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2章 留有餘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2章 留有餘地字體大小: A+
     

    「要不,我們就不要了得了。」思考了半天,糟老頭是在是不捨得自己的酒壺,這個酒壺跟著自己已經大半輩子了,糟老頭怎麼想怎麼不捨得。

    「你啊!」唐超無奈的一笑,「這蠍子都吃了,還不敢用裝過蠍子的酒壺,真的是服了你了。」

    「啊?」糟老頭一下子反映了過來,一下子做起來,恍然大悟,「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就你這個腦子?」唐超搖頭失笑,「能夠想到的事情不多!」

    「你?」糟老頭氣急,「難道你的嘴巴裡面就不能說出一點好聽的東西!」

    「能啊!」唐超挑眉一笑,「你想聽嗎?」

    「不想!」看著唐超眼中的戲虐,糟老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想了想還是堅定地搖搖頭,「不要,你的嘴巴里嗎估計是說不出什麼好聽的東西的。」

    「哈哈哈!」唐超嘴角上揚,眼中帶笑,「算你識相!」

    「趕緊的,趕緊的將蠍子冰凍了,我們進冰屋裡面休息。」糟老頭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色,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對著唐超催促道。

    「好,那你等著。」唐超笑笑,伸手將糟老頭的酒壺拿過來,糟老頭一看唐超的動作,趕緊的握住酒壺,就是不讓唐超奪過去。

    一時之間,以糟老頭的酒壺為媒介,唐超和糟老頭進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拔河比賽。

    唐超用上一點力氣,糟老頭也用上一點力氣,唐超用上三分,同樣的糟老頭也是用上三分力氣。

    「放手!」唐超疾言厲色,看著糟老頭不舍的目光,「你到底要不要蠍子了?」

    「要!」糟老頭十分的堅定,這蠍子是一定要要的。

    「那就放手!」唐超皺眉,「要不就不要!」

    「不放!」糟老頭用了更大的力氣,一下子就將酒壺弄到了自己的懷抱裡面。

    「好,那你自己動手好了。」正好了的清閑,唐超鬆開手,然後醉著冰屋一揚手,赤色的蠍子就像是等待檢閱的士兵一樣,一個一個的爬了出來,唐超一笑,一個接著一個的將所有的蠍子都凍住了,「行了,剩下的看你的了。」

    糟老頭頓時雙眼放光的看著已經被冰凍起來的赤色蠍子,但是看到自己的手裡面的酒壺的時候,明亮的眼神又黯淡了一些。

    「只給你一晚上的時間,明天所有的沒有被裝起來的蠍子,我就會全部的放開。」唐超看著這些赤色的蠍子,又看了看糟老頭的酒壺的大笑,「應該會剩下一些。」

    「剩下的我就吃了它!」糟老頭聽到唐超的話,也是做了做赤色蠍子和酒壺的比較,很是肉疼的說道。

    「啊?」唐超失笑,「行!」你厲害,不過想到這些赤色蠍子的美味,唐超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我可以幫你!」

    「好!」糟老頭頓時豪情萬丈,「要是放不下,我們就吃了,誰讓你們讓我糟老頭髮現了呢,嘿嘿!」

    這些赤色的蠍子如果沒有被冰凍的話,估計此時此刻也已經被糟老頭陰森森的笑聲給嚇得屁滾尿流了。

    像是下定了決心,糟老頭打開酒壺的蓋子,抓起一個赤色蠍子,然後眼睛一閉,牙關一咬,一下子就放了進去。

    「怎麼看著你的動作就像是上刑場一樣啊!」唐超由衷的感嘆道。

    糟老頭瞥了唐超一眼,張了張嘴,但是卻沒有發出聲音,只是手底下的動作快了一些。

    也許是因為唐超的話起了作用,也許是因為已經開了頭了,剩下的就好做了,總之,糟老頭後面動作做得無比的痛快,一隻赤色蠍子連著另一隻赤色蠍子的王酒壺裡面塞,有的時候甚至一下子那兩個赤色蠍子塞進去。

    「喲!」唐超等到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糟老頭的動作,「不錯哦,看來不用我幫忙你就可以啊!」

    分不清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總只唐超的話,聽在糟老頭的耳朵里曼少了一些真誠,多了幾分的調侃和揶揄。

    「怎麼敢勞您大架啊!」糟老頭一翻白眼,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看了唐超一眼。

    「那好!」唐超有躺下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就等著你收拾好了我進冰屋裡面睡覺就好了。」

    「你?」糟老頭拾掇蠍子的手很明顯的一頓,「你怎麼這樣的是在啊?要不不幫忙不就不幫忙?」

    「這個是當然的!」唐超笑的一臉的得逞,「你是長輩,你說不用我幫忙,我當然是不能夠違背你的意思的。」說完,沒聽出直直的看著糟老頭,眼睛裡面流露著『你看,我是不是很乖啊』的樣子。

    「是不是還要我誇獎你一番啊!」糟老頭就像是領導面前喝了一口美酒,結果到了嘴巴裡面才發現是一口醋,這咽下去不是,不咽下去也不是,兩頭為難。

    「這個?」唐超摩挲著下巴,一臉的思考,良久,才有些為難的看著糟老頭,「你要是非要誇獎我一番呢,我就冒著被人說成不知道謙虛的份上,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好了。

