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1章 難以取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71章 難以取捨字體大小: A+
     

    所以,面對這樣的良藥,糟老頭怎麼可能不動心。

    「你有把握?」唐超也知道這種蠍子是好東西,但是看著就瘮人,怎麼去抓啊?

    「沒有!」糟老頭失落的搖搖頭,「我只會將蠍子烤熟了。」

    「可是,我們可以……」唐超像是想到了什麼,雙眼放光的看著糟老頭,一臉的興奮。

    「冰凍!」

    「冰凍!」

    唐超個糟老頭想到了一處去了,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均從對方的眼睛裡面看到了希望和熾熱。

    「對,既然不能夠烤熟了,我們可以冰凍起來。」糟老頭拍著雙手,高興地差一點就蹦了起來。

    「你?」唐超啞然,「難道你就不能穩重一些!」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糟老頭嗎?

    難道說這些日子以來的經歷不但改造者人的身體,就是連心態也會被影響!」唐超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說什麼?」糟老頭站定了,怔怔的看著唐超,沒有聽明白唐超剛才說的是什麼。

    「沒什麼?」唐超搖頭,「我再說要不要用你的酒壺來盛放蠍子!」

    「什麼?」糟老頭一蹦三尺高,「不可能!」說完就將酒壺抱在了懷裡面,死活不鬆手,比寶貝還寶貝。

    「那就算了,反正我是沒有地方放這些蠍子的。」唐超聳聳肩,「那就不要了,我們在建造一個冰屋好了!」

    「不要!「糟老頭本能的拒絕,這些蠍子既然自己已經看上了,就絕對不會放過的。

    「那我就沒有辦嘍!」唐超瀟洒的一挑眉,「你愛要不要!」

    「我?」糟老頭很為難,拿起自己的酒壺反反覆復的看了又看,這既想要蠍子又捨不得酒壺,這真的兩難啊。

    「哎!」唐超嘆息一聲一下子坐在了雪地上,「想好了在告訴我!」

    「我?」糟老頭撫摸著心愛的酒壺,然後為難的看看冰屋裡面的蠍子,舍又捨不得,這抓?又沒有地方放,這可是為難壞了糟老頭。

    糟老頭一會兒看看酒壺,一會兒看看蠍子,急的只抓頭皮,就是想不到好的辦法。

    「再抓就真的成了雞窩頭了。」唐超抬頭,有些好笑的看著糟老頭,「要不要我給你想個辦法?」

    「好啊,好啊!」糟老頭一聽有辦法可是解決了,心情一下子就爽朗了,看著唐超就像是看著救世主一樣。

    「真的想要知道?」唐超忍住心裏面的笑意,認認真真的看著糟老頭,「我說了你參考一下,實施還是不實施,就看你自己的了。」

    「好,」糟老頭蹲下來,滿臉的諂媚,「趕緊的!」

    「這個,酒壺可以再買是不是?」唐超看著糟老頭的眼睛,在糟老頭將要張口的時候,時機的說,「這蠍子?可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哎?」糟老頭一下子癱坐在地上,「說了和沒說一個樣!」

    「呵呵呵,」唐超搓搓手,「就是不知道這些蠍子好不好吃?」摸摸肚子,真的好餓啊!

    「吃?」糟老頭一下子來了精神,「你怎麼可能吃了這些寶貝啊?」

    「有什麼不可嗎?」唐超一笑,手掌一抬,一個鮮紅的蠍子就跑到了唐超的手心裏面。

    「你真的要吃?」糟老頭有些遲疑的問道,看著蠍子鮮紅的樣子,糟老頭就覺得胃裡面一直都在翻騰。

    「有何不可,既然是至陰至寒之物,想必對於我的我的冰凍之功應該有百利而無一害吧!」唐超慢吞吞的說道,一邊觀察著糟老頭的反應,一邊將手中的蠍子放到了嘴巴裡面。

    唐超點著頭,嘴巴裡面不停的咀嚼著,眼睛冒光,「不錯不錯!」

    唐超慢慢的咽下去了,意猶未盡的再一次拿過來一直蠍子,在將要放進嘴巴裡面的時候,又拿出來,遞到糟老頭的眼前,「你要不要試一試?」

    被唐超勾引的,糟老頭的肚子早就發出抗議了,可是看著鮮紅的汁液順著唐超嘴角低落的樣子,糟老頭就感覺自己的肚子裡面飽飽的了,根本不需要吃東西就要向上冒出來。

    「真的不吃?」看著糟老頭沒有反應,唐超縮回來拿著蠍子的手,直接的放到自己的嘴巴裡面,砸吧砸吧的吃的很香。

    一直到吃下去三五隻蠍子,唐超才感覺自己空空如也的腸胃有些些許的舒服,唐超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哎!」終於舒服一些了。

    「真的?」糟老頭已經由剛開始的抵觸,變得接受,如今又有一些躍躍欲試了,「真的這樣的?好吃?」

    「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唐超一笑,一下子又抓過來一直蠍子,好心的遞到糟老頭的眼前,「挪,給你的!」

    「真的?真的好吃?」糟老頭還是有些不敢,只是耐不住肚子裡面的飢餓的感覺,伸手將蠍子拿了過來而已。

    「你可以烤熟了再吃!」實在是不忍心在看著糟老頭糾結的樣子,好心的建議道。

    「啊?」糟老頭眼前一亮,一拍腦袋,「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就你這腦袋?」唐超不屑一顧的白了一眼糟老頭,「吃了酒之外。你還能夠想得到什麼啊?」

