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2章 討價還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2章 討價還價字體大小: A+
     

    整個北極冬蓮花的植株大約只有十厘米的高度,很是袖珍型的。唐超又看了看下面的介紹,因為那啰夜希思黎給唐超的這一張好像是從醫書上面直接的撕下來了,所以下面還帶著簡介。

    這北極冬蓮花耐寒不耐熱,只要溫度高於零下三十度,五分鐘之內就會枯萎,緊接著就像是冰雪一樣的融化掉,最後連一點點的痕迹都沒有。

    再就是這路途,唐超大體的估計了一下,估計最快需要一天半的路程,這一來一回就是三天,還不算休息的時間,一共八天,除去三天,只剩下五天的時間。

    「你就沒有想到我能夠找到!」唐超抬眼看著那啰夜希思黎,「要不然你也不會僅僅給我三天的時間,連路程的時間都不夠!」

    「就算是給你半個月,你也不可能完成任務!」那啰夜希思黎不屑的看著唐超,這北極冬蓮花有多麼的難以尋找,那啰夜希思黎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清清楚楚。

    「不要以自己為標準來衡量別人,」唐超嗤笑,「你以為你就是天下第一了!」自以為是。

    「那好!」那啰夜希思黎挑眉,絲毫沒有將唐超的挑釁放在心上,「我就等著看看,你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行,」唐超將紙張疊起來,塞到自己的上衣口袋裡面,「你就等著好消息吧!」說完一下子跳到床上,拉起被子蓋住自己的身子,「現在我要休息了,請回!」

    「那我就靜候佳音了!」那啰夜希思黎甩甩手,走到門口又返回來,「你可不要耍花樣啊,你知道你是逃不掉的!」

    「這麼有自信?」唐超嘴角一扯,「不要風大閃了舌頭啊!」

    「哼!」那啰夜希思黎奸詐的一笑,「只要你敢逃跑,後果不是你能夠擔待的。」

    「明天讓嚮導早一點過來。」就在那啰夜希思黎的手剛剛放到門把手上面的時候,唐超的聲音悠悠的傳了過來。

    那啰夜希思黎的手一頓,然後再一次的拉開了房門,疾步走了出去,那啰夜希思黎擔心自己在留下來,會忍不住的將唐超拉起來砸巴一頓。

    等到那啰夜希思黎離開了,糟老頭打開酒葫蘆,悶悶的喝了一口酒,「北極不是一個簡單地地方,明天還是準備一天,後天再出發好了。「

    「不用。」唐超拒絕,「哪路夜希思黎會將這一路上需要的東西準備好的。」

    「他有這樣的好心!」糟老頭諷刺的一樣嘴角,「那啰夜希思黎巴不得你找不到呢!」怎麼會準備行李?

    「睡覺,明天不就知道了!」唐超已經昏昏欲睡了,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很多,還是好好地休息一下的好。

    一夜無話,第二天唐超醒過來的時候,門外已經熙熙攘攘的,人聲鼎沸。

    「這就是你準備的行李?」糟老頭的聲音透著絲絲的鄙夷,「一點都不暖和,知不知道北極很冷的!」

    糟老頭伸手將面前的棉衣服抖開,棉花都露出來了,怎麼可能會暖和,「你這是要讓我們找尋藥物啊,還是決定凍死我們啊?」

    「哼!」嚮導葉浩川鄙視的看著糟老頭,「沒見識的傢伙。」

    「你說誰呢?」糟老頭將手裡面的東西甩到地上,「你說誰沒見識啊?」

    「說?」被糟老頭的氣勢所震撼,葉浩川哪裡還有剛才的霸氣,連連向後退了兩三步。

    「你看看裡面!」葉浩川指著剛才被糟老頭嫌棄的棉衣,小心的,討好的對著糟老頭一笑。

    「裡面?」糟老頭剛才就發現了,這雖然看著就像是一個破棉襖,可是這手裡面的感覺卻是不一樣的。

    糟老頭走過去,將破棉襖重新的拿起來,抖了抖,然後扒開第一層一看,糟老頭的眼睛都直了。

    「這?」糟老頭伸手摸了摸裡面的黃燦燦的絨毛,「這是黃金虎的皮?」

    這黃金虎可是靈荒大陸上最珍貴的動物,這黃金虎的皮毛可以說是有市無價的寶物,能夠耐得住零下三十幾度的寒冷。

    「嘿嘿!」糟老頭愛不釋手的摸過來摸過去的,將臉都貼在了上面,一臉的陶醉。

    「出息啊!」唐超推開門,就看到糟老頭一臉陶醉的樣子,似笑非笑的走到糟老頭的身邊,「瞧你,也不嫌丟人!」說完唐超伸手摸了摸黃金虎的毛皮,夠溫暖,夠舒服!

