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5章 並肩戰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5章 並肩戰鬥字體大小: A+
     

    雖然依舊是離不開筍石,但是只要讓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頭髮能夠免遭傷害。

    「暫時沒有,但是不排除以後沒有。」這就是皇族帝釋天擔心的,說好了部件廠牽扯進了,沒有想到還是食言了,「皇族帝釋天是擔心這件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你的處境就不是一般的危險了,而是很危險。」

    「所以,」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鄭重的看著唐超,雙手壓著唐超的肩膀,無比慎重的樣子,「唐超,你走吧,趕緊的離開。」

    「你認為我能夠到哪裡去?」唐超苦笑,要是能夠離開,自己最想要回去的就是地球。

    「哪裡都好,只要不在這裡!」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眼神暗了暗,然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你的地方。」

    「你是讓我做逃兵!」唐超失笑,剛才自己還說自己不是逃兵,現在竟然要讓自己做逃兵,這情誼,深了!

    「做逃兵總比沒命好吧!」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氣結,指著唐超的額頭,語氣急促,「你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成了榆木腦袋了。」

    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唐超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感覺心裏面暖洋洋的,「我哪裡也不回去,要來找我就讓他們來好了。」

    一句話說的平靜,但是言談當中的卻讓唐傲天睜大了眼睛,讓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失去了神采,讓守在門口的糟老頭握緊了拳頭。

    「你真的不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面無表情的問道。

    「不走,不能走,也不想走,更不會走!」唐超笑道,沒有一次比此刻更加的堅定。

    既然暴風雨註定要來了,那就來好了,不經過暴雨的洗禮,那能見到明媚的陽光啊。

    「真的?」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隱直直的看著唐超,眼底充滿了和面色不相稱的笑意。

    「假的!」唐超沒好氣的答道,「無聊不無聊啊!」

    「哈哈哈!」深藏在眼底的笑意終於突破重圍溢了出來,流光溢彩,「就知道你唐超不會離開!」

    「知道你還問我?」唐超一記左勾拳,沖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下巴就打了過去。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身子後仰,一把握住唐超的拳頭,「不問我怎麼確定你是不是唐超啊?」

    「哼!」唐超往回一扯力道,將拳頭從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手中撤回,反手一推,砰地一聲,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肚子一陣劇痛,身子已經飛了出去。

    「唐超?」尼古拉斯想低聲說揉著肚子從地上爬起來,「你陰我!」

    「不陰你,陰誰?」唐超挑眉。

    「你?」大概是真的打的狠了,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只覺得肚子一陣絞痛,胸口一陣煩悶,哇的一聲就是一口黑血。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唐傲天一下子驚呼道。

    「不用管他!」唐超攔住唐傲天,「他沒事的!」

    「你們?」唐傲天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兩個人,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癱軟在地,身前的衣服上滿滿的都是血跡,而唐超竟然不要過去,這是什麼道理。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吐了一口淤血之後,感覺心口的煩悶之氣少了不少,呼吸也通暢了不少,原本對著唐超的那一點點怒火,也隨之消散了。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坐了一會兒了,撇著嘴角問了問自己吐出來的臭血,將手伸向了在一邊看熱鬧的唐超,「拉我起來!」

    「自己起來,臭死了!」唐超不進反而退了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你沒有葯了?」

    「出來的匆忙,根本就沒有想到受到阻擊!」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嘆息一聲,「失算啊!」

    唐超的表情在聽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這一句話的時候變得凝重了起來。

    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是個什麼樣的人,唐超很清楚,這樣的小心謹慎的人竟然會慌亂到出來不帶夠足夠的藥品,由此可見皇城的危急到了何種的程度。

    至於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說的沒有想到會遇到阻擊的問題,唐超選擇性的忽略了,沒有想到,怎麼可能?

    糟老頭顫顫悠悠的走到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跟前,「看在你來報信的份上,讓你喝一口好了。」

    「切!」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白了一眼糟老頭,然後又是鄙夷的看著一樣糟老頭的酒壺,「就這樣的東西,你用來打發我?」

    「不喝拉倒,」糟老頭也不生氣,當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面打開救護的蓋子,頓時一陣特殊的香氣沖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鼻粘膜襲擊而來。

    其實冬蓮花的香氣很淡雅,不注意根本就問不出來,可是因為酒壺距離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很近,而且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又是一個研究草藥的人,當然一聞就知道這酒壺裡面的酒的妙用。

    「給我!」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看著糟老頭當著自己的面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著美酒,「不要喝光了。」

