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9章 苦肉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9章 苦肉計字體大小: A+
     

    「我們不打了!」唐琳雙看了看梅嬌嬌,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

    「你呢?」唐超歪著腦袋看著梅嬌嬌,等待著梅嬌嬌的答案。

    「我,不打了,」梅嬌嬌被唐超看到無奈,最終還是答應了。

    「那麼,現在你們回去休息,要是我在看到你們爭吵,以後就再也不理你們了。」唐超的聲音平靜,根本既聽不出是喜是怒,可是梅嬌嬌和唐琳雙都是渾身一顫,知道唐超說得到就能夠做得到。

    雖然不甘心,可是誰也沒有勇氣去違逆唐超的意思,兩個人雖然依依不捨,但是還是站了起來。

    「唐超,要不要扶你回去休息。」梅嬌嬌擔心的說道。唐琳雙也是一臉的擔心和期盼。

    「不用,,趕緊的回去,這裡有大哥就夠了。」唐超面無表情的說道。

    「回去!」唐超再一次的重申。

    梅嬌嬌和唐琳雙無奈,只要一步三回頭,三步一回首的離開。

    等到確定看不到兩個人的身影了,唐超一下子就從地上蹦了起來。

    「唐超你?」唐傲天正想著要不要將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咋哄回來給唐超看看,豈料一回頭,唐超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邊,而且還是一臉的笑意,哪裡還有半分虛弱的樣子。

    「呵呵,我沒事,我們走吧!」唐超一笑,「知不知道這叫什麼?」

    「什麼?」唐傲天還沒有從震驚中緩過神來,有些茫然的看著這唐超。

    「這就叫做兵不厭詐!」唐超一挑眉,咧嘴笑道。

    「你?」唐傲天微怔,然後恍然大悟,「哈哈哈!」

    「糟老頭,你找死!」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聲音暴跳如雷,讓人忍不住的會想是不是下一刻糟老頭就會被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大卸ba塊。

    「我又沒有說是什麼酒,是你自己跟著我去的,干我什麼事啊!」糟老頭狡辯到。

    「你這強詞奪理!」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理直氣壯的說道。

    「無聊!」糟老頭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唐超走了過來。「喲,都走了!」

    「糟老頭你?」唐傲天驚訝的看著糟老頭,「你早就知道唐超是…..」

    「是苦肉計嘛?」糟老頭有些無奈的說道,「用剩下的。」

    「什麼苦肉泥?」追上來的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聽到苦肉計三個字,於是問道,至於冬蓮花的酒,又被岔開了話題。

    「唐超,你沒事了!」眼前的唐超面色紅潤有光澤,神采奕奕的,哪裡像是有事的樣子,不要說傷痛,就是半點毛病都沒有。

    「哦哦,」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恍然大悟的指著兩糟老頭,「難怪啊剛才我要給唐超看病的時候,你不要我看呢。」原來如此啊!

    「唐超,真有你的!」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由衷的說道,「還是你有辦法。」

    「好了,現在我們趕緊的去看看筍石,順便養養傷!」唐超說完,向著唯一存貨下來的鑄劍師的房間走了過去。

    「養傷?」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一驚,「哦對了,你受傷了,」想到剛才的二人大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心有餘悸的說,「你這傷啊,要好的慢一點!」

    「你?」唐超指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看到對方眼中的認真,「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就是糟老頭和唐傲天都不禁莞爾。這個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還真的有意思。

    鑄劍師帶著唐超一行四個人來到一個空空的房間裡面,面對著一面光禿禿的牆壁。

    「這裡就是存放筍石的地方?」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轉著圈看了看,一臉的不可思議。

    鑄劍師在幾個人的目光之中伸手在牆壁上一抹,頓時一聲咔咔的響聲,接著就看到原本完整無缺的牆壁從中間裂開了,向著兩邊裂開。

    不一會兒就裂開了一個能夠容納一個人通過的間隙,就在這個時候,牆壁停止了運動。

    「這竟然是一件密室?」糟老頭上前看了看,驚喜的說道。

    「走吧,」鑄劍師第一個走進去,唐超接著跟上,後面是糟老頭,再就是唐傲天,最後是尼古拉斯西頓醫生。

    「為什麼是我最後啊!」什麼也看不到,除了唐傲天的後背之外,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抱怨道。

    「因為你是大人物!」唐超面不改色地說道。

    「為什麼?」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不明白問道。

    「因為大人物總是最後一個出場的。」糟老頭一笑,聲音穿透而來,帶著絲絲的笑意。

    「呵呵!」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自動的屏蔽了糟老頭的笑聲,「我是大人物,哈哈!」

    一直走了大約三十分鐘的時間,周圍的空氣越來越潮濕,但是並沒有感到氣悶。

    唐超藉助這牆壁上微弱的光芒,看著四周已經很陳舊的痕迹,「這是人工開鑿的?」

    「是!」鑄劍師看了看四周,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回憶,「已經有很多年了,還是城主帶著我們一點一點的挖出來的。」

