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88章 丟死人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88章 丟死人了!字體大小: A+
     

    「這個?」唐超看著糟老頭因為咳嗽而變得水汪汪的眼睛,「難道這才是魅力老年人。」

    「唐超!」糟老頭一聲暴喝,沖著唐超就是一掌。調侃竟然調侃道老子頭上了,太過分了。

    「哈哈哈!」唐傲天也是爽朗的一笑,種種陰霾全部都華為無形。

    唐超閃身躲過糟老頭的攻擊,和糟老頭對視一樣,均從對方的眼底發現了憋不住的笑意,「哈哈哈哈!」

    「你們?」唐傲天指著唐超和糟老頭,大心眼裡面有些羨慕唐超和糟老頭這樣的相處方式,「為什麼我的身邊就沒有一個這樣可以為所欲為的朋友呢。」

    唐傲天原本還以為糟老頭就是唐超的跟班一樣的人物,現在看來並不盡然,唐超和糟老頭之間與其說是主和從的關係,不如說是協作的關係更加的貼合一些。

    「想什麼呢?」唐超將手臂搭在唐傲天的肩頭,斜著眼睛瞄著糟老頭,「你羨慕啊,不是有我嗎?」

    「呵呵!」唐傲天展顏一笑,「是啊,有你!」

    「肉麻!」糟老頭撇撇嘴角,哆嗦著搖頭不已。

    唐超的目的是要去風雨鑄劍城,唐傲天的目的地也是風雨鑄劍城只是目的不一樣而已,唐超是為了筍石,而唐傲天原本是為了梅嬌嬌,只不過現在的目的裡面多了一項而已,那就是幫助唐超探明筍石的真像。

    既然目的地相同,那當然就是一塊上路了,在路上唐超從唐傲天知道了一些外界說不知道的風雨鑄劍城的消息。

    不能說這些消息對唐超有什麼重大的幫助,但是幫助是絕對的。

    原來這個風雨鑄劍城並不像是表面上這樣的風光,內力甚至已經是破爛不堪。

    在沒有筍石的時候,風雨鑄劍城的門前可謂是門可羅雀,當然了,內部的幾股勢力也是相對的平靜一些,可是自從知道了筍石的用處,以及面對筍石帶來的好處的時候,人的心思是卡伊改變的。

    尤其是面對著因為筍石而帶來的重重的利益,名譽,以及地位。

    風雨鑄劍城裡面一共有三大分支,其中要數梅嬌嬌的父親,梅三彤的勢力最為強大一些。

    座下弟子是越收越多,可是這樣做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魚目混雜,真正有本事,有根骨的徒弟是越來越少,很多的人都是慕名前來,真的一點風雨鑄劍城的榮譽而已,這些人經常地魚肉鄉里,時常的被人找到梅三彤告狀。

    可是梅三彤呢,即使是有心也是無力,根本就管理不好這樣的一個風雨鑄劍城,所以,這樣一來手底下了的人就更加的放肆了。

    梅嬌嬌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搬出去了,原因就是因為看不慣這些叔叔伯伯的所作所為,梅嬌嬌也曾經勸說梅三彤放棄這個名義上的當家之位算了,可是梅三彤並沒有願意。

    這不,近幾年,風雨鑄劍城的生意雖然依舊風光,可是內部的鬥爭已經發展到了白熾化的狀態,為了穩固自己的勢力,這不,梅三彤才找到唐府,說出了梅嬌嬌和唐傲天的婚約。

    關鍵的是唐傲天在知道是梅嬌嬌之後,竟然不顧自己的父親的反對毅然決定迎娶梅嬌嬌,可是梅嬌嬌卻是不願意到離家出走的地步。

    字裡行間,唐超不難聽出唐傲天對於梅嬌嬌的愛慕和維護,就是可惡的梅嬌嬌竟然不懂的珍惜,實在是可惜啊!

    「你真的很喜歡梅嬌嬌!」唐超有些迷惑,「可是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以貌取人的人,怎麼會對梅嬌嬌一見鍾情呢?」

    「其實,也不能算是一見鍾情了,我以前見過梅嬌嬌。」提及梅嬌嬌,唐傲天竟然露出了一絲嬌羞的神態,讓唐超大呼過癮。

    「原來是情根深種啊?」唐超苦笑著搖搖頭,「看你的樣子就是單相思,你是不是沒有將你們原先就認識的事情告訴梅嬌嬌啊!」

    「沒有!」唐傲天搖搖頭,在唐超一副你是白痴的眼神中,訕訕的說道,「我根本就沒有機會見到嬌嬌,如何的說啊!」

    「笨死你算了!」唐超忍了忍,終於還是沒有忍住,揚起手來對著唐傲天的腦袋就是一巴掌,「笨死了,活該!」

    「唐超!」就算是已經當了兄弟,可是唐傲天骨子裡面的傲氣依舊是存在的,被唐超這樣的是對待,一時間之間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

