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9章生命危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9章生命危急字體大小: A+
     

    「快點啊!」唐超對著檮杌用了一個獸決,只能夠暫緩的阻止檮杌的進攻,或許對著像是檮杌這樣的上古神獸來說,根本就沒有用。

    「開了!」說時遲那時快,唐超一眼看到冬蓮花的五個花瓣完全的打開,一把就將冬蓮花拔了出來,接著唐超的身子就像是破布一樣的飛了出去。

    唐超好不容易將冬蓮花弄到手,還沒有來得及冰凍,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自己鋪了過來,唐超只來得及抬頭一看,身子就不受自己控制的飛了出去。

    唐超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空中飄啊飄的,很久很久,然後就在唐超疼痛的馬上就要失去意識的時候,砰地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唐超只覺得喉頭一甜,張嘴哇哇的吐出來好幾口的鮮血,來不及做其他的,唐超立即將手裡面的冬蓮花冰封了起來。

    檮杌並沒有乘勝追擊唐超,而是圍著原本生長冬蓮花的地方,啊嗚啊嗚的吼叫個不停。

    「但願您能夠多多的懷念一會兒!」唐超用內息將體內反應的血脈壓下去,臉色蒼白的站起身子,艱難的想著糟老頭的方向走去。

    「早知道就不讓你引的這樣的遠了!」唐超感覺自己的身體馬上就要散架了,眼前的景象也是越來越模糊,由此可見這檮杌的攻擊力是多麼的強悍。

    唐超這一下子是一點也沒有躲開,完完全全的承受了檮杌的攻擊,導致體內筋脈錯亂,內臟受損,傷勢頗為嚴重。

    而糟老頭此刻還沒有醒過來,唐超感覺到了絲絲的絕望,但是很快的唐超眼中的絕望又被新的希望所代替了,因為唐超看到糟老頭的身子動了。

    只要是動彈了,就說明糟老頭還活著,至少現在還活著嗎,雖然不知道糟老頭的傷勢怎麼樣,但是唐超卻是知道,糟老頭傷的一定不輕。

    檮杌發現了冬蓮花不見了,揚起腦袋就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聲音裡面透露出濃濃的悲傷。然後看著唐超的方向,一下子六抬起了腳,就在檮杌的腳馬上就要落下來的時候,唐超瞬間一個就地打滾,算是躲開了檮杌的一次攻擊。

    躲開檮杌的腳掌的唐超,連滾帶爬的向著糟老頭的方向爬去,爬了幾步,唐超突然改變了方向,扭過頭,朝著與糟老頭相反的方向怕了過去,「糟老頭,要是我唐超有命回去,一定請你喝好酒!」

    言罷,唐超自嘲的一笑,繼續奮力的向前爬去,此時此刻唐超的心裏面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命。保護糟老頭的,也要保護好自己的生命。

    檮杌此刻就像是從失去冬蓮花的悲傷中緩解了一樣,不再氣勢洶洶的沖著唐超發怒,反而更像是洗刷著唐超玩一樣。

    檮杌除了用腳來踩唐超,也不用其他的任何的地方,只是一邊走著,時不時的抬起腳,對著唐超就是一腳,雖然每一次唐超都是險險的比過去了,可是只有唐超自己知道,自己就像是檮杌的玩具一樣,完全的被檮杌給控制了。

    唐超在檮杌的面前就像是小雞在大象的面前一樣,檮杌邁一步,唐超就是一百步也沒有這樣遠的距離。

    所以,這樣的情景才顯得十分的帶喜感,唐超一點一點奮力的向前爬行,可是檮杌呢,只是怔怔的看著唐超,如果感覺好玩了,就抬起腳對著唐超的後背就是一腳。

    雖然每一次都被唐超給躲過去了,但是檮杌依舊沒有絲毫髮怒的跡象,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時不時的對著唐超的後背就是一腳。被唐超躲過去了也無所謂的樣子,然後繼續在踩踏,一遍又一遍的踩著玩。

    唐超已經沒有力氣了,可是一旦停下來就意味著沒命,唐超不想要沒命,自己還沒有回到地球上面去,還沒有迎娶秦瑤,唐超不甘心,很不甘心。

    唐超越想月不甘心,身體就像是被注射了興奮劑一樣的衝刺了起來。

    儘管唐超感覺自己的動作已經迅速了不少了,可是對於體型是幾百,幾千,幾萬個,幾百萬個唐超的檮杌來說,唐超的這點速度根本就不算什麼,和原先幾乎沒有任何的差別。

    唐超不知道自己爬行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爬行了多遠的距離,只是在看到眼前一個下坡的時候,唐超感覺大了內心對於生命的渴望。

    唐超瞅准了機會,一個翻身,身子正好從檮杌的腿間一下子滾了下去,唐超暗自用力,身子越滾越快,越滾越快,也虧得這個破夠陡峭,夠巨大。

    唐超只感覺自己的身子前期是因為自己的用力而止不住的滑落,到了後來就是自然而然的由於地勢的關係在滑落,唐超這個時候就是想要停下來都不可能做得到。

    檮杌的身子也頓住了,看著不斷下落的唐超,眼神裡面竟然包含著濃濃的擔心,抬起的前腿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圈,最終還是落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唐超已經記不清到底有多長的時間,只是感覺身體四處都在叫囂,全身每一個毛孔都散發了疼痛的感覺。

