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1章 北極冬蓮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61章 北極冬蓮花字體大小: A+
     

    「你想多了!」唐超將自己的胳膊抽出來,轉身做到椅子上,「並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預料到的!」

    「可是,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離開,」那啰夜修羅藍猶豫了一下,「今天過來,我就沒有打算自己回去!」

    「你回去吧,告訴那啰夜希思黎,我一定經歷的想辦法給你治病,但是,我是不會迎娶你的!」唐超再一次的強調道。

    「為什麼?」那啰夜修羅藍上前,想要抓住唐超的手,問一問唐超為什麼不讓自己跟著,可是又被唐超的目光給怔住了腳步,「我是真的要跟著你走的!」

    那啰夜修羅藍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我好不容易帶著機會才過來的!」言語之中充滿了濃濃的委屈。

    「你回去好了!」唐超微笑著搖搖頭,示意那啰夜修羅藍還是不要再執著了,「回去和那啰夜希思黎說一聲,我要見他!」

    「為什麼不和我走?」那啰夜修羅藍苦笑,牙齒將下嘴唇都咬出了痕迹,帶著絲絲的血跡。

    「好了,你回去吧,我想要休息了!」唐超擺擺手,然後一下子躺倒床上,閉上了眼睛。

    「唐超,你?」那啰夜修羅藍頓了頓,「你真的不和我走?」眼神裡面的期待已經不再那樣的濃烈,原本熾熱的眼睛,已經被冰冷和傷心與絕望所代替。

    那啰夜修羅藍獃獃的看著唐超,可是唐超卻是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一會兒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你?」那啰夜修羅藍眼角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狠狠的一跺腳,然後終於轉身離開了。

    「唐超?」糟老頭看著被那啰夜修羅藍砰地一聲觀賞的房門,「你為什麼不願意離開?」

    糟老頭打開門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隱藏的人群。「有那啰夜修羅藍帶領著,我們應該是能夠離開的。」

    唐超一個骨碌爬起來,就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糟老頭,「你不會是真的以為我們跟著那啰夜修羅藍就能夠離開吧?」

    「難道不對啊?」糟老頭拍了拍酒壺,就在剛才糟老頭已經將酒罈子裡面的美酒全部都倒進了自己的酒壺裡面去了。

    「剛才那啰夜希思黎就在門外!」唐超一笑,然後又躺了下來,漫漫長夜,還是好好地休息的好。

    「什麼?」糟老頭不敢相信的看著唐超,「為什麼我沒有發現?」

    唐超翻了一個身,自從七彩流光劍被筍石的放射性元素改造過後,自己的聽力和感知力就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要是我剛才選擇和那啰夜修羅藍一起離開,就連這個門我們都走不出去!」唐超略一嘆息,事情並沒有糟老頭想象的這樣的簡單。

    「所以剛才你才故意的說自己能夠救治那啰夜修羅藍的病情的?」糟老頭一臉的恍然,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看著唐超。

    「其實,你根本就救不了那啰夜修羅藍,」糟老頭對著唐超一挑眉,神秘兮兮的說,「那你跟我說實話,你真的會救治那啰夜修羅藍?」

    「呵呵!」唐超一笑,饒有興緻的看著糟老頭,「就是這樣看我的?」

    「難道有什麼不對麻?」糟老頭不屑一顧的白了一眼唐超,「難道你真的有辦法救治那啰夜修羅藍不成?」

    「說不定啊!」唐超一邊和糟老頭說這話,眼睛一直看著房間的門口,就像是那個地方站著一個大美人一樣,深深的吸引著唐超的目光。

    「真的?」糟老頭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唐超,「你什麼時候會治病了?」

    「呵呵!」唐超神秘的一笑,朝著門口的方向,大聲的說,「別的不敢說,就是這解毒的手段我可是家傳的!」

    「吱呀!」一聲,唐超剛剛說完,房間的門就被從外面打開了,唐超連眼皮頭沒有抬起來,「站夠了,知道進來了!」

    「你知道我在外面?」那啰夜希思黎直直的看著唐超,眉頭確實皺的緊緊的,「剛才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隨你的便!」唐超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總之,我是不會迎娶那啰夜修羅藍的,至於其他的,」唐超一笑,「你愛信不信?」

    「你認為這些由得你說了算嗎?」那啰夜修羅藍冷哼一聲,「這裡可是我的地盤!」

    「好啊,那就拖著好了,看看誰能夠耗得起!」唐超故意的將聲音拖得長長的,一臉的無所謂。

    「好!」那啰夜希思黎蹙眉沉思了一會兒,然後看著唐超,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行,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你要是將那啰夜希思黎所需要的藥材找來了,我就放你離開!」

