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8章 前往鑄劍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的總裁俏老婆 - 第718章 前往鑄劍城字體大小: A+
     

    納吉耶夫斯基不敢置信的看著手裡面的飛羽流星錘,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你的意思是接觸的人都可能已經得病了?」皇族帝釋天最先反映了過來,怔怔的看著唐超,希望唐超說的是錯誤的,可是皇族帝釋天也明白,唐超說的很可能就是事實。

    「是的!」除非這個筍石不包含放射性元素,可是,這個可能嗎,唐超苦笑,好像不可能。

    「這要怎麼樣才能夠知道?」這樣的傳染性這樣的強烈,皇族帝釋天真的很擔心,還會有很多人的病。

    「沒辦法,只能檢查一下了。」必須要儘快的排除那些人的病了,那些人沒有的病,必須儘快的隔離才行,唐超想了想,十分認真地,鄭重的說,「我需要兩個醫生!」

    「好!」皇族帝釋天回答的乾脆利索,「需要我做什麼?」

    「將凡事有可能或者已經接觸到筍石的人,接觸到這些病人的人集中起來,一個一個的排查。」希望能夠有用。

    這些檢查也只是權宜之計,並不能夠準確的判斷出誰的病,誰沒有的病,只是盡人事聽天命而已。

    「能夠確定嗎?」皇族帝釋天不敢相信這樣的後果,可是眼前也沒有說很美其他的辦法了,就按照唐超的來好了,希望有用。

    「不能!」唐超回答的很誠實,畢竟這也是事實,不是嗎,就算是有哪些儀器設備都不一定會準確的判斷出來,可是這裡沒有這些儀器,當然就是更加的不可能的了。

    「那還有必要麼?」納吉耶夫斯基苦笑著看著唐超,然後竟然一咧嘴,看著手中的飛羽流星崔嗚嗚的打哭了起來。

    「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的,皇族帝釋天,我只能儘力而為。」唐超的心情也是沉重異常,可是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了,只是希望沒有人在受到影響,可是,唐超知道這不可能的。

    「我知道了!」皇族帝釋天從來沒有想過事情的真相會是這個樣子,可是皇族帝釋天相信唐超,因為唐超就是七彩流光劍的主人。

    就像是史書上面說的,這種筍石,只有七彩流光劍的主人能夠控制得了。

    所以,儘管這件事情聽起來如此的讓人悲痛欲絕,但是皇族帝釋天還是選擇了相信唐超。

    而且,皇族帝釋天知道,自己除了相信唐超之外,別無他法。

    「我會將尼古拉斯西頓醫生給你。還有就是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你看行不行?」皇族帝釋天想著這兩個人是最先接觸這件事情的,應該可以很好地配合唐超。

    「皇族帝釋天?」納吉耶夫斯基打斷了皇族帝釋天的話,「唐超說的不錯!」

    「什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這讓皇族帝釋天如何的理解。

    「唐超說對,這接觸病人也是會影響的。」也許是已經清醒了過來,也許是認命了,總之就是納吉耶夫斯基任命的看著皇族帝釋天,「唐超說的是對的,這東西沒有辦法治療的。」

    「你怎麼知道的?」皇族帝釋天蹙眉,該不會是因為納吉耶夫斯基感覺自己沒得救治了,哀莫大於心死了吧。

    「因為……」納吉耶夫斯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因為我也在這裡,我也得病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三個人的耳朵邊上響了起來。

    「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皇族帝釋天驚訝的看著來人,有些不敢自信,眼神之中確實滿滿的恐懼。

    或許是在看到薩納威亞休斯頓的瞬間,皇族帝釋天心中僅存的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他說的不錯!」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看著唐超,言語卻是對著皇族帝釋天說的,「接觸病人也是會的病的。」

    「怎麼會這樣?」皇族帝釋天十分的自責,這要是自己能夠早一點知道這些事情,是不是會讓很多人不得病呢,皇族帝釋天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什麼叫做絕望,什麼叫做後悔,什麼叫做自責,沒有人能夠比的上這一刻的皇族帝釋天上很有體會了。

    「好了!」唐超能夠做什麼,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夠走到皇族帝釋天的身邊輕輕地拍了拍皇族帝釋天的後背,「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至少知道將這些人控制起來,至少沒有引起大規模的恐慌,唐超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做知心哥哥的潛質,只是看著皇族帝釋天傷心自責的樣子,有些情不自禁而已。

    「我知道!」皇族帝釋天捂著臉,我知道這樣沒有用,我知道這一些並不是我的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筍石的貨,我知道這些其實都是人的貪心導致的結果,可是,皇族帝釋天閉上眼睛,可是,就算是這樣,仍舊無法阻止皇族帝釋天的內疚和自責。

    「皇族帝釋天,這不是你的錯,誰都不想的。」是的,誰都不想的,沒有人會這樣的想,醫生薩納威亞休斯頓看著自責不已的皇族帝釋天,搖頭說道。

    「我知道,沒事的!」皇族帝釋天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唐超,「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唐超看著皇族帝釋天紅紅的眼睛,內心一痛,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只是未到傷心時而已啊。

