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8章 別樣景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8章 別樣景緻字體大小: A+
     

    「我已經說過了。」只要雪瑩將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說出來,唐超自然不會吝嗇自己的一點血液。

    「可是?」雪瑩很為難,看著唐超的目光也不自覺的開始躲閃,師傅並沒有說可以將事情告訴唐超,雪瑩自己拿不定主意到底應該說還是不說。

    「你要是為難就算了!」雪瑩的糾結被唐超看在眼裡,料想應該是自己做不了主的,可是唐超也有唐超的原則,不可能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被人利用來利用去的吧。

    雪瑩原本還想著既然唐超說算了,是不是就會將血液給自己,可是在看著唐超一來到了淡漠和已經拒絕談下去的樣子,雪瑩就知道事情沒有自己想的這樣的順利了,或許是自己異想天開了。

    想一想也是,又有誰會被被人抽了兩次的血,仍舊不知道答案的,不知道原因的,這件事情不要說去做了,就是想一想都覺得難以接受。

    所以,對於唐超的拒絕,雪瑩雖然很無奈,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問問師傅,然後……」雪瑩囁囁地說道。眼睛甚至都不敢看唐超的眼睛。

    唐超點點頭,對著雪瑩一挑眉,「我等你!」

    雪瑩聽到唐超的話,心裏面一陣歡喜,雪瑩沒有想到唐超這樣的好說話,一張小臉上滿滿的都是驚喜。

    雪瑩回去之後,唐超一個人發獃,腦子裡面想著近幾天的事情,總是覺得不可思議。

    再就是葉妮莎哪裡去了,糟老頭有沒有跟上來,或者說這飛蟻是怎麼回事,按照唐超腦海當中的情景,這飛蟻不將自己生吞活剝了是根本就不會善罷甘休的。

    為什麼雪瑩能夠將自己從飛蟻的口中救出來,而且看雪瑩的樣子,似乎根本就是和飛蟻很熟悉的樣子,自己中了飛蟻的毒,雪瑩也能給治好了。這一切的一切都透漏著一股神奇的信息。

    而這信息到目前為止唐超還是看不見摸不著,更不用說是知道是什麼了。

    唐超感覺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個謎團,從葉妮莎找到自己,到葉蘭莎,到這裡的一切,都像是被一直神秘的手給掌控者,而自己只不過是這裡面的一顆小小的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人給丟棄了。

    唐超不知道糟老頭在外面怎麼樣,又會遇到些什麼事情,總之唐超感覺自己的思緒就像是一團亂麻,怎麼扯也扯不清,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啊。

    唐超覺得自己越想越亂,很多的事情根本就搞不清楚,從而也就不知道這之間到底是有沒有關聯的。

    就像是這雪谷和大漠的地理位置,又像是這南海龍眼珠到底在哪裡,再就是這裡的拜天石的什麼東西,這所有的事情有怎麼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唐超是越想越亂,乾脆就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因為剛剛吃過了飯不適合上床睡覺,所以唐超推開門,打算看一看這和雪谷裡面的風景。

    唐超知道既然這裡的人不看著自己,那就說明自己根本就探查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可是聊以慰藉好了,唐超推開門就走了出去。

    還不等唐超走出院子,一個急急忙忙的身影就沖著唐超而來,一路上還在不斷的看著手裡面的東西發笑。

    「雪郎?」唐超站住,看著眼前已經換上了一身紅色棉服的雪郎,雪地裡面的一點紅,格外的鮮艷和好看。

    「唐超,給你看看這是什麼?」雪郎耍寶似的將會手裡面的東西攤到唐超的視線裡面,興奮的說道。

    唐超看著雪郎手裡面的東西,臉色愈發的凝重了起來,這東西應該是南海龍眼珠。

    南海龍眼珠唐超是沒有見過,可是唐超從葉妮莎哪裡聽到過描述,而且還見到了圖片。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雪郎手裡面的這個東西就是南海龍眼珠。

    「雪郎,這個東西你哪裡來的?」唐超鄭重的問道。

    「撿到的!」雪郎很喜歡手裡面這個紅彤彤的珠子,拿在手裡面有一種溫潤的感覺,而且讓人禁不住的想要多看幾眼。

    雪郎玩弄著手裡面的珠子,絲毫沒有注意到唐超越來越凝重的樣子。

    「唐超,我帶你去個地方好不好?」雪郎收起珠子,拉著唐超的胳膊神秘的說道。

    「什麼?」唐超暫時的將心神收回來,等有機會一定要看看的看看雪狼的這個珠子,或許是自己多心了,這樣的寶貝怎麼肯能被人丟在地上,又怎麼可能會被雪郎撿到啊。

    唐超那種無力的感覺又回來了,就像是被神秘人給控制了這一切一樣,可是眼前唐超並沒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說明這一切,唯有慢慢的尋找原因了。

    「很好啊,很神秘的地方,姐姐經常會去,可是他們都不讓我去。」雪郎十分的委屈,要不是因為自己大小就體弱多病的,估計也會像雪瑩一樣的學習功夫了。

    唐超被雪郎拉著一路向西,很快的就出了院子,唐超看著距離自己的院子越來越遠,而雪郎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眼前的景色和院子裡面的景色差別很大,院子裡面和周圍都是皚皚的白雪,可是這裡,在這個距離院子不足百里的地方卻是柳暗花明,綠樹成蔭。

