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15章 成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15章 成長字體大小: A+
     

    「為什麼?」什麼為什麼,是為什麼選擇唐超,還是為什麼要走這一條路,唐超沒有問,唐傲天也沒有明說。

    「梅三彤身上的某些變化是筍石的結果,你們身上帶著的藥包是尼古拉斯專門用來抵抗筍石的影響的。」

    唐傲天伸手掏出口袋裡面的藥包,當初尼古拉斯給自己的時候只說是帶著對身體好,並沒有說別的,現在聽來,果然還是自己小看了這一切。

    「唐超,你的意思是我們並不能和梅叔叔長時間的接觸是不是?」不是因為疑問而問,而是因為確定而疑問。

    「是!」這也是梅三彤選擇唐超的一個原因,因為梅三彤知道,擁有七彩流光劍的人是不害怕筍石的輻射的。

    「可是?」唐傲天漲了幾次嘴巴,硬是什麼也沒有說出口,既然這件事情是梅三彤自己決定的,他這個外人邊沒有多樣的權利了。

    「好了,我們去找釋天,看看有什麼是要幫助的!」說完,瀟洒的離開。

    「唐超?」唐超的身影很堅ting,這讓唐傲天的心裏面有些一絲疑惑,「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

    「什麼?」唐超站定了回過頭來,饒有意味的看著唐傲天,嘴角上揚,眼中帶著笑意,「難道我是誰關係到你我的情誼?」

    「怎麼會?」唐傲天失笑,「不想說就算了!」

    「呵呵!」唐超笑笑,「走吧,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釋天和糟老頭在一起,唐超見到的時候還以為天上下紅雨了呢,「你們?在一起?」

    「噗!」釋天一口氣沒有咽下去,噗的一聲噴了出來,「咳咳咳?」

    「怎麼了這是?」唐超眼角帶笑,帶著揶揄的眼光看著釋天,「難道我說錯了么?」

    「什麼叫做在一起,你搞清楚了嗎?」終於止住了咳嗽的意思,釋天嗔怪的看著唐超,「說話沒有把門的。」

    「哈哈哈!」唐超瀟洒的大笑,看著釋天吃癟的樣子還真的是高興啊,「糟老頭,你怎麼在這裡啊,我還以為你又喝醉了呢?」

    糟老頭白了一眼唐超,什麼叫做喝醉了,而且還加上了一個「又」字,這是什麼意思啊。

    「呵呵呵,」唐超挑眉,「糟老頭,不服氣還是怎麼的?」

    「無聊!」糟老頭翻著白眼,對著釋天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徒留下心碎了一地,成了渣渣的唐超。

    「遭人嫌棄了吧,」釋天似笑非笑的看著唐超,幸災樂禍的說道,「活該!」

    「你?」唐超無奈的點點頭,「行,你們厲害,我不說話了還不行了嗎?」

    「哈哈!」釋天站起來,爽朗的一笑,「唐傲天是吧,你跟我來,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是!」唐傲天受寵若驚,看了唐超一眼,然後快速的跟著釋天離開。

    「?」唐超眨巴眨巴眼睛,自己這是遭人嫌棄了?好像是的。

    唐超看著釋天和唐傲天離開,做了一會兒實在是沒有事情可看,搖搖頭,慢悠悠的走了出去,既然你們不用我,那就算了,不用是你們的損害,哼!

    要不說唐超傲嬌了呢,這那裡是被人嫌棄的姿態啊,這分明就是嫌棄別人的神態啊。

    至於糟老頭和釋天說了些什麼,唐超不知道,也不想要知道,還有就是釋天和唐傲天密謀了些什麼,唐超不知道也不想要知道,還有就是梅三彤的結局是什麼,唐超沒有知道,也不想要知道。

    這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與唐超沒有了任何的關係一樣,唐超就像是一個局外人,站在一邊冷眼看著這一切,等到有一天的早上,唐超被外面熙熙攘攘的人聲吵醒的時候,唐超知道,那個討債的人來了。

    唐超的嘴角掛著笑意,不再是冷笑,也不再是置身事外的笑,唐超知道這一切都是釋天有意而為之的,就像是唐超曾經說的,自己不喜歡麻煩,尤其不喜歡被捲入這些無休無止的麻煩當中。

    而釋天好像也是故意的撇開唐超的,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包裹在一個巨大的中一樣,而唐超就在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外之人。

    「釋天?」唐超一笑,想不到釋天會送給自己如此的一個巨大的禮物,唐超不喜歡麻煩,可是不代表會逃離麻煩,有些事情是躲也躲不掉的,有些事情是陶冶逃不開的,唐超不喜歡不必要的麻煩,但是卻絕對不是害怕麻煩之人。

    外面的吵鬧之聲越來越喧鬧,唐超嘴角上揚,「釋天,離了我唐超,你終究還是搞不定的。」

    唐超看了看天空,朵朵白雲停留在湛藍的天空當中,也像是要看一看這人間的鬧劇一樣,久久的不肯離去。

    即使是隔著重重地幾個院落,大門之處的喧囂之聲不絕於耳,唐超一個提氣,飛身而上,幾個幾落之間就已經站在了風雨鑄劍城最高的地方,也就是風雨鑄劍城的城樓上,俯首看著這喧鬧的人群。