    「可是,如今…..」鑄劍師搖搖頭,長嘆一聲,「也不知道是那個混蛋沒鑰匙讓我知道是誰幹的,我一定要將他大卸ba塊!」

    「你干鑄劍師幾年了?」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唐超對著走在前面的鑄劍師問道。

    「前面的鑄劍師看上去年齡應該五十歲左右,身材已經佝僂,眼神也不再清明,但是卻一步一步走到堅定,走的決然。

    「我還不算是真正的鑄劍師,只能算是協從而以。」鑄劍師有些遺憾的說道。

    「那能不能問問你今年高壽?」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察覺到唐超的意圖,在鑄劍師回答完唐超的問題之後問道。

    「高壽?」鑄劍師有些自嘲,「說出來你們恐怕不相信,我今年二十五歲!」

    「對少?」唐傲天一聲驚呼,這怎麼可能,看著鑄劍師沒有五十,也有四十多了,怎麼可能在二十五歲?比自己還要小上幾歲。

    「不敢相信是不是?」鑄劍師自嘲的一笑,笑聲凄厲,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我也不敢相信,我們鑄劍師都蒼老的特別的快,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年有很多鑄劍師不明原因的失蹤了,我們調查了很久,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線索。」

    「就在幾年之前,鑄劍城的生意越來越好,我們新招了很多的鑄劍師,可是沒有多久,這些鑄劍師全部都不見了。我們還問過城主,樂視城主並沒有說什麼?」

    「後來,鑄劍師越來越好,我們的身體也是越來越差勁。」鑄劍師一邊說著一邊自嘲的笑著。

    「知道前幾年,我們鑄劍城裡面的人也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癥狀,可是沒有人在意,以為只是太累了而已。」

    「可是情況並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突然有一天,周圍的人都不見了,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煥然一新的面孔。」

    「每個人我們都不認識,城主說原來的那些人已經回老家了,所以才找了一些新人。」鑄劍師一邊向前走,一邊繼續回憶著,「後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提及發生的事情,鑄劍師至今都是一臉的驚恐。「也不知道城主哪裡去了,希望不要有事啊!」

    「鑄劍城裡面其餘的梅家人呢?」因為不認識梅家人,所以當初唐超等人只是點了點人頭,並沒有找清楚誰是誰?

    「都沒有了,事後我看了看眾人的屍體,在裡面找打了二當家的,三當家的,還有表小jie,以及他們的家人,除了城主和小jie,沒有一個人活著。」鑄劍師悲傷不已,幾度哽咽。

    「這裡面有沒有一個叫做吳天晴的?」唐超記得當初就是這個吳天晴去找的梅嬌嬌。

    「吳天晴?」鑄劍師想了想,「不知道,應該是城主的弟子吧,我並沒有見過。」

    「恩,知道了!」唐超想著等回去問問梅嬌嬌,看看有沒有吳天晴的消息。

    「還有什麼?」想了想,唐超繼續問道。

    「其餘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前面有幾個彎道,你們注意腳下!」鑄劍師拿起一個類似於古代夜明珠的東西,只不過上面有一個圓形的開關。

    鑄劍師將東西分給幾個人,然後叫他們將開關打開,通到裡面頓時光明一片。

    「這是在地下?」感受著周圍越來與潮濕的空氣和低氣壓,唐超對著鑄劍師問道。

    「是啊!」鑄劍師有些驚訝,「你是在呢么發現的?」

    「這裡的空氣當中的濕度比外面的要高一些,還有這裡面有些海水的味道。」唐超一點一點的將自己感受到了的分析了出來。

    「不錯,這裡就是地下,應該在地下四五十米的樣子,」鑄劍師想了想,「如果按照路程來算,應該是距離出口兩千多米的距離。」

    「這?」唐傲天驚訝不已,「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地方?」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這是當初城主的意思。」鑄劍師笑了笑,

    「當時的時候,因為這個事情,城主和二當家的,三當家的還大吵了一架呢,這一切就像是昨天一樣,可是一轉眼,二當家的,和三當家的都被已經不在了。」

    鑄劍師的情緒一會兒高興,一會兒落寞,總之就是隨著回憶起起落落。

    「到了!」走過了幾條坎坎,眼前豁然開朗,就是不用照明也已經很明亮了。

    眼前是一個極大的打鐵鍛造基地,各種各樣的融化設施,各種各樣的冶鍊設備,各種各樣的模具買各種各樣的武器到處都是,一看就是被人亂翻過來,一點章程都沒有。

    「這裡出事之後又睡來過?」看著眼前的樣子,唐超問道。

    「沒有?」鑄劍師四處看了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這個樣子,上一次我進來的時候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

    「你確定不是這個樣子?」唐超面色沉重,對著鑄劍師鄭重其事的問道。

    「我確定,這裡,這裡,還有這裡,我平時都是真理的整整齊齊的,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鑄劍師指著一些地方,疑惑的說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