    「這邊讓醫生進行檢查,我必須要去一趟風雨鑄劍城。」就算是不是這裡的人,唐超也不能讓這裡的人遭受放射性元素的損害。

    「好,需要我陪你去嗎?」皇族帝釋天看著唐超,眼中的痛楚並沒有減少幾分。

    「不用了,有糟老頭陪著我就好了。」更何況,皇族帝釋天的身體不知道怎麼樣,唐超雖然擔心,但是看著皇族帝釋天的樣子,忍了忍還是沒有說出來。

    有些事情也許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的厲害,唐超嘴角一勾,對著皇族帝釋天露出了一個安慰的笑容,「一切都會好的。」

    「我知道!」皇族帝釋天苦笑,沒有什麼事情是時間治癒不了的,就像是當年皇族帝釋天剛剛接手父親留下來的爛攤子的時候,現在想一想,不也已經過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唐超和尼古拉斯西頓醫生,以及另外的一個醫生皮修爾艾斯利進行了詳細的計劃,唐超將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檢查全部都交給了尼古拉斯西頓醫生和皮修爾艾斯利醫生,然後帶著糟老頭向著風雨鑄劍城出發了。

    薩日娜耶魯公主剛開始的時候並不願意和皇族帝釋天將唐超和那幅畫交換過來,可是皇族帝釋天拿出協議,薩日娜耶魯公主就沒有辦法了,只能將畫拿回來,同時也就意味著唐超已經不是自己的保鏢了。

    「你怎麼知道的這些?」糟老頭看著心情比較沉重的唐超,喝了一口清酒說道。

    「只是知道而已!」這要如何的解釋,唐超看著糟老頭,「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樣的好奇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此刻不和你說說話,一會兒你該沒有時間理我了。」糟老頭看著唐超,似笑非笑的揶揄道。

    「呵呵。」唐超失笑,然後站住腳步,對著身後的某一處,厲聲喝道,「出來吧!」

    「嘿嘿!」糟老頭嘿嘿一笑,意味深長的看著唐超,似笑非笑的嘴角讓唐超覺得糟老頭今天十分的欠扁。

    「你怎麼知道?」一聲不情不願的聲音隨著唐超的話音剛落下就傳了出來。

    一個女子從暗處走了出來,雙手攪在一起,討好的看著唐超,「讓我跟著你好不好?」

    糟老頭看著女子一笑,對著唐超笑道,「你的保鏢生涯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不錯,來人不是別人,就是薩日娜耶魯公主,也不知道這薩日娜耶魯公主是怎麼知道唐超會經過這裡的,竟然一早就在這裡埋伏好了。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這一路之上,唐超並沒有發現被薩日娜耶魯公主跟蹤的跡象,知道到了這裡之後,唐超才感覺到薩日娜耶魯公主的氣息。

    「回去!」唐超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這個女人就是難纏,一點也不像秦瑤,只要一想到秦瑤,唐超的臉上就變得十分的溫柔。

    薩日娜耶魯公主看呆了,這樣的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從來沒有見過,薩日娜耶魯公主嬌羞的臉色通紅,心裏面確實高興的不得了。

    原來唐超也是在意自己的,薩日娜耶魯公主更加的得意了,想著唐超讓自己回去,一定是擔心自己,「我沒事的,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這自作多情到了這份上,也真的是讓人醉了。

    「你照顧不照顧的管我什麼事情,回去!」對於嬌生慣養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不感興趣,對於蠻橫不講理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更加的不感興趣,對於自作多情的薩日娜耶魯公主,唐超更更不感興趣。

    「唐超!」薩日娜耶魯公主嬌聲喊道,唐超硬是感覺自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渾身都開始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不知道薩日娜耶魯公主出來皇族帝釋天知道還是不知道。」這不用問一定不知道,唐超看著薩日娜耶魯公主,鼻子裡面都是怒火。

    「哥哥知道!」才怪,薩日娜耶魯公主更加的確定唐超是關心自己,要不然也就不會這樣的詢問了,想到這裡,薩日娜耶魯公主更是堅定了一定要跟著唐超的心。

    在薩日娜耶魯公主的心思中,唐超之所以關心自己出來的事情,皇族帝釋天知道還是不知道,無非就是不想自己被皇族帝釋天責罰。

    薩日娜耶魯公主甜蜜的一笑,為了唐超的這份關心,回去就是被皇族帝釋天責罰,薩日娜耶魯公主也是開心不已的,絕對不後悔這一次跟著唐超出來。

    也不知道這薩日娜耶魯公主的腦子是什麼長得,竟然能夠從唐超充滿不耐和怒意的雙目之中看到脈脈含情,看到柔情似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薩日娜耶魯公主的眼神不好的關係。<



    上一頁    下一頁