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6章 拜天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6章 拜天石!字體大小: A+
     

    「謝謝你!」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唐超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了起來。

    因為不知道女子為什麼突然之間會給自己道謝,唐超用茫然地眼神看著女子。

    「呵呵!」唐超的樣子十分的無辜,女子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謝謝你讓雪郎這樣的開心。」

    唐超心裏面一個突兀,難道雪郎從來都沒有這樣的開心過嗎,可是這是人家的家事,唐超從來沒有摻合人的家事的習慣,「不用謝!」

    女子聞言先是一怔,隨後就是燦爛的一笑,唐超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笑,但是應該和自己的回答有關係,在看著自己堆得雪人,圍上雪郎的圍巾,的確是好看了許多,這要不是因為體型和人不一樣,還真的會讓人以為是個人。

    「雪郎的身體從小不好,從來沒有這樣的玩過!」女子的聲音柔柔的,帶著點點滴滴的寵溺,唐超知道這寵溺是給雪郎的,可是聽著這樣的細膩的聲音,本身也是一種享受。

    「所以謝謝你」謝謝你讓雪郎這樣的開心,謝謝你讓雪郎玩了一些以前從來都沒有玩過的事情。

    「你好,唐超!」唐超淡淡的一笑,對著女子伸出了友好的右手。

    「你好,雪瑩!」女子輕輕的一握唐超的手,緊接著就鬆開了,唐超只感覺手中一軟,然後又是一涼。

    低頭看著已經空空的手心,唐超將心底的失落收起來,攥了攥手掌,「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雪谷!」雪瑩對著唐超倆嘴一笑,兩個酒窩就出現砸嘴角的兩邊,讓雪瑩原本只是清秀的臉頓時光彩耀人。

    唐超一時之間看的有些呆住了,第一次發現原來一個人的笑容對於一個人的改變是這樣的大。

    似乎是覺察到唐超的目光,雪瑩臉上的笑意漸漸地收斂了起來,再一次回復到了面無表情的狀態。

    唐超看著雪瑩變臉的速度之快,不禁有些咂舌了,這簡直可以和京劇的變臉相媲美了。

    「雪谷,難怪這個冷,」唐超搓了搓胳膊,用來掩飾內心對於雪瑩的窺探。

    雪谷,顧名思義就是一冰雪和寒冷著稱的,唐超四處看了看,除了在四處鏟雪矗立的人,沒有其餘的人。

    耳朵裡面是不是會聽到這些人在說著自己已經很多年了沒有遇到這樣的雪了,唐超凝神片刻,這裡不是雪谷嗎,為什麼已經很久么有這樣的大雪了。

    「你在奇怪這些人的話!」雪瑩當然也聽到了這些人的話,不過不同的是,雪瑩並沒有表現出大多大的震驚,反觀唐超卻是一臉的茫然和不可思議。

    唐超從容的點點頭,算是回答了雪瑩的問題。

    雪瑩對著唐超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兩個人就在院子裡面閑逛了起來。

    原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至少從雪瑩有記憶以來,雪谷裡面就很少下雪了。

    雪瑩剛開始也不明白,後來從老人那裡才知道,原來是很多年之前有一個人因為帶著外滿的人進來,從而改變了這裡面的氣候。

    「人?」唐超十分的不理解,為什麼一個人就能夠改變一個地方的天氣,是在是匪夷所思。

    「對!」雪瑩點點頭,繼續說了下去。

    剛開始的時候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後來才知道這個人是外面炎谷里的人。

    自古以來炎谷和雪谷勢不兩立,千百年來從來沒有人進去到對方的勢力範圍,不但如此,這兩方面的人是見面就打,見面就打,以至於為了減少損失,平時這兩個股中的人根本就不出門。

    也正是因為這樣,雪谷和炎谷裡面的人相互之間並不認識。

    這炎谷裡面的人來到這裡之後,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之後這雪谷裡面的天氣就慢慢的發生了改變。

    剛開始的時候,雪谷裡面只是雪下的小了,人們並沒有太在意,可是隨著時間的延長,雪越來越小,而且下雪的次數也是越來越少。

    這樣以來,雪谷裡面的人才察覺到不對勁,從來才找到了引起這件事情的根源。

    「是不是那人動了什麼東西啊?」唐超看著遠處正在收拾雪的人們,臉上呈現出來的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笑。

    「你怎麼知道!」雪瑩一頓,雙眼頓時就射出一股陰狠,揚手對著唐超就是一拳。

    「不要動怒!」唐超一下子攥住對方的粉拳,「我不是炎谷的人。」

    「你不是!」雪瑩恨恨的收回手,「你不是你怎麼知道那人動了什麼東西的。」

    這件事情是雪谷裡面的長老飛了很大的力氣才知道的,既然被唐超一句話給道破了,要說這唐超不是炎谷的人,雪瑩怎麼樣也不相信。

    「猜的!」唐超搓著手,笑眯眯的看著雪瑩,「很簡單啊,要不是動了什麼東西,難道僅僅就是一個人就能夠改變天氣,是不是太詭異了一些。」

    雪瑩未知可否,只是不再糾結著這個問題不放了。只是看了唐超半晌,然後才轉開目光。

    「你說的不錯,長老們最後發現這人竟然將雪谷用來控制時令的拜天石給移動了。」雪瑩感嘆的說道。

    「拜天石?」唐超蹙眉,「難道你們就不能夠在移動回來!」

    雪瑩苦笑,要是這樣的簡單就好了,這拜天石不是一般的東西,是雪谷用來祭祀的儀器,一般人是動不了的,這一次的移動,對方就是找到了一個體內陽剛之氣鼎盛,但是表面陰柔的人才成功的。