    越往前走,景色越美,溫度也是越來越高,很快的唐超和雪郎兩個人就將外套給脫了。雪郎還高興的哼起了小曲。

    「雪郎,你以前來過這裡嗎?」看著雪郎高興的樣子,唐超忍不住的問道。

    既然雪郎這樣的喜歡這個地方,沒有不來的道理,可是看著雪狼的樣子,像是從來都不曾來過一樣,或者說不經常來。

    「沒有!」雪郎搖搖頭,臉上頓時現出一種失落的情緒,「我只能在遠處看著!」

    「為什麼?」

    「因為我的身體不好,姐姐不讓我來這個地方。」雪郎的聲音裡面透著難以言表的委屈,就像是不能來這個地方是一件巨大的損失一樣。

    唐超蹙眉,看著周圍的景色,這樣的地方不是很適合養病的嘛,這裡溫度合適,風景宜人,而且鳥語花香的,為什麼雪郎不能來。

    「那你今天為什麼敢來了。」不是來了,而是敢來了,唐超看著雪郎十分認真地問道。

    雪郎聞言,燦爛的一笑,讓唐超感覺就像是清風拂過臉頰,夏雨滋潤心田,秋風送來涼爽,寒雪中火熱的暖爐。

    唐超不自覺的被雪郎的笑容感染了,臉上的線條柔和了起來。

    「因為姐姐說有你就行!」雪郎說完趴在唐超的耳朵上,神秘的兮兮的道,「姐姐是不是看上你了,你喜歡姐姐嗎?」

    雪郎打量著唐超,要是這個人能夠成為自己的姐夫,雪郎那是樂見其成的,在雪狼的心裏面,唐超可是第一個陪著自己玩雪的人也是第一個肯為自己堆雪人的人。

    雖然以前沒有這樣的大雪,這些現在都不在雪郎的考慮之列,雪郎只知道自己當著姐姐的面說起唐超的時候,姐姐雪瑩的臉是紅色的。

    不但臉是紅色的,雪郎有注意到就是耳朵都是紅色的。

    「你姐自己說的!」唐超失笑。

    「這還用我姐說啊!」雪郎挑眉,隨後一臉驚訝的看著唐超,「你不會不知道吧?」難道姐姐是單相思?

    「我知不知道你就不用知道了,你是怎麼知道的?」唐超就像是繞口令一樣的說出了一串話,當即就把雪郎給搞得有些暈頭轉向了。

    雪郎皺起好看的眉頭,一張清秀的臉更是皺巴成了苦瓜,「唐超,你是什麼意思啊?」

    雪郎有些搞不清楚了,因為從小體弱的原因,其餘的人在對待雪郎的時候不自覺的就多了一些耐性,從來沒有人這樣的說過一些這樣的話,而且語速還不慢,讓雪郎有些驚訝。

    「你們有聽明白?」唐超凝神看著雪郎,眼中的疑惑和不解都要溢出來了。

    「也不是啦!」雪郎撓撓頭皮,「只是從來沒有人和我說過這樣的然口令一樣的話而已。」

    「呵呵!」原來如此,唐超汗顏,自己還差一點認為雪狼的腦子有問題呢。

    「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雪郎想往的看著遠處,藍天,綠樹,鳥語,花香。

    「好!」這一次唐超拉起雪郎的胳膊,主動的走在了前面。

    越走,越感覺有些異常,但是那裡異常唐超有說不出來,只是感覺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感覺而已。

    「這是什麼?」唐超指著眼前的一個大樹說道,這棵樹不是很大,但是相對於周圍來說,這一棵樹已經是周圍最大的一顆樹了。

    只是這棵樹的樹榦很粗,但是很細。樹葉很大,但是很稀少,樹枝很長,幾乎是整個樹的高度的好幾倍,甚至好幾十倍的樣子,但是很彎曲,沒有一個直的地方。

    「我不知道啊?」雪郎也看到了這個奇怪的樹木,「這裡我從來沒有進來過。」

    唐超觀察著這棵樹,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縈繞在心頭。

    這棵樹的下面沒有一丁點的植物,就是小草都沒有一顆,而且這棵樹的周圍三四米的地方也沒有任何的生物,不要說動物,就是植物也沒有。

    樹葉也不像是其他的樹葉一樣的會隨風搖擺,儘管葉子很大,但是卻不擺動。

    而且唐超注意到這些葉子的葉面是綠色的,但是經略卻是紅色的,紅的透亮,紅的嬌艷。

    「這是什麼東西啊?」雪郎很好奇的一邊向前走,伸手就要去觸摸這奇怪的大樹的葉子。

    「小心!」唐超這邊還在想著在呢么會是,就看到雪狼的手馬上就要碰到了樹葉,連忙喊道,接著一把將雪郎給拉了回來,「你幹什麼?」

    「我?」從來沒有想過唐超會這樣的眼嚴厲的呵斥自己,雪郎有些委屈,「我不就是想要看看這棵樹的葉子嗎?」雪郎看到葉子很奇怪啊,明明是綠色的,為什麼會有紅色的樹筋,為什麼還隱隱約約的感覺裡面的紅色像是會流動一樣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