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17章 曲終人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17章 曲終人散字體大小: A+
     

    「唐超,你是不是欺負小妹了?」唐傲天半真半假的看著唐超,語氣裡面有些嗔怪的意味。

    「哥哥,不關唐超哥哥的事情。」唐琳雙趕緊的解釋。

    「那你問什麼要哭啊,這裡只有你們兩個,我不這樣想,怎麼想啊?」唐傲天說完,錘了唐超的胸口一拳,「是不是啊唐超?」

    這被愛情滋潤的人啊,還就是會變得shasha的,一點都沒有看出來唐琳雙的心情不好,竟然還在這裡調侃。

    「哥哥,是因為唐超哥哥說要離開,我才會……」唐琳雙的眼淚頓時又流了下來,「哥哥,你幫我留住唐超哥哥好不好,我不要唐超哥哥走!」

    「唐超,你真的要走?」唐傲天的聲音也有些沙啞,雖然和唐超相處的時間不長,可是唐傲天是打心眼裡面當唐超是朋友的。

    「大哥,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要是有機會我們一定還會在見面的。」唐超閉上眼睛,將眼底的感情全部都關閉了起來。

    唐超感覺到眼底澀澀的,忍不住的用手揉了一下,可是依舊是很不舒服。

    「大哥,你和嬌嬌的婚禮我就不去了,你們好好的,有機會我會再來看你們的。」唐超揚起拳頭,重重的砸到了唐傲天的胸膛上,「不要忘了我!」

    「不會!」唐傲天被唐超打的一個後退,但是唐傲天之一步就站定了,對著唐超的眼睛,鄭重的道,「我唐府的大門永遠為你而開著。」

    「要的就是大哥這句話,行了,我走了,就不和你們道別了,再見!」唐超說完,瀟洒的轉身,沒有帶走一片雲彩,也不曾留下一個眼神。

    唐琳雙看著唐超越來越遠的身影,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靈魂的木偶一樣,獃獃的,滯滯的。

    良久,一直到看不到唐超的身影之後很久很久,就到唐傲天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雙腳開始麻木了,唐琳雙一下子撲到了唐傲天的懷抱裡面,「哥哥,哥哥,我難受!」

    唐傲天順著唐琳雙的後背,一下一下的拍著,眼睛卻是對著唐超離開的方向久久沒有回神。

    「哥哥,哥哥,我不要唐超哥哥離開,不要!」唐琳雙感覺自己的心成了兩半,一半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還有一半隨著唐超的離開而離開了,從此之後,唐琳雙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無心的人每一個失了心的人,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歡樂。

    「小妹,唐超哥哥一點還會回來的,相信哥哥,好不好?」唐傲天低頭看著唐琳雙滿是淚水的小臉,「你要好好的,等著唐超哥哥回來好不好?」

    「真的?」淚濕的雙眼,怎麼找也早不到焦距,唐琳雙只能看著眼前模糊的影子問道。

    「哥哥有騙過你嗎?」唐傲天揉了揉唐琳雙的腦袋,輕聲說道。

    「哥哥!」止不住的傷心,再一次襲來,唐琳雙一下子撲到唐傲天的身上,又是傷心難過。

    唐傲天只顧著安慰唐琳雙,絲毫沒有發現躲在一邊的假山後面的梅嬌嬌,梅嬌嬌的眼睛也是紅紅的,雙手已經將腰際的外衣給絞的不成樣子了,可是依舊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梅嬌嬌知道自己不能夠像唐琳雙這樣的哭的坦然,哭的明目張胆,可是梅嬌嬌知道,自己的心從此之後也是少了一半的心臟了。

    至於這一版的心臟去了哪裡,梅嬌嬌深吸一口氣,唐超,你有沒有看到。

    梅嬌嬌知道自己以後一定會好好地生過,為了自己,為了梅三彤,為了唐傲天,也是為了唐超。

    梅嬌嬌知道自己的生命裡面不會再有唐超,可是在心底梅嬌嬌會永遠為唐超留出那個一個地方,誰也進不來,唐超也出不去的地方。

    尼古拉斯得知唐超離開的消息的已經是第二天了,因此尼古拉斯並不知道唐超在離開之前曾經和釋天商談過一次,至於談話的內容,除了釋天和唐超,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唐超這個傢伙,離開竟然也不說一聲,回頭我一定要他好看。」尼古拉斯的眼睛冒火,彷彿看到唐超過來,一把就要轉過來,大卸ba塊。

    「好了,唐超會回來的!」釋天攥著拳頭,想著唐超的話,筍石的事情唐超會繼續追蹤,一直到找到為止,到時候一定會給釋天消息的。

    因此釋天就等著,釋天相信唐超一定會做到的,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唐超就是唐超,僅此而已。

    梅三彤以死謝罪,風雨鑄劍城被一把火夷為了平地,往日的一切都已經煙消雲散了,滿心記恨的人已經離開了,那幾個鬧事的,也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想到這裡,釋天一笑,這個唐超,還真的是火眼金睛啊,要不是唐超揪出了這幾個挑撥的人,這事情大概還沒有這麼容易被解決,釋天閉上眼睛,唐超我又欠了你一個人情。

