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0章 有緣無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90章 有緣無份字體大小: A+
     

    「放下手來。」因為好奇,唐傲天的語氣帶著些命令的意味,賈樹盛不情不願的將手放了下來。只是在放下來的同時頭也低了下來。

    「抬起頭來!」又是一聲輕喝,雖然沒有多少的分貝,可是聽到賈樹盛的耳朵裡面卻更到由於平地一聲驚雷,賈樹盛一下子就抬起了腦袋。

    「噗嗤!」

    「哈哈哈!」

    「哈哈哈!」

    唐琳雙,唐超以及唐傲天看著賈樹盛的樣子,誰也沒有忍得住,紛紛毫無形象的大笑了起來,因為賈樹盛的樣子實實在在的是太好笑了。

    賈樹盛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態,也不遮遮掩掩的了。任由唐超等人看個夠。

    賈樹盛的卻是比糟老頭要嚴重很多,兩個眼睛都青了,而且鼻樑也歪了,就是嘴角還掛著一條血絲,臉頰上更是中的老高老高的一塊淤青。就像是一隻生氣的青蛙,而且還是一邊鼓起肚皮的哪一種。

    「你們?」唐琳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雖然不認識糟老頭,但是唐琳雙認識賈樹盛啊,「賈樹盛,你這是怎麼弄的?「

    就算是打架好了,也不至於弄成這個樣子吧,難道現在打架還有用蠻力的。

    「我?」賈樹盛氣結,這唐琳雙可是賈樹盛的夢中情人,如今自己得這鬼樣子被唐琳雙給看到了,賈樹盛真的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

    「你不要告訴我這是你打架打的。」唐琳雙雖然這樣說,可是也基本上確定了賈樹盛的上,百分之百的就是打架打來了。

    「可不就是打架打來的。」唐傲天一笑,搖搖頭,「丟人啊,你們!」

    「還真的是打架啊?」唐琳雙半真半假的笑著,「難道你不知道用功夫的嘛?」

    就算是被人打死了,只要是用的功夫也是絕對的不會傷到臉的,就算是傷到了也絕對不是這樣的情景。

    而且賈樹盛的功夫不錯,既然能夠將賈樹盛打成這樣,無論用的是什麼方法在,還少說明和賈樹盛大家的這個人也是不簡單的。

    「那這位是?」看著糟老頭的年齡,以及直呼唐超的名字,唐琳雙在心裏面將糟老頭列為需要恭敬的對待的人。

    「叫我糟老頭就好了!」糟老頭搖搖手,一臉的無所謂。

    「你好糟老頭,我叫唐琳雙,你叫我小雙就好了。」既然糟老頭痛快,唐琳雙也不是扭捏之人,當然這也是痛痛快快的了。

    「恩!」糟老頭悶哼一聲,對於女人糟老頭一向是敬而遠之,更何況這裡有個唐超,哪裡還會用得到自己啊。

    「好了,趕緊的擦藥,我可不想要一個渾身是傷的跟班。」唐傲天收斂了笑意,可是因為笑而引發的臉紅氣促等癥狀確實沒有減少。

    「哼!」賈樹盛想著糟老頭一慫鼻子,然後就找人擦藥去了。

    唐超笑了笑,從衣服兜裡面掏啊掏,逃出來一瓶子葯,「你自己擦還是我給你擦。」

    「我看得到么?」糟老頭沒好氣的說道。

    「哎!」唐超苦笑著搖搖頭,任命的過去個糟老頭臉上的傷口默默的塗上了一層藥膏。

    「這是什麼葯?」糟老頭覺察到傷口冰冰涼的感覺,那種疼痛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不適。

    「好葯!」唐超也不隱瞞,當即就將手裡面的藥膏遞到糟老頭的手裡面,「身上的自己來!」

    「這是?」糟老頭有些激動,「這不是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藥膏嗎?」

    「是啊!」唐超挑眉,「怎麼了?」

    「沒什麼?」話雖然這樣說,可是糟老頭心底的激動確實無法隱瞞的,這種藥膏糟老頭是知道的,當時唐超不知道磨蹭了多久,才從尼古拉斯西頓醫生那裡弄來這一點點。

    根據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的說法,這種藥膏是用了七七四十九種珍貴的藥材提煉而成,不但活血化瘀,而且不留瘢痕,關鍵的是普通的傷口,一般的藥物需要五六天方可結痂,這種藥物只要塗抹一次就可以結痂。

    糟老頭看著手中的藥膏,看著已經被唐超用去的大半,這大半到了那裡,糟老頭不用想也知道。

    一直知道唐超帶自己不一般,可是糟老頭真的沒有想到,就自己這點小傷,竟然讓唐超動用了這神奇的藥膏,而且還用的一點也不心疼。說不敢動是不可能的。

    「糟老頭,你用的是什麼藥膏,怎麼會?」唐琳雙指著糟老頭臉上的傷口,驚訝不已,剛才還在流血的傷口,為什麼一眨眼的時間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怎麼了?」糟老頭佯裝不明白,「可能是我的傷比較的輕吧。」

