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5章 堆雪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5章 堆雪人!字體大小: A+
     

    「你是不是看到我的長相很失望!」女子十分的坦然,一點也不介意唐超對於自己的相貌表現出來的無理。

    「沒有!」唐超笑著搖搖頭,「你的氣質很特殊!」

    唐超輕輕地皺著眉頭,唐超沒有告訴女子的是,自己感覺到這個女子的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氣息,但是卻是一時半刻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

    「你很會安慰人!」女子微笑著將水杯交給唐超,「喝水!」

    唐超很自然的接過來,喝了一口,感覺嘴巴裡面甜絲絲的,唐超看了看杯子裡面,並沒有發現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你知道我沒有!」唐超將水杯遞給女子,笑著說道。

    「好了,你身上的毒素已經清理乾淨了,你可以離開了。」女子將水杯放到桌子上,對於唐超剛才的動作就像是沒有看到一樣,並沒有解釋什麼。

    唐超揉了揉額頭,唐超記得自己最後的印象就是那個成群結隊的飛蟻,還有那一聲最後的呼喊,到底是誰在喊自己,唐超閉上眼睛想了想,卻是沒有一點的頭緒。

    「是你救我回來的!」唐超看著女子的眼睛,眼底一片真誠,「謝謝!」

    「不用謝,」女子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直言不諱,「我並沒有想著要救你。」只是不想要我的飛蟻在死傷一些罷了。只是女子並沒有將這句話是說出來而已。

    「呵呵!」唐超訕訕的一笑,「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

    「好了,你謝過了,可以走了。」女子站起來,沒有絲毫的猶豫,打開房間的的門,「請!」

    唐超失笑,顫顫巍巍的從床上下了來,一邊走著一邊喘著粗氣,「想不到你真的絕情!」

    「哼!」女子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抱著雙肩在一邊站著。

    唐超也不再理會女子的態度,只是一個人慢吞吞的繼續向前走著,就在走到距離女子一步之遙的時候沒聽出的身子一個趔趄,好巧不巧的一下子對著女子就到了過去。

    也許是處於一種本能,女子一下子就將唐超給接住了,唐超趴在女子的手臂上,臉上下,渾身軟綿綿的沒有絲毫的力氣。

    「抱歉!」唐超的聲音透著受傷之後的虛弱,言語當中則是充滿了濃濃的歉意。

    唐超被女子重新的安置到了床上,閉著眼睛,身體的各處都在叫囂,女子看了看唐超,除了臉色蒼白之外,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至於唐超為什麼一下子會虛弱的到摔倒的地步,女子很不理解。

    稍微停留了一會兒,女子就出去了,只留下唐超一個人躺在床上。

    唐超一直等到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之後身後拉了拉身上的被子,這是什麼鬼天氣啊,一會兒熱死,一會兒又變的這樣的冷。

    還是在被窩裡面的舒服啊,唐超開心的想著,至於那些個虛弱摔倒什麼的,那些可都是浮雲,不值得一提。

    雖然身體有些不舒服,但是絕對到不了體力不支的地步,可是唐超還是睡著了,一直到傍晚時分,唐超是被自己的肚子給餓醒的,可是睜開眼睛一看,屋子裡面並沒有人,不要說人了,就是一壺水都沒有了。

    唐超露出一絲的苦笑,大約是自己假裝虛弱的事情被女子發現了吧,要不然怎麼連一滴水都不給留啊。

    「不給留算了,」唐超一下子有躺進被窩裡面,「不給留不用了,我繼續睡覺。」

    唐超閉上了眼睛,只是悲哀裡面握緊的拳頭說明唐超並沒有睡著。

    房門外。

    「這就是你救回來的人?」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滿頭的銀髮,但是精神很好說話更是中氣十足。

    「是他!」女子站在一邊,目光看著大門,似乎透過大門就能夠看到裡面的唐超一樣。

    「可知道底細!」渾厚的聲音透過大門,低低的穿了進來。

    「目前為止沒有查到任何的信息。」女子搖頭,看著老人,「師傅,這人我們查不到!」

    老人的眉頭在聽到女子的話之後皺了起來,查不到,怎麼會查不到,「檢驗過血液了嗎?」

    女子點點頭,在老人的目光當中有緩緩的搖了搖頭,雖然血液是檢驗過了,可是一無所獲。

    「裡面可有?」老人沉澱了一下情緒,繼續問道。

    「不知道!」

    「不知道?」老人的聲音拔高,隨後有淡定了下來,雖然低沉,但是卻足夠的嚴厲,「怎麼回事?」

    「沒有任何的反應,既不知道是不是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沒有。」女子緩緩地搖頭,目光再一次的投向了唐超,眼神中透著濃濃的探究,就像是唐超是一個研究對象,而女子是一個研究人員一樣。

