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0章我幫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20章我幫你!字體大小: A+
     

    「你好像很憎恨男人?」唐超把wan著手裡面的匕首,突然一道寒光刺激了唐超的眼睛。

    唐超忙的反過來,之間匕首的手柄的地方刻著一個字,唐超仔細的看了看,竟然是一個「莎」字,是葉妮莎的莎,也是葉蘭莎的莎。

    唐超凝視了片刻,看了看葉蘭莎,又看了看手裡面得匕首,以及匕首上面的字,這裡面的問題好像並不簡單。

    「你和葉妮莎需要南海龍眼珠才能夠分開?」唐超直直的看著葉蘭莎,十分篤定的說道。

    「是!」葉蘭莎回答的很乾脆,沒有否認,也沒有辯解,在葉蘭莎的世界裡面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沒有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可以幫助你!」唐琳雙很無所謂的回答,可是唐超依然看到了葉蘭莎緊緊地攪在一起的雙手,和微微顫抖的嘴唇。

    於是唐超脫口而出,「我可以幫你!」說完,不但糟老頭了愣住了,葉蘭莎愣住了,就是唐超自己也愣住了。

    唐超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主動的將麻煩攬到自己的身上,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主動地說出幫助某些人的話。

    可是唐超並沒有後悔,雖然有一瞬間的遲疑,但是也只是因為不確定自己怎麼就說出了這樣的話的緣故,而不是其他的。

    或許是葉妮莎的這一頓飯讓唐超改變了注意,也許是葉蘭莎眼底的落寞讓唐超改變了初衷,也許是葉蘭莎身上的悲涼的氣息感染了唐超,讓唐超的腦子短路了,才做出了如此的決定。

    葉蘭莎自嘲的一笑,看著自己的雙手,「你沒有必要這樣做的!」說完看著唐超,「你看清楚了,我不是葉妮莎,我是葉蘭莎!」

    「我知道你是葉蘭莎,不是葉妮莎。」唐超聳肩,「我分的很清楚!」

    幾乎就在一瞬間就能夠感受到葉妮莎和葉蘭莎兩個人的不同的唐超,又怎麼可能會分不清哪個是葉妮莎,哪個是葉蘭莎。

    「那你為什麼要幫助我,或者說你幫助的是葉妮莎而已。」葉蘭莎的聲音很慢,語氣當中帶著絲絲的落寞和寂寥,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將葉蘭莎抱緊在懷抱裡面,好好的疼愛一番。

    「我幫你,葉蘭莎!」唐超指著葉蘭莎,清清楚楚,一個字一個字的道,「其實比起葉妮莎,我可能更加的喜歡你的性格葉蘭莎!」

    「你確定,你沒有說謊!」葉蘭莎挑眉,看是眼底的落寞很明顯的少了許多。

    或許是因為唐超,或許是因為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情況,葉蘭莎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我沒有必要騙你,」唐超攤手,「還有我相信你能夠感受到我的誠意。」

    葉蘭莎沒有說話,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唐超,似乎想要看看唐超的眼底都低有沒有說謊。

    可是,唐超的眼底除了真誠,還是真誠,除此之外葉蘭莎沒有在唐超的眼裡面看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葉蘭莎低下頭,半晌之後,終於抬起頭來,眼神清明,不再是那樣的張狂和歇斯底里,「我相信你!」

    「我知道你會相信!」唐超溫柔的一笑,對著葉蘭莎伸出了右手。

    「唐超?」葉蘭莎將手放到唐超的右手裡面,藉助唐超的力量一下子站了起來,「我帶你去個地方,很神奇的地方。」

    「好!」感受著手心裏面的溫度,唐超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唐葉蘭莎和葉妮莎一樣,都希望自己能夠有一個獨立的身體。

    原來葉蘭莎帶著唐超來的地方是一個醫院,醫院的貴賓房間裡面有一個少女躺在床上,「那個才是葉妮莎的身體!」葉蘭莎語出驚人,不死不休!

    「你是葉蘭莎,他才是葉妮莎!」唐超指著床上的人嘟著葉蘭莎說道。

    「是,因為一場意外的事故,才造成了這樣的局面。」葉蘭莎苦澀的說道。

    「什麼?」唐超頓了頓,「能夠詳細的說一說嗎?」

    「我雖然不知道顏色為什麼看上了你,可是我相信葉妮莎的眼光。」葉蘭莎對著唐超咧嘴一笑,整個人的氣質頓時就變了。

    「我需要謝謝你的信任嘛?」唐超挑眉,看著葉蘭莎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要是想要謝謝,也不是不可以啊!」葉蘭莎難得的一笑,沒有絲毫的虛假,眼底裡面滿滿的全部都是笑意,真正的發自內心的笑意。

    「你很好!」唐超的心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平靜了,伸手不自覺的攬過葉蘭莎的肩膀,「相信我,你們一定能夠恢復的。」

    「恩!」葉蘭莎將腦袋放到唐超的肩頭,「我知道!」

    通過葉蘭莎的敘述,唐超慢慢的了解了一些事情,原來葉妮莎和葉蘭莎的感情非常的好,兩個人是雙胞胎,雖然因為是異卵雙生的緣故,兩個人的長相併不是十分的想象。

    葉妮莎為了救葉蘭莎受傷了,葉妮莎出事之後,葉蘭莎十分的自責,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葉蘭莎就開始葉妮莎公用一個身體了。