    唐超打完了,也沒有感覺怎麼著,依舊是直直的看著唐傲天,「怎麼?不服氣啊?」

    「不是?」唐傲天在唐超真摯的目光之下頓時變得有些蔫了吧唧的,「只是有些不適應而已。」

    「呵呵,慢慢的就好了!」唐超咧嘴一笑,對著唐傲天的腦袋又是一下子。

    「唐超?」唐傲天極了,「我是你大哥好不好?」

    「我知道啊!」唐超一臉的單純,配合上無辜的笑容,頓時讓唐傲天的火氣下去了一半。

    「那你這樣就是以下犯上。」雖然火氣是下去了,氣勢也是減弱了,可是唐傲天依舊將心裏面說得出來,而且是說的義正言辭,毫不含糊。

    「切!」唐超不屑一顧,「無聊!」

    說完,唐超轉身繼續向前走,只留給唐傲天一個瀟洒到不能夠在瀟洒的背影,依舊傾斜了一地的陽光。

    「嘿嘿!」糟老頭有些幸災樂禍,「終於不是我一個人被荼毒了。」

    「說什麼呢你?」賈樹盛看著唐傲天吃癟,唐超他對付不了,可是對付一個糟老頭卻是綽綽有餘的,當即對著糟老頭就開始怒吼,「向我家少爺道歉!」

    「閉嘴!」唐傲天的心裏面的火氣正盛,聒噪的聲音讓唐傲天的心裏面剛加的憤懣。

    「哼!」賈樹盛一挑眉,「說你呢,閉嘴!」

    「說你呢!」唐傲天回頭給了賈樹盛一眼,「你長眼的東西!」

    糟老頭憋著笑意看著賈樹盛的臉色由紅變白,最後又變成了紅色,不過不是正常的紅色而已,一扯嘴角,露出滿口的白牙,「哈哈哈!」

    「笑什麼笑!」賈樹盛有些危急,嘟著嘴看著唐傲天,「少爺又凶我!」

    「好了,」糟老頭收斂了笑意,對著賈樹盛同情的說,「走吧,時間長了你就適應了,就好了。」

    賈樹盛一看糟老頭主動地找自己說話,剛才的不愉快立即就被跑到了九霄雲外,就像是溢滿的河水終於找到了一瀉而下的閘門,「少爺原先從來不是這樣的。」

    「那樣?」糟老頭失笑。

    「少爺很溫柔的,從來都不會對著我發脾氣的。」賈樹盛十分的還念原來的少爺,雖然脾氣悶了一些,但是至少不會對著自己大吼大叫的。

    「溫柔?」糟老頭看著唐超和唐傲天的背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那是因為你家少爺沒有原先沒有遇到唐超。」

    「什麼意思?」賈樹盛疑惑不解的看著糟老頭,好奇寶寶一樣的問道。

    「意思就是要是早些遇到唐超,你家的少爺早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糟老頭搖頭苦笑,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哎!」反應慢半拍的賈樹盛反應過來想要和糟老頭理論的時候才發現糟老頭已經走遠了,「等等我啊!」

    糟老頭的眉眼都帶上了色彩,連頭也沒有回,反而加快了腳步,「真的是人以群分啊!」笨蛋就是笨蛋!

    等到賈樹盛追上糟老頭的時候,已經累的像狗一樣了,氣喘吁吁的拉著糟老頭的衣襟,「難道,你,你就不能慢一點啊?」

    「你就不能快一點?」糟老頭瞪著賈樹盛拉著自己的衣襟的手,「放開!」

    「嘿嘿!」賈樹盛嘿嘿一笑,鬆開了拉著糟老頭衣襟的手,不過瞬間有拉住了,「我還是拉著好了,要不然你又跑了。」

    「呵呵!」唐超挑眉,「想不到你們的感情已經這樣的好了?」

    「放開!」

    「那是!」

    兩個聲音,兩種語氣,截然相反的兩種說法,但是卻是在同一時間響了起來。

    「放開!」糟老頭拍了一巴掌賈樹盛放在自己肩頭的胳膊,沉著臉喝道。

    「不放!」也許是因為唐傲天和唐超的關係好的緣故,賈樹盛面對糟老頭的時候竟然也變得大膽了一些,不但沒有放開,反而拉的更近了。

    糟老頭一個倒手,手肘正好撞到賈樹盛的肚子上,「啊!」賈樹盛一些字就鬆開了糟老頭,「你謀殺啊!」

    「就你?」糟老頭居高臨下的看著賈樹盛,因為疼痛賈樹盛的臉都扭曲了,「不夠格!」

    話語平淡,與底氣更是平淡,可是就是這樣的平淡的語調,讓賈樹盛覺得自己是真的被糟老頭鄙視了。

    「我就讓你看看我夠不夠格。」賈樹盛也是沒有腦子的,唐超的手段見識了。這糟老頭既然和唐超是一起的,手段又能夠查得到那裡去。

    可是盛怒之下,賈樹盛哪裡顧忌這些,根本就不考慮如果自己輸了將會使怎麼樣的丟臉,想著糟老頭就沖了過來。

    糟老頭原本就沒有想著和賈樹盛真的動手,等到賈樹盛沖的進了一些,一伸手抵住了賈樹盛的腦袋,賈樹盛拳打腳踢的就是碰不到糟老頭分毫。

    賈樹盛氣急了,一回身,將自己從糟老頭的鉗制當中解脫出來,然後一下子抱住了糟老頭,完全就是一副打死架的感覺。

    糟老頭被惹毛了,抓住賈樹盛的頭髮,兩個人就開始扭打了起來。

    「你說他們是不是忘記了自己會功夫了?」看著兩個人完全就是身體力行的再打架,唐超忍不住的扶額,「不要說我認識他們!」

    「丟死人了!」兩個功夫不弱的人,打起架來竟然如此的低級,唐傲天搖搖頭,「我也不認識他們!」

    「丟人!」唐超贊同的說道,指著唐傲天的保鏢,「你們將他們圍起來,不要讓人看到這樣丟人的打架。」

    保鏢看了看唐傲天,唐傲天難得的向著保鏢點了點頭,「丟死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