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9章 重返皇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9章 重返皇城字體大小: A+
     

    真的不知道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是什麼眼神,也不知道這個薩日娜耶魯公主是什麼心思,竟然會這樣的考慮。

    「趕緊的回去!」唐超說完就繼續往前走,至於身後的薩日娜耶魯公主那不是唐超的責任。

    唐超往前走,糟老頭自然也是往前走,可是為什麼薩日娜耶魯公主也是往前走呢。

    「你不管了?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程,糟老頭看著依舊跟在身後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對著唐超笑道。

    「要不我們也會去好了!」唐超突然站住了,看著糟老頭十分認真地說道。

    「啊?」什麼意思,糟老頭直接的呆住了,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要都回去,不是只要薩日娜耶魯公主回去不就好了嗎?

    「為什麼?」糟老頭看著已經自發的躲到樹後面的薩日娜耶魯,皺著眉頭對著唐超說道,「這隻要薩日娜耶魯公主回去不就行了。」我們為什麼也要回去。

    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唐超認真的想了想,自己這一趟風雨鑄劍城之行,似乎是太倉促了,這筍石具有放射性已經是可以肯定的事情了。

    這放射性元素可不會選在人,那些會受到筍石放射性的影響,那些不會受到筍石放射性的影響,這似乎沒有選擇啊。、

    這筍石不是人,沒有自己的思想,應該是接觸的人都會受到影響才是,唐超想著自己這樣貿貿然的到風雨鑄劍城去,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措施之下,自己不就是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了嗎?

    再就是糟老頭,糟老頭也沒有什麼防護措施,而且唐超還沒有聽說什麼人能夠不受放射性元素的影響。

    這就是說明,只要唐超踏上風雨鑄劍城的地界就有可能會受到筍石的影響,不對,不是有可能嗎,是一定會受到筍石的影響。

    「你知道那些病人為什麼生病嗎?」唐超緊緊地皺著眉頭,這件事情是自己想的簡單了。

    「你不是說過是因為筍石嗎?」這個原因,唐超早就已經告訴了糟老頭了,而且也是爭得了糟老頭的意見之後,才讓糟老頭跟著來的。

    「對!是筍石!」真是因為是筍石的影響,所以,這一趟風雨鑄劍城才不是這樣輕易的就進去的。

    「你是說,我們也會受到影響!」糟老頭一個機靈,這可怎麼樣好啊。

    「對!」這正是唐超所擔心的,筍石是不會分人的。

    「可是,這樣我們應該怎麼辦?」糟老頭看著唐超,酒裡面的酒壺都忘記了喝一口,由此可見這件事情對於糟老頭的影響也是頗深的。

    「回去!」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想要進入風雨鑄劍城,唐超知道自己必須從長計議。

    「回去?」糟老頭已經聽出來唐超話語裡面的沉重,可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樣的嚴重,糟老頭並沒有見過那些病人,所以根本無法想象筍石危害到底有多大。

    「回去!」為了糟老頭的身體,也為了自己的身體,必須要回去。

    唐超不是那種為了什麼東西,無論是正義還是別的,唐超始終是人為生命才是最重要的,這要是沒有了生命,有再多的其他的東西又有什麼用。

    就像是有人說的,生命是數字一,其餘的,無論是金錢,權利,地位,名譽,身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零,只有前面的數字一適中的存在,這後面的數字零才會有意義。

    無論是一,是一零,是一零零,還是一零零零,前面的一才是最重要的,這要是前面的數字一沒有了,即使後面有著再多的零也只是零而已。

    唐超可以為了別人去奮鬥,但是這必須是在保證自己以及自己身邊的人的生命安全的情況之下。

    這樣的唐超才是最具有人性的不是嗎,畢竟沒有人會真正的大公無私。

    「走吧,我們回去!」只有回去找知道筍石的人好好地商量一下,或者是說找皇族帝釋天談一談。

    關鍵的是唐超想起皇族帝釋天曾經說過,只有擁有七彩流光劍的自己才能夠控制筍石,這是什麼意思。

    剛開始的時候,因為著急去往風雨鑄劍城,唐超甚至將七彩流光劍的事情給忘記了,現在想起來,應該也是不晚的。

    也幸虧唐超回去了,這皇城還真的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幸虧唐超回來了,這一切才有了挽救的機會。

    -要不說,這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正是因為唐超忘記了有些事情,所以才會重新的回到皇城,所以才會化解了皇族帝釋天的危急。

    「唐超,你為什麼要回去?」難道是因為自己嗎,薩日娜耶魯公主有些傷心的看著往回走的唐超,心裏面委屈極了。、

    薩日娜耶魯公主想著自己不過是因為想要和唐超在一起,才跟著來的,這個唐超至於如此么,為了讓自己能夠回到皇城,竟然自己也要回去,這是不是太嚴重了。

    「要不要回去?」唐超並沒有回答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問話,只是在詢問薩日娜耶魯公主會不會回去。