    「釋天,你說這一切都是因為筍石,那麼我們倒要看看這筍石是什麼樣子的,你給我們拿出來我們看看!」為首的是一個滿臉大鬍子男人沒因為臉上的鬍子實在是太多了,以至於根本就看不清楚樣貌。

    「是啊,是啊,我們要看筍石,拿出來,拿出來……」一時之間,各種各樣的討伐之聲不絕於耳,唐超只感覺身邊就像是飛來了一群蒼蠅一樣,嗡嗡的,煩躁不已。

    「大家聽我說,這筍石是什麼大家要看,我一定要滿足大家,可是在見到筍石之前,大家先靜一靜,我們先聽聽梅三彤,梅城主有什麼話說好不好!」釋天站在一個假山上,正好高於眾人一些,但是又不是抬高,這個位置剛剛好。

    「不行,我們不要見什麼梅三彤,我們就要看筍石,大夥說是不是啊?」大鬍子沖著釋天叫囂道,身後的接著傳出來三兩聲的迎合聲,「對,我們不要將梅三彤,我們要看筍石。」

    「看筍石?」

    「不看梅三彤!」

    「看筍石!」

    「……」

    種種聲音不絕於耳,總是釋天也感覺到有且頭疼。

    「這分明就是有人挑撥離間啊!」唐超失笑,攤開手掌,掌心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石子,唐超反手一轉,石子一一個肉眼不可以的速度飛了出去。

    「釋天,你不是說你中立的嘛,為什麼會在風雨鑄劍城,這件事情你要怎麼解釋……嗚嗚!」大鬍子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大鬍子也發現了自己的狀況,眼中已經流露出來明顯的恐懼。

    「大哥,你怎麼了?」身邊的一個賊眉鼠目的男子看到大鬍子的情景不對,擔心的說道。

    「嗚嗚!」大鬍子長牙五爪的就是說不出話來。

    與此同時,還有幾個人,也發生了這樣的情景,不是說不出話來了,就是站不起來了,要是有心之人一看,就知道這幾個人都是剛才叫囂的最嚴重的幾個人。

    釋天也是一頭的霧水,這好端端的幾個人為什麼一下子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況了啊。

    而且好像還是剛剛挑事的幾個人除了問題,這就不得不讓釋天反思一下了。

    就在這個時候,唐傲天帶著梅三彤從釋天的身後走了出來,梅三彤的身子越發的不行了,這才短短不過兩天的功夫,這梅三彤眼看著幾歲蒼老了下去。

    「這是誰啊?」

    「他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是不是也是一個受害者啊,你看他的樣子,簡直就是苟延殘喘啊。」

    「應該是了,你看看他的手,還有他的眼睛。」

    「對快看眼睛,紅眼睛?」

    「嚇人啊,怎麼出來一個紅眼睛呃妖怪啊?」

    「釋天,這是誰啊?」

    「……」

    種種聲音在梅三彤出來之後不絕於耳,人群更是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慌當中,只不過少了那幾個鬧事的人之後,現場安靜了許多,雖然各種言論橫行,但是,還不至於亂成剛開始那個樣子。

    「大家安靜一下,」釋天對著眾人說道,「這位就是梅三彤!」

    「什麼,他就是梅三彤?」

    「不可能,我是見過梅三彤的,絕對不是這樣子的。」

    「對,這一定是假的,梅三彤我們認識!」

    「是啊,梅三彤很年輕的,根本不會是一個老頭子!」

    「……」

    釋天也不說話,唐傲天也沒有動,任憑下面的人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可是也正如唐超所想的,沒有了那幾個挑事的人,現在的場面真是好多了。

    唐超跳下城樓,剩下的事情就好辦的多了,按照釋天的辦法,,應該很快的就能夠解釋清楚,不過為了平息眾怒,這風雨鑄劍城是留不住了。

    「唐超哥哥!」唐超有些感慨的的看著風雨鑄劍城,唐琳雙卻是和梅嬌嬌想著唐超走了過來。

    唐超面色如常,只是這心中的驚訝卻是不小,這兩個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的和諧了,這簡直就是不科學啊。

    「你們?」唐超頓了頓,恍然,「嬌嬌,你沒接受了唐傲天?」

    「唐超哥哥,你怎麼知道的?」梅嬌嬌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倒是唐琳雙一下子蹦了出來。

    「看你的樣子不就知道了!」唐超失笑,這個唐琳雙絲毫沒有之一到自己就是一個藏不住心思的人,所有的心思都寫在臉上。

    「我的樣子很明顯嗎?」唐琳雙拉著梅嬌嬌的手,「嫂子,你看看,我的臉上寫字了嗎?」

    「你啊,」梅嬌嬌失笑,「唐超逗你玩呢!」

    梅嬌嬌自從見到了梅三彤,感覺就像是一下子長大了,從前那個嫉惡如仇,快意恩仇的梅嬌嬌不見了,現在的梅嬌嬌穩重,大氣,讓人一看就像是一個大家閨秀。

    「嬌嬌,你成熟了。」唐超由衷的說道。

    「謝謝,」梅嬌嬌嘆息一聲,眼睛看著遠處的風景,不知道是落在了依依的楊柳之上,還是落在了聳立的屋檐上面,總是梅嬌嬌給人的感覺就是與眾不同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