    如果,雪谷想要將拜天石轉回去,就必須找一個懂得陰寒之氣,同時又具備陽剛之氣的人才能夠移動,不但如此,要想要移動拜天石,還需要一樣東西,那就是赤炎火。

    「拜天石,赤炎火!」唐超重複道,這些東西是什麼,唐超不知道,「應該會找到的。」

    「是啊!」雪瑩看著唐超,燦爛的一笑,「已經找到了一些了。」

    唐超被雪瑩看的心裏面發毛,為什麼有一種自己被釘上的感覺,嘴角不禁chou動了幾下,「呵呵,已經找到了啊!」

    「是啊,應該已經找到了!」雪瑩看著唐超,滿臉的笑意。

    「呵呵!」唐超訕訕的一笑,然後別開頭,不再看雪瑩,今天的雪瑩很奇怪,沒有對唐超繼續冷言冷語,也沒有說什麼不客氣的話。

    言談舉止當中反而帶著淡淡的客氣和恭敬,唐超不知道因為換什麼,難道是因為這一場雪。

    唐超不知道,雪瑩的改變還真的就是因為這一場雪,這一場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的大雪。

    大雪剛剛下的時候,師傅雪無涯就將雪瑩叫了過去,雪瑩進去之後發現雪谷的長老都在裡面。

    雪瑩一一行禮,之後眾人就對這場雪進行了探討。

    因為在這一場雪之前,雪谷已經有將近兩年的時間沒有下一點雪了,所以當天空飄起雪花的時候,雪無涯和眾長老就激動不已的chou湊到了一起。

    說過來說過去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可疑的人,或者說是特殊的現象出現,這雪就這樣的下了下來,讓眾人都疑惑不已。

    最終在探討最近雪谷有沒有出現特殊的事情或許來人的時候,,雪瑩想到了唐超。

    「唐超,你說的就是你就回來的那個人。」這裡面除了雪瑩就只有雪無涯知道唐超,其餘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唐超是何許人也。

    「什麼人?」

    「怎麼回事?」

    「雪瑩,你說說吧!」雪無涯最後下了定論。

    雪瑩就將自己怎麼樣將唐超救了回來的事情說了說,說完了既等著眾人的評價了。

    「雪瑩,你是說你發現這個人的時候,這人就像是在一層冰裡面一樣是不是?」雪一長老捋著鬍鬚對著雪瑩問道。

    「對,飛蟻就圍繞在唐超的周圍,但是因為冰層的關係,並沒有對唐超造成很嚴重的傷害。」雪瑩想著但是的情景,心裏面就有些震撼。

    這飛蟻大概也是第一次發現有人竟然讓它們無可奈何的吧。

    「那這個人現在在哪裡?」雪二長老問道。

    雪三長老和雪無涯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睛裡面看到了不可思議和一閃而過的喜悅。

    「在客房休息!」雪瑩回答。

    「恩!」雪三長老意味深長的對著雪無涯點了點頭,「你們化驗過他的血了嗎?」

    「雪瑩化驗過了。」雪無涯搖頭,「並沒有發現什麼!」

    「等有機會在化驗一次。」雪一長老若有所思的看著雪瑩,「雪瑩,你覺得這個唐超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沒有。」

    雪瑩仔細的想了想,似乎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過既然長老們這樣的重視,那麼這個唐超應該不簡單。

    「你們的意思是說。」雪瑩有些激動,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雪瑩想到的事情太讓人震驚了,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對,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雪無涯對著雪瑩一笑,「一切還要等到化驗的結果出來再說。」

    「為什麼還要化驗一次。」雪瑩皺眉,「不是已經化驗過了嗎?」

    「有些人是先天的,有些人是後天的機緣巧合之下才形成的這種體制,我們只能夠化驗出先天的,並不能夠化驗出後天的。」雪無涯給雪瑩解釋道。

    「是啊,」雪一長老和雪二長老相互看了一眼,點點頭,雪一長老對著雪瑩道,「雪瑩,你明天去看看,記得找個機會試一試唐超。」

    「對,要不明天這雪下的很大,再加上雪瑩的探查,基本上就可以確定唐超是不是我們在等的人就行了。」雪無涯的眼睛亮亮的,雪瑩感覺自己從來沒有見到師傅這樣的有神過。

    隨後眾人就散了場,不過今天晚上能夠睡得踏實的顧忌沒有幾個人,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著明天的結果,到底這雪能不能下的大,到底唐超是不是雪谷一直在等待的恩人,這一切都要看明天的雪了。

    雪瑩也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的雪,看著窗戶外面飄飄洒洒的大雪,雪瑩一點也不覺得想要睡覺,竟然在窗戶邊上一直做到了大天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