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8章 銀霜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8章 銀霜劍字體大小: A+
     

    「哈哈,小人之心!」唐超諷刺的一笑,指著已經被那啰夜希思黎扔到一邊的冬蓮花的藥丸,「這可是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差一點就沒有了性命才得來的東西,你這樣的人?」唐超搖了搖手指頭,「不配擁有!」

    「你說什麼?」那啰夜希思黎難以置信的看著唐超,然後再看看冬蓮花的藥丸,「你說這個是真的?」

    「你說呢!」唐超說著,對著冬蓮花的藥丸伸出手,藥丸立即逃脫了那啰夜希思黎想要掌控的雙手,飛到了唐超的手裡面。

    「至於已經被那啰夜修羅藍吃掉的那一顆藥丸,就當是我送給你們的好了,畢竟這些天的飲食住宿也是要錢的。」唐超越是說的瀟洒居決然,那啰夜希思黎的行李米娜越是不安。

    「唐超,你不會是說真的吧!」那啰夜希思黎的伸過手來,「聽我說,不要激動,將藥丸給我!」

    「為什麼要給你,這可是假的,你要這個幹什麼!」唐超未知可否,帶著淡淡的笑容,朝著糟老頭一挑眉,「這個是我們應得的,我看了看裡面還有八粒藥丸,你我平分了如何!」

    「好啊,正好要來下酒!」糟老頭毫不客氣的伸手,「拿來!」

    「給!」就在那啰夜希思黎剛剛要接觸到唐超的時候,唐超手裡面的藥丸一下子飛到了糟老頭的手裡面。

    糟老頭果真倒出一粒藥丸,然偶打開酒壺,放了進去,一切都是這樣的順其自然,都是這樣的水到渠成!

    「喂,」那啰夜希思黎雙眼圓睜,指著糟老頭爆喝,「你不能這樣做!」

    「笑話,我們為什麼不能這樣做,這可是我們的東西!」糟老頭挑眉,唐超對著那啰夜希思黎說道。

    「不要激動,我們來談談條件!」那啰夜希思黎擔心的看著唐超,唯恐唐超一個不小心將剩下的藥丸卻不都弄壞了,「你們的條件是什麼,說出來,只要你們說出來,我一定做到。」

    「是嗎?」唐超嘴角上揚,淡淡的微笑掛在臉上,可是那啰夜希思黎確實覺得莫名的諷刺。

    「當然!」那啰夜希思黎訕然一笑,「我為我以前的事情感到抱歉!」

    「是嗎?」唐超用鼻子冷哼一聲,抱歉?「就是不知道你說的以前是指什麼事情!」

    「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迎娶那啰夜修羅藍了,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吧!」那啰夜希思黎低聲說道,十足的誠意,可是眼底一閃而過的狠戾卻沒有逃得出唐超的眼睛。

    「是嗎,你以為這件事情你說了算?」唐超不屑一顧的切了一聲,「笑話,還真的以為自己就是老大啊!」

    「你說什麼?」那啰夜希思黎終於露出了本來的面目,「來人,給我講唐超拿下!」

    「爸爸!」那啰夜修羅藍焦急的看著那啰夜希思黎,「讓唐超走吧!」

    「乖女兒,這件事情不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那啰夜希思黎對著那啰夜修羅藍溫柔的說道,說完對著周圍的保鏢喝道,「趕緊的,站在哪裡幹什麼!」

    「是,!」眾位保鏢上前,就要拿下唐超和糟老頭。

    「哼!」唐超冷哼一聲,看著周圍的彪形大漢,「你們真的以為體型巨大就能夠拿得下我們,簡直就是笑話!」

    「是不是笑話,試一試不就知道了,」那啰夜希思黎可不相信,看著唐超細胳膊細腿的樣子,再看看糟老頭老態龍鐘的樣子,「就你們,老弱病殘,也敢跟我作對,哼,拿下!」

    「哼!」唐超頓時就被保鏢圍了起來,當然糟老頭那邊的情況也是一樣的。

    「唐超!」那啰夜修羅藍十分的歉意,連帶著看向唐超的目光都帶著些許的歉意。

    「唐超!」霓裳亞傑瑞也是一臉的擔心,「你就向師傅陪個不是,認個錯好不好!」

    「住嘴!」那啰夜希思黎指著那啰夜修羅藍和霓裳亞傑瑞,「你們,你們一個個的到底是誰的人,搞清楚了在說話!」

    「師傅!」

    「爸爸!」

    兩個聲音一同響了起來,確實同時給唐超求情的,這讓那啰夜希思黎的心情簡直就是差到爆表了。「你們給我住嘴,要不饒我連你門一起關起來。」

    「師傅!」

    「爸爸!」

    「閉嘴!」

    「看什麼,拿下!」那啰夜希思黎一聲暴喝,這個時候保鏢才開始行動,也許是本以為那啰夜修羅藍能夠勸說那啰夜希思黎成功吧。

    「定!」唐超玩心大起,就像是孫悟空一樣,伸手在這個圍上來的保鏢的身上一點,頓時所有的圍著唐超的保鏢全部都凍住了,「哇哦,效果不錯。」

    「你的呢?糟老頭!」唐超解決了這邊的人,伸頭看向糟老頭那一邊,「怎麼樣,能不能一招制敵啊?」『

    「這麼小看我啊!」糟老頭伸出手,一個意念過後,這個人竟然渾身著火了,「哇哦,看來不行,你需要幫我!!」

    「為什麼?」唐超挑眉,「著火不好玩么?」

    看著哇哇大叫著四處奔逃的保鏢,順便引燃了不少的東西,糟老頭無奈的聳肩,「不好玩,這麼好的地方著火了,多沒意思啊!」

    「不對啊,很好玩啊!」唐超看著一緊四處著火的飯廳,「哇哦,剩下電錢了!」

    可不是嗎,因為一個人身上著了火,很多的人都過去想要撲滅,可是就是奇了怪了,任憑這些人如何的挽救,就是水,沙子,什麼的已經用了一大堆了,可是著火的依舊在著火,不過神奇的是,這人卻沒有什麼事情,只是不斷地受著烈火的煎熬而已。