    裡面的唐超雖然裹在厚厚的被子裡面,可是突然就感覺到渾身冰涼,就像是被人盯上了一樣,從心裏面開始發冷。

    老人眯著眼睛像是在看房門,又像是透過房門看到裡面的人,半晌,轉身,「走吧!」

    等到老人和女子離開,唐超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種被人當成試驗品的來探討,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無論是女子,還是老人,亦或是其他的人都沒有在來過,雖然唐超很希望能夠有人給自己帶些食物過來,可是好像老天並沒有聽到唐超的祈禱。

    一直到唐超再被餓醒了三次之後,天終於亮了。

    門吱呀一聲被從裡面打開了,唐超站在門口,伸了一個懶腰,看著院子裡面忙忙活活的人們,總覺得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唐超揉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又揉了揉眼睛,沒錯啊,眼前的的確確的白茫茫的一片。

    「昨晚的雪下得好大啊。」一個拿著鏟子的男人說道。

    「是啊,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的雪呢。」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穿著一件藍色的棉襖,依舊是瑟瑟的站在風雪中。

    「小少爺,你趕緊的回去吧,這裡太冷了。」剛開始說話的男人放下手裡面的鏟子,拿起掃帚就開始清掃。

    「不要!」少爺跺跺腳,顯然是不願意離開,只是鼻尖已經被凍得通紅通紅。

    唐超望著這一切,心中的感覺是說不出的詭異,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唐超記得自己和葉妮莎來到了大漠,可是這大漠不是應該很熱的嘛,為什麼一下子就下雪了。

    唐超雖然不理解,可是看著眼前的雪景,童心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唐超出來,少爺看到唐超就走了過來,或許是有人已經交代過了,所以這些人面對突然多出來的唐超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表現。

    有的人對著唐超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基本上很多的人都選擇了無視,繼續著手裡面的動作。

    院子不大,但是接不住雪下的大,一時之間也很難清理完。

    唐超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樣大的雪了,一時童心起,竟然動手就開始堆雪人。

    少爺在一邊看的起勁,「我叫雪郎,你叫什麼名字?」

    雪狼?唐超手裡面動作一頓,抬起腦袋看了雪郎一樣,這樣的瘦弱的模樣,竟然叫雪狼?

    「雪是下雪的雪,郎是少年郎的郎。」雪郎嘴角上揚,似乎對於被唐超誤解了自己的姓名的事情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唐超!」手裡面動作沒有停,再有幾下子就成了。

    唐超四處尋找著可以用來當做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的東西。雪郎在一邊看得十分的起勁。

    「這是什麼?」看著眼前的一人多高的大雪堆,為什麼還有眼睛,有鼻子,為什麼還要有嘴巴,難道這是人嗎?

    唐超扭頭,雪郎認真的,迷茫的,好奇的表情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了唐超的眼前,「你不知道雪人?」

    「雪人?」雪郎饒有興緻的圍著雪人轉了一圈,扎巴幾下眼睛,伸手將自己脖子上面的圍巾,扯了下來,一伸手就給雪人圍上了,還仔細的整理了一番。

    「這樣是不是更好看了!」雪郎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燦爛,要不是太陽快要出來了,唐超真的會以為是雪郎的笑容是的周圍的雪反照了刺眼的光芒。

    「是很好看了!」唐超咧嘴一笑,似乎是被雪狼的純真所感動,唐超伸手緊了緊自己的衣服,依舊是那一身淡薄的外衣。

    唐超搓了搓手,剛才不覺得冷,這一停下來還真的很冷。

    「你沒有衣服的嗎?」雪郎似乎十分的不理解,為什麼自己穿的這麼厚還冷,為什麼唐超穿的這樣的少,難道唐超不冷的么?

    「呵呵!」唐超訕訕的一笑,「你的衣服!」剛想要裝可憐就被身後的一個聲音打斷了。

    唐超回頭,就看到女子拿著一身厚衣服站著唐超的身後。

    「姐姐!」雪郎一下子走到女子的身邊,拉著女子的手,「姐姐,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雪,真的很好啊……還有啊,這是唐超堆得雪人,好不好看……」

    雪郎噼里啪拉的說了起來,似乎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雪人似的。

    其實唐超不知道的是雪郎還真的沒有見過雪人,這樣的雪都沒有見過,有用什麼來堆雪人啊。

    唐超也沒有去屋子裡面,就在外面三兩下的就將棉衣給穿上了,然後抱著膀子看著依舊在說個不停的雪郎。

    女子的臉上更是難得一見的柔情,是不是的身手給雪郎緊一緊衣服,等到雪郎說夠了,女子才笑著開口,滿臉的都是寵溺,「好了,現在先回去休息,一會兒在出來看,好不好!」

    大概是真的有些累了,雖然不情願,但是雪郎還是在深深的看了一眼雪人,然後對著唐超道,「你等我啊!」

    「好!」唐超點點頭,「我等你!」

    說完了之後不但女子鎮住了,就是唐超自己也呆住了,不過看著雪郎開心的樣子,唐超似乎也就不那麼驚奇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