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5章 孿生兄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5章 孿生兄弟字體大小: A+
     

    「唐超?」糟老頭察覺到唐超的眼神,雖然心裏面不解,到那時卻沒有再說什麼。

    「如此,我是不是應該說謝謝啊!」葉浩川受寵若驚,愛不釋手的拿著黃金虎的皮革,「你不會再要回去吧!」

    「不會,」唐超趁著葉浩川一個不備對著糟老頭擠了擠眼睛,「只要你告訴我你是誰就行了。」

    葉浩川聞言,拿著黃金虎皮革的手一頓,臉上閃過一瞬間的狠戾,緊接著就化作濃濃的笑意,「開什麼玩笑,我不就是葉浩川嗎?」

    「是嗎?」唐超搖頭失笑,「想不到閣下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小人啊!」唐超抱拳,「真的是幸會幸會!」

    「好了!」葉浩川嘖嘖的一聲,滿臉的委屈,「不就是穿了你們的黃金虎嗎,還給你們不就是了,至於這樣嗎!」說著就開始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

    葉浩川一邊慢吞吞的脫著衣服,一邊觀察著唐超的反應,就想著唐超能夠說一句不用脫了。

    「怎麼,不捨得!」唐超挑眉,眼中包含著濃濃的諷刺和對葉浩川的不屑一顧。

    「嘿嘿!」葉浩川的臉色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就算是在不想拖,也終於還是脫了下來。

    「扔到地上!」唐超並沒有去接葉浩川遞過來的黃金虎的皮革,而是直接的命令道。

    「什麼?」葉浩川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扔到地上,你有沒有搞錯啊,這可是黃金虎的皮革啊!」

    「我知道這是黃金虎的皮革,」唐超一挑眉峰,「就是因為是黃金虎的皮革,才要扔到地上啊!」

    「為什麼?」葉浩川緊了緊手裡面的皮革,並沒有像是唐超所言的扔到地上,「你知道不知道這黃金虎的皮革有多麼的昂貴嗎?」

    「無論多麼的值錢,只要是被你這樣的人穿過了,就髒了!」唐超看著葉浩川淡定的說道,「我從來不要已經髒了的東西。」

    唐超特意的加重了「臟」和「你這樣的人!」果然就看到了葉浩川扭曲的面孔。

    「唐超,你不要太過分了,不要忘記了,你們要回去還需要我的馬車!」葉浩川猙獰的看著唐超,威脅道。

    「誰知道你的馬車上有沒有毒藥啊,」唐超搖搖頭,「我可不敢做,你呢,糟老頭!」

    「我?」糟老頭指著自己的鼻子,「我可不敢做!」

    「你們!」葉浩川在聽到糟老頭的聲音的時候就開始尋找糟老頭,終於在自己的背後找到了,「你們想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糟老頭上前,距離葉浩川已經只有兩三步的距離,「只是想要借用你的馬車一下而已。」

    「嘿嘿!」聽到糟老頭說是要借用馬車,也好慘繃緊的面部表情漸漸的放鬆了下來,「這輛馬車本來就是負責接送你們的,不用借用,不用借用!」

    「你說對了!」唐超危險的看著葉浩川,「這輛馬車我們不用借用!」

    「就是啊!」葉浩川跟進的接著唐超的話說,「那我們還是上車好了。」

    「這回去是一定的,」唐超臉上掛著微笑,一點也看不出是在和人較量,「只是不用勞煩你了,因為這個馬車奔來就是我們的。」

    「好了,不要說了,我們趕緊的回去,只要回去那啰夜修羅藍小jie的病就有救了。」葉浩川諂媚的一笑,「剛才是我說錯了話,請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趕緊的回去好不好!」

    「是我們回去,」唐超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糟老頭,又指著葉浩川說,「不包括你!」

    「行了,我知道這一次是我不對,你們採的冬蓮花在哪裡,能給我看看么?」葉浩川討好的看著唐超,「就看一眼就行,我從來都沒有見過。」

    「誰告訴你我們採到了冬蓮花了!」唐超瞪大了眼睛,「這簡直不可思議,這冬蓮花是什麼東西啊?」唐超歪了歪身子,「糟老頭,你知道什麼是冬蓮花嗎?」

    「不知道!」糟老頭很無辜的撇嘴,「我們又不要冬蓮花,找他們幹什麼?」『

    「你們?」葉浩川不相信的看著唐超,再看看天糟老頭,「好了,我知道做了,你們既拿出來好了。」

    「我們真的沒有,你讓我們那什麼啊?」唐超無奈的聳肩,「難不成讓我們編一個假話不成!」

    「真的?」雖然不是很相信,但是至少葉浩川已經開始懷疑了。

    「不信算了!」唐超一副失落的表情,「糟老頭,將我們踩到的東西給葉浩川看看,省的不相信我們猜到的什麼?」

    葉浩川一聽可以看看唐超到底採到的是什麼東西,心裡的激動都表現在了臉上。

    「這是什麼?」可是一看到糟老頭酒壺裡面裝的東西,葉浩川的眼睛都綠了,「怎麼不是冬蓮花啊?」

    「為什麼要是冬蓮花?」唐超不回答,反而問,「你怎麼知道我們採的就是冬蓮花啊!」

    「這個?」葉浩川顯然是沒有想到糟老頭酒壺裡面的東西竟然不是冬蓮花。

    「告訴你我們是採集冬蓮花的人一定是騙子,想要從你這裡騙取更多的東西。」唐超信誓旦旦的說道,絲毫沒有賊喊捉賊的自覺性。

    「我們本來就是不是採集的冬蓮花好不好。」唐超不高興了,「這不是挑撥離間嗎,這好好餓蠍子,在呢么就成了冬蓮花了呢?」

    「這個,嘿嘿!」葉浩川訕訕的一笑,「馬車讓你給你們我就不和你們一起回去了。」

    「想要走啊!」唐超溫柔的一笑,「說清楚再走不遲!」

    「說什麼?」葉浩川怔住了,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攥的緊緊的,由此可見葉浩川的心虛。

