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52章 仿明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52章 仿明珠字體大小: A+
     

    尼古拉斯呵呵一笑,也不管唐超的嘲諷和白眼,全身的和雪郎查看炸彈去了。

    一直到雪郎慢慢的將這個炸彈全部都拆了,又過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總之就是唐超等人已經吃完了飯,喝完了水,甚至已經眯了一會兒了,這邊雪郎和尼古拉斯才放下手裡面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個定時炸彈!」雪郎堅定的說道。

    「定時炸彈?」尼古拉斯一怔,「乖徒弟,你哄誰啊,這哪裡有什麼定時器啊!」

    葉蘭莎點點頭,就是啊,哪裡有什麼定時器啊。

    「這個就是定時器!」雪郎指著前面被弄出來的藍色的水狀物,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眾人的眼睛齊刷刷的看著這坨藍色的東西,怎麼看怎麼就是不像是定時器,這個定時器怎麼回事這個樣子,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這個是定時器,徒弟你哄誰啊!」尼古拉斯差一點就要給雪郎一下子,要不是記得雪郎的身體差,經不起自己的這一腳,尼古拉斯早就踢過去了。

    要不怎麼說這個尼古拉斯就是一個嘴硬心軟的傢伙啊,這要是真的嘴硬心硬的,就會不管不顧的踢上了,哪裡還會光雪郎的身體是不是硬朗啊。

    「呵呵!」雪郎神秘的一笑,臉上散發著自信的光芒,這是從來沒有出現在雪郎的臉上的色彩。

    雪瑩看著自信滿滿的雪郎,一時之間行為的眼睛有些酸澀,這麼多年了,雪郎因為身體的原因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就是雪郎的jiejie雪瑩都不知道雪郎的心裏面到底是怎麼想的。

    雪郎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就像是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打到一樣,雪瑩也曾經一度以為雪郎是開朗的,是個活的開心的,可是雪瑩自從見過雪郎一個人捂著被子,背著所有的人痛哭流涕的時候,雪瑩才不這樣的人為了。

    也許是雪郎的偽裝技巧太好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雪郎的心裏面是多麼的脆弱,是多的想要自己做出一番事業。可是雪郎不知道,雪瑩卻知道,自從那一次雪郎稀里糊塗的說了一些話之後,雪瑩就知道了。

    現在,看著雪郎自信的樣子,雪瑩有種的感到高興,不管雪狼給喜歡什麼,想要做什麼,雪瑩都是全力的支持的。

    雪郎的自信,影響著周圍的好幾個人,雪瑩自然不用說,尼古拉斯也是,再就是唐超,就是葉蘭莎也是真心的喜歡著雪郎。

    「jiejie,你將這個東西端到陽光下面,越強越好!」雪郎笑眯眯的說道,眾人越是著急,雪郎越是不說話。

    雪瑩疑惑的看著雪郎,最終還是在眾人不解得目光之中將藍色的東西拿到陽光底下去了。

    「沒有說很美變化啊?」葉蘭莎歪著腦袋說道。

    「呵呵,」雪郎嘴角上揚,神秘的一笑,「等等看!」

    果然,隨著時間的延長,這些藍色的東西竟然慢慢的在減少,可是肉眼根本就看不出來這些東西是怎麼減少的,但是每個人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些東西在減少,而且速度很快。

    「這?」雪瑩長大了嘴巴,「這是怎麼回事?」

    是啊,這是怎麼回事,除了雪郎,其餘的人的臉上全部都是一臉的茫然,尼古拉斯更是記得一下子敲到雪郎的腦袋上,「臭小子,快點說,要不然我就不要你這個徒弟了。」

    呵呵,唐超失笑,看著尼古拉斯和雪郎,忍不住的呃調侃,「是你不要徒弟啊,還是徒弟不要你啊?」

    「當然是我不要徒弟了啊!」尼古拉斯倔強的說道。

    尼古拉斯的樣子十分的倔強,就像是死鴨子嘴硬一樣高的不服軟,可是唐超已經看到了尼古拉斯微紅的脖頸,,原來尼古拉斯也是很清純的嘛?

    「這個揮發性的碧嶺!」雪郎看著尼古拉斯搖搖頭,大概也是沒有想法哦會看到這樣有趣的師傅吧。

    碧嶺?什麼東西,尤其是唐超,根本就不是靈荒大陸的人,更加的不知道碧嶺是什麼了。

    可是唐超不知道,不代表尼古拉斯不知道,「碧嶺?徒弟,你說這是碧嶺?」尼古拉斯神情激動,一下子跑出去就將馬上就要全部都消失的碧嶺拿了回來。一臉的心疼。

    「是,這就是碧嶺!」不同於尼古拉斯的肉疼,雪郎說的十分的鎮定。

    「碧嶺,你竟然進碧嶺個浪費了這麼多,簡直就是敗家子啊。」尼古拉斯心疼極了,小心翼翼的護著手裡面的碧嶺,就像是護著稀世珍寶一樣。

    唐超無奈的搖搖頭,摳門的傢伙就是摳門,到哪裡都改變不了,「哪裡不是很有很多的嘛!」

    「啊?」尼古拉斯恍然,看著還沒有被拆開的一些炸彈,「對啊,還有很多啊,」接著就不好意思的撓著頭皮,嘿嘿的sha笑。

    「sha樣!」唐超忍不住的扶額,這個sha了吧唧的人真的是那個醫生尼古拉斯嗎,這樣的人當醫生會不會誤人子弟啊,對此唐超深表懷疑。

    「對了,這碧嶺是什麼啊?」葉蘭莎拽著唐超的胳膊,眨著明亮的眼睛,一臉為天真,「唐超,你知道么?」

    「不知道!」唐超搖頭,要說這硫磺,硝酸的,唐超知道這也是製造炸彈的原料,可是這個什麼碧嶺的,唐超還是真的不知道。

    「雪郎,你就解釋一下唄。」葉蘭莎對著雪郎眨了眨眼睛,笑著問道。

    雪郎淡淡的一笑,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和葉蘭莎共同的患難過後,雪郎對於葉蘭莎的態度明顯的改變了,不但原來的敵意沒有了,就是好感也不是一個級別的了。