    唐超聽著聽著,感覺十分的心疼葉蘭莎,這個可憐的葉蘭莎,應該是因為自責,而將自己變成了葉妮莎而已,這隻有讓真正的葉妮莎醒過來,葉蘭莎恐怕才能夠回復過來。

    可是唐超並沒有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唐超知道,即使是自己說了出來,葉蘭莎未必就會相信,反而會適得其反。

    「你是怎麼知道南海龍眼珠的事情的。」唐超拍著葉蘭莎的後背,想著應該怎麼樣才能夠幫助葉蘭莎。

    「是聽別人說的,說是南海龍眼珠能夠鎮魂,所以,我和葉妮莎才想著要找到南海龍眼珠。」這樣兩個人就能夠分開了。

    唐超深吸一口氣,這個借口就讓他一直存在下去好了,既然葉蘭莎需要南海龍眼珠,那麼唐超就給尋找南海龍眼珠。

    「那葉妮莎的傷怎麼樣了?」唐超看著躺在床上面的葉妮莎,低聲問道。

    「沒有什麼起色,一直都是這樣。」葉蘭莎搖搖頭,一臉的失落。

    「能夠告訴我是誰告訴你南海龍眼珠有這樣的效果的。」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這樣的簡單,唐超想著回去一定要好糟老頭好好的了解一下南海龍眼珠的用處。

    「是我們的師傅!」葉蘭莎想了想,還是對著唐超說了出來,「葉遠山。」

    「哦!」葉遠山是誰,抱歉,唐超不知道,可是也不能在追問下去,還是回去問問糟老頭比較好。

    「走吧,我們回去!」唐超攬著葉蘭莎,低聲說道。

    「唐超?」葉蘭莎咬緊了嘴唇,「要是我在變葉妮莎怎麼辦?」

    「啊?」唐超失笑,別說,唐超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唐超壓根就不相信這樣的事情,這葉蘭莎就是葉蘭莎,葉妮莎就是葉妮莎,一切不過是有人的故意引導葉蘭莎而已。

    「啊什麼啊?」葉蘭莎翻著白眼,「我都要急死了,你還啊?」

    「好了,」唐超苦笑,「我知道就行了,葉妮莎和葉蘭莎我還是分得清楚的。」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都是一個人。

    唐超原本還不確定這件事情,但是昂剛剛看到躺在床上的葉妮莎的時候,唐超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陰謀,可是唐超沒有把握自己能夠揭穿這一切,這一切應該是有預謀的,所以必須弄清楚前因後果之後才能夠將這件事情徹底的解決。

    唐超有些自嘲,自己這是不是自找麻煩啊,竟然無端的捲入了這一場陰謀當中,看著葉蘭莎信任的眼神,算了,權當是做好事了。

    唐超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會對葉蘭莎有好感,或許僅僅就是因為葉蘭莎長得有些像秦瑤吧。

    秦瑤,提到這個名字,唐超的心裏面就難受的厲害,這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去啊,那個地球好像是變得越來越遙遠了,唐超總是感覺明明在觸手可及的時候,又變的遙遠了。

    或許這就是聊以慰藉的作用吧,唐超看著葉蘭莎的側臉,不知不覺的竟然有了一種和秦瑤走在一起的感覺。

    「你看什麼?」葉蘭莎抬眼,正好看到唐超的目光直直的看著自己,葉蘭莎霸氣再現,「是不是感覺我很厲害啊!」

    唐超挑眉,你是很厲害,就是不知道剛才那個柔弱的葉蘭莎是誰?

    「是啊,你很厲害!」葉蘭莎就像是一個矛盾的綜he體有著剛毅的一面,也有著柔和的一面,有著曝氣凜然的一面,也有著溫情脈脈的一面。

    多變女郎,唐超自我讚歎一聲,自己就是博學多才,這樣的成語都知道,或者應該說都會杜撰,不簡單不簡單。

    「你知道就好!」葉蘭莎越過唐超,踩著高跟鞋叮叮噹噹的就走在了前面。

    唐超幾步上前,追上葉蘭莎,伸手就將葉蘭莎的小手捏在了手心裏面,就算對方是秦瑤,自己也就重溫一下好了。

    葉蘭莎感覺到唐超的手掌十分的寬大,被唐超握在手心裏面的手十分的舒服,葉蘭莎漸漸地放鬆了心神,慢慢的靠在了唐超的身上。

    清風徐來,一切都是這樣的美好。

    「你幹什麼,放開我!」葉蘭莎一下子掙脫了唐超的鉗制,怒視著唐超,喝道,「流氓!」

    「呵呵!」唐超眨眼一笑,這是葉妮莎回來了,「葉妮莎?」

    「小人!」葉妮莎敵視的看著唐超,「你怎麼在這裡?」要是沒有記錯,這裡應該是醫院的後院。

    「我為什麼不能來這裡?」唐超挑眉,這還真的很像啊,唐超十分的想要見見這個掌控這一切的神秘的高人了。

    「我答應你給你好南海龍眼珠,你就帶我來這裡了。」唐超雙手一攤,十分無辜的說道。

    「我帶你來的?」葉妮莎很不確定的問道。

    「是啊,要不是你,我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唐超挑眉,「我又不是神仙,我怎麼會知道這裡!」

    「真的是我帶你來的?」葉妮莎滿頭的霧水,自己什麼時候這樣的健忘了,葉妮莎拍拍頭皮,「我怎麼一點都不記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