可是肩頭的濕漉漉的感覺讓葉蘭莎蹙眉。

    唐超失笑,看著葉蘭莎尷尬的小臉,不禁有些好笑,「怎麼,見識到你的豐功偉績了。」

    葉蘭莎的小臉頓時就紅了,本來就紅紅的眼睛,在趁著紅彤彤的臉頰,整個人都蒙上了一層粉紅色的夢幻一樣的色彩。

    「該罰!」唐超淡淡的一笑,在葉蘭莎驚訝的目光之中,笑眯眯的看著葉蘭莎,「就罰你給我洗洗衣服好了。」

    葉蘭莎震驚的滿臉獃滯,似乎是不相信唐超的所為的責罰竟然就是然規章及給洗洗衣服。

    「怎麼?」唐超看著葉蘭莎的臉,似真似假的揶揄道,「不願意?」

    葉蘭莎本能的搖搖頭,「不會,不會!」心頭就像是揣著一頭小鹿一樣的,活蹦亂跳的。

    「那就好了。」唐超站起來直接的脫衣服,看的葉蘭莎滿臉通紅,唐超突然有不脫了,只是看著葉蘭莎,「你臉紅什麼啊?」

    「啊?」葉蘭莎一頓,沒有想到唐超突然會這樣的說,眼睛都不知道應該往哪裡看了,只能是直直的看著唐超,就是連眼睛都忘記了眨巴一下了。

    「好了,還是算了。」唐超再一次將衣服好好的穿了起來,看著葉蘭莎不知所措的樣子,心裏面好笑極了,「還是我自己洗洗好了。」

    葉蘭莎苦巴巴的一張臉,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這衣服到底是洗啊,還是洗啊,葉蘭莎一愣,上前,一把扯過唐超的衣服,頭也不回的離開,只是留下來的聲音透著絲絲的驚慌,「這衣服,我洗!」

    「呵呵!」唐超搖頭失笑,看著自己凌亂的衣服,撇撇嘴,「這個葉蘭莎,怎麼也成了一個急脾氣啊!」

    頗有些失望的感覺,不過這失望裡面反而又帶著無奈的笑容。

    唐超這一鬧,葉蘭莎的心思算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唐超知道這個時候,還是讓葉蘭莎一個人靜一靜比較的好。

    在尼古拉斯的治療之下,糟老頭的身體恢復的很快,除了內息沒有完全的回復之外,其餘的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

    唐超和糟老頭打算離開,既然知道了這事情,葉蘭莎的事情還是需要解決的,就是王世林王子旭的藥物,也就是被葉蘭莎用了的藥物,尼古拉斯也沒有搞清楚。

    不過經過尼古拉斯的治療,再加上葉蘭莎本身已經知道了這葉妮莎根本就是一個不存在的人,心裏面也就沒有那麼的執著了,只是本來的心思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來緩衝的。

    等到糟老頭的傷徹底的好了的時候,唐超就打算離開了。

    只是雪瑩和雪郎一點都不捨得,對唐超是挽留在挽留,一百個,一千個的挽留。

    可是在唐超淡淡的搖頭當中,雪瑩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無望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