    「要!」薩日娜耶魯公主看著唐超並沒有等著自己,而是真的向著回去的路走過去了,薩日娜耶魯公主開心的沖著唐超跑了過去。

    唐超抿著嘴一笑,因為在前面的關係,薩日娜耶魯公主並沒有看到唐超意味深長的笑。

    「這個筍石的危害到底有多大?」糟老頭因為沒有見到那些因為筍石而受傷的人,所以面對唐超如此的決定,終於還是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看著唐超如此的鄭重其事的樣子,糟老頭也覺得事情也許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的簡單。

    筍石應該不僅僅就是一塊石頭而已。

    「等回去了,我帶你去看看!」有些事情還是親眼看到比較的好,就算是唐超描述的在真實,也不如讓糟老頭真真正正的看上一眼。

    就是那些被筍石影響到的人,那些悲慘的樣子,唐超是絕對不想要再看上一遍的。

    薩日娜耶魯公主一蹦一跳的跟在唐超的身後,就算是被唐超無視怎麼樣,薩日娜耶魯公主只要看到唐超就感覺十分的開心。

    看著前面的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嘴角揚起自信的微笑,薩日娜耶魯公主相信憑藉著自己的身份和樣貌一定可以將唐超拿下的。

    薩日娜耶魯公主之所以跟著唐超出來,是因為終於想明白了自己對於唐超的感情了。

    因為皇族帝釋天要用那幅畫將唐超換回去的時候,薩日娜耶魯公主終於意識到自己並不情願讓唐超的離開,就是那幅畫不要了也無所謂,薩日娜耶魯公主甚至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會比得上唐超來的重要。

    等到回到皇城的時候,唐超就被皇族帝釋天拉到了屋子裡面,「你怎麼回來了?」這個時候唐超應該在去往風雨鑄劍城的路上,為什麼會出現在皇城?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唐超看著皇城裡面不再有著往日的繁華,這自己只不過是離開了兩日而已,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

    而且唐超看著皇族帝釋天眼底的烏青,就知道這兩日皇族帝釋天應該都沒有好好地休息過。

    「很多人因為受不了心底的恐懼,衝出了那個院子,殺了很多無辜的人。」唐超離開之後,皇族帝釋天和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以及皮修爾艾斯利醫生就開始著手給相關的人員進行檢查。

    可是,這紙是包不住火的,很快的就有人知道了事情的真正的原因,以及的病的真正的病因,有些人心裏面就開始不平衡,為什麼他們得病了,而其他的人卻沒有。

    因為人員眾多,事情又複雜,所以皇族帝釋天等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些人的心理上的扭曲,所以這些人再會有機會衝出院子,殺人放火,以示自己心目中的不平衡。

    「死傷情況怎麼樣?」事情已經發生了,如今再來自責或者追就是誰的責任已經沒有什麼意義,為今之計是趕緊的安撫人的內心,希望不會再引起什麼恐慌事件。

    唐超看著皇族帝釋天自責不已的樣子,心裏面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或許是因為這件事情是自己說出來的,或許是只有自己才知道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死亡的有三十多人,重傷的七十八人,輕傷的一共二百三十一人。」皇族帝釋天的聲音裡面透著絲絲的悲傷,唐超卻是從裡面聽出來濃濃的倦意和沮喪。

    「做好安撫工作了么?」唐超沒有經歷過這些。但是看過不少,這種事情之後,政府是一定要出面的,而且要盡全力的去做好後期的安頓工作。

    「撒厘米洛奇斯頓在處理這些事物,應該已經差不多了。」皇族帝釋天沒有精神,神情蔫蔫的看著唐超。這個撒厘米洛奇斯頓是主管醫統部的,有撒厘米洛奇斯頓處理這些事物倒也十分的合適。

    「你沒有出面?」唐超蹙眉,這個時候,誰出面也不能夠代替皇族帝釋天,就算是皇族帝釋天不出面,也應該做做表示,讓人們知道皇族帝釋天也在關注著這件事情。

    「我?」皇族帝釋天睜開猩紅的眼睛,「還沒有來得及!」

    這兩天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可是發生的這些事情確實讓皇族帝釋天疲憊不堪。

    「趕緊的,這是第一步,你一定要好好地向著民眾道歉,然後講一講原因,說一說處理的措施。」唐超想著自己能夠想的起來的應急措施,逐一的對著皇族帝釋天解釋道。

    「現在最要緊的是做好死者的安撫工作,一定要讓這些人滿意。」雖然不太可能,任是誰家被無辜的牽連都不會好受,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唐超相信這些人會明白的。

    而且只要皇族帝釋天的補償措施得當,這些人門還是可以安撫下去的。

    「再就是一定要將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說的明白,但是不要將矛頭指向風雨鑄劍城,」現在還不是和風雨鑄劍城激化矛盾的時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