    「啊!」唐超忍不住的shen吟一聲,緊接著眼前一黑,就陷入了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等到唐超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渾身都散了架一樣的難受,也說不清是哪裡難受,總之就是沒有一點合適的地方。

    「醒了?」察覺到唐超已經想了過來,糟老頭趕緊的過來,手中拿著自己的酒壺,「喝一點!」

    唐超就著糟老頭的手喝了一小口,乾涸到冒煙的嗓子終於得到了緩解,唐超閉上眼睛,感覺自己終於又活過來了。

    「你怎麼樣了?身體還行不行?」良久,唐超張開眼睛,看著糟老頭青白色的臉,有些擔心的問道。

    「還能夠忍得住!」糟老頭苦笑一下,卻不想扯痛了身上的傷口,糟老頭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痛的呲牙咧嘴。

    「呵呵!」唐超苦笑,「怎麼回事?」

    唐超記得自己失去意識之前的情景是自己為了躲避檮杌的追擊,自動的滾落了雪山,可是一睜開眼就看到了糟老頭,而且唐超扭動了自己的脖頸,發現這裡像是一個山洞。

    聽到唐超的疑問,糟老頭頓時搖頭苦笑,有些無奈,有些坦然,又有些不知所以然。

    「檮杌大概不喜歡你!」糟老頭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見到檮杌竟然還會挑挑揀揀的選擇攻擊的人類。

    「怎麼說?」唐超有些好奇,聽糟老頭的意思是自己逃過這一劫是因為檮杌的主動放棄。

    「你怎麼掉落的雪山我不知道,當我看到你的時候……」糟老頭慢慢的敘述。

    隨著糟老頭的敘述,唐超慢慢的了解了自己墜落之前的情況。

    原來自己在掉落下雪山之後,檮杌也跟著下來了,只是唐超感覺時間很長的掉落,在檮杌的眼中,大約也就是瞬間的事情。

    等到檮杌到達唐超的身邊的時候,此時的唐超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檮杌用腳推了推唐超,發現唐超沒有任何的一點變化,檮杌又低下頭用鼻子在唐超的身體上嗅了嗅,就像是聞到了什麼特殊的氣味一樣,檮杌離開唐超的時候,搖頭晃腦的打了一個響鼻,眼神裡面竟然流露出濃濃的不解。

    糟老頭在檮杌朝著唐超奔過去的時候,已經醒了過來,從糟老因為位置的關係,糟老頭正好可以看到處在深坑部位的唐超,還有就是站在唐超身邊的體型巨大的檮杌。

    糟老頭看到檮杌抬起前腳,糟老頭頓時驚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連滾帶爬的向著唐超和檮杌的方向就奔了過去。

    因為糟老頭本身的傷勢,再加上一些距離的關係,糟老頭根本就不能夠及時的爬到唐超的身邊。

    雖然是在儘力的向前爬行,但是糟老頭的心理面也明白,就是自己去了之後也是沒有任何的幫助的,但是忍不住內心的擔心,糟老頭甚至感覺自己的雙手已經在顫抖,向前爬行的雙腿也已經用不上力氣了。

    就在檮杌的前腳碰到唐超的時候,糟老頭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到糟老頭感覺自己的身子已經完全的僵硬掉了。耳朵裡面突然聽到了一聲shen吟聲,雖然很微弱,但是聽在糟老頭的耳朵裡面,卻是猶如天籟一樣。

    糟老頭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怔怔的看著唐超,糟老頭唯恐自己的眼睛花了,使勁的揉了揉,再三的確定剛才的眼睛並沒有花掉,唐超的胳膊確實是抬了起來,而且糟老頭這一次絕對的不會聽錯,剛才的一陣shen吟聲,絕對的是唐超發出來的。

    「唐超!」糟老頭歡喜得不得了,唐超沒有事,「你個臭小子,惡毒的連檮杌就嫌棄,根本就不屑於吃了你!」說著說著糟老頭的聲音幾度哽咽,張開雙臂奮力的向著唐超的方向發了過去。

    糟老頭好不容易,終於在精疲力竭之際成功的趴到了唐超的身邊,唐超的面色慘白一片,額角,嘴角全部都掛著血滴,就是渾身上下本來就看不到本來顏色的衣服,更是沾滿了血液,不同的是上一次是雪熊的血液,這一次是唐超自己的血液。

    「唐超?」糟老頭推了推的身子,「唐超?」可是唐超卻是紋絲不動,就連剛才的shen吟聲也沒有了。

    因為沒有別的辦法,手頭以來沒有任何的藥物,而來也沒有任何的設備,只能夠乾等著。

    所以,糟老頭在確定唐超還活著之後,除了安靜的等著就沒有其餘的辦法了,檮杌既然已經離開了,糟老頭想著短時間之內不可能會再回來的。

    糟老頭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有害的生物,所以,就安心的坐在一邊,一邊療傷一邊等待著唐超醒過來。

    糟老頭調息了一遍,唐超也正好醒過來,於是就發生了剛才的那一幕。

    「這麼說,檮杌根本就沒有在攻擊我?」唐超有些不相信的看著糟老頭,「為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