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40章 野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40章 野心!字體大小: A+
     

    雪郎沒有繼續追問,也不知道自己的姐姐聽進去了多少,只是知道第二天就傳來了師傅重傷的消息,雪郎開心的嘴角都合不攏了,原來自己選定的師傅不單單醫術高超就是功夫都是一流的啊。

    而此時糟老頭和尼古拉斯正在唐超的屋子裡面大肆的炫耀自己的豐功偉績,要不是礙於雪谷的秩序,糟老頭和尼古拉斯還真的就想要直接的將師傅給廢掉了。

    雪谷畢竟是眾人的雪谷,裡面的普通人也是不少的,唐超將自己從雪瑩哪裡聽來的事情告訴了糟老頭和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到底沒有說什麼,反而是糟老頭一臉凝重的看著唐超,「你要幫忙嗎?」眼神裡面卻是難以掩飾的渴望。

    「你希望我幫忙?」不是疑問是肯定,這一點從糟老頭的目光之中就可以看出來,糟老頭的眼神裡面充滿了為難。

    似乎唐超的幫忙與否對於糟老頭來說是一項十分為難的事情,糟老頭的雙手攥的緊緊地,嘴巴也是緊緊的抿著,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要是不願意說就不說好了,我會幫忙的!」知道糟老頭不是那種扭捏的性子,看著糟老頭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是隱藏在糟老頭心底裡面的故事。

    「我母親是雪谷的人。」糟老頭冷不丁的開口,短暫是凍結之後,兩個人之間有恢復了常態,似乎糟老頭的母親是什麼人,和他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看著唐超和尼古拉斯又開始侃天侃地,糟老頭的心頭莫名的一松,也就恢復了常態。

    只是尼古拉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糟老頭,原本以為糟老頭只是碰巧知道了雪谷的入口,現在看來,一切根本就不是在回事。

    糟老頭的事情就這樣的過去了,畢竟是上一輩的事情,而且根本就不妨礙唐超和尼古拉斯以及糟老頭的關係。

    原本想著能夠和平的解決這些問題的,可是這樣的安靜的時刻緊緊就維持了一天,師傅受傷的第二天已經醒過來的師傅,當即集結了雪谷的力量,要討伐唐超等人。

    「雪瑩,你過來,還要你和我一起殺了這個小子,以後你就還是我的乖徒弟。」師傅被安置在輪椅上,周圍都是雪谷的長老。

    「師傅?」要和師傅對上,雪瑩也是十分的心痛,「你為什麼要做哪些事情?」

    但當時雪瑩為師傅所做的哪一些就足以讓師傅身敗名裂。

    雪谷表面的平靜之下,原來也是暗藏著政治涌動的,雪谷的長老每三年換一屆,就是雪谷的掌權者師傅,也是六年換一次,可是師傅為了能夠長久的身居高位,竟然拍雪瑩殺死了不少敵對的勢力,就這樣有人發對就被殺死。

    雪谷的人剛開始的時候還很奇怪,為什麼一有人出來反對師傅就會死亡,師傅卻讓雪瑩散不了許多自己是神人的言論,滿滿的這種反對的聲音才少了許多。

    而且雪瑩甚至幫助自己的師傅外出,不但摧毀了很多其餘的山村,而且就是一些普通的勢力也已經被收回到了雪谷的麾下。

    這些事情都是雪瑩幫助乾的,因為雪瑩面對自己的師傅就是暗害雪郎的兇手的時候,才會這樣的激動和失望。

    「雪瑩?」師傅冷笑,「你難道就不管雪郎了嗎?」

    雪瑩最後的一點點希望也隨著師傅的這一句話而蕩然無存。

    可是師傅並不知道雪瑩的心思,仍舊繼續的說道,「雪郎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了,所需要的藥材可是很珍貴的,難道你就忍心嗎?」

    師傅說著,見雪瑩沒有反應,就將王世林請了出來,王世林也真的是敬業,一點一滴的將雪郎的情況說的那叫一個事無巨細。

    要不是雪郎的身體早就痊癒了,雪瑩肯定是會被師傅和王世林的一唱一和給哄回去的。

    可是,這算盤他們是打錯了,雪郎的身體不但恢復了,而且還知道了誰才是罪魁禍首。

    「師傅,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雪瑩神情悲傷,卻絲毫沒有要過去的意思,「難道雪谷不好嗎,你為什麼要想著外面的世界。」

