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05章 川江水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805章 川江水壩字體大小: A+
     

    「就是吼吼啊!」唐超咧嘴一笑,標準的ba顆牙齒,標準的!

    「恩……你……行,行,我不問了還不行嗎?」這有何必急在一時,等到明天見到面了,一切就自有分曉。

    「哈哈!」好笑,十分的好笑,唐超揉了揉自己的臉頰,為什麼感覺酸酸的啊,一定是笑的太過分了。

    「我去找梅嬌嬌了,你自己樂呵好了,」唐傲天白了唐超一眼,「小心肚子疼!」

    「不會!」唐超收斂了笑意,挑眉看著唐傲天,「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會!」就算是會也不會告訴你的。

    「切!」唐傲天白了一眼唐超,然後無視唐超的挑直接的離開。

    「哎,」唐超搖搖頭,嘆息一聲,「愛情使人盲目啊!」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幾個人就聚集在地道的入口,等著見到那個梅三彤。

    「我真的很好奇啊!」尼古拉斯拿著藥箱,「什麼人會有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啊。」

    「就怕你的醫術達不到這樣好的程度!」糟老頭抬眼看了一眼尼古拉斯。不陰不陽的說道。

    「哼!」難得的,尼古拉斯並沒有生氣,而是挑眉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糟老頭,你也就是喝酒的料,其餘的還是看我的好了。」

    「行,看你的,只要你不要咋了自己的招牌就好!」糟老頭果真是喝了一口酒,然後笑眯眯的看著尼古拉斯。

    「你看什麼?」覺察到糟老頭的目光,尼古拉斯怒目而視。

    「呵呵!」糟老頭神秘的一笑,「沒事,沒事!」

    一行人就在糟老頭和尼古拉斯的相互揶揄和笑聲中來到了冶鍊的地方,也就是如今關押著梅三彤的地方。

    這裡面的牆壁已經完全的打開了,光線也就能夠找了進去,要不說這地道建立的十分的巧妙呢,這光線也不知道是通過什麼原理自然而然的就照射了進來。

    似乎是一點也沒有收到地理位置的影響,不但如此,唐超還發現這裡面的溫度似乎也是恆溫的,果真是一個風水寶地。

    唐超觀察了一番頂部,可是並沒有找到什麼特殊的裝置,就是頂部都是整整齊齊的石頭砌成的樣子,可是這光線就能夠進來,果然是妙哉妙哉啊。

    梅三彤的樣子和那一日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要硬是找到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心態不一樣了,以前的梅三彤是絕望的悲傷著,這個時候的梅三彤,雖然形體依舊是枯槁,但是,眼神當中流露出來的已經不再是滿滿的絕望,而是帶著一些希望的生機。

    「梅三彤,我們來了,現在我讓尼古拉斯給你看看你的身體,你配合一下!」唐超看了看梅三彤,直接的說道。

    「吼!」梅三彤竟然點了點頭,低聲吼叫了一聲,大約還是記者唐超的言論,小心的讓鐵鏈子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呵呵!」尼古拉斯拍拍小藥箱子,「我過來了,你可要老是一些啊!」

    「放心好了,既然梅三彤答應了,那你就過去好了。」唐超一笑,還忘不了揶揄尼古拉斯一句,「你要是被打死了我就給你收屍!」

    「狗嘴裡面吐不出象牙來!」尼古拉斯蔑視的看了一眼唐超,「狗眼看人低!」

    「呵呵!」唐超的心情好,不和尼古拉斯計較,「那你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不就好了!」

    「哼!」雖然明知道是唐超的激將法,但是尼古拉斯還是信了,自信滿滿的沖著梅三彤就走了過去。

    唐超瞭然的一笑,要不是看不出尼古拉斯確實有些緊張,所以唐超才會如此的插科打諢,至少讓尼古拉斯不提心弔膽,至少能讓尼古拉斯以一顆平常之心,不再畏懼梅三彤的心思去面對梅三彤。

    唐傲天一直緊緊的盯著梅三彤,就是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到尼古拉斯的身上的梅三彤,也注意到了唐傲天的目光。

    「吼!」顯然是被唐傲天如此赤luoluo的目光給驚動了,梅三彤向著唐傲天吼叫了一聲。

    「不防,一會兒再說!」唐超對著梅三彤點點頭,安撫道。

    梅三彤見到唐超的目光和言語,果然是安靜了許多,或許是真的知道了唐超對自己並沒有惡意,或許梅三彤已經將自己全部的希望就灌注到唐超的身上了,因此才會全心的相信唐超。

    尼古拉斯給梅三彤小心謹慎的做了詳細的診治,一會兒苦思冥想,一會兒裂開嘴角笑了起來,就像是一個sha子一樣,一會兒蹙眉,一會兒sha笑的。

    「尼古拉斯,你sha了?」糟老頭看著尼古拉斯的樣子,揶揄的說道。

    「你才sha了呢?」尼古拉斯站起來,幾步走到糟老頭的跟前,挑眉說道。

    「呵呵。」唐超搖頭失笑,「好了,說說,怎麼樣?」

    「這個身體已經極度的損傷了,想要恢復是不可能的,就是這一雙眼睛,也是……」尼古拉斯搖搖頭,「不可能會有改善的!」

    「那其他的,能不能數說話啊?」唐傲天著急的問道。

    「這個倒是可以一試。」尼古拉斯沉思片刻,終於還是小心謹慎的說道。

    「真的?」唐傲天驚喜的一下子抓住了尼古拉斯的肩膀,「真的能夠說話!」

    「你不要激動!」尼古拉斯拍開唐傲天的手,「這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短則數年,長則數十年,甚至是一輩子的事情。」

