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55章 去還是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55章 去還是留?字體大小: A+
     

    其實,能夠不悲傷嗎,這莫名其妙的來到靈荒大陸到現在回不去,哪能不悲傷啊。

    被唐超流露出來的悲傷地氣息所感染,霓裳亞傑瑞自責自己為什麼要問這些事情,正所謂的英雄不問出處,好漢莫提當年勇。

    「對不起,唐超,既然這樣我就不問了。」霓裳亞傑瑞歉意的對著唐超說道,眼底卻是掩藏著濃濃的恨意,這要是那啰夜修羅藍不知所謂的聞起來,觸動了唐超的痛楚就好了,這樣唐超對於那啰夜修羅藍的印象就會大大的打折扣,這樣就好了。

    唐超暗自一笑,這個霓裳亞傑瑞簡直就是自信過度了,就是不知道那啰夜修羅藍會不會上當了。

    唐超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霓裳亞傑瑞說著話,霓裳亞傑瑞也看出來唐超的應付,但是,霓裳亞傑瑞不肯放棄,這可是自己的機會,霓裳亞傑瑞要那啰夜修羅藍後悔今天的決定。

    「唐超,不知道你對那啰夜修羅藍的印象如何?」這霓裳亞傑瑞也算是聰明的了,沒有直接的問唐超對於自己的印象,反而問唐超對於那啰夜修羅藍的印象,這別人不知道霓裳亞傑瑞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可是唐超卻是明明白白的。

    唐超一笑,如果自己說那啰夜修羅藍的好話,不知道霓裳亞傑瑞會有什麼反應,如果自己說那啰夜修羅藍的壞話,不知道這個霓裳亞傑瑞會是什麼反應。

    「這個我不是很了解,說不好。」唐超暗自冷笑,想要從我這裡打主意,你霓裳亞傑瑞算是找錯了出路了。

    這個時候唐超說什麼也不合適,說什麼也不對沒誰又能知道這裡的當家人對於自己是什麼樣子的態度呢,這唐超想要知道人家的秘密,這就必須先和當家的處好關係,其餘的,嘿嘿,再說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砰地一聲就被踢開了,進來一個身材魁梧,滿臉鬍子的大漢,「那位是新來的,出來我看看!」聲音洪亮,震耳欲聾。

    「師傅!」霓裳亞傑瑞站起來對著來人笑道,「這位就是唐超,是姐姐邀請來做客的。」霓裳亞傑瑞看著那啰夜希思黎怒氣沖沖的樣子,就猜想一定是師傅不願意唐超的事情,所以霓裳亞傑瑞才將邀請唐超過來的事情推給那啰夜修羅藍。

    「你就是唐超?」那啰夜希思黎看著唐超,探究的問道。

    「你好,我就是唐超,請問你是?」唐超猜測著這一位就是霓裳亞傑瑞的師傅,也就是那啰夜修羅藍的父親,同樣的也就是這叢林的主人、

    「我是那啰夜希思黎,是這裡的主人。」那啰夜希思黎對著唐超點點頭,眼神之中看不出什麼情緒,但是絕對的沒有什麼反感。

    「師傅!」看出那啰夜希思黎對於唐超似乎不錯的樣子,霓裳亞傑瑞的心裏面又開始算計,一邊祈禱著那啰夜希思黎千萬不要同意將那啰夜修羅藍嫁給唐超,一邊有希望那啰夜希思黎對於唐超的印象要好一些,但也不要特別的好。

    「師傅,唐超是我和姐姐在叢林裡面發現的,這不,因為知道師傅喜歡結交朋友,所以,我就勸說姐姐同意讓唐超前來做客。」說著霓裳亞傑瑞笑嘻嘻的看著那啰夜希思黎。

    「恩!」自己的徒弟是個什麼德行的人,那啰夜希思黎不可能不知道,除非這個霓裳亞傑瑞太厲害了,或者說這個哪路夜希思黎太愚鈍了。

    唐超暗自一笑,這個霓裳亞傑瑞恐怕是聰明過頭了,這前後相互之間矛盾的話,竟然會讓霓裳亞傑瑞說的如此理直氣壯,還真的難為了霓裳亞傑瑞的臉皮夠厚。

    「你好,不知道唐超所來是因為什麼事情?」絲毫沒有將霓裳亞傑瑞的話聽到心裏面去,「難道也是因為那件東西?」

    哪路夜希思黎一概溫和的語氣,面色冷硬的看著唐超,就像是知道唐超說一個「是」字,唐超就絕對的走不出這間屋子。

    東西?什麼東西?唐超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能說知道,何況這唐超是真的不知道。

    「什麼東西?」唐超坦然的看著那啰夜希思黎,一點也沒有心生膽怯。

    「不要裝蒜了,這幾天來我這裡的人不少,還沒有人不是為了按個東西的。」那啰夜希思黎眼神犀利的看著唐超,就像是要將唐超看穿一樣。

    唐超被看得莫名其妙的,這要是真的知道這那啰夜希思黎所說的是什麼也行,這關鍵是不知道,這不是白白的讓人給冤枉了嗎?

