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地783章 真愛到逃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地783章 真愛到逃婚?字體大小: A+
     

    「沒什麼?」梅嬌嬌抬起頭,「走吧,師兄不是說我爹正在等著我嗎?」

    「對啊,走!」吳天晴一揮手,身後跟著的十幾號人一起動作,「走,回去!」

    走在最後的梅嬌嬌忍不住的再一次回頭看了一眼唐超離開的方向,心地裡面在默默地祈禱,還會有見面的那一天。

    唐超和糟老頭兩個人繼續向前,「前面應該就是去往風雨鑄劍城的必經之路。」

    「我們走!」按照路標來說,這裡應該距離風雨鑄劍城不遠了,可是奇怪的是,這裡的人看上去普通的很,根本就不像是會用武器的人,也沒有人出現患病的癥狀,「這裡很奇怪!」

    「你是說放射性元素?」糟老頭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群,沒有病弱的跡象,也沒有任何其他的受到輻射的影響,「難道這筍石不再風雨鑄劍城裡面?」這是糟老頭能夠做到了的最接近於實情的猜測了。

    「應該不是這個原因。」唐超深知人性,像是筍石這樣能夠給風雨鑄劍城帶了無上榮耀的東西,不可能不再風雨鑄劍城的裡面。

    但是,如果按照筍石輻射程度,以及這個地方距離風雨鑄劍城的距離,這樣算來,這裡不可能沒有一個人受到影響,除非有什麼無知阻隔了筍石對於這裡的影響。

    想到這合理唐超想起一個情況,那就是雖然很多人收到了筍石的影響,但是風雨鑄劍城裡面除了一個鑄劍師傅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人被傳出被筍石感染了,這種現象就有些奇怪了。

    「按理來說,這距離風雨鑄劍城的距離越近,這裡的人們受到的影響應該是越大的才對啊!」糟老頭苦思冥想,依舊是不得其解。

    「應該是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或者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東西阻礙了放射性元素的傳播。」唐超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但是又被沖沖的迷霧所籠罩,根本就抓不住根本。

    「我們應該怎麼辦?」糟老頭長舒了一口氣,「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如果這裡有很多的病人,至少說明是正常的,這筍石的輻射並不是什麼隨便的東西就能夠隔絕的,可是偏偏這裡一切正常,所以這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我知道!」除此之外,唐超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是說什麼,雖然這種情況已經出乎唐超的預料,可是好像並沒有十分的糟糕,「至少在和說明我們不用給他們治病了,不是嗎?」

    「呵呵!」也許是感染到了唐超樂觀的情緒,糟老頭失笑,「你到是很樂觀!」

    「是啊!」唐超嘆息,「不樂觀又能夠怎麼樣呢!」

    像是想起來什麼,唐超站住了,「這個唐府是怎麼回事?」

    「你不知道唐府?」糟老頭十分的驚訝,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會有人不知道唐府,「你是不是在開玩笑?」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唐超忍不住的扶額,為什麼自己約會認真的時候越是沒有人相信呢。

    「呵呵!」糟老頭訕然,在唐超正義凜然的目光之下,不得不站直了身子,「沒有!」

    「切!」唐超搖頭,眼底的寒意竟然讓糟老頭有了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這唐超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只要唐超想的,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這唐府可是靈荒大陸的名門望族,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尤其是現在的唐府的當家的,那才是了不起的一個人物?」糟老頭說起唐府來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崇敬。

    「你是說唐傲天?」這是目前唐超知道的唐府裡面唯一的一個人的姓名了,不得不讓唐超有這樣的想法。

    「是唐傲天的父親唐文濤。」糟老頭言談之中帶著從來沒有過的敬重,「唐府的第八代家主。」

    「第八代?」唐超心裏面明了,也是誰家的家主會是聯姻的對象啊,可是這唐傲天不是應該是下一代的家主嗎,怎麼會?

    「這裡面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這個唐傲天會是第九代的家主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糟老頭雖然不明白其中的彎彎道道,但是最直接的東西還是知道的。

    「這樣看來這個梅嬌嬌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唐超感嘆,「這要是梅嬌嬌的身份一般般,這個唐文濤又怎麼會看得上呢。」

    「難道就不能是真愛?」糟老頭反駁。

    「真愛?」唐超好笑的看著糟老頭,「看梅嬌嬌的樣子,你真的以為這回事真愛?」笑話,真愛真到逃婚的地步,這真愛真的還真的是奇怪啊。

    「是哦!」糟老頭沮喪,「好像真的沒有逃婚的真愛啊!」

    「好了,這些事情不是我們要管的,我們還是先去風雨鑄劍城好了。」唐超看了一眼糟老頭,有些好笑的說道。

    「你?」糟老頭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感覺心口堵著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的,「難道這個話題不是你挑起來的?」

    「是!」唐超坦言,「可是我現在的興緻過去了,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啊,」糟老頭犯了一個白眼,「走吧,去風雨鑄劍城再說。」

