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85章 假書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85章 假書生字體大小: A+
     

    「要不要帶上幾斤美酒啊!」唐超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個?」糟老頭鄭重其事,「絕對的,這個是必須的。我糟老頭的朋友怎麼能夠不會喝酒呢。」

    「呵呵!」唐超傻傻的一笑,「就知道喝酒!」

    「知不知道這才叫作人以群分!」糟老頭十分自豪的拿起酒壺喝了一口,「恩不錯,就給檮杌帶這種被冬蓮花的藥丸浸泡過的美酒。

    「這個主意不錯。」唐超點點頭,「這樣的話檮杌就不用擔心赤色蠍子的毒了。」

    「對啊,唐超我怎麼發現你聰明了不少啊!」糟老頭深有感觸的點點頭,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唐超幾眼,「果然是近朱者赤啊,不愧是跟著我糟老頭混的。」

    「你?」唐超哭笑不得,指著糟老頭,致力於得意的沖著唐超挑眉,無奈,唐超只能裝作視而不見,被糟老頭足以閃瞎眼的笑容遮擋了陽光可就不好了。

    「有人來了,沖著你的美酒來的。」唐超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聽聲音應該不下十個人。

    「切!」糟老頭不屑一顧的笑著,「誰敢和我糟老頭搶美酒啊,活的不耐煩了?」

    「就是我,不過不是找你的。」來人氣勢洶洶的看著唐超,「你就是唐超?」

    「是我,就是不知道你是誰?」唐超打量著眼前的人,看身材像是一個文弱書生,可是偏偏留著一綹鬍子,弄得不倫不類的,唐超看著就是喜感十足。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識相的跟我走。」賈樹盛看著唐超,趾高氣昂的說道。

    「跟你走,你老幾啊!」唐超一笑,「你不就是一個假書生嗎,裝什麼裝!」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賈樹盛有些詫異,「難道你真的認識我們大少爺?」

    「什麼?」唐超五臟六腑都在張狂的笑,要不是因為有臉皮當著,估計這笑容都笑道北極檮杌哪裡去了,「你的名字真的就是假書生?」

    「不是假書生,是賈樹盛,姓賈的賈,大樹的樹,茂盛的盛。」賈樹盛一個字一個字的強調。

    「那還不就是假書生嗎?」唐超一翻白眼,「還不是一樣的!」

    「不一樣!」賈樹盛有些焦躁,這賈樹盛最討厭的就是別人那他的名字說笑,可是這是賈樹盛死去的老娘給取得名字,賈樹盛就是想要換也不能換啊。

    這賈樹盛老娘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希望賈家這棵大樹能夠茂盛,可惜的是,賈家除了賈樹盛再也沒有第二個人了,更不用說是賈樹盛了。

    當然這些事情,賈樹盛的老娘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從棺材裡面蹦出來。

    「我告訴你不要那我的名字說笑。」賈樹盛指著唐超,「這個後果你擔待不起。」

    「哦,想不到還有一些本事!」唐超輕挑眉梢,張狂中帶著挑釁,成功的提起了賈樹盛的怒火。

    「媽的,找死!」說著賈樹盛對著唐超就發起了攻擊,之間賈樹盛右手在半空中一揮手,一道金光向著唐超就襲擊了過來。

    唐超眼睛閃亮,看著賈樹盛的金光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就在還有不到十厘米的時候,唐超動了,這簡直就是動如脫兔,靈動異常,一眨眼的功夫,唐超已經在賈樹盛的身後了。

    「人呢?」賈樹盛等到金光過去之後,原本以為會看到落敗的唐超,可是卻沒有發現唐超的影子。

    「賈樹盛,人在你的身後!」

    賈樹盛身邊的一個人看著賈樹盛身後的唐超,戰戰兢兢的說道。

    「什麼?」

    「你在找我么?」唐超拍了拍賈樹盛的后肩,帶著痞里痞氣的微笑,讓賈樹盛火冒三丈。

    「你怎麼在這裡?」賈樹盛回身,看到唐超一連退了三四步。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賈樹盛向後退,唐超就向前走,一個向後,一個向前,高下立分。

    「想不到唐超竟然是是個盛氣凌人之輩。」突兀的聲音在唐超馬上就要將賈樹盛逼入絕境的時候出現了。

    隨著聲音,一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了唐超的眼前,此人大約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劍眉星目挺鼻樑,薄薄的嘴唇,嘴角掛著似有似無的微笑,讓人覺得禮貌但是疏離。

    「你就是唐傲天?」不是疑問,是肯定,從賈樹盛剛才的言談可以知道這背後的人就是唐府。

    而且按照來人的年齡,顯然不是唐文濤,那麼除了唐文濤就是唐傲天了,所以唐超才會有這樣的說法。

    「閣下不認識我!」唐傲天站定,笑意十足的看著唐超,「既然不認識為什麼要冒充是我的弟弟!」

    「這個就應該問你那個未婚妻了!」唐超挑眉,渾身上下的氣勢陡然加深,硬是讓獨樹一幟的唐傲天感到莫名的壓力。

    「梅嬌嬌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我現在要知道的是你為什麼要冒充我的弟弟!」唐傲天還是掛著招牌式的笑容,只是微微攥起的拳頭將唐傲天的心事給泄露了。