    一聽這句話,師傅就已經明白了雪瑩的意思,「看樣子,你是不打算回來了,是要當雪谷的叛徒了是不是?」

    「雪谷的天氣是不是你搞壞的?」不等雪瑩回答,唐超就沖著師傅喝道,「你為了掩飾你的罪行,所以才編造了一個外來人的故事。」

    唐超這句話說完不但師傅怔住了,就是雪瑩以及其他的眾位雪谷長老也怔住了。

    「這怎麼可能?」

    「一定是這個小子在胡編亂造!」

    周圍的質疑聲不絕於耳,唐超淡淡的一笑,「難道你敢說不是嗎?」

    師傅詭異的一笑,「就算是是又怎麼樣?」

    這句話無意是承認了自己的事情,師傅的臉色冰冷,周圍的指責聲聲聲傳入師傅的耳朵裡面。

    「谷主,你怎麼能這樣啊。你可知道這樣我們雪谷就完了啊。」雪一長老痛心疾首,難以置信的看著師傅。

    「是啊,谷主,你為什麼要騙我們啊?」雪二長老顫巍巍的說道,他可是沒有忘記自己的小孫子就是因為雪谷的天氣的突變而去世的。

    周圍的指責聲,和質疑聲,不絕於耳,師傅的嘴角露出諷刺的,鄙夷的,嘲諷的笑容,就是我沒有悔過自新的。

    「你們知道什麼?」也許是聽夠了周圍的聲音,師傅一聲暴喝,「我這都是為了雪谷好。」

    「你是為了雪谷好,還是為了滿足你自己的野心,你自己知道,何必說的這樣的冠冕堂皇的。」唐超冷哼一聲,嘲諷的說道。

    「你以為你是誰啊,要不是時機還不成熟,我還需要雪谷為此幾年,我根本就不需要你!」師傅的聲音就像是從地獄裡面出來的一樣,詭異當行透著絲絲的毛骨悚然。

    眾人見師父冥頑不靈,再加上唐超等人的煽風點火,很快的一個一師傅為首的巨大的陰謀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原來是師傅的野心熱的話,師傅根本就是不滿足於僅僅統治者雪谷這樣一個小小的地方,又一次師傅以為的救了受傷的王世林,王世林描述的外面的世界深深的打動了師傅的心,同樣的也激起了師傅的野心。

    因為王世林是藥王谷的人,本身的醫術十分的了得,再加上一身制毒的本事,三言兩語的就說動了師傅。

    為了完成心目中的所謂的霸業,師傅重用王世林,再一次研製毒物的過程當中,不小心捧出了控制雪谷的天氣的控制器,造成了天氣的急劇轉變。

    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王世林和師傅將一個普通的人化裝成了外來人的樣子,在雪谷裡面=轉悠了三天之後,就將人格殺死了,對外就說是這個人是炎谷派來的姦細,破壞了雪谷的天氣。

    對此,雖然有人曾經的懷疑過,但是,畢竟是人微言輕,很快的就不了了之了,而破壞天氣的罪名也就被這個炎谷承擔了下來。

    而且師傅要完成自己的霸業,就必須要找到一個先鋒軍,給自己辦一些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這個時候雪瑩就進入了師傅的眼睛。

    可是想要控制一個人成為自己的傀儡,就必須要有手段,要有人質,如是雪郎就成了這個手段,成了這個人質。

    讓師傅出乎預料的是,雪瑩很簡單的就相信了自己,根本不需要花費太大的力氣,可是為了安全起見,師傅還是同意了王世林的建議,給雪郎下了毒。

    一方面師傅假仁假義的照顧著雪瑩和雪郎,另一方面,卻是要雪瑩為了雪郎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簡直就是偽君子一個。

    「師傅,想不到竟然真的是你?」是你給雪郎下毒,讓雪郎失去了原本應該快樂的童年和健康的身體。雪瑩看著師傅,一臉的悲憤,痛楚。

    「呵呵呵!」師傅仰天大笑,「你不知道的還很多很多啊,你以為你的父母是怎麼死的,」在雪瑩的仇恨的目光之中,師傅自豪的一笑,「可不就是我啊!」

    為了讓雪瑩成為孤兒,成為獨一無二,除了雪郎之外再無牽挂的傀儡,師傅可謂是煞費苦心啊。

    「你無恥!」想到自己苦命的父母,雪瑩再也忍不住了,沖著師傅就要衝過去,卻被唐超一把拉住了,「稍安勿躁!」

    「可是他,他……」雪瑩顫巍巍的指著師傅,從來沒有一刻感覺自己的師傅竟然是在而言的可惡,簡直就是衣冠禽獸。

    「好了,這個仇你一定回報的,但是,你不行,交給雪郎!」唐超語重心長的說道。

    雪瑩就算是在瘋狂之中,仍舊是有著理智的,這個人是自己的師傅,是自己三拜九叩的師傅,雪瑩感激的看著唐超,唐超只不想自己背上弒師的罪名。

    雪瑩感激的看著唐超,雪郎在身後被雪姨推著出來,「姐姐,交給我好不好?」

    因為雪郎做著輪椅,所以師傅並不知道雪郎已經解毒了,雪郎可以說是誤打誤撞了。

    「恩?」唐超看著雪瑩的眼睛,鄭重的點點頭。雪瑩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頭。

    「哼,你以為你能夠贏得了我嗎?」師傅張狂的一笑,對著雪郎陰狠的道,「不要怪忘記了你的身體可是掌握在我的手心裏面的。」

    「怎麼,你們是不是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師傅看著眾人並沒有表現出自己預想當中的驚訝和躁動,於是自我催眠道。

    「你還真的很自以為是啊?」尼古拉斯笑呵呵的站出來,「王世林,你可還記得葯谷老人?」

    葯谷老人,就是王世林的師傅,同樣的也是尼古拉斯的師傅,因為尼古拉斯是葯谷老人的關門弟子,所以年齡要比王世林年輕很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