    「那啰夜希思黎,你說的什麼東西,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要不是你的人邀請我來這裡,我早就離開了,怎麼會在這裡被你懷疑來懷疑去的。」唐超有些無奈的說道,言談之中多了一些諷刺。

    「你什麼意思?」那啰夜希思黎不敢相信的看著唐超,難道這人真的不是為了那件東西而來的,可是,那啰夜希思黎還是很懷疑,「那你來這裡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為了你們的武術了,難道還是和你明白說,就算是明說也要看看實際對不對不是,「是你的人請我來做客的,你問我幹什麼,既然你們這樣,那我這就離開,省的惹人煩。」

    唐超說完,白了那啰夜希思黎一樣,眼神之中包含著濃濃的諷刺和鄙夷,「糟老頭,我們走!,既然不受歡迎,我們又不是沒有地方去,在這裡惹人厭煩幹什麼啊?」

    「好嘞!」糟老頭一臉的笑意在看向那啰夜希思黎的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早知道我就不來了,還不如在哪裡等著你呢。」

    「慢著!」那啰夜希思黎喝道,原本以為唐超只是故作姿態,可是看著唐超和糟老頭已經快要消失的身影,那啰夜希思黎在知道這唐超恐怕真的不是因為那件東西而來的。

    「哼!」唐超悶哼一聲,你讓我走我就走,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你當我唐超是什麼人啊,不給你一點記性,還真的以為自己就是天了。

    「站住!」看著唐超不理會自己的繼續向前走,那啰夜希思黎頓時感到一股怒氣衝天而起,對著唐超好喝道,「讓你停下你難道沒有聽到?」

    「聽到了,」唐超站定,回頭,「但是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說完轉回身子繼續向前走。

    「你怎麼出來了,見到我的父親了?」那啰夜修羅藍端著餐點看到唐超和糟老頭想著外面走去,就很是奇怪的問道。

    那啰夜修羅藍已經和那啰夜希思黎好好地說過了,自己喜歡這個唐超,並且想要嫁給唐超,為什麼看著唐超和糟老頭的樣子像是要離開了呢?

    「那啰夜修羅藍,多謝你的款待,雖然我不知道你們這裡的那個什麼東西,我不想要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再見!」唐超說完越過那啰夜修羅藍就要離開。

    「不要走!」那啰夜修羅藍端著餐點,堵住唐超的去路,一臉的委屈,看著唐超淚眼汪汪的,「我知道你不想要知道,不知道我父親和你說了什麼,但是,請不要離開好嗎?」

    那啰夜修羅藍不想要唐超離開,唐超如果離開了,那啰夜修羅藍知道自己就和唐超再也沒有了見面的機會,因為那個東西,只要那個東西出現,就意味著自己一定要嫁人的。

    那啰夜修羅藍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所以,無論如何也要爭取一下,再者說了,要是自己這一次不爭取,那麼自己一定會後悔的。

    「那啰夜修羅藍,雖然我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也是絕對不會讓人平白無故的冤枉的。」這就是氣結,這就是策略,只要那啰夜修羅藍心裏面越是愧疚,那麼自己想要知道瞬間轉移的秘密的事情就會越容易辦到一些。

    「對不起!」除了對不起,那啰夜修羅藍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的好。

    「與你無關!」唐超慘淡的一笑,臉上的悲涼之氣濃濃的刺激到了那啰夜修羅藍,讓那啰夜修羅藍的心裏面越發的自責和愧疚。

    「你等一等,我找我父親說清楚!」無論如何唐超都不能夠離開,而且那啰夜修羅藍相信,要是比起功夫來,唐超未必會輸給那些人。

    「那啰夜修羅藍,你不要為難,我們畢竟是萍水相逢。」唐超為難的看著那啰夜修羅藍,眼神淡然無光。

    「不要!」那啰夜修羅藍的心裏面難受極了,「你等我十分鐘,十分鐘之後我一定給你一個合理的答案。」

    「有希望嗎?」等到那啰夜修羅藍進去之後,糟老頭對著唐超說道。

    「不知道,」唐超一怔,「怎麼,你想要留下來?」

    「這不是廢話嗎?」糟老頭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要是離開,那不就說要住在外面了,這肚子又餓,天氣又冷,這住在外面不是要人命了嗎?

    「那你剛才怎麼不說話?」唐超嗔怪的看了一眼糟老頭,就知道喝酒的傢伙。

    「嘿嘿!」糟老頭訕然一笑,「有你唐超在,哪裡輪得到我糟老頭說話啊!」

    「算你有自知之明!」唐超笑了笑,看著糟老頭點了點頭,想當同意糟老頭的觀點。

    「唐超?」糟老頭瞪著唐超,「不很過分哎!」

    這個唐超,簡直就是專門氣自己的,不過,糟老頭一笑,不生氣,自己真的不生氣,只要唐超今天晚上能夠讓自己睡在屋子裡面,而且有可以喝到酒,糟老頭絕對的不生氣。

    「父親,你為什麼要將我的客人趕走!」與此同時,那啰夜修羅藍正在責問那啰夜希思黎。自己好不容易請回來的客人,竟然讓自己的父親一句話給趕走了,那啰夜修羅藍怎麼可能不生氣,不著急。

    「你的客人,女兒啊,你怎麼知道他不是為了那件東西而來的?」那啰夜希思黎看著那啰夜修羅藍,畢竟還年輕,這分辨是非的能力就是不足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