    「說你不是葉浩川!」既然葉浩川不死心,那麼唐超不介意一點一點的,一步一步的將這個葉浩川的疑點說出來。

    「你憑什麼這樣說?」葉浩川極了,對著唐超吼道,「有什麼證據說我不是葉浩川,你拿出來,拿出開我就承認我不是葉浩川!」

    「哼!」唐超鄙夷的一笑,「真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想不到你到是硬漢一條。」

    「既然沒有證據就讓開,」葉浩川對著擋住自己去路的糟老頭吼道,「你們這樣叫做限制人身自由,是違法的!」

    「我們違法,那你冒充別人就不違法了。」葉浩川不愧是幹了這麼多到導遊的,這點嘴皮子功夫還是有的。

    「有證據說出來,只會在這裡亂吼吼,算什麼好漢!」葉浩川看著唐超,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擔心,但是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第一,這一件黃金虎的皮革本來就是葉浩川的,而你剛才竟然說不是自己的,是糟老頭的,這是其一。」唐超看著葉浩川,溫和中帶著讓葉浩川心驚膽戰的寒意。

    「我以為是拿錯了,拿錯了!」葉浩川看著手裡面的黃金虎的皮革,就像是一個燙手的山藥一樣,趕緊的扔到了地上。

    「哎呀,拿錯了啊?」糟老頭撿起被扔到地上的黃金虎的皮革,心疼的拍了拍上面的泥土,「拿出了也不能給扔了啊!」

    「好了!」唐超打斷了葉浩川的話,「就算是你拿錯了,好了。」

    「我們來這裡幹什麼,葉浩川根本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為什麼要說我們採集的是冬蓮花!」這就是唐超扔出的第二個重磅炸彈,那就是混淆黑白,顛倒是非。

    「這個?」葉浩川訕訕的一笑。

    「是不是也忘記了?」看著葉浩川為難的樣子,唐超好心的說道,「你的記性這樣差啊,那你一定不記得,你送給我過什麼禮物了?」

    說著說著唐超傷心極了,「想不到我們只是進去逛了一圈,你怎麼就忘記了呢!」

    唐超悲傷地搖搖頭,「你托我給你帶的冬蓮花……」

    「在哪裡?」葉浩川緊張的問道。

    「我並沒有找到。」這就是唐超的第三個計策,那就是無中生有。

    「什麼?」葉浩川頓感失落,「沒關係,沒關係!」

    「哈哈!」糟老頭已經快要憋不住了,「你還說你是葉浩川?簡直就沒有一個地方時會對的上號的。」

    「你們?」葉浩川顫巍巍的指著唐超和糟老頭,「你們合起來耍我!」

    「有什麼不對嗎?」糟老頭一笑,「說吧,真正的葉浩川在哪裡,那個小子雖然討厭,但是罪不至死啊!」

    「哼!」葉浩川一個奸笑,「就算是被你們識破了又怎麼樣,你們不交出冬蓮花就不要想著見到葉浩川!」

    「葉浩川我們一定會找的,只是我們想知道你是誰?」唐超啊看著的人,竟然和葉浩川長得一模一樣,「莫不是帶了人皮面具了?」

    「你才帶了人皮面具呢,」葉浩川諷刺的一笑,「我是葉浩川的哥哥葉浩偉!」

    「葉浩偉?」唐超點點頭,「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應該是霓裳亞傑瑞的人吧!」

    「不錯!」提到霓裳亞傑瑞,葉浩偉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愛慕和眷戀。

    「你喜歡霓裳亞傑瑞,可惜霓裳亞傑瑞只是將你當作工具!」唐超惋惜的看著葉浩偉,「可惜了一個大好的青年啊!」

    「不准你說霓裳亞傑瑞,你以為你是誰啊,真正的葉浩川你們就不用找了,就算是找也不可能找得到。」說完葉浩偉大聲的笑了起來,「葉浩川,你永遠也不要想著贏我!永遠,哈哈哈!」

    「霓裳亞傑瑞的好壞,不需要我評論,同樣的,將葉浩川叫出來。」唐超眯起眼睛,看著葉浩偉,這要是熟悉唐超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最好能夠避開唐超,要不然受傷的可不是唐超,而是自己啊!

    「不可能!」葉浩偉得意的一笑,「沒有我的允許,你們是不可能會找到葉浩川的。」

    「是嗎?」唐超笑嘻嘻的看著一臉自信的葉浩偉,「要不要我們賭上一把啊!」

    「好!」葉浩偉一拍桌子,「賭就賭。誰怕誰啊!」

    「如果我們贏了,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弟,要聽我的差遣。」唐超看著葉浩偉,喜歡這個葉浩偉執著的心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