    「可是,你要是找不到,你就必須要和那啰夜修羅藍成親。」那啰夜希思黎邪惡的一笑,無論如何那啰夜修羅藍一定要好起來。

    「十天!」唐超抬頭看著那啰夜修羅藍,笑嘻嘻的談著條件。

    「五天!」那啰夜希思黎伸出一個巴掌,「最多五天!」

    「八天!」唐超低下頭,「否則免談!」

    「好,」那啰夜希思黎想了想,「八天就八天,到時候你可不要不守信用!」

    「說吧,什麼藥物!」唐超嘆息一聲,「到時候你也不要不經信用?」

    「這個你放心好了,我那啰夜希思黎還從來沒有說話不算數的時候。」那啰夜希思黎冷哼一聲,有些鄙夷的,又有些期待的看著唐超,「北極雪山冬蓮花!」

    「什麼?」糟老頭一下子蹦了起來,聲音有些尖銳,「北極雪山冬蓮花?」

    「怎麼?」那啰夜希思黎轉身,「你知道?」

    「怎麼可能不知道,」糟老頭苦笑,「當年我可是為了這一味葯差一點連命都沒有了,怎麼可能不知道。」

    說著糟老頭陷入了沉思,彷彿那一場劫難剛剛過去,往事歷歷在目。

    「知道就好,省的還需要我多說。」那啰夜希思黎嗤笑一聲,要不是因為這北極冬蓮花的珍惜和妙用,那啰夜修羅藍的身子也許還就用不到這樣的稀有藥材。

    「具體說說!」唐超深吸了一口氣,「路線,長相,還有凡事和北極冬蓮花相關的一切都說來聽聽。」

    「呵呵!」那啰夜希思黎被唐超的神態逗樂了,「這什麼都不知道,你竟然敢誇下海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閃了舌頭也是我自己的舌頭和你有什麼關係?」唐超嗤笑一聲,「自己沒有本事,不代表別人弄不來。」

    唐超不相信那啰夜希思黎沒有派人找過北極冬蓮花,說不定就是那啰夜希思黎自己都親自去尋找過。

    但是,結果可想而知,這要是讓那啰夜希思黎找到了的話,今天的事情就不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了。

    「哼!」那啰夜希思黎嗤之以鼻,「年輕人,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是啊,唐超,北極冬蓮花可不是什麼簡單地藥材!」糟老頭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的樣子,這些年來,糟老頭只要一想起當年的情景,心口還是止不住的哆嗦。

    「說說吧!」唐超平靜的問道,絲毫沒有受到一點點的影響,「越詳細越好,我可不想自己查資料。」

    「好!」那啰夜希思黎點點頭,「今天我就讓你死心!」

    根據那啰夜希思黎和糟老頭的介紹,唐超總算是知道了這北極冬蓮花為何方神聖了,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麼這北極冬蓮花為什麼這樣的珍貴了,同樣也知道了為什麼那啰夜修羅藍的病為什麼只有北極冬蓮花能夠治癒了。

    原來這北極冬蓮花生長在極其冰冷的北極地帶,這裡的北極和地球上面的北極是不一樣的,但是卻是一樣的冰冷,平均氣溫只有零下三十八度,一般情況之下,北極的氣溫都在令下四十五,六度左右。

    哪裡人跡罕至,根本就沒有任何生物生存的痕迹,就是這北極冬蓮花也只是古人醫書上面的記載,根本就沒有人真正的見到過。

    「你讓我去找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藥材,」唐超嗤笑一聲,陰陽怪調的看著那啰夜希思黎,「你還真夠可以的!」

    「你可以不去,」那啰夜希思黎挑眉,「那就明天和那啰夜修羅藍結婚不就好了,多簡單啊!」

    「切!」唐超白了一眼那啰夜希思黎,「結婚管用,你隨便找一個人不就得了,為什麼一定要是我?」

    「你以為我願意啊?」那啰夜希思黎深深的嘆息一聲,「要不是那啰夜希思黎的意思,我還會等到現在,早就找個人將那啰夜修羅藍身上毒藥給解了。」

    「不要告訴我,你沒有別的辦法!」唐超一扯嘴角,這樣的理由鬼才相信呢。

    「因為你不會受到血蠱蟲的影響!」那啰夜希思黎嘆息一聲,「冤孽啊!」

    「什麼意思?」什麼是血蠱蟲,「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受到那個什麼血蠱蟲的影響的?」

    「因為你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個我見過的,接觸了血蠱蟲沒有任何的不適的人。」那啰夜希思黎苦笑,「還有一點,那就是那啰夜修羅藍看上你了。」

    「呵呵!」唐超自嘲的一笑,「原來這人長得帥了也是罪孽啊!」

    「行了,」那啰夜希思黎打斷了唐超的自戀,「你還是趕緊的去找北極冬蓮花去吧!」

    「總有個彩圖吧!」唐超切的一聲,翻著白眼看著那啰夜希思黎,「不會連彩頁都沒有一個吧?」

    「有!」那啰夜希思黎伸手到褲兜裡面,掏出一張摺疊的方方正正的紙,看了一眼,略一思索,然後遞給了唐超,「這就是北極冬蓮花!」

    唐超接過去一看,北極冬蓮花,名不虛傳,通體雪白,偏偏花蕊竟然像是鮮血一樣的紅,而且植株外面透明,裡面就像是存在著人的血管一眼,還能夠看到血液的流動。

    一共五個花瓣,每一個花瓣都是一種樣子,沒有一片是同樣的,唐超仔細的看了看,一花瓣是圓形的,一個是方形的,一個是菱形的,一個是橢圓形的,還有一個是心形的,好不奇怪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