    不一會兒,那啰夜希思黎派人給唐超和糟老頭送來了早餐和乾糧,兩個人吃完了以後,收拾了一番就要上路。

    「唐超!」就在唐超剛剛做到馬車上,一聲急切的呼喊聲透過車帘子,傳進了唐超的耳朵裡面。

    「她怎麼來了?」糟老頭挑起車帘子,那啰夜修羅藍的臉龐進入了糟老頭的視線。

    「唐超!」那啰夜修羅藍氣喘吁吁的跑到唐超的身邊,「唐超,你不要去好不好!」那啰夜修羅藍的眼中包含著明顯的恐懼,「我幾位叔叔,就是因為這北極冬蓮花而…..」

    「沒事!」看著那啰夜修羅藍眼底的悲傷,唐超不自主的溫柔了起來,「回去好好的等著,我沒事的。」

    那啰夜修羅藍看著唐超離開的馬車,感覺心裏面堵得十分的難受,眼眶都是酸澀的感覺。

    「放心!」那啰夜希思黎拍著那啰夜修羅藍的肩膀,「唐超沒事的!」

    既然那啰夜修羅藍喜歡上了唐超,而那啰夜修羅藍又是那啰夜希思黎的命,這唐超哪能出事情啊。

    「爸爸!」那啰夜修羅藍扭頭趴到那啰夜希思黎的肩頭,閉上了眼睛,只留下臉頰上面一個滾落的晶瑩的淚珠。

    淚珠順著那啰夜修羅藍的臉頰滑下來,然後經過嘴角,滑到那啰夜修羅藍的嘴巴裡面,鹹鹹的,澀澀的。就像是此時此刻那啰夜修羅藍的心情是一樣的。

    而此時唐超和糟老頭坐在馬車裡面,想到葉浩川正在外面趕著車。

    「怎麼這樣的冷啊。」糟老頭拿出酒壺喝了一口酒,搓著手掌,還是凍得渾身哆嗦。

    「越走就會越冷。」唐超也受盡了身上的大衣,「要不,你就講黃金虎的大衣穿上好了。」

    糟老頭伸手摸了摸身邊的黃金虎的皮革,最終還是依依不捨的拿起來,小心謹慎的劈在了背上,「好舒服啊!」

    「要不要在喝幾口酒啊?」唐超一笑,指著被糟老頭掛在要將的酒葫蘆說道。

    「不喝了!」糟老頭將酒葫蘆向著自己的懷裡面攬了攬,這要是喝的光光了,到了北極怎麼辦啊?

    「北極?」唐超轉了一個身,眼睛亮閃閃的看著糟老頭,「這裡的北極是平川啊,還是山脈啊?」

    雖然見過地球上面的北極,可這一次去的是靈荒大陸的北極,唐超還從來沒有見過。

    「這裡的北極是冰山一樣的。」糟老頭收緊了身上的黃金虎的皮革,「而且很高,海拔大約有兩千多米的樣子。」

    「這麼高啊?」唐超由衷的讚歎道,「那我們要怎麼找北極冬蓮花啊?」

    「你不是挺自信的嗎,問我幹什麼?」糟老頭笑了笑,看著唐超認真的眼睛,苦笑著說道。

    「這不是因為有你啊!」唐超笑的一臉的諂媚,主動地給糟老頭收斂了一下脖子部位的皮革,「要不是你說你知道北極冬蓮花,我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信心啊?」

    「就你會說話!」糟老頭瞭然的一笑,「強詞奪理!」

    「這北極冬蓮花適合生長在有陽光的地方,但是溫度有不能夠高於零下三十度,所以我們要先找到有陽光的地方,然後在慢慢的尋找。」

    糟老頭嘆息一聲,不等唐超發問,接著說,「而且這北極冬蓮花還有一個特性,那啰夜希思黎沒有說。」

    唐超頓時瞪大了眼睛,但是糟老頭就像是故意要吊著唐超的胃口一樣,一下子什麼也不說了。

    「什麼啊?」唐超看了一會兒最先敗下陣來,「什麼特性,你到是說啊!」

    「怎麼?」糟老頭不緊不慢的一笑,「著急了?」

    唐超反了一個白眼,嘴角向著一邊扯了扯,「你這不是廢話么,能不著急嗎?」這可是關係到自己能不能得到瞬間轉移的秘密的關鍵問題啊。

    「我怕我說出來你會哭了。」糟老頭無奈的一笑,看著唐超意味深長的說道。

    「不哭!」還能有什麼要比被那啰夜希思黎逼著迎娶那啰夜修羅藍要糟糕的事情嗎?唐超可要守身如玉,為了秦瑤,唐超一定會好好的收住自己的一顆心,一具身體的。

    「這每一株北極冬蓮花都是三十年張一個葉子,等到三個三十年之後,北極冬蓮花的葉子才算是章全了,然後在經過一百年才會開花,但是,」糟老頭故意的一個停頓,眼睛直直的看著唐超。

    「看我幹什麼?」怎麼關鍵的時候掉鏈子啊,「但是什麼啊?你到時快一點說啊!」急死人了。

    唐超最反感的就是這說話說一半的人,這要不是因為自己還要從糟老頭這裡獲得資料,信息,估計唐超早就一腳將糟老頭踹到馬車外面去了,哪裡還會等到糟老頭在這裡吊人胃口。

    「但是,這北極冬蓮花的開花時間只有一個小時。」糟老頭一個字一個字的對著唐超的眼睛,清清楚楚的說道。

    「只有三個小時?」唐超皺著眉頭,看著糟老頭的眼睛,似乎想要從裡面找到一點點戲虐的痕迹,可是什麼都沒有,糟老頭的眼睛裡面除了自己的倒影之外,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個小時!」擔心唐超沒有聽清楚,糟老頭再一次的火上澆油,雪上加霜,「而且這北極冬蓮花一旦敗了,就沒有藥用的價值了。

    「你怎麼不早說!」糟老頭一說完,唐超一下子就叫了起來,「你知道為什麼不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