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59章 沒有老婆很丟人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59章 沒有老婆很丟人嗎?字體大小: A+
     

    唐超一笑,故弄玄虛也要看看地方不是,在這裡故弄玄虛,這人還差了那麼一點點。

    「難道你就不好奇?」等了半天依舊沒有見到唐超的疑問,來人凝神想了想,還是歪著腦袋對著唐超問道。

    「切!」唐超暗自一笑,徐徐的走到一邊,躺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翹起了二郎腿,優哉游哉的樣子,哪裡像是屋子裡面來了一個陌生人啊。

    唐超閉目養神,絲毫不將屋子裡面的不速之客看在眼裡面,既然這個人對自己沒有什麼敵意,又不說為什麼來到這裡,那就站在這裡當樹墩子好了。

    「哎!」來人很是奇怪,還從來沒有人那可是無視自己的存在,難道這一段時間自己不出來走動,變得存在感降低了。

    來人圍著唐超慢吞吞的轉了幾圈,越看越是奇怪,這個唐超竟然一點都不講自己放在眼裡面,難道這個唐超就不擔心自己對著唐超下黑手。

    「你就這樣的放心?」來人凝思片刻,正好走到唐超的前面的時候,停下腳步站在唐超的前面,對著唐超的臉說道。

    「你沒有惡意的!」不是疑問是肯定,唐超微微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對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自己。

    「你要嚇死我啊!」這人難道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的嗎?唐超嗔怪的看著來人,一下子跳起來,越過躺椅,一下子就站到了遠處。

    「哈哈哈!」被唐超的樣子逗樂了,來人爽朗的一笑,「原來你還是有感覺的呀!」

    「無聊!」唐超翻了一個白眼,這人不說自己是誰,也不說是因為什麼才來的,難道就是要在這裡跟自己插科打諢啊。

    「你為什麼要來啊,有事說事,沒事滾蛋!」唐超嘆息一聲,徑直走到床上,一下子躺了上去,「不要耽誤我睡覺!」

    「好,我說,我說!」來人很顯然是被唐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無奈的就著唐超坐在床邊的凳子上,「你要迎娶那啰夜修羅藍!」

    「啊?」唐超一下子做起來,「誰要迎娶那啰夜修羅藍啊,你啊?」什麼時候,難道是要來問自己要彩禮的,還是說,「我難道佔據了你們的婚房?」這是唯一的可能的解釋了。

    來人頓時有了一種無語凝噎的感覺,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對牛談起啊,這自己說了半天了,這人竟然一點都不上道,怎麼扯到婚房的上面來了。

    「我猜對了啊!」來人一臉的便秘樣子讓唐超的心情十分的爽朗,就這樣的心態竟然還要和自己計較,是不是吃的太多了撐的。

    「哎!」唐超左左右右的看了看自己這一間來不及睡上一覺的房間,「開來我是住不上這樣美好的房間了。」

    唐超失落的看著來人,就是想要看看這人到底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一邊唐超卻在凝思,自己為什麼要迎娶那啰夜修羅藍,這有什麼必然的關係嗎?

    「唐超!」來人突然沉聲,一本正經的看著唐超,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晰無比的說,「我是說,你,唐超,必須要迎娶那啰夜修羅藍!」

    「那我也告訴你,」唐超做起來,等著來人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晰無比的說,「我不會迎娶那啰夜修羅藍!」

    唐超無比的鬱悶,為什麼這一個兩個的都要嫁給自己,難道單純的喜歡,或者欣賞,就有這樣的艱難嗎,為什麼不能夠單純的欣賞自己呢。

    或者ai昧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為什麼一定要嫁給自己呢,唐超表示不明白啊不明白。

    難道這個靈荒大陸上面男的少,女的多,這女人都嫁不出去了,只要一見到一個男人就想著要嫁給他,否則就是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了。

    「不行!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來人的尾音抬高,顯示著自己內心的激動和強迫。

    「切!」這個世界還真的是奇幻了,這有人逼著喝酒,逼著吃飯,還有人逼著迎娶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的,這個世界不要太認真好不好?

    「唐超,今天我就告訴你,這婚禮你是逃不掉的。」來人看著唐超,眼底充斥著滿滿的責難和堅持。

    既然這個唐超是那啰夜修羅藍看上的人,而且那啰夜希思黎剛才已經試探過唐超的伸手了,這唐超是一個足以配得上那啰夜修羅藍的人。

    這些年來的苦苦尋覓,來人,也就是那啰夜圖夫斯基,怎麼可能會將唐超放過。

    「這是我的婚禮還是你的婚禮!」唐超現在就感覺自己就是那種叫做鴨子的生物,現在真被人趕著上架呢。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你的呀當然是!」這還用問么,這當然是唐超和那啰夜修羅藍的婚禮了,難道還是自己的不成。