    「你不是不喝嗎?」糟老頭回味無窮的吧唧吧唧嘴巴,意猶未盡的晃了晃酒壺,「好像不多了!」

    「哎哎,糟老頭,我錯了還不行嗎?」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委屈的看著糟老頭,「難道你就忍心我難受!」

    糟老頭渾身惡寒,一個皺皺巴巴的臉竟然賣萌,嚇死人的會。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糟老頭將救護遞給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卻又在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手將要碰到救護的時候將手縮了回來。

    「糟老頭你?」眼看著就要拿到了,豈料到手邊上的酒壺竟然消失了。

    「我還是倒一杯給你好了。」糟老頭想了想,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一臉的不信任,「省的你一口氣給我喝光光了。」

    「你?」被糟老頭說中了心思,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一張老臉頓時紅透了半邊天。

    「哈哈哈!」唐超卻是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變臉笑的十分開心。

    糟老頭真的找到一個杯子,在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仇恨的目光之中倒了一杯,看了看,糟老頭低頭喝了一口,看著剩下的小半杯,糟老頭心滿意足的點點頭,「給你!」

    「糟老頭?」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感覺自己的肺要被糟老頭氣炸了,「你還能在摳門一點么?」

    酒壺不給也就算了,竟然連一杯酒都不捨得,臨了了還喝去一口,這糟老頭還能夠在摳門一點么。

    「能!」糟老頭十分認真地回答,然後又將就被靠近了嘴巴。

    「好好了,」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趕緊的討饒,「我錯了,真的錯了,糟老頭是最大方的,嘿嘿,最大方的。」

    雖然說著讚美的話,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臉上卻看不到半點讚美的意思,就是眼睛都沒有分給糟老頭分毫,全部都給了糟老頭手中的那半杯酒。

    「算了,給你好了!」糟老頭大發慈悲,「不過就這一點啊,不準再要,我也沒有了。」糟老頭是絕度不會告訴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自己不僅有,還有的是。

    「小氣!」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一把將就接過來一下子倒在了嘴巴裡面,沖著糟老頭挑眉說道。

    「無聊!」糟老頭翻了一個白眼,拿著酒壺又開始喝酒,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只能欲罷不能的舔舔嘴唇,以解相思之苦。

    「冬蓮花?」不愧是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僅僅靠著回味就知道這酒裡面有什麼好東西。

    「糟老頭。你那裡弄來的冬蓮花?」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從地上爬起來,沖著糟老頭媚笑,「糟老頭,好糟老頭。再喝一點點好不好?就一點點!」

    「不行!」糟老頭堅決的否定,「一點點也不行,不要忘記了你說的。」

    「可是,這是冬蓮花啊!」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看著被糟老頭當水喝的冬蓮花,心裏面甭提又多麼的鬱悶了。

    「我知道!」廢話這要是不是冬蓮花也就不會給你喝那一杯,哦半杯了。

    「好了,你們繼續,我去看看有沒有事情!」糟老頭撇開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灼灼的目光,閃身就離開了房間。

    「哎!」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看著剛剛還在眼前的糟老頭,「人呢!」

    「好厲害啊!」作為一個旁觀者,唐傲天將糟老頭的身法看的很清楚,這一動一靜之間,唐傲天已經知道糟老頭不簡單。

    唐傲天看向唐超,糟老頭不簡單,那麼是不是說明唐超更加的不簡單,唐傲天點點頭,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唐超。

    「唐超,你哪裡來的冬蓮花啊?」眼看著已經追不上糟老頭,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就將目光轉向了唐超。

    「不知道,是糟老頭的,又不是我的。」唐超無辜的聳肩,「你要問就去找糟老頭去,我可不知道什麼冬蓮花夏蓮花的。」

    「你?」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失望的搖頭嘆息,神情蔫蔫的,「你不知道,誰信啊,你們就是一體的,你能不知道?」

    尼古拉斯西頓醫一副「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你不知道的樣子」看著唐超,讓人想起了六月里的竇娥。

    「要不你再挨上一拳,順便再找糟老頭討一杯酒喝喝!」唐超舉起拳頭沖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揮了揮。

    「不用了,不用了!」受傷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眼前一亮,「你怎麼知道我受傷的?」

    唐超一副看白痴一樣的表情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你氣息穩不穩的我聽不出來啊?白痴!」

    「你?」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蹙眉,「好像也是這麼一回事。」

    「現在怎麼樣?」唐超沒好氣的問道。

    「嘿嘿!」尼古拉斯西頓醫生訕訕的一笑,「好多了好多了。」

    「廢話,喝了冬蓮花能不好多了。」唐超看著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白痴樣,頓時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優越感,這種智商上面的優越感來的還真的痛快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