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53章 因果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53章 因果往事字體大小: A+
     

    「呵呵,不要管他,你說說雪雲怎麼樣?」唐超可是惦記著谷主的事情,總是感覺還有其他的事情是沒有說出來的。

    說道這個,糟老頭頓時滿臉崇拜的看著唐超,「你說的果然不錯,這個雪雲真的知道很多的事情,我們都被他給騙過去了。」

    「什麼?雪雲?」尼古拉斯一聽,驚訝的長大了嘴巴,這個雪雲,尼古拉斯的印象很深,就是一個膽小如鼠的人,怎麼會知道很多的事情,,「你是不是搞錯了?」

    「搞錯?」糟老頭有些激動,「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唐超聰明,我們都要命喪雪雲之手,你說我又沒有搞錯?」

    什麼?就是連知道一點點內情的唐超都驚訝極了,就這個小小的雪雲竟然就能夠引起這樣的後果,現在想來,真的是一陣后怕啊。

    「怎麼回事!」事關雪谷和唐超等人的生命,雪郎,這個已經迅速張大的少年,看著糟老頭,一臉凝重的追問道。

    「知道,我們的飯菜每天都從哪裡拿來的嘛?」糟老頭喝了口水個,感覺自己終於活了過來,剛剛得知這個情況的時候,糟老頭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幸虧發現的即使,要不然,只要在過上一天兩天的,絕對的都要死於非命了。

    「這個還用說嗎,當然是廚房了。」葉蘭莎依舊是和唐超靠在一起,因為唐超的關係,自動的就將糟老頭列為了自己人。

    「難道說?」唐超一想,接著看向糟老頭,「谷主的人是廚子?」

    「恩!」因為已經知道了是誰,所以糟老頭不像是剛剛知道的時候的那這樣的震驚了,這個時候反而淡定了起來。

    「廚子,也就是說他們要在我們的飯菜裡面下毒!」雪郎一語中的。

    「放心,我在這裡,誰能有這樣的毒藥,要是連我也分辨不出來就只有一種毒藥了。」尼古拉斯自豪的說著,可是並沒有看到眾人崇拜的不光,至少唐超和糟老頭就沒有。

    「你們這是什麼眼神?」尼古拉斯沒有底氣的問道,「不會真的就是那種毒藥吧!」

    糟老頭不說話,唐超也沒有言語,這個笨蛋,要是不是那種毒藥,糟老頭會是這樣的著急嗎,對於尼古拉斯的醫術,唐超不算是知道百分百,也是知道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了,這個糟老頭當然也是知道的。

    唐超撓了撓鬢角的頭髮,嘆息一聲,這個尼古拉斯啊,簡直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真的是哪一種毒藥啊?」尼古拉斯還在做著最後的奢望,只要糟老頭說不是,那就得了。

    「你說呢!」

    你說呢,你說呢,這三個字明明白白的告訴尼古拉斯,這種毒藥就是那種毒藥,那種尼古拉斯唯一的分辨不出來的毒藥,你說呢,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比什麼都要讓尼古拉斯難受。

    「媽的!」難得的,尼古拉斯爆了一句粗口,「***王世林!」

    「呵呵!」唐超點頭一笑,「你到底是罵王世林的媽媽呀,還是奶奶啊?」

    「都罵著!」尼古拉斯氣急敗壞的喝道,「都是這個該死的王世林,要不是王世林偷了師傅的秘要記錄,我也不會單獨就是不認識這個毒藥啊。」

    唐超等人雖然知道這個王世林是藥王谷的叛徒,也知道尼古拉斯是為了王世林才來到了這個雪谷,但是因為尼古拉斯不願意說,或者從來沒有說起過,所以眾人都不知道這個王世林的事情。

    尼古拉斯氣急敗壞的一連串的連帶著責罵和嘟嘟囔囔的就將事情的始末說了一個差不多。

    原來這個王世林是藥王谷老人的第三個弟子,而尼古拉斯確實關門弟子,也就是第二十六個弟子,就在當年藥王谷老人還沒有收第尼古拉斯的時候,確切的說是沒有收第二十個弟子的時候,王世林就偷了秘要記錄。

    在追蹤的過程中,王世林利用秘要記錄裡面的東西殺死了三個師兄和兩個師弟,而師傅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一病不起,後來秘要記錄是被追回來了,但是裡面卻獨獨少了這一頁。

    因為這個秘要記錄是尼古拉斯師傅的師傅留下來的,而且有著嚴格的要求,必須在收夠二十六個徒弟的時候才能夠打開,學習,而且只能夠傳給下一任的谷主,其餘的弟子都是沒有學習的機會的。

    可是,就是這個秘要記錄,被王世林偷走了,於是葯谷老人在一氣之下將這裡面的東西全部的都交給自自己的徒弟,除了那一夜被王世林撕破的記錄。

    不但如此,葯谷老人還更改了藥王谷的祖訓,那就是只要是弟子都可以學習裡面的東西,但是,下一任的谷主必須將王世林這個叛徒抓回來,而且將被王世林偷走的那一頁記錄給找回來。