    「呵呵!」知道是糟老頭不願意多說,掏啊掏打斷了唐琳雙的刨根問底,「好了,既然傷口沒事了,那我們就走吧。」

    「好!」唐琳雙也看出來糟老頭不願意多說的樣子,也就不再問了,跟著唐傲天繼續向前走去。

    「唐超?」糟老頭將藥膏還給唐超,「你留著好了。」唐超擺擺手,「放我這裡佔地方。」

    「怎麼了。」唐超一把拉過糟老頭,「是不是很感動啊,感動就請我喝酒好了。」

    一句話成功的讓糟老頭有些感動的心思消失的不見蹤跡,這個唐超還真就是有這樣的本事。

    「好!」糟老頭接下放在腰間的酒壺,「都給你!」

    「這麼大方?」話雖然如此,唐超也的的確確是喝了起來,只不過並沒有喝多少,只是小小的喝了幾口,然後又遞給了糟老頭,「好了,我怕喝多了你一個人跑了。」

    「哈哈哈,」糟老頭爽朗的大笑,「你怎麼知道的?」

    「哥哥?」唐琳雙聽著身後糟老頭的笑聲,「你說唐超會不會有女朋友了。」畢竟是這樣優秀的人,有女人愛慕也是正常的,要是沒有才奇怪呢。

    「應該沒有!」唐傲天也不確定,只能給唐琳雙一個模模糊糊的答案,可是唐琳雙顯然不滿足浴這個么棱兩可的說法,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看著唐傲天。

    「好好好!」一連三個好字,唐傲天被唐琳雙看的沒辦法了,只能投降,「一會兒我幫你問問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唐琳雙眨了眨一邊的眼睛,一個眼睛睜著,一個眼睛一眨,要多萌有多萌。

    「你啊!」唐傲天揉了揉唐琳雙的秀髮,「真拿你沒辦法。」

    「不過,」唐傲天想了想,還是決定先給唐琳雙打傷以及預防針地比較的好,「要是唐超有了女朋友,你可就不能鬧性子了,知道么?」

    這人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可以做,有根線劃在這裡,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不能說,有根繩子橫在這裡,所以,唐傲天才會對著唐琳雙如此的要求。

    從小到大,唐府的家風很是嚴厲,絕對不允許出現破壞別人感情,破壞別人家庭的事情,一旦唐超確定有了女朋友,或者妻子,就算是唐琳雙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的,也只能認輸。

    「我知道了!」雖然心裏面十分的委屈,唐琳雙也不想自己沒有競爭就失敗了,可是根植在骨子裡面信念是不會輕易的改變的。

    「好了,你也不要委屈,說不定沒有呢!」不忍心看著唐琳雙垂頭喪氣的樣子,唐傲天忍不住的安慰道。

    「恩!」雖然一想到唐超有可能已經有了喜歡的女人挺老實的心情就十分的糟糕,可是事情沒有明確之前,唐琳雙也不是一個扭捏之刃,很快的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回頭正好看到唐超和糟老頭勾肩搭背的樣子,不由得會心的一笑。

    「唐超,快一點了,要不然今天我們可就沒有地方休息了。」唐傲天看著唐琳雙的樣子無奈的一笑,轉而對著唐超喊道。

    「知道了!」唐超搖搖手,依舊適合糟老頭一起走著。

    「沾花惹草!」糟老頭卻是不咸不淡的來這這樣的一句,「招蜂引蝶!」

    「喂?」唐超很生氣好不好,「我有哪裡得罪你了。」

    「紅杏出牆!」糟老頭看也不看唐超,繼續拼盡腦袋向著一個有一個的四字成語,可是想了半天,愣是沒有想出第四個四字成語。

    「你會不會用成語啊?」唐超實在是無語了,「知道不知道紅杏出牆的意思啊?」

    「我怎麼知道,」糟老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唐超,眼中帶著點點算計的光芒,「你最清楚不過了,幹什麼問我啊?」

    「我告訴你啊,還有很多啊,像是胡攪蠻纏,無理取鬧啊什麼的,你是不是比較的清楚啊。」唐超說完,瀟洒的一笑,趕在糟老頭髮怒之前快步的離開,「大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說完還挑釁的回頭看了一眼糟老頭,正好看到糟老頭揮舞起來的拳頭。

    等到唐超跟上來之後,唐傲天到時自然,可是就是唐琳雙變得不自然了,一會兒拉拉唐傲天的衣襟,一會兒哥哥哥哥的叫著,弄得唐傲天一個頭兩個大,弄得唐超有些疑惑不解。

    「小妹這是怎麼了?」唐超笑著問道。

    「不要對我笑!」不假思索的,唐琳雙脫口而出。

    「小妹?」唐傲天呵斥,「有犯渾了是不是?」

    「唐超哥哥,對不起!」說完唐琳雙就後悔了,只能看著唐超小聲的道歉。

    「沒事。」唐超果真收斂了笑容,面無表情的說道。

    「哥哥!」唐琳雙委屈了,有怪不得別人,一些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當即拉著唐傲天的衣襟,委屈的,憋悶的,痛恨的,自責的淚水就這樣的流了下來。

    「好了,」唐傲天無奈的幫助唐琳雙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好了,在這樣就不漂亮了。」

    「哦!」唐琳雙跺了一下腳,痛恨自己怎麼老是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啊,本來不是要好好地表現的嗎,為什嗎事情反而越來於糟糕啊。真的搞不懂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