    「既然是我的,是不是我說了算啊!」唐超嘴角上揚,這還是先禮後兵的好,要是說不明白,唐超不介意活動活動手腳。

    這唱曲的不離口,這拳腳當然要不離手了。

    「唐超,」那啰夜圖夫斯基眼神冰冷,陰狠的看著唐超,「今天我就告訴你了,明天就是你和那啰夜修羅藍的婚禮。」說完,那啰夜圖夫斯基瀟洒的轉身,飄然離開,房間的砰地一聲關上了,這要不是們的質量過關,唐超真的擔心這房間的門會不會被摔壞了。

    唐超踢了踢房間的門,「喲,還真的挺結實的!」

    「怎麼了,唐超,你踢門幹什麼?」糟老頭正好過來,就看到唐超對著房間的門踢過來踢過去的,心中疑惑,上前問道。

    「喲!你回來了!」唐超頭也沒有抬起來,繼續朝著房間的門踢了幾腳,「我在看看這房間的門結實不結實!」

    「啊?」糟老頭用力的眨巴眨巴眼睛,難道自己看錯了,這個人不是唐超,唐超不會敢這樣的無聊的事情啊。

    還是自己聽錯了,唐超不是說的房間的門,這個門一定是什麼妖魔鬼怪變,糟老頭鎮定的點點頭,一定是,一定是,絕對是這樣的。

    唐超又用力的踢了幾腳,然後才算是解了解恨一樣的離開了,走了幾步還忘不了回頭看看被自己踢了不知道幾腳的房間的門,為什麼這門的質量這樣的好啊。

    糟老頭的眉頭皺的都成了核桃皮了,一雙眼睛更像是灑了膠水一樣的死死地盯著被唐超踢了幾腳的房間的門,這個門一定是妖魔鬼怪變成的。

    「你看那扇門幹什麼?」唐超做到床邊,看著糟老頭盯著房門看的眼睛都直了,難道這門比糟老頭懷抱裡面的酒還要讓糟老頭心動不已。

    「我在看看這扇門什麼時候變成妖魔鬼怪!」糟老頭依舊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房門,大有這扇門如果不變成妖魔鬼怪,糟老頭就不會善罷甘休的神態。

    「那你就好好的看著好了!」唐超聳聳肩,這糟老頭什麼時候變得神秘兮兮的了,還妖魔鬼怪,要唐超看來是魑魅魍魎還差不多。

    「恩!」已經陷入在自己的思緒裡面的糟老頭,絲毫沒有發現唐超的言語之中有什麼變化,竟然直接的做到了一邊的椅子上,無論如何,一定要將這扇門看到底。

    「呵呵!」糟老頭執著的樣子也是很耐看的,唐超一笑,翻身躺在床上,「好好的看著啊!」我要想一想這個婚禮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樣才能夠解決。

    眼前的門的影子越來越多,滿滿的變得眼花繚亂的,竟然圍著自己旋轉了起來,糟老頭一聲暴喝,「妖怪,納命來!」說著,對著變成妖怪的房間的門就開始拳打腳踢。

    「哈哈哈!」聽到打鬥的聲音,唐超翻身,就看到糟老頭對著門板一拳一腳的打的不亦樂乎,感情這傢伙是在做夢呢。

    「回神了,」唐超搖搖頭,走到糟老頭的身邊,對著糟老頭的屁股踢了幾腳,「再打下去,這門沒有變成妖怪,你要成了妖怪了。」

    「誰打我,竟然還有同夥!」糟老頭回過身子,對著唐超就是一拳。

    唐超一笑,一把攥住糟老頭的拳頭,「回神了!」

    糟老頭就感覺自己的耳朵邊上想起了一聲驚雷,一下子就驚醒了,「唐超?」糟老頭一聲尖叫,「你怎麼在這裡啊?」

    「看著你打妖怪啊!」唐超嘴角上揚,眼底含笑,將糟老頭的手放開,對著房間的門努了努嘴,「你的妖怪?」

    「什麼?」糟老頭扭頭看著房門,這?妖怪?

    「明天我要和那啰夜修羅藍成親!」唐超語出驚人,一下子就將糟老頭雷了一個外焦里嫩。

    「你?」糟老頭瞪大了眼睛,「你,唐超?」

    「嗯哼!」唐超聳肩挑眉,可不就是我唐超嗎?

    「你要和那啰夜修羅藍成親?」不懷疑行嗎,這唐超的志向可不在此,糟老頭雖然不知道唐超的心裏面怎麼樣想的,但是,絕對不會包含著結婚這一項。

    「有什麼問題么?」這是什麼樣子,難道自己結婚很奇怪,這是個男人總是要結婚的吧,「難道你沒有老婆?」

    按照糟老頭的年齡,兒子都應該不笑了,說不定這孫子都有了。

    「沒有老婆很丟人嗎?」也許是被唐超觸動了心底的那根玄,糟老頭一下子拔高了聲音,對著唐超就叫囂了起來。

    「不丟人!」沒有見過糟老頭炸毛啊,這底線原來在這裡啊,「是那些女人的損失!」而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