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7章以身相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7章以身相許字體大小: A+
     

    「好,有沒有好酒啊?」糟老頭一手抱著酒壺,一聽說要吃飯,,當先就問道。

    「呵呵!」那啰夜希思黎被糟老頭直接的個性給弄笑了,「有,怎麼沒有!」

    「哎!」唐超失笑,搖搖頭,嘆息一聲,看到糟老頭手裡面的酒壺,又忍不住的說,「麻煩給糟老頭準備一個酒壺,差不多大小就可以的。」

    「不用,只要……」糟老頭剛想要決絕,就看到唐超緊緊的蹙著的眉頭,以及一直看著自己懷抱裡面酒壺的眼睛,糟老頭頓時就反映了過來,「還是,還是準備一個酒壺好了!」

    「這?」那啰夜希思黎剛想要說你這不是有一個酒壺嗎,可是又想到唐超和糟老頭的功勞,不就是一個酒壺嗎,頓時就釋然了。「好,想要什麼樣子的,多大的,一會兒你們直接的和管家說一聲,馬上就給你們準備好!」

    「好,那我們就先去吃飯!」唐超略一點頭,「我們都已經三四天沒有吃過東西了。」

    「什麼?」那啰夜希思黎難以置信的看著唐超,「我不是讓人給你們準備好了乾糧了嗎?」

    「來人!」那啰夜希思黎一聲爆喝,「將劉大廚給我叫來!」

    「那啰夜希思黎,」唐超阻止道,「不用了,麻煩給我們將葉浩川叫上來就行了!」

    「葉浩川?」那啰夜希思黎一臉的不解,「這葉浩川不是和你們一起去的北極嗎,怎麼?沒有和你們一起回來?」

    「難道葉浩川沒有回來?」唐超一臉的無辜,「那麼為什麼不是葉浩川接我們回來,而是葉浩偉啊?」

    比無辜,誰不會啊,唐超看了一眼葉浩偉,一挑眉,就是料定了葉浩偉是絕對不會將打賭的事情說出來的,此時如果不逼著葉浩偉將葉浩川交出來,以後就算是葉浩川出來了,自己也是沒有辦法見到的。

    「恩?」經過唐超的一再提醒,那啰夜希思黎幡然醒悟,「葉浩偉,你哥哥在哪裡?」

    「師傅啊!」葉浩偉看了一眼霓裳亞傑瑞,「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知道你怎麼去接的唐超他們,這件事情分明就是葉浩川的事情啊!」那啰夜希思黎不急不慌的說道,但是聽在葉浩偉的耳朵裡面卻是驚天的怒吼。

    熟悉的人誰不知道,這那啰夜希思黎發怒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這樣的不溫不火的說著一些讓人心驚膽戰的事情,就像是今天一樣摸著葉浩川的事情可不就是觸及了那啰夜希思黎的逆鱗了。

    「師傅!」葉浩偉的雙腿都在止不住的顫抖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不知道?」那啰夜希思黎嘴角掛著諷刺的笑容,「好啊,你……」

    「那啰夜希思黎,既然不知道就算了,我相信葉浩川是個大人了,說不定過一會兒就會回來的。」唐超知道再逼下去也是問不出什麼的,這個葉浩偉每說一句話都要看看霓裳亞傑瑞的臉色,很顯然是手霓裳亞傑瑞指使的,那啰夜希思黎是問不出什麼的。

    那啰夜希思黎聽到唐超的話,就像是被醍醐灌頂一樣,一下子醒悟了過來,「也對,那就在等一等好了,要是今天再見不到葉浩川我在給你找!」

    「好!」唐超一笑,也不在乎那啰夜希思黎的話裡面的意思,換什麼叫做給自己找,無所謂了,反正也的確是給自己找的。

    「那啰夜希思黎先生,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問是現在還是等會兒用餐!」廚師過來對著那啰夜希思黎說道。

    「唐超你看?」那啰夜希思黎看著唐超,等待著唐超的答案。

    「那就現在好了!」唐超說完,對著那啰夜希思黎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你先!」那啰夜希思黎回禮,「那啰夜修羅藍,霓裳亞傑瑞你們也一起吧。」

    「哦,對了!」那啰夜希思黎走了幾步,「葉浩偉,你就在這裡等著你的哥哥葉浩川回來好了,然後一起來找我!」

    「師傅!」葉浩偉苦哈哈的一張臉,「師傅我也餓了!」

    「忍著!」那啰夜希思黎面無表情的喝道。然後引領者唐超,糟老頭,那啰夜希思黎以及霓裳亞傑瑞一起前往飯廳。

    徒留下葉浩偉委屈兮兮的看著霓裳亞傑瑞離開的背影,想了想,終於還是轉身離開。

    唐超回頭,正好看到葉浩偉離開的樣子,哼!