    「這?」唐傲天的身子明顯的一頓,「這說和說不是沒有什麼差別啊!」

    「當然有了!」尼古拉斯一挑眉,「這無論多久,有希望總是好的,這沒有希望豈不是更加的糟糕!」

    「也對!」絲毫不予理會尼古拉斯的無理,唐傲天一臉的欽佩,「如此就麻煩尼古拉斯醫生了。」

    「不麻煩!」尼古拉斯笑著擺擺手,唐傲天不明白這醫者父母心,這尼古拉斯雖然不是梅三彤個的父母,但是看著一個疑難雜症在自己的面前,尼古拉斯怎麼可能會不動心,怎麼可能會不盡心儘力。

    「好了,這玄鐵的鏈子,你可有辦法?」這身體可以看看的調理,可是這個地方確實不能夠多呆了。

    「這個?」尼古拉斯深深的嘆息一聲,「沒有!」

    「吼!」這邊幾個人爭辯的熱論,那邊的梅三彤又是一聲低吼。

    「你放心好了,不過現在沒有你討見還價的餘地。」唐超回頭指著梅三彤,「所以,你給我閉嘴!」

    「吼!」果然脈三通吼吼的沒有了聲息,變得安安靜靜的了。

    「喲,沒有想到他竟然聽你的。」尼古拉斯看著唐超呵呵梅三彤之間的交流,揶揄的說道。

    「這就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梅三彤知道我們這些當中誰才是零頭的,當然就肯挺誰的話了。」

    「你?」尼古拉斯吃了一個癟,頓時黑漆漆這一張臉,「就讓你先得意兩天好了。」

    「這個玄鐵的鏈子我沒有辦法,但是我又一個主意,可以讓梅三彤走出這個地牢!」尼古拉斯對著唐超一挑眉,得意的說道。

    「什麼辦法!」唐傲天一聽,臉上的激動難以掩飾的流露了出來,看這兒尼古拉斯的眼神也充滿了崇拜,這讓在唐超哪裡收到了一地沮喪的尼古拉斯重新燃起了鬥志。

    「你問我啊!」尼古拉斯挑眉一笑,得意的看著唐超,你看看,最終還是我比較的厲害是不是!

    唐超不覺得失笑,這個尼古拉斯還真的是一點也沒有變啊,這樣大的一個人了,竟然保持這這樣的一顆童心,也不失為一種處世之道。

    「好了,你厲害行了吧!」唐超莞爾,「你看唐傲天著急的,你就說說好了!」

    「這還差不多!」尼古拉斯得意的看著唐超,然後在唐超的失笑當中悠然轉身,看著唐傲天有些得意的笑,「你的力氣怎麼樣?」

    「啊?」唐傲天一時沒有明白尼古拉斯的意思,張大了嘴巴半天沒有動作。

    「啊什麼啊?」尼古拉斯喝道,「問你的力氣大不大?」

    「大?」唐傲天眨巴這眼睛,茫然地看著尼古拉斯「大啊,幹什麼?」

    「不幹什麼,就是讓你將拴著鐵鏈子的鐵墩子搬出去而已。」唐超雖然是對著唐傲天說的話,但是卻挑釁的看著尼古拉斯。

    「你?」尼古拉斯一時語塞,顫巍巍的指著唐超,「你知道?」

    「是啊,」笑容掛在臉上,純良無害,「我早就知道了。」

    「行行,」尼古拉斯挫敗的點著腦袋,「那你們就干好了,還找我幹什麼?」

    「找你救人啊,我可不會醫術!」唐超可是知道適可而止的道理的,這要是惹毛了尼古拉斯,一甩袖子不幹了,這唐超可不就得不償失了,這不就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情了。

    「這?」尼古拉斯圍繞著唐超看了一圈,「你是承認你不如我了!」

    「好好,我承認!」唐超失笑,「你厲害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尼古拉斯得意了,張狂了,高興了,這結果可不就是高興地去指揮者唐傲天完成任務了。

    唐傲天將自己手底下的幾個人集結了起來,將個人一起動手,終於還是將那個沉重無比的鐵墩子給弄出了這個臨時的地牢。

    梅三彤,我們已經出來了,你感受一下!」糟老頭也幫助了梅三彤的忙,這個時候面對著梅三彤說道。

    因為擔心梅三彤的眼睛因為再一次受到強光的傷害,所以梅三彤的眼睛上面蒙著黑布,這個時候反而是看不到一點的光線的。

    「雖然你的眼睛還能夠看到一些東西,但是視線確實及其的微弱,你也不要著急,慢慢來就好了。」唐傲天畢竟是唐傲天,說話溫文爾雅的,充滿了安慰之意。

    「好了,這麼久的地牢都帶了,這一時半刻的困難相信還是受得了的。」尼古拉斯可沒有這個好心,直截了當的對著梅三彤說道。

    「這所有的災難都過去了,這最後才是的煎熬才是最難以忍受的。」唐超深深的嘆息,看著這漫天的陽光,再看看這蒙著黑布的梅三彤,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到一絲絲的落寞和糾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