    原來這個碧嶺是一種遇到光和熱就會分解的物質,因為其顏色的不同可以分為好幾種,一種就是現在看到的這一種藍色的,也是最常見的。

    還有幾種,風別是紅色的,橙色的,紫色的和黑色的,其中要數黑色的最為少見,稀有,紅色的穩定性最差,一遇到光立馬就會分解的無影無蹤。

    再就是橙色的,橙色的和紫色的,也是比較常見的,他們的持久性,也就是遇到光之後的分解力也是局中的,可是這兩種的具有預定的毒性,一般情況之下是沒有人用的。

    「分解,這和炸彈有什麼關係?」葉蘭莎繼續做一個乖寶寶,不懂就問。

    「這個啊!」雪郎接過雪瑩踢過來的水杯喝了一口,接著往下說。

    這個炸彈裡面之所以會用到這個碧嶺,大約是因為這個炸彈被放置在水裡面,人是不可能回去點燃引線的,但是又需要一個具體的爆炸時間,雖然用定時器也可以實現,但是定時器也有著局限性。

    一般而言,定時器的定製時間在幾分鐘到幾天不等,可是這個炸彈的定製時間很顯然是要好幾年或者更久的時間,雪郎有講解了一些碧嶺的分解的速度和光照的關係。

    唐超聯想到在湖底看到的光線,這應該就是用來分解碧嶺的光線。

    最終雪郎得出的結論是,這個炸彈已經防止了很多年了,至少要十幾年了,甚至幾十年了,因為按照碧嶺的分解速度來看,最起碼要有十幾年的時間,可是按照雪谷的天氣來看,以為天氣改變之後日照的時間雖然長了,可是那個地方的日照時間反而短了。

    所以,雪郎才不敢確定這這炸彈到底有多少年了,這個要將這些年日月湖的光照情況作了一個統計才能夠確定。

    「這個沒關係,確定不確定的和我們的關係不大,我就是想要知道這裡面還有沒有這樣的炸彈。」尼古拉斯將炸彈一個一個的寶貝起來。

    「應該沒有了!」雪郎數了數,一共十二個,除了已經被打開的哪一個,還有十一個是完整的。

    「尼古拉斯,你這是幹什麼?」唐超失笑,這個炸彈也是能夠當寶貝的。

    「呵呵,師傅是看中了碧嶺的藥用價值了。」雪郎十分了解的笑笑,這個師傅什麼都好,就是一碰到藥材就失了分寸。

    「這個還有藥用價值?」雪瑩捏了捏僅剩的一點碧嶺,卻被尼古拉斯一個凌厲的眼神給等回去了,雪瑩也不氣惱只是有些好氣的笑了笑,周圍的幾個人也是笑了起來。

    因為這個小小的插曲,眾人也就不覺得有多麼的難熬了,因為在前面的時候,唐超就說過糟老頭一會兒會給大家帶來一個驚喜。

    就在這個時候,糟老頭進來了,一進來就看到眾人臉上笑嘻嘻的表情,糟老頭還不知道唐超和尼古拉斯到了日月湖底一游的事情,也不知道這炸彈已經找到了,頓時滿臉驚悚的看著大家。

    這氣氛不對啊,自從谷主的事情鬧出來之後,雪瑩的臉上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笑容了,就是尼古拉斯也是整天的愁眉苦臉的,可是今天為什麼,為什麼這些人都笑容滿面得了。

    再就是糟老頭驚悚的發現,雪瑩看著葉蘭莎的目光竟然多了一些柔和,葉蘭莎的目光也沒有這樣的敵對了,就是雪郎的眼神都柔和了,這個世界難道玄幻了,糟老頭眨巴眨巴眼睛,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啊?

    「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啊?」糟老頭笑眯眯的問道。

    「呵呵,你的確是錯過了很多,」尼古拉斯賣弄的拿起手裡面的炸彈,「看看這個是什麼?」

    「這個?仿明珠?」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糟老頭已經ba九不離十的斷定這個就是仿明珠。

    尼古拉斯在聽到仿明珠三個字的時候身子明顯的一頓,就像是從來沒有想過會被糟老頭認出來一樣,其實,尼古拉斯還就是這樣的想的。

    「你?」尼古拉斯長大了嘴巴,一個仿明珠六可以塞進去了,「你怎麼會認識?」

    尼古拉斯一臉的不相信,就是看著糟老頭的目光都充滿了敵意,看看糟老頭,又看看唐超,一臉的恍然,「哦哦,你們一定是早就是和糟老頭說了,是不是?」

    是你個大頭鬼啊!唐超白了尼古拉斯一樣,不跟你一般見識。

    糟老頭這是敵視的看著尼古拉斯,「我剛剛才進來的好不好,無聊!」

    尼古拉斯瞪大了眼睛,自己這是被唐超和糟老頭兩個人嫌棄了,好像是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