    「哼!」糟老頭也不再跟唐超爭論,現在緩解自己肚子裡面飢餓的感覺比較的重要。

    唐超失笑搖頭,伸手又抓過來幾隻蠍子,一起扔到糟老頭的身邊,「一起烤熟了吧,省的一次一隻的麻煩。」

    「嘿嘿!」糟老頭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耐不住肚子的飢餓的感覺,終於動用功力將蠍子給烤熟了。

    隨著時間的延長,這蠍子的香味慢慢的瀰漫了出來,糟老頭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氣,「好香啊!」

    「呵呵!」唐超出了一口氣,搖頭失笑,伸手又弄過來一些蠍子,「來,多烤一些,我也嘗一嘗這熟蠍子的味道。」

    糟老頭伸手將唐超的蠍子接過來,一起烤了起來。

    也許是蠍子的味道太過於美味,住在冰屋裡面的蠍子竟然有一些露出了頭顱,大概是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樣的香甜?

    可惜的是,唐超不是蠍子,不知道此時此刻蠍子的感受,更加的不會知道如果這些蠍子知道這香味是來自於他們同伴的生命,不知道為是做何感想。

    可惜動物就是動物,就算是在通靈性,也只是動物而已,更何況只是一個小小的蠍子,何來通靈性一說。

    「你看?」唐超對著糟老頭一個眼神示意,「他們也想要嘗一嘗呢?」

    「呵呵!」糟老頭嗤笑一聲,將手裡面烤熟了的蠍子扔了一些給了那些個探頭探腦的蠍子,這些蠍子竟然一個接著一個的全部都過來啃食了起來。

    「你說他們會不會做夢啊?」唐超意有所指的一笑,「就是不知道是噩夢還是美夢了。」

    唐超拿起一個蠍子,咬了一口,「味道不如生著吃的感覺好。」說完搖搖頭,將其他的蠍子全部都給了糟老頭。

    「沒口福!」糟老頭也不客氣,「正好我的不多了。」

    「呵呵!」唐超一笑,「就算是這生的蠍子再美味,你也是不能食用的。」

    「為什麼?」糟老頭驚訝的看著唐超,就在剛才糟老頭還想著自己要不要閉上眼睛吃上一個生的蠍子呢,「為什麼我不能吃?」

    「因為這些蠍子還是至陰至寒之物,你的熱功夫,應該是至陽至剛的功夫,這兩者相剋,所以這蠍子你是不能夠服用的。」唐超將心裏面的想法說了出來。

    「那麼這個?」糟老頭舉著手中吃了一半的蠍子,「這個我就能夠吃了?」

    要是這赤色蠍子是至陰至寒之物,難道自己烤熟了這至陰至寒,就會變成了至陽至剛之物了嗎?

    「應該沒有事情的。」唐超一笑,「你就這樣的怕死啊?」

    「這不是廢話么?」糟老頭看著唐超,就像是看著白痴一樣,「難道你不怕死!」

    「怕啊!」唐超意猶未盡的又拿著一個生蠍子,「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死在這裡,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回去?」糟老頭皺著眉頭,「回哪裡?」為什麼感覺唐超怪怪的。

    「呵呵!」唐超有些落寞,等到再一次抬起頭的時候,唐超臉上的慘淡已經被平靜所代替了,「你傻了,當然是回去啊,難道你要在這裡生活一輩子啊。」

    唐超一下子躺了下來,雙手交疊著放在腦後,看著北極的天空,「就算是你要生活在這裡,也要看看這裡的蠍子夠不夠你吃的啊?」

    唐超扭頭看著已經吃完了同伴的屍體,重新縮回到冰屋裡面的赤色蠍子,帶著揶揄的笑容,「你看,他們都怕你了。」

    「呵呵!」糟老頭撫摸著自己已經吃的差不多的肚子,「還是吃飽了舒服啊!」

    糟老頭也是學著唐超一下子躺了下來,看著北極的天空,想著這幾天的經歷,臉上露出了淡淡的,但是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們怎麼回去啊?」糟老頭撫摸著酒壺,扭頭看著蠍子,「要是葉浩川能夠帶著別的容器過來就好了。」

    「還想著你的蠍子和酒壺呢?」唐超搖頭失笑,「你還是先想一想今天晚上怎麼度過比較的實際一些。」

    「不著急!」糟老頭將酒壺乾脆的抱在了懷裡面,不斷的摩挲著,很是心愛。

    「你就好好的考慮考慮好了,」唐超一個翻身,正對著糟老頭的側臉,「要不咱們就不要這些蠍子算了,反正我們已經吃過類,也就不在乎多一些少一些了。」

    「可是?」糟老頭有些為難,轉身看著齊聚在門口的赤色蠍子,臉上帶著讓人看不懂的神情,似乎是不舍,又似乎是想通了些什麼。

    「要不然你在吃上一些。」唐超好笑的看著糟老頭,「也不枉來了這裡一趟。」

    「我倒是想啊,」糟老頭摸了摸肚子,「可是實在是吃不下去了。」

    這些赤色的蠍子要比普通的蠍子大上一些,再加上唐超和糟老頭餓了這麼久,也不能夠一下子吃的太多了,所以吃過了這些,兩個人就感覺飽飽的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