    「我有冒充么?」唐超詭異的一笑,唐傲天頓時感覺渾身冰冷,猶如置身在茫茫的冰原一樣的感覺。

    這是什麼鬼天氣?唐傲天抬頭看了看天空,艷陽高照,按照道理是不應該會出現這樣的溫度的。

    「難道和梅嬌嬌在一起的人不是你嗎?」唐傲天暗自運功,身體很快就暖和了過來。

    「是我!」唐超毫不避諱,「可是我確實沒有冒充你,我就是我,不會因為你長得帥就冒充你的。」

    「呵呵!」唐傲天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唐超,「想不到閣下竟然如此的顛倒黑白!」說著唐傲天的左腳向前踏出了一步。

    也僅僅就是一步,因為這邊的唐超也是向前踏出了一步,唐傲天的身體在唐超踏出這一步的時候明顯的一晃,但是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

    「我姓唐,你也姓唐,為什麼不是你冒充的我呢。」唐超笑眯眯的看著唐傲天,唐傲天被唐超的笑容差一點慌了神,身體又是哪一種冰冷的感覺。

    這一次唐傲天沒有看天,而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唐超,眼中的大量慎重了起來,「想不到你的功夫不錯!」

    「你的也很好!」唐超對於恭維一向是來者不拒,當然這適當的還禮還是需要的。

    唐超再一次的向前踏出了一步,依舊是穩穩噹噹的看著唐傲天。

    唐傲天在唐超踏出這一步的時候,眼神明顯的一頓,緊接著也是向前踏出了一步,不過唐傲天的這一步卻沒有唐超的這一步來的輕鬆。

    唐傲天的臉色已經愈發的白皙,就連臉上的毛孔都是這樣的清晰可見,反觀唐超,依舊是那樣的雲淡風輕。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的事情,也不想要知道,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來找我的麻煩。「唐超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向前走了一步。

    面對唐超的面不改色,唐傲天的處境可就不是這樣的妙了,賈樹盛發現唐超走過的地方竟然都是深深的腳印,每一個足有五厘米的深度,而且前後一致,根本就沒有一點的猶豫,都是一蹴而就的。

    練習功夫的人都知道,這種剛硬的外功是多麼的難練,就算是唐傲天,這位唐府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也是只是練的皮毛而已。

    可是看著唐超的腳印,賈樹盛第一次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一種叫做后怕的情緒出現在了賈樹盛的臉上。

    再看唐傲天的那一邊嗎,這氣勢明顯的就弱了下來,不但渾身的氣場不同,就是連腳底下的腳印也是不一樣的。

    唐傲天的腳印明顯的有拼接的痕迹,也就是一次不成,暗自用力再來一次,這樣一來,和唐超的高下就分辨出來了。

    而且唐傲天一共前進了兩步,唐超一共前進了三步,這高低也是一眼就能夠看出來的。

    唐傲天雙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圓圈,一個光圈想著唐超就飛了過來。

    唐超搖頭,隨意的一個揮手,唐傲天的光圈一下子又向著唐傲天飛了過去。

    唐傲天又是用力,光圈就在唐超和唐傲天之間停留在了半空,一會兒向著唐傲天移動,一會兒向著唐超移動,只是看著光圈搞不清誰勝誰負,可還是看著兩個人的臉色就知道了。

    唐超的臉色紅潤氣息均勻,反光唐超,唐傲天的情況就不是這樣的美妙了。

    唐傲天的臉色青白,鬢角和額頭都已經有冷汗留下來了,唐傲天根本就是擦一下的時間都沒有,用盡全身的力氣也才勉勉強強的和唐超維持著光圈的平衡。

    唐傲天用了十成的功力,而唐超僅僅的用了三成而已。

    「不玩了,沒意思!」和唐傲天僵持了一會兒,唐超一個用力,光圈就以不可逆的姿勢向著唐傲天就飛了過去。

    只聽到砰地一聲,唐傲天被自己的光圈攻擊,一下子摔了一個四腳朝天,這還是唐超卸下了一部分力氣的結果。

    「我輸了!」半晌過後,唐傲天從地上站起來,揮退了賈樹盛想要攙扶的雙手,對著唐超說道。

    「不錯!」唐超由衷的讚歎,不是讚歎唐傲天的功夫,而是欣賞唐傲天的為人。

    「呵呵!」唐傲天自嘲的一笑,「這樣不堪一擊也叫不錯?」

    「我並沒有說你的功夫不錯。」唐超毫不客氣的將唐傲天的功夫貶的一文不值,「我說的是你的為人,」在唐傲天詫異的目光之中,唐超不緊不慢的說,「知錯能改,進退有度,你的人品不錯!」

    「呵呵!」唐傲天搖頭苦笑,「原來我也就只剩下這一些了。」

    「唐傲天,你可不要自怨自艾,功夫好的人有的是,可是這人品好的人不多見啊!」唐超這句話說得到時事情,這很多人都是眼高手低,更不用說這有幾斤幾兩的人了。

    一旦覺得自己有所成就了,就目中無人,驕傲自大,依照唐傲天的功夫,一般人還真的不是對手,也就是遇到了唐超,要是別人估計早就是唐傲天的手下敗將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