    釋天和尼古拉斯回到皇城,梅嬌嬌跟著唐傲天回到了唐府,一切似乎都已經結束了,又像是一切才開始一樣。

    梅嶺,桃花鎮。

    「唐超,我們這樣的離開,不和尼古拉斯大招呼,你猜尼古拉斯會不會跳高啊!」糟老頭拿著酒壺,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

    「等他看到你留下來的那個冬蓮花的藥丸的時候,就會蹦高的。」只要一想到尼古拉斯蹦高的樣子,唐超就覺得好笑。

    「你怎麼知道的?」糟老頭記得自己做的很神秘的,怎麼還會被唐超給發現了呢。

    「這就叫做未卜先知啊!」唐超搖頭晃腦的說道。

    「你看這人沒事吧?」一個路人看到唐超的樣子,指指點點的說道。

    「不會是sha子吧?」大白天的,要不是sha子,誰會在大街上搖頭晃腦的自言自語啊。又是一個腦補過剩的人。

    「好可憐啊,這人長得這樣的帥,竟然是個sha子!」搖搖頭,一聲感嘆。

    糟老頭頓時滿臉的黑線,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她可不可以說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唐超啊,應該是可以的吧,只要距離遠一點,應該就沒有問題的。

    可是這人算不如天算,這糟老頭算計,不如唐超算計。

    就在糟老頭自以為已經離的夠遠的時候,唐超的一聲尖叫,成功的讓隱形的糟老頭再一次的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而且還是赤luoluo的暴露。

    「糟老頭,我餓了!」唐超回頭,正對著糟老頭大喊道。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糟老頭拿著酒壺放在眼前,嘴裡滿正在碎碎念。

    「原來這人有人跟著啊,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誰是第一個,周圍的人都開始自發的尋找那個叫做「糟老頭」的人。

    「你把我的錢都買酒喝了,就是不給我買飯吃,我都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唐超看著糟老頭,委屈的說道。

    糟老頭聞言,一下子放下了酒壺,這委屈的稀里嘩啦的聲音真的是唐超說出來的?

    「哎呀,我的媽呀!」糟老頭放下酒壺,一抬眼,就看到自己的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大眼睛啊,這大眼睛也就大眼睛好了,為什麼每一個大眼睛裡面包含著滿滿的怒意啊,為什麼每個大眼睛的主人都像是要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樣的兇狠啊。

    「這個,我沒有得罪你們啊!」糟老頭訕訕的笑著,雙手抱著酒葫蘆就要偷溜。

    「給我打,狠狠地打。」

    「這樣的人查,用力的打!」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帶的頭,總是這些大眼睛的主人一個一個的帶著兇狠的目光對河糟老頭就開始拳打腳踢。

    因為都是一個老弱女人,糟老頭就算是有本事反抗也不能反抗啊,只好抱著腦袋接受了一下又一下的拳頭。周圍的人越來愈多,糟老頭已經被包圍了起來。

    在打打鬧鬧之中,糟老頭總算是聽出了一些門道,原來又是唐超搞的鬼。

    「讓你拿錢不辦事!」一拳。

    「讓你不給孩子買吃的!」一拳。

    「讓你就知道喝酒,不照顧孩子!」又是一拳。

    「讓你忘恩負義。」一腳。

    「讓你見錢眼開!」一腳。

    「讓你不知道照顧孩子!」又是一腳。

    糟老頭凌亂了,這些人口中的孩子是誰,難道是唐超。

    唐超?糟老頭腦海當中亮光一閃,難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精彩的節目。

    糟老頭從人群當中爬出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回頭看看還圍在一起打得不亦樂乎的眾人,呵呵的一笑。

    正要得意呢,一抬頭,正好看到笑的一臉欠扁樣的唐超,糟老頭心裏面的火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

    「唐超,你耍我是不是?」糟老頭沖著唐超就奔了過來。

    唐超對著糟老頭挑眉,我就是耍你你能怎麼樣。「不要,你不要打我啊,我不幹了,我不吃東西了,你都喝酒就好了,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唐超一邊驚恐的大聲喊著,一邊對著糟老頭挑眉擠眼睛,一臉的挑釁。

    「他在那裡呢?」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原本圍在一起的人對著糟老頭有沖了過來。

    原本想著教訓唐超一番的糟老頭,被自己身子後面的聲音影響在,和一回頭不要緊,差一點就將糟老頭喝下去的酒心嚇得吐出來。

    媽呀,這是多少人啊,為什麼看不到邊啊,為什麼每個人都是凶神惡煞的,糟老頭看了一眼,為什麼他們的目標好像是自己啊,「還不跑!」糟老頭只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的耳朵邊上說道。

    當即糟老頭也顧不得是誰說的這句話,把腿就跑,徒留下唐超笑的爽朗的笑聲和後面緊追不捨的眾位好心人。

    一些人去追糟老頭了,還有一些人流了下來,「孩子,餓了吧,大嬸這裡有雞蛋,吃吧!」一個煮雞蛋放到了唐超的手裡面。

    「孩子,這是牛肉,吃吧!」又是一塊風乾的牛肉放到了唐超的手裡面。

    不一會兒唐超的手裡面的東西就拿不過來了。拿不過來,就直接的塞到懷抱裡面,什麼都有,上到一個豬蹄,下到一個饅頭,應有盡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