    「呵呵!」唐超還沒有說完,就聽到身後有人在呼喚自己。

    唐超回頭,正好看到梅嬌嬌一蹦一跳的向著自己跑了過來。唐超忍不住的扶額,這是得罪了誰了,這梅嬌嬌在呢么有跟上來了呢。

    「唐超!」梅嬌嬌臉色紅潤,眉眼帶著微笑,「我終於找到你了。」

    梅嬌嬌一邊說著,一邊跑到了唐超的身邊,一下子就攬住了唐超的胳膊,氣息不均勻的看著唐超,眼神裡面都帶著濃烈的笑意,「剛才我還在想著是不是你呢,沒有想到真的是你!」

    「你認錯人了!」唐超面無表情的俯視著梅嬌嬌,連肢體動作都懶得給梅嬌嬌一個,任憑梅嬌嬌挽著自己的胳膊。

    「唐超?」梅嬌嬌委屈極了,撅著嘴唇直直的看著唐超,眼底滿滿的全部都是責備,「你欺負我!」

    面對梅嬌嬌的指控,唐超感覺這怎麼這樣的不真實呢,不由得苦笑,「我怎麼就欺負你了?一直都是你在欺負我好不好?」

    「你?」唐超黑著臉看著梅嬌嬌,梅嬌嬌一抬頭,正好掉進唐超深邃的眼眸裡面,。心臟頓時不由自己的撲通撲通的狂跳個不停。

    梅嬌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感覺燙人,一定是臉紅了,梅嬌嬌心底羞愧極了,丟死人了。

    「唐超啊,這個梅嬌嬌是不是發燒了?」糟老頭上前,看到梅嬌嬌通紅的臉頰,眨了眨眼睛,終於還是對著唐超說了出來,「要不要找醫生看看啊!」

    「沒有!」不等唐超回答,梅嬌嬌覺得自己的臉頰更紅了,摸上去更加的燙了,梅嬌嬌捂著臉搖頭,「我沒有發燒,只是剛剛走的有些著急了,所以才會,才會……」

    「哦!」糟老頭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發燒了呢!」說完訕訕的對著唐超一笑。

    唐超嘴角上揚,眉角的笑意更加的明顯,看的糟老頭的心裏面一個咯噔接著一個咯噔的,發毛!

    唐超無奈的搖搖頭,難怪這個糟老頭至今沒有桃花運呢,就這樣的不解風情,如何能夠捕獲女人的心啊。

    「梅嬌嬌,你怎麼又來了?」唐超皺著眉頭,這個時候梅嬌嬌跟著來,影響不到自己的行動才怪呢。

    「我偷著跑出來的。「梅嬌嬌捻著衣角,有些心虛的說道。

    可是只要一想到此後的一段日子,自己又可以和唐超在一起了,梅嬌嬌就感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一看到唐超的英俊的臉堂,梅嬌嬌的心裏面就像是放了十五個吊桶一樣,七上八下的,好不熱鬧。

    「偷跑?」唐超斜著眼睛看到這梅嬌嬌,無視梅嬌嬌討要誇獎的眼神,「你還真的厲害!」這吳天晴也真的夠愚蠢的。

    這一下子摔倒了沒有什麼,這第二次再在同一個地方誰掉了,那就是傻瓜了,這吳天晴分明就是一個特大號的傻瓜,竟然三番兩次的栽倒梅嬌嬌的手裡面,這栽倒梅嬌嬌的手裡面也就栽倒手裡面好了,為什麼一定要牽扯到自己啊。

    「那是自然地!」絲毫沒有察覺到唐超言語裡面諷刺的意味,梅嬌嬌驕傲的抬起頭,一臉得意的向著唐超一挑眉,「也不看看我是誰啊!」

    唐超終於忍不住的用手捂住了眼睛,這是什麼人啊,什麼是褒獎,什麼是諷刺竟然一點也分不出來,這樣真的好嗎?

    「唐超,你怎麼了?」看到唐超扶著額頭,梅嬌嬌關心的問道。

    「你正常一點我就好了!」唐超放下手,真的不忍心的看著梅嬌嬌,「你難道就從來沒有看過醫生?」

    「為什麼?」梅嬌嬌十分的疑惑,「我又沒有生病,為什麼要去看醫生!」

    「對!」唐超深感無力,「是我病了。你沒有生病,我病入膏肓了。」

    「啊?」梅嬌嬌心痛不已,「唐超,你真的病了啊,要不要緊啊?」難怪一直扶著額頭呢,原來是不舒服啊。

    「難道你就不擔心吳天晴再一次找到你!」唐超認命的嘆息,這人啊,長成什麼樣子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唐超權當用這個裡有安慰自己了。

    「我才不擔心呢。」梅嬌嬌眼珠子一轉悠,「我們趕緊的離開這裡啊,離開這裡吳天晴就找不到我了。」

    梅嬌嬌說完等著唐超的讚譽,眼睛直直的看著唐超,一副你趕緊的誇獎我啊,我很聰明的樣子。

    唐超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扭頭看天,這是觸動了那個倒霉的機關啊,竟然把一個中二度的重症患者給放了出來,罪孽啊罪孽。

    「你還是趕緊的倆開好了。」唐超無力的看著梅嬌嬌,良好的教育讓唐超知道說話的時候是一定要看著對方的眼睛的,可惜的是梅嬌嬌顯然不知道這個道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