    眾位師兄弟沒有一個人願意當這個苦命的谷主的,而那個時候尼古拉斯正好不在哪裡,就被眾位師兄設計成了藥王谷的協議人谷主,因此王世林的好事情就落在了尼古拉斯的肩上。

    雖然這樣說,可是眾位師兄都很不錯,一起王世林的消息,一旦有了確切的消息就告知尼古拉斯,因此尼古拉斯才能夠趕過來。

    「這個王世林真的可惡,欺師滅祖之人,這樣的人死有餘辜!」葉蘭莎憤世嫉俗,眼中是揉不得沙子的。

    「呵呵,可是我還是沒有找到那個秘要記錄啊!」尼古拉斯失落的說道。

    「沒關係,只要確定這個藥物的製作方法沒有流傳出去,只要將所有的藥物都銷毀了,這個世界上也就沒有了這種藥物了,」糟老頭安慰道,「你也就算是完成了師傅的囑咐了。」

    尼古拉斯點點頭,目前的情況來看,也只能如此了。

    糟老頭將雪雲抓住了,雪雲一臉的后怕,對著糟老頭就開始磕頭,眾人以為雪雲是在討饒,結果雪雲每磕一個頭,嘴巴裡面就對著糟老頭說一聲謝謝。

    糟老頭撇了撇嘴角,一臉的鄙夷,真的以為這裡的人都是傻子啊。

    「行了,我們不是傻子!」糟老頭暴喝道。

    雪雲被怔住了,一下子忘記了磕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一輛茫然的看著糟老頭。

    不得不說這個雪雲的演技十分的高明,就是被逮住了都不承認,不過,這幾個頭糟老頭還是受的起的。

    「這幾個是你應該磕的,這是我救你的酬勞,可是你害我們的事情,我們怎麼算啊?」糟老頭慢條斯理的說道。

    雪雲看著糟老頭,只搖頭,臉上一臉的驚恐和茫然,可是眼底的錯愕卻將雪雲出賣了一個徹底。

    原來糟老頭跟蹤的那個人的的確確是去殺雪雲的,糟老頭趁機救了雪雲,可是糟老頭沒有讓雪雲知道的是那個人並沒有被糟老頭當場打死而是打昏了而已。

    糟老頭通過那個人知道了谷主吩咐的事情,那就是殺掉雪雲取而代之,廚房下藥就是谷主的下一個計策。

    「行了,不要裝了,」尼古拉斯本來就是一肚子的火氣,看著裝模作樣說完雪雲更是氣的火冒三丈,抬起一隻腳一下子就將雪雲給踢出去了,砰地一聲,雪雲的身子結結實實的撞到了牆面上。

    面對這樣的雪雲,眾人沒有絲毫的同情,有的只是深深的厭惡和鄙視。

    「那個人是來殺你的,你真的以為你們谷主信任你啊,做夢!」唐超的一句話徹底的將雪雲最後的希望,或者說一直不想要承認的奢望給打滅了。

    雪雲的臉色頓時一片蒼白,雪雲不是不明白自己被放棄了,只是不甘心,自己這些年辛辛苦苦,任勞任怨的,為了谷主做了這些應該的不應該的事情,沒有想到最終的結果會是這樣的。

    雪雲的眼睛透著一股狠戾,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我要見他!」

    他?雪雲沒有明說,可是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

    「行!」唐超痛痛快快的答道,「不過,你要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不可能,」雪雲一口咬死,「至少現在不可能。」

    「那什麼時間可能?」葉蘭莎想也不想的順著說道,說完了就看到周圍的人,包括唐超,都拿著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葉蘭莎晃了晃唐超的胳膊,「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對,很對!」唐超失笑,無奈的說道。

    「那你說,什麼時間可能!」既然唐超都說對了,葉蘭莎才不管其他的人的想法呢,當即對著雪雲再一次的問道。

    「等我確定你們將我的母親救出來的時候!」雪雲想了想,知道自己目前已經別無他路了,就是不相信唐超他們也要相信,反正谷主是不能夠相信了。

    「你母親?」雪瑩怔了怔,「你母親不是在十幾年前已經去世了嗎?」

    雪瑩還記得當時就是谷主主動的給雪雲的母親辦的葬禮,說什麼用來表彰雪雲的孝道,用來鼓勵整個雪谷的人都尊老愛幼,怎麼會沒有去世啊?

    「當時我也是因為我母親已經去世了,可是到了第三天的時候,谷主說我母親依然健在,」雪雲回憶起那段日子,臉上的表情柔和了許多,任誰知道自己已經不再的母親還活著,都會激動的。

    可是谷主卻要求雪云為自己辦事,要不然六不讓雪雲見到自己的母親,雪雲說要先見到才答應,谷主想著雪雲也不可能討得出去,就答應了雪雲。

    雪瑩見到自己的母親真的死而復生,再加上谷主的一笑小手段,從此之後,雪雲就死心塌地的跟著谷主了,對於谷主說的隱瞞母親的事情也沒有多說話,大概就是說了也沒有用。

    對於這一點雪瑩深有感觸,這個谷主就是一個及其跋扈的人,容不得別人有一絲一毫的反對,就是自己做的是錯誤的,也絕對的不會承認,一定會將事情推到別人身上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