    「不要臉!」糟老頭繼續這手裡面的動作,不再看出一眼,「你愛幫不幫,隨你的便!」

    糟老頭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情,至於唐超,隨便好了,想要幫忙就幫忙,要不幫忙就不幫忙,自願好了。

    「喲,差不多了,」唐超看著已經被糟老頭放到酒壺裡面的赤色蠍子,大約已經站到總體樹木的五分之一了,「這也虧得唐超的酒壺大,要不人還真的裝不下這麼多的蠍子。」

    「那還用你說!」聽到唐超誇獎自己,糟老頭的心裏面高興極了,更何況唐超還誇獎了糟老頭的酒壺,這一點讓糟老頭更加的開心,比唐超誇獎自己還讓糟老頭高興。

    「好了,我就陷阱去休息了,你慢慢的裝好了。」唐超看著已經空出了一半的冰屋,趕緊的爬進去,對著糟老頭嘿嘿一笑,「趕緊的,要不然一會兒溫度更低,小心把你給凍住了。」

    「你放心好了,」糟老頭抬頭對著唐超詭異的一笑,「要是凍著我也一定會拉著你給墊背的。」

    「呵呵!」唐超一聽趕緊的將脖子縮了回去,廢話,「你還是自己想辦法好了!」都要被糟老頭拉著當墊背得了,唐超當然,一定是要撤離的。

    唐超坐在冰屋裡面,糟老頭還在外面收拾著赤色蠍子,這餅屋裡面也還有不少的赤色蠍子,唐超將他們推到一邊,給自己整理出一個乾乾淨淨的地方。

    唐超伸到衣服兜裡面拿出被冰凍的冬蓮花,每一個花瓣都這樣的鮮活,栩栩如生,可是,怎麼才能夠回去啊,唐超枕著自己的胳膊,看著冰屋的頂部,一手撫摸著冬蓮花,思緒卻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等到唐超迷迷糊糊的聽到聲音的時候,才發現糟老頭已經將外面的東西收拾好了,剛剛鑽進冰屋裡面來。

    「收拾好了?」唐超做起來,一隻手捏著被脖子壓倒麻木的胳膊,一邊看著糟老頭問道。

    「轉不下!」糟老頭看著已經被赤色的蠍子裝的滿滿的酒壺,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

    「差不多得了,!」唐超失笑,「就留下一些好了,要不然赤色寫蠍子絕種了怎麼辦啊!」

    想到地球上面那些瀕臨滅絕的動植物,或者已經滅絕的動植物,後代就是想要看看長什麼樣子都不行,就只能通過圖片,通過想象來實現,像是現在的人對於恐龍是一樣的,唐超多多少少的感覺到一絲的惆悵。

    「留一些好了,說不定以後就少見了。」萬一有人需要用來救命怎麼辦,唐超心有感慨說出來的話帶著一些難免的溫柔,眼神裡面流露出濃濃的落寞。

    雖然不知道唐超想到了什麼,但是和唐超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算是短了,糟老頭還從來沒有見過唐超這樣的悲天憫人,「好!」剩下的就留下來好了。

    「捨得了?」大約是覺得假扮憂鬱,裝深沉不適合自己,唐超閉上眼睛苦澀的一笑,再睜開眼睛,就又成了糟老頭熟悉的那個唐超了。

    「不捨得又能怎麼辦啊?」糟老頭戀戀不捨的看著赤色蠍子,「這麼多,我總不能真的吃了吧!」

    「呵呵!」知道糟老頭是因為自己的話而改變了主意,唐超感激的一笑,「趕緊的休息吧,明天一定要想辦法走出去!」

    冬蓮花的時限唐超只能夠保證兩整天的時間,也就是真正四十八個小時,到目前為止已經過去了差不多七八個小時了,再加上睡覺的七八個小時,就只剩下三十幾個小時了。

    在這三十幾個小時的時間裡面,唐超和糟老頭兩個人要走出北極,還要回到叢林山莊,還要找到那啰夜希思黎,還必須給那啰夜修羅藍用上,時間很是緊迫。

    要不是因為夜晚的溫度不是唐超和糟老頭能夠耐受的住的,兩個人估計早就趕路了。

    「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並不知道如何的出去!」糟老頭將酒壺掛在腰間,神情蔫蔫的說道。

    吃的問題解決了,要是口渴了,這裡遍地都是可以喝的雖然不是很解渴,但是總算是還行,唯一的麻煩的事情就是怎麼樣才能夠出去,而且是快速的,短時間內的回去。

    「這,我要是會瞬間轉移的功夫就好了!」唐超發自內心的感慨道。

    「終會有辦法的。」大概是因為收到了赤色蠍子的緣故,糟老頭有些高興,但是耐不住身體的疲憊,已經閉上了眼睛。

    「是啊,!」唐超任命的勾了勾嘴角,就像是自己要回到地球上去一樣,「總是會有辦法的!」

    雖然身上的傷勢已經不是很嚴重了,但是一天來的勞累,再加上傷痛的折磨,讓唐超和糟老頭很快的陷入了昏睡當中。

    就是腦海當中念念不忘的,時時刻刻惦記著的回去的辦法,也在疲憊的情況之下被唐超和糟老頭拋諸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