    一行人各懷心事的吃完了一頓飯,唐超吃的那是不亦樂乎,糟老頭的美酒喝的那就是一個心滿意足,那啰夜希思黎也是開心不已,就是那啰夜修羅藍也是嬌羞無限,就是可憐了霓裳亞傑瑞,那叫一個食不知味,難以下咽。

    「那啰夜希思黎先生,這是冬蓮花製成的藥丸。」剛剛吃完飯,那啰夜希思黎的私人醫生就拿著一盒子藥丸遞給那啰夜希思黎。

    唐超看了一眼,藥丸通體雪白,晶瑩剔透,隱隱約約的還能夠看到裡面流動的氣息,就像是有著鮮活的生命力一樣。

    「好!」那啰夜希思黎看著手裡面的藥丸,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那啰夜修羅藍,趕緊的過來看看,這就是冬蓮花的藥丸,你的病有救了。」

    出乎那啰夜希思黎的預料,那啰夜修羅藍並沒有著急的看著冬蓮花的藥丸而是眼含情,眉角帶笑的看著唐超,一張臉更是嬌羞無比,滿面羞紅。

    「那啰夜修羅藍,」等不到那啰夜修羅藍過來,那啰夜希思黎回頭,正好就看到那啰夜修羅藍含情脈脈的看著唐超,那啰夜希思黎頓時一臉的笑意。

    「好了,等到你們兩個結婚了,天天看,難道還看不夠么,非要現在和老頭子我爭搶時間不行嗎?」那啰夜希思黎看著那啰夜修羅藍嬌羞的樣子,一臉的欣慰。

    「那啰夜希思黎,這個?」唐超皺著眉頭,「這不是說只要找打了冬蓮花就可以救治那啰夜修羅藍的病了嗎?怎麼還要…..」

    「是啊,」那啰夜希思黎無辜的一挑眉,「可是,我並沒有說只要找到了冬蓮花你和那啰夜修羅藍就不用結婚了啊!」

    「你?」唐超苦笑著點點頭,「行,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這樣的利用人啊!」

    唐超自認為自己已經夠無恥的了,沒有想到這個那啰夜希思黎比自己更加的無恥,不對,不是無恥,是超級無恥,難以復加的無恥。

    「唐超啊,你也不要怪我不經信用,」那啰夜希思黎說著看了一眼那啰夜修羅藍,「誰讓我只有那啰夜修羅藍這一個寶貝女兒呢,當然是要滿足那啰夜修羅藍的所有的願望了,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所以,你就這樣的算計我?」唐超坐在椅子上,溫吞吞的說道。

    「這怎麼叫做算計啊,這報恩者,以身相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那啰夜希思黎理直氣壯地說道。

    「行!」唐超無奈的點點頭,「你厲害,那你就保證我給你的冬蓮花就是真的冬蓮花嗎?」

    「什麼?」那啰夜希思黎一下只站起來了,椅子因為慣性給那啰夜希思黎帶動的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我說,你就這樣的確定我給你的冬蓮花就是真的!」唐超翹起二郎腿,一臉的優哉游哉。

    「將真的冬蓮花拿出來,否則?」那啰夜希思黎立即就變了臉,居高臨下的看著唐超,威脅道,「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竟然敢和我耍心眼,你還太嫩了一些。」

    「誰的地盤我知道,不過這誰嫩,誰裝嫩,我就不知道了!」唐超站起來,和那啰夜希思黎的視線平齊,一字一句的慢慢說道。

    「你就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那啰夜希思黎的雙手我的嘎巴嘎巴的直響,眼睛更是想要冒出烈火來一樣,要將唐超燒一個粉身碎骨。

    「怕啊,怎麼不怕!」唐超坦然,「可是我相信,你比我更加的擔心這個冬蓮花的療效吧?」

    「來人?」那啰夜希思黎看著唐超,唐超也是毫不示弱的看著那啰夜希思黎,那啰夜希思黎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唐超這樣人,一時之間有些氣結,張口喝道,「給我講唐超拿下!」

    「爸爸!」那啰夜修羅藍高聲喊道,「不要!」

    「那啰夜修羅藍,你不要管,爸爸一定為你拿到真正的冬蓮花的。」那啰夜希思黎給了那啰夜修羅藍一個安撫的眼神,「來人,將那啰夜修羅藍帶回去。」

    「爸爸!」那啰夜修羅藍被手下人抓住了胳膊,那啰夜修羅藍一個巧勁,一下子就掙脫了鉗制,因為那啰夜修羅藍的身體原因,底下人又不敢硬來,只要看著那啰夜希思黎,等待著那啰夜希思黎的命令。

    「爸爸!你要是想對付唐超,那就先對付女兒好了,」那啰夜修羅藍眼中淚光點點,「唐超是女兒請來的客人,爸爸這樣的對待女兒的客人,不覺得有些不合適嗎?」

    「那啰夜修羅藍,你知道你是在和誰說話嗎?」那啰夜希思黎從來么有想過有一天那啰夜修羅藍會用這樣的語調,在這樣的情景之下給自己說這樣的話,頓時,那啰夜希思黎身上的狠戾和曝氣一覽無餘。

    「難道爸爸認為我說的不對嗎?」那啰夜修羅藍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壓下被那啰夜希思黎嚇起來膽怯,站的筆直的身子,理直氣壯的說,「唐超是我的客人,爸爸難道不應該以禮相待的嗎?」

    「那啰夜修羅藍,這不是客人不客人的事情,這件事情關係到你的生命安全,爸爸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那啰夜希思黎不為所動,看著唐超,「唐超,我勸你還是將真正的冬蓮花叫出來,否則?」

    「否則怎麼樣?」唐超諷刺的一笑,「難道你真的以為你能要了我的命不成,大言不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