    「就是不知道這時間長了會怎麼樣!」唐超幸災樂禍的說道。

    那啰夜修羅藍看著唐超的樣子,一個淡淡的笑容出現在了臉上,那啰夜修羅藍也搞不清楚,這個時候自己不是應該站在那啰夜希思黎的這一邊一起對付唐超的嘛、。

    為什麼看到唐超沒有吃虧,反而有些佔便宜的趨勢,那啰夜修羅藍的心裏面不但沒有著急,反而帶著淡淡的喜悅呢。

    再就是霓裳亞傑瑞也是一樣的,看著唐超這邊佔據了上風,不但沒有想著要幫助那啰夜希思黎,竟然還差一點就要為了唐超的行為而鼓掌。

    最終兩個人的都不得不再那啰夜希思黎的高壓之下,收斂了臉上的笑容和心底裡面那些淡淡的蠢蠢欲動。

    「唐超,你不要欺人太甚!」看著周圍一經亂作一團的手下人,那啰夜希思黎對著唐超喝道。

    「欺人太甚?」唐超不怒反笑,「那啰夜希思黎,到底是誰欺人太甚,你不要顛倒黑白!」

    「混蛋!」那啰夜希思黎一聲怒喝,張開雙手,頓時四處生風,「哦哦,這個就是你的那個什麼結界?」唐超看著那啰夜希思黎的作為,聳眉說道。

    「知道就好!」隨著那啰夜希思黎的動作,唐超周圍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周圍的情景,不再是吃飯的飯廳,而是一片空曠的原野。

    「想不到你這個傢伙到時挺會找地方的嗎!」唐超看著周圍的樣子,就像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就是沒有成群結隊的牛羊奔過。

    「謝謝!」那啰夜希思黎詭異的一笑,「我可不希望我辛辛苦苦的建立起來的莊園被你這個骯髒的傢伙給污染了!」

    「是啊,骯髒,也不知道誰才是骯髒的傢伙!」唐超一聳肩膀,無所謂的看這兒那啰夜希思黎,「難道你就是找這個地方來和我耍嘴皮子的?」

    「怎麼?」那啰夜希思黎走到唐超的左前方,「怕了?」

    「怕?」唐超不屑一顧的一笑,「對不起,我的字典裡面就沒有這個字!」

    「呵呵!」那啰夜希思黎笑的張狂,「年輕人,不要高興的太早了,過分的狂妄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那我們就試一試好了,」唐超挑眉,「看看是你那啰夜希思黎過分的倚老賣老,還是我唐超青春年少!」

    「哼!」那啰夜希思黎冷哼一聲,伸手挽了一個劍花,頓時一併銀色的長劍出現在了那啰夜希思黎的手上。

    「銀霜?」唐超驚呼一聲,「這銀霜劍怎麼會在你的手上。」

    唐超還是在偶然的機會當中聽到糟老頭提到幾件著名的武器的時候,才知道了銀霜劍的存在。

    而且這銀霜劍據說是靈荒大陸的神器,可是怎麼會在那啰夜希思黎的手裡面?

    「你很奇怪?」那啰夜希思黎驕傲的看著手裡面的銀霜劍,「不過,難得你竟然認得銀霜劍!」

    不錯!那啰夜希思黎伸著銀霜劍,銀霜劍正好對著唐超,「拿出來,你的武器!」

    「好啊!」唐超將七彩流光劍拿了出來,「幾天就要你心服口服!」

    「七彩流光劍?」那啰夜希思黎一聲驚呼,絕對的不比唐超看到銀霜劍的時候的驚訝程度低。

    「不錯啊,」唐超愛憐的摩挲著七彩流光劍,「竟然還是有點見識的!」

    「廢話少說。」那啰夜希思黎舉著銀霜劍,「七彩流光劍在你的手裡面就是浪費,不過今天之後這七彩流光劍可就是我的了。」

    「這麼多的廢話啊,難道你們老年人就是靠著口舌來佔便宜的?」這句話說的不可謂不毒舌,那啰夜希思黎聽了,頓時就翻臉了,向著唐超就攻擊了過來。

    那啰夜希思黎向前沖,唐超一側身子躲了過去,同時一個翻身,凌空對著那啰夜希思黎的后腰就是一劍。

    那啰夜希思黎顯然也不是吃素的,身子凌空躍起,避開了七彩流光劍的攻擊,回身一腳踢向唐超的左肩。

    唐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鄙夷的笑容,伸手一下子接住了那啰夜希思黎踢過來的腳,頓時那啰夜希思黎感覺一股透徹心扉的寒冷向著自己的心脈攻擊了過來。

    「小兒科!」那啰夜希思黎凝神蹙眉,唐超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反噬之力,對著自己就攻